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11769 次
  • 编辑次数: 3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09-10-07
方兴东
方兴东
发短消息
方兴东
方兴东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智能电源插口
智能电源插口
白宫推智能电网
白宫推智能电网
图说21世纪电网
图说21世纪电网
智能电网问题
智能电网问题
智能能源网
智能能源网
智能电网
智能电网
智能电表
智能电表
智能电网技术
智能电网技术
智能电网中美之战
智能电网中美之战
超级智能电网
超级智能电网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超级智能电网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前社会上使用的智能电网概念实际上是商业流行语,英语为Smart grid,原意为智能网格或智能网,这个概念又包括智能电子网格、智能电力网格、聪明网格和未来网格等涵义。由于智能产品,例如智能卡、智能玩具、智能家电、智能锁等不一定是网络互联的产品,智能电网也不一定实现消费者和电网经营者的互联。倘若维持互联,也不一定就是主动互联,例如,有些远程抄表业务客户更多的就是被动接受。

所以,准确地说,智能电网实际上就是智能电力网格,即:Smart Power Grid。另外,美国也将智能电网称为unified smart grid,可直译为统一智能电网,它是将局域分散的智能电网结合成全国性的网络体系。欧洲也有人将其称为super smart grid,可直译为超级智能电力网格或超级智能电网,它是将广域电力输送网络同智能电网结合起来的广域智能网格,其可能适用的范围涉及到欧盟、北非、中东等国家。

专门网站:http://www.supersmartgrid.net/

目录

[显示全部]

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The SuperSmart Grid (SSG) is a hypothetical wide area electricity network connecting Europe with northern Africa, the Middle East, Turkey and the IPS/UPS system of CIS countries. The system would unify super grid and smart grid capabilities into a comprehensive network. There is no planned locations for infrastructure or schedule explicitly for the SSG; the name is used to discuss the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feasibility of such a network and ways that it might gain political support.

The ambitious upgrade and unification of current transmission and/or distribution grids finds support among advocates of large scale utilization of alternative energy, and as well as advocates of enhanced energy security for Europe.[1] The SSG proposal was initiated by the European Climate Forum and at the Potsdam Institute for Climate Impact Research by Antonella Battaglini and colleagues.

The concept of a "Super Grid" is not new- the term itself was used to describe the emerging unification of the Great Britain grid in the 60's.[2] Europe has been unifying its grids since the 1950s and its largest unified grid is the UCTE serving 22 countries. There are studies and ongoing discussions regarding creation of a synchronous grid spanning 13 time zones that would result from unifying the UCTE grid with that of the IPS/UPS Interconnection serving Russia, Ukraine and other countries of the former Soviet Union.[3] Such mega systems are experiencing scaling problems as a result of network complexity, transmission congestion, and the need for rapid diagnostic, coordination and control systems[4]. Advocates of schemes such as the SuperSmart Grid claim that such a major technological upgrade is necessary to assure the practical operation and promised benefits of such transcontinental mega grids.

The concept of a wide area "Super grid" with centralized control and the concept of small-scale, local and decentralized Smart Grid are two approaches that are often perceived as being mutually exclusive alternatives. The SSG aims at reconciling the two approaches and considers them complementary and necessary to realize a transition towards a fully decarbonized electricity system. The super grid features would deliver inexpensive, high capacity, low loss transmission, interconnecting producers and consumers of electricity across vast distances. Smart grid capabilities use the local grid's transmission and distribution network to coordinate distributed generation, grid storage and consumption into a cluster that appears to the super grid as a virtual power plant[5].

The word SuperSmart Grid was invented by Antonella Battaglini and used the first time in the position paper for the energy conference in Lund in 2007.[5] In the context of the SuperSmart Grid, advocates use the term "super grid" to refer to a network super imposed on top of local grid networks and should not be confused with the proper noun "SuperGrid" which refers to an undeveloped technology for combining hydrogen and electricity distribution.

An initial project proposed by Irish wind farm developer Airtricity (Formerly Eirtricity) and Swiss engineering firm ABB would provide a chain of undersea cable connections extending from the Baltic Sea southward to Spain and servicing areas between the endpoints. Proponents of the project claim that this western corridor could be in service as early as 2015. The first segments would provide two 5000 megawatt links connecting a new 10,000 megawatt group of wind parks in the North Sea with consumers in the UK and continental Europe

中国欧美智能电脑战略编辑本段回目录

 美国智能电网的四个孪生兄弟分别是:高温超导电网、电力储能技术、可再生能源与分布式系统集成(RDSI)和实现传输可靠性及安全控制系统,这个电网发展战略的本质是开发并转型进入“下一代”的电网体系,其战略的核心是先期突破智能电网,嗣后营建可再生能源和分布式系统集成以及电力储能技术,最终集成发展成为低缆线损耗的超导电网。

  而国家电网新近提出的“信息化、数字化、自动化、互动化的智能电网”目标,其“四化”概念上存在着相互交叉,互动化实际上是这个“四化”的灵魂和本质,完全可以直接统一称谓为“互动电网”;其运转体系存在着建立分布式系统和电力储能技术的弱项,“坚强的智能电网”还不能清晰地表达行将而致的全球电网的现代化革命。因此,这个体系一定要进一步完善。

  目前,美国电网信息化计划的建议有称之为“Unified National Smart Grid”,也有称之为“Unified Smart Grid”,可直译为统一智能电网或统一智能网,这个体系的主要内容包括:

  通过统一智能电网实现美国电力网格的智能化,解决分布式能源体系的需要,以长、短途,高、低压的智能网络联结客户电源;

  在保护环境和生态系统的前提下,营建新的输电电网,实现可再生能源的优化输配,提高电网的可靠性和清洁性;

  这个系统可以平衡整合类似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太阳能发电和俄亥俄州的工业用电等跨州用电的需求,实现全国范围内的电力优化调度、监测和控制,从而实现美国整体的电力需求管理,实现美国跨区的可再生能源提供的平衡,例如:解决特拉华州海岸傍晚的风力发电和加利福尼亚州午后的用电需求,实现时区资本发电效益的最大化和资源互补的优势;

  这个体系的另一个核心就是解决太阳能、氢能、水电能和车辆电能的存储,它可以帮助用户出售多余电力,包括解决电池系统向电网回售富裕电能。

  实际上,这个体系就是以美国的可再生能源为基础实现美国发电、输电、配电和用电体系的优化管理。而且美国这个计划也考虑了将加拿大、墨西哥等地电力整合的合作。

  而可再生能源有限的欧洲,必须建立跨区能源的交易和输送体系以解决其战略制高型存在,这个计划被称为SuperSmart Grid,可直译为超级智能电力网格或超级智能电网,即可能通过超级智能电网计划,充分利用潜力巨大的北非沙漠的太阳能和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发展满足欧洲的能源需要,完善未来的欧洲能源系统,这就需要通过SuperSmart技术实现欧洲电力市场的优化运转。2009年初,欧盟有关的圆桌会议又进一步明确要依靠智能电网技术将北海和大西洋的海上风电、欧洲南部和北非的太阳能热融入欧洲电网,以实现可再生能源大规模集成的跳跃式发展。

  从欧美上述两个计划来看,都是立足电力体系的国际化、区域化运转,以大体量应用可再生能源为基础营建智能网,这就要求中国互动电网的发展起点必须具有战略水平,以实现超越式产业突破,实现中国能源产业的战略转型。

  超越欧美智能电网战略之一:推行洲际能源互动网络计划

  面对欧美加快发展智能电力网这个残酷的竞争现实,中国应该加快启动国际电网的互动大转型战略。我们可以将这个计划称为“洲际能源互动网络”。

  这个转变有三个使命:一是要以信息技术改造和提升现有的能源体系,特别提高集能源大成的传统电网体系的能源效率;二是要逐步建立以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的创新能源利用体系;三是要建造消费者和生产者互动的精巧、智慧和专家服务化的能源运转体系。

  为此,建议国家投入1000亿至2000亿美元,以内地需求为基本,联合韩国、朝鲜、蒙古、中亚诸国、泰国、缅甸、越南、柬埔寨等国,以及俄罗斯、日本诸国建立区域互动电网标准,大力推动电力体系最大的连通和电力国际化交易。这个体系的搭建将使中国的电网体系尤同中国通讯系统国际化一般,实现国际化、商业化和现代化的创新运转。

  这相当于把中国电网和东南亚、俄罗斯、日、韩都连通起来,构筑一个奠基于通讯系统标准的能量交流系统。今后,中国可以从西亚、中亚和俄罗斯进口电力,而不需要庞大的海运和减少交通线负荷。由此,中国也可以重新审视要不要从俄罗斯购买大量原油和天然气的问题了。假设这个体系以后全部由超导电缆建设,线路长度可能超过200万公里,这将促使亚洲地区主动地发动一场全球的新能源革命。而这么做的结果将使我们的上网速度提高到5兆到10兆左右,且成本也会降低。

  这个电网的国际化战略可视情况择机运转,但是中国互动电网的超越战略必须包含这个主题。当前,中国互动电网迫切需要的起步点是必须建基于一个国际化的互动电网标准,它不仅是为了市场,也是为了我们可能实现的历史跨越。

  超越欧美智能电网战略之二:改变世界电缆电网运转的现有模式,营建与欧美两大电力体系不同的“电力光纤复合电缆电网,”

  美国和欧洲的智能电网改革的基础是立足于一网﹙电力网﹚一线﹙电力线﹚,并在此基础上构建互联数据网,实现实时、高速、双向的电力数据读取和可再生能源的接入。

欧美智能电网战略计划 编辑本段回目录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科学时报社首席经济学家武建东教授向记者介绍了欧美国家智能电网发展的模式和进展。

  美国的智能电网计划叫做Unified National Smart Grid,译为统一智能电网,是指将基于分散的智能电网结合成全国性的网络体系。

  这个体系主要包括:通过统一智能电网实现美国电力网格的智能化,解决分布式能源体系的需要,以长短途、高低压的智能网络联结客户电源;在保护环境和生态系统的前提下,营建新的输电电网,实现可再生能源的优化输配,提高电网的可靠性和清洁性;这个系统可以平衡整合类似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太阳能发电和俄亥俄州的工业用电等跨州用电的需求,实现全国范围内的电力优化调度、监测和控制,从而实现美国整体的电力需求管理,实现美国跨区的可再生能源提供的平衡。

  这个体系的另一个核心就是解决太阳能、氢能、水电能和车辆电能的存储,它可以帮助用户出售多余电力,包括解决电池系统向电网回售富裕电能。实际上,这个体系就是以美国的可再生能源为基础,实现美国发电、输电、配电和用电体系的优化管理。而且美国的这个计划也考虑了将加拿大、墨西哥等地电力整合的合作。

  2008年4月,美国科罗拉多州波尔得市已经营建成为全美第一个智能电网城市,与此同时,美国还有10多个州正在开始推进智能电网发展计划。今年1月,美国新总统奥巴马发布了《经济复兴计划进度报告》,宣布将铺设或更新3000英里输电线路,并在未来三年内为美国家庭安装4000万个智能电表。2009年4月16日,奥巴马政府又宣布了一项约40亿美元的用于开发新的电力传输技术计划。此后,美国能源部长朱棣文表示,奥巴马总统宣布向美国企业提供24亿美元,用于制造混合动力车和车用电池,美国能源部也在加强车用电池的研究作为新型电网最重要的客户工具,电池可以更大体量地创造智能电网的应用运转空间。

  欧洲智能电网计划名为Super Smart Grid,译为超级智能电网。它是将广域电力输送网络与智能电网结合起来的广域智能网络,可能的使用范围涉及到欧盟、北非、中东等国家和地区。

  由于石油价格的不稳定、石油资源的有限性、能源需求的爆炸性和欧盟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计划,可再生能源有限的欧洲必须建立跨区能源交易和输送体系以解决其战略生存,也就是通过超级智能电网计划,充分利用潜力巨大的北非沙漠太阳能和风能等可再生能源发展满足欧洲的能源需要,完善未来的欧洲能源系统。

  2006年欧盟理事会的能源绿皮书《欧洲可持续的、竞争的和安全的电能策略》明确强调,欧洲已经进入一个新能源时代,智能电网技术是保证欧盟电网电能质量的一个关键技术和发展方向。目前,英、法、意等国都在加快推动智能电网的应用和变革,意大利的局部电网2001年已经率先实现了智能化。2009年初,欧盟有关圆桌会议进一步明确要依靠智能电网技术将北海和大西洋(14.80,-0.20,-1.33%)的海上风电、欧洲南部和北非的太阳能融入欧洲电网,以实现可再生能源大规模集成的跳跃式发展。

智能电网“三岔口”编辑本段回目录

相比美欧,中国国家电网选择了一条迥然不同的发展路线,而这一事实将对中国智能电网的发展造成深远影响

汪时锋

在多数人尚不知智能电网为何物时,这项新技术便突然闯入了人们的视线。

4月份,美国的奥巴马政府公布了总投资高达45亿美元的智能电网计划,奥巴马随后要求美国国会尽快通过相关立法。

但市场预测,智能电网规模估计将远远超过这个数目。一份来自摩根士丹利的报告预测说,到2030年,智能电网的市场规模将从2010年的200亿美元直线上升至1000亿美元。

而欧洲的计划则走得更远。2005年开始,欧洲就启动了智能电网技术平台,目标是提出开发欧洲2020年的电力网络的愿景。今年,欧盟公布了它自己版本的超级智能电网(Super Smart Grid)计划。

尽管此前很少提及智能电网,中国的国家电网公司也迅速融入了全球性的大合唱。今年5月份,国家电网在特高压输电技术国际会议上宣布了中国版的“坚强智能电网”构架。

相比来自美国政府系统的45亿美元的投资计划,中国智能电网的投资数额可能更为庞大。一位电力行业内部人士对CBN记者透露说,按照内部的一项初步估算,仅2009年至2011年,我国坚强智能电网可能带动的投资总计1万亿以上,2012~2015年达到1.5万亿元,2016~2020年达到2万亿元。

但直到目前,各国对于智能电网的理解却有一定分歧。相比美欧,中国国家电网选择了一条迥然不同的发展路线,而这一事实将对中国智能电网的发展造成深远影响。

不同的解读

在中科院院士余贻鑫看来,智能电网一般包括如下几个部分,高级计量体系AMI、高级配电运行体系ADO、高级输电运行体系ATO、高级资产管理体系AAM。他是国内较早研究智能电网的专家之一。

但基于上述框架,美中欧已经形成了三个版本的智能电网概念。美国的能源部认为,智能电网必须适应一种趋势,即电力产业需要从电源中心化、电力网络生产者控制的模式,转向去电源中心化和具备消费者互动的模式。而欧洲对智能电网的定义则同美国相似,不过更强调以客户为中心。

在2009中国分布式能源国际研讨会上,CBN记者遇到了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胡学浩。在他看来,各国建设智能电网的出发点就有不同之处。

胡学浩表示,美国发展智能电网的驱动力主要为提高供电的可靠性,避免发生类似“8·14”的北美大面积停电事故,并防止恐怖袭击等,而欧洲国家发展智能电网主要源于供电的安全性问题,即一次能源的缺乏、供电可靠性和电能质量以及供电能力以及环境问题。

“欧洲的分布式能源比重较美国更高,欧洲的能源政策较美国更加强调对环境的保护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尤其是鼓励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等可再生能源、分布式能源发展,在智能电网的接入方面更强调对分布式能源的接入。” 胡学浩说。

但在我国,国家电网对智能电网则有另一种定义。其定义为:以特高压电网为骨干网架、各级电网协调发展的坚强电网为基础,以信息化、数字化、自动化、互动化为特征的坚强智能电网。

中国版智能电网争议核心

目前,中国版智能电网争议的核心在于,究竟是以输电建设中的特高压所依托的“集中式”能源供给为主还是以配电中的分布式能源接入为主?

分布式电源是指建在用户端的能源供应方式,包括太阳能利用、风能利用、燃料电池和燃气冷热电三联供等多种形式。而现有的集中式能源则包括特高压网络需解决的大煤电、大火电、大水电和大核电等能源。一般而言,分布式能源则更为清洁、高效,所以欧洲和美国在分布式能源方面都有很广泛的应用。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解释为什么要发展智能电网时就说,智能电网是激发风电和太阳能的关键,将促使人们使用更少的能源并对抗气候变化。

在国家电网讨论智能电网时,中国能源网总监韩晓平曾被邀请参加相关座谈。他对记者透露说,当时他就对电网公司很明确地表示,如果现在还不发展分布式能源,就可能不能真正理解智能电网。

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5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我们认为,智能电网应该是清洁、高效、分布式的电网,但也有不同的意见。”

但是,一些客观的条件仍在限制中国的分布式能源发展。

比如,目前国家对分布式能源没有统一的技术标准和规范,项目建设尚不规范。同时,缺乏相应的技术措施和管理办法,影响分布式能源的推广应用。

更为直接的因素是,由于发电成本还未大幅下降,分布式能源相对于常规能源经济优势并不明显。而在技术上,因分布式能源具有供给不稳定的特征,所以如何更有效地储能是现在国家都在考虑的实施智能电网建设的问题。

巨大的阻力

事实上,现有的基础条件对各国的智能电网发展模式影响深远。

目前,以美欧为首的发达国家电力需求趋于饱和,电网经过多年的快速发展,网架结构稳定、成熟,具备较为充裕的输配电供应能力,电网新增建设规模有限,在智能电网的建设上偏重于配电层面技术的开发。

但对于中国来说,目前75%的装机来自火电,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的比例非常小。中国的电力需求在过去几年中每年增加10%~15%,且新近建设和计划建设的大多是集中式大电源,在智能电网的建设中偏重于输电层面技术的完善。

另外,在上世纪80年代完成输配分开后,美国的电力市场交易相当活跃,具备了互动式电力交易的条件,但中国目前电力市场还未成型,仅仅是行政控制的电价就对配电层面的电网的互动性形成了巨大的阻力。

国家电网的相关人士对CBN记者解释说,目前中国版的“坚强智能电网”首先要满足电力负荷需求,在前期保证输电、变电的智能化建设,要保证供电安全可靠性,要满足经济意义和节能,最后保证电能质量和可再生能源接入和电力市场化。

事实上,中国版的智能电网尽管在输电网络上有特高压作为“骨架”,但配电网的建设实际上更值得关注。

自电力厂网分家后,我国的电网建设投资便远低于电源建设,而配网建设是较输电网络建设更为薄弱的环节,去年的雨雪冰冻灾害就已经充分暴露了配网投资“缺血”的问题。

就电网的数字化来说,我国配电自动化覆盖范围不到9%,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实用化水平较低;由于技术不成熟、网架结构调整频繁、运行维护力量不足等原因,大部分配电自动化设备处于闲置状态;配电网技术和管理制度欠缺,亟待完善;储能电池制造与大规模应用等技术方面也均落后于发达国家。

特别在智能电网的建设中,除了接入分布式能源外,配网承接了通信科技、储能、电动汽车充电等提升居民服务的核心功能,每一项服务背后都是一项新的商业模式,如果光靠电网一家投资显然无法兼顾。

全球憧憬智能电网:金山还是泡沫?

汪时锋

欧美市场对智能电网投资的热点正集中在智能电网的终端——智能计量表上。按照类似于互联网的架构,智能计量表相当于联网的PC机,而它肩负着比PC更多的功能。

美国的一家研究公司帕克斯咨询称,美国家庭智能计量表的拥有量将从今年550万台基础上跃升至1900万台。走在智能电网最前沿的不是全球主要的电力公司,而是已经经历过互联网泡沫洗礼的重量级技术公司,这些公司灵敏的鼻尖似乎已经从智能电网中嗅到了当年互联网初创期的味道。

巨头逐鹿

在智能电网终端开发最前沿的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高科技公司——Silver Spring。该公司在智能计量表的芯片和软件上已经耕耘多年。

智能计量表是智能电网的用户终端,也是整个智能电网发展的开端。Silver Spring已经筹集到了大约2亿美元的资金,其投资方包括谷歌旗下的风险基金Google Venture。摩根士丹利预计,Silver Spring今年的收入就可能达到1亿美元。

事实上,重量级的技术公司——思科、IBM、微软和谷歌都没有在此次智能电网的竞逐中缺席,而且已经有了许多创新。

在大型基础智能化项目中尝到了甜头的IBM,已经在构筑电网智能化项目的技术主线。这将包括在电网沿线设立的通信设备,以及软件和伺服器来处理堆积如山的数据。

思科,同样也在电力网络设备和家用能源管理设备方面全力出击,并宣称智能电网就是它的下一个10亿元生意的目标。通信厂商沃达丰也看准了这块市场,准备在自己的网络中添加家庭能耗智能管理的元素。微软和谷歌也紧跟消费者的需求,同时在寻求设备制造商作为合作伙伴。

上述企业竞逐的主要是智能电网的配电设备市场,而在输电和变电设备方面,传统的电力制造厂商也在摩拳擦掌。比如GE、西门子和ABB都已经尝试在电网方面引入现代化的控制系统,以及智能化的变电和储能设备。

他们的宣传口号也几近统一,就是告诉世人,智能电网并非只是已经被炒热的智能计量表。

由于智能电网所带来的灵活电力使用机制,智能电动汽车、智能电器、智能家具也在筹划进入这一市场。

开发和技术巨人们已经点燃了智能电网市场,目标是赢取电子设备的大订单。已经处于劫难中的美国金融业也将智能电网视为“救命稻草”。按照美国的一项统计,智能电网及其相关能源技术已经获得了超过一半的美国风险投资。

当然,此前已经积极参与到美国智能电网建设的跨国公司嗅到了中国智能电网中的商机。

记者在2009中国分布式能源国际研讨会上遇到了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胡学浩。他透露,近一段时间,包括谷歌、思科都接连到国家电网公司和电科院寻求合作。他半开玩笑地说,“我们都接待不过来了”。

开放竞争才能有所创新

也有分析认为,智能电网可能是下一个泡沫的来源。

在接受记者书面采访时,已经切入智能电网领域的IBM公司进一步阐释了自己对未来智能电网的看法。

IBM认为,与传统的电网相比,智能电网看起来更像因特网,可以接入大量的分布式的清洁能源,比如风能、太阳能,并整合利用电网的各种信息,进行深入分析和优化,对电网更完整和深入的洞察,实现整个智能电网“生态系统”更好的实时决策:对于电力用户,可以自己选择和决定更有效的用电方式;对于电力公司,可以决定如何更好地管理电力和均衡负载;对于政府和社会,可以决定如何保护我们的环境。最终,提高整个电网系统的效率、可靠性、灵活性,达到更高的智能化程度。

基于上述设想,IBM对智能电网的开发同当年开发互联网模式如出一辙。在IBM看来,开发智能电网要分三步完成,首先实现电网自动化,使其更强大、更清洁、成本更低。其次,集成电网及其上下游产业,建立集成能源价值链。提供新的增值服务,创造新的市场,扩展电网价值。如果做到这些,传统电网就会演变成为智能电网。

中国能源网CIO韩晓平则进一步对记者表示,相比互联网的信息链,智能电网是信息链和能源链的结合,“如果以前互联网实现了人与人的交流的话,那么智能电网的出现则营造了一个物与物交流的平台”。

韩晓平说,现在要把电网作为新的信息平台开放,第一要精确供能,第二要供电安全,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自由接入,国内的电网也需要有开放的心态,让终端用户和以消费者为中心的设备厂商去创新,就像当年互联网创新一样。

已经从国家层面推出了智能电网的美国能源部也是电网开放的支持者,他们认为,将电网进一步对创新开放将破除市场发展的边界,同时将使创新像潮水一般发展,并衍生出多种商业模式。

“想象一下在上世纪80年代启动开放电信市场吧,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增值产品和服务使得当年330亿美元的市场在2006年扩大至1170亿美元。”美国能源部在其对智能电网的介绍文件中做了一个颇有意味的类比。

智能电网技术中美可互补

汪时锋

16日下午,到中国访问的美国商务部部长骆家辉和能源部部长朱棣文特意将国家电网作为自己短暂行程中的重要一站,而这距离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访美考察美国的智能电网只有半年之久。

在智能电网的建设上,中美这两个分立于太平洋两岸的大国之间似乎处于技术互补的局面。

美国现有一个由9200个火电厂、总长度达30万英里的传输线路组成的老化和低效的杂乱供电系统。全美能源的40%都由这些电网输送,但电网这个支撑21世纪经济发展的基石并未从其19世纪的根基上脱胎换骨,仍是多个地方电网松散的集合,它需要一个更可靠的输电系统。

所以,美国能源部将美国版的智能电网计划叫做Unified National Smart Grid,译为统一国家智能电网,是指将基于分散的智能电网结合成全国性的网络体系,包含了智能联网的需求。

按照美国自己的一项测算,预计未来20年间全美电力需求将较现在增长40%,除了在城市等电力需求集中的地方发展分布式能源外,美国也计划大规模建设数百座大型火电厂和在偏远地区增添上百亿瓦特的风力和太阳能电站。

美国能源部认为,如果有智能电网的存在,将节省百亿美元的资金,同时也大幅度削减了建设更多电厂和变电设备的需要。但是,美国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大电源的需求。中美都一直在参与核聚变实验,如果核聚变实验能获得成功,并能建成清洁、高效的聚变电站,那么中美两国其实都需要更为智能的输电系统。

有鉴于此,美国智能电网一项重要任务是,解决分布式能源体系的需要,以长短途、高低压的智能网络联结客户电源,平衡整合类似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太阳能发电和俄亥俄州的工业用电等跨州用电的需求,实现全国范围内的电力优化调度、监测和控制。

对于中国而言,由于已经建成了特高压的示范线,中国在长距离输电上较美国有一定的技术优势。但中国在信息化技术、智能电表系统以及配电技术上的实力不如美国,所以两者之间在技术上可以形成互补。

在一些具体技术细节上,中美两国的合作点则更多。比如说,中国的电源结构以火电为主,水电、抽水蓄能、天然气发电等快速调节能源不足,仅占电源结构的18.6%,电网的调峰能力同发达国家有一定差距。但美国的联合循环和燃气机组发展很快,快速调节电源比例很高,有向中国技术输送的空间。

同样,中美都面临同等严峻的减排压力,而外部减排的政治环境也已经越来越紧张。不管今年年末在哥本哈根谈判上是否达成协议,都会加剧中美两国二氧化碳减排的严峻性。

智能电网的发展为减排问题提供了一种可能。按照美国财政部的一项测算,如果电网效率能提升5%,那么所节约的能源消耗将同5300万辆汽车所排放的温室气体相当。

就在今年5月份,中美签署一项《中美清洁能源合作动议》,根据记者获得的资料,该动议决定,今年“要构建智能电网(包括输电和配电网络)所需知识与技术的共享”。

曾参加该动议签署的相关人士透露说,今年下半年,中美之间在智能电网合作上还会有更高级别的领导人签署更为正式和更大规模协议。

英文资料编辑本段回目录

  1. ^ David Charter (2008-08-13). "Power supergrid plan to protect Europe from Russian threat to choke off energy". London Times. http://business.timesonline.co.uk/tol/business/industry_sectors/natural_resources/article5142622.ece. Retrieved 2008-07-21. 
  2. ^ Alan Shaw (2005-09-29) (pdf). Issues for Scotland's Energy Supply. Edinburgh, Scotland: Royal Society of Edinburgh. p. 10. http://www.rse.org.uk/enquiries/energy/evidence/ShawA1.pdf. Retrieved 2008-12-07. "In 1965 the first 400kV line was inaugurated, running for 150 mies from Sundon, Bedfordshire to West Burton in the Midlands. The two new 275 kV and 400kV systems running in parallel with each other became known as the Supergrid.". 
  3. ^ Sergey Kouzmin UES of Russia (2006-04-05) (pdf). Synchronous Interconnection of IPS/UPS with UCTE - Study Overview. Bucharest, Romania: Black Sea Energy Conference. p. 2. http://www.bsecenergy.ro/prezentari/Energy%20Policies%20and%20Strategies/Sergey%20Kouzmin/IPSUPS-UCTE.pdf. Retrieved 2008-12-07. 
  4. ^ UCTE-IPS/UPS Study Group (2008-12-07) (pdf). Feasibility Study: Synchronous Interconnection of the IPS/UPS with the UCTE. TEN-Energy programme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p. 15,16. 
  5. ^ a b c A. Battaglini, J. Lilliestam, C. Bals, A. Haas (2008-06-18) (PDF). The SuperSmart Grid. European Climate Forum; Potsdam Institute for Climate Impact Research. http://www.supersmartgrid.net/wp-content/uploads/2008/06/battaglini-lilliestam-2008-supersmart-grid-tallberg1.pdf. Retrieved 2008-07-16. 
  6. ^ Gregor Czisch (2008-10-24). "Low Cost but Totally Renewable Electricity Supply for a Huge Supply Area – a European/Trans-European Example –" (pdf). 2008 Claverton Energy conference (University of Kassel). http://www.iset.uni-kassel.de/abt/w3-w/projekte/LowCostEuropElSup_revised_for_AKE_2006.pdf. Retrieved 2008-07-16.  The paper was presented at the Claverton Energy conference in Bath, 24th October 2008. See paper synopsis here.
  7. ^ Peter Fairley (2006-03-15). "A Supergrid for Europe". Technology Review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http://www.technologyreview.com/read_article.aspx?ch=specialsections&sc=oil&id=16595. Retrieved 2008-11-17.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超级智能电网 Super Smart Grid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SupeSmart Power Grid,超级智能电力网格,SuperSmart Grid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