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7724 次
  • 编辑次数: 2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3-01-02
土土
土土
发短消息
土土
土土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摩托罗拉手机再回首
摩托罗拉手机再回首
告别电报时代
告别电报时代
印度告别电报时代
印度告别电报时代
西奥多·韦尔
西奥多·韦尔
摩托罗拉历史回顾
摩托罗拉历史回顾
60年代的移动电话
60年代的移动电话
品鉴怀旧电话
品鉴怀旧电话
AT&T将关闭2G
AT&T将关闭2G
索尼爱立信发展史
索尼爱立信发展史
短信20岁
短信20岁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西奥多·韦尔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西奥多·牛顿·韦尔(Theodore Newton Vail,1845-1920),美国著名的电话运营商,他采用闭路系统、集中供电等网络控制办法,创造了在电话界的垄断地位,他的运营方法也叫韦尔体系。 
Theodore Newton Vail - AT&T President 1918 Vail family photo

Theodore Newton Vail - AT&T President 1918

西奥多·韦尔主持西方联合公司与贝尔电话公司的合并。韦尔预见到长途电话系统的潜力,设法克服了政治上、技术上和官僚上的种种障碍。电话的创新者是韦尔(他还创立了研究机构,该研究机构于1925年成为贝尔实验室)。西奥多·韦尔以大规模的并购为手段,这个通讯业的巨人正在经历着令人瞠目结舌式的增长,创建了一个空前的覆盖全美的电话垄断企业。
目录

个人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Theodore Newton Vail (July 16, 1845 – April 16, 1920) was a U.S. telephone industrialist. His philosophy of using closed systems, centralized power, and as much network control as possible, in order to maintain monopoly power, has been called Vailism. He served as the president of American Telephone & Telegraph between 1885 and 1889, and again from 1907 to 1919 (the company was named American Telephone & Telegraph before 1894). He convinced President Woodrow Wilson that the telephone as a medium of communication would spread more rapidly if brought under one monopoly so as to ensure uniform provision of services throughout the country. He called this "one system, one policy, universal service". This was formalised in the form of the Kingsbury Commitment of 1913.
 
Biography 
He was born on July 16, 1845 in Malvern, Ohio, and he was educated in Morristown, New Jersey. At first he studied medicine with his uncle. He also studied telegraphy. Success in the latter led him to go to New York, where he became manager of a local telegraphy office.
 
He then joined the staff of a superinten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Telegraph Co. which ultimately became Western Union.
 
He went west with his father in 1866 to farm. In the fall of 1868, he was made operator and afterward agent at Pine Bluffs, Wyoming, on the Union Pacific Railroad. Pine Bluffs was at that time the principal supply point for wood for The Union Pacific, which had not then been completed.
 
In the Spring of 1869, Vail was appointed clerk of the railway mail service between Omaha and Ogden. His success in getting the mail through during the snow blockage of 1870, came to the attention of upper management.
 
He was promoted to the Chicago and Iowa City railway post office, an important distribution point at the time. When the railway post office was established on The Union Pacific, Vail was promoted to head clerk.
 
In March, 1873, Vail was assigned to duty in the office of the General Superintendent of Railway Mail Service, Washington, D.C. There he exercised special oversight of distribution of the mails, and justified to Congress the compensation the railways received for carrying the mail. In June, 1874, he was appointed Assistant Superintendent of Railway Mail Service. In 1875, he became Assistant General Superintendent.
 
In February, 1876, Vail was appointed General Superintendent after his boss retired. He had reached the highest grade attainable in this branch of the Federal government. He was the youngest officer in the Railway Mail Service, both in years and terms of service. When this final appointment was made by the Postmaster General, the latter said that his only objection to Vail was his youth.
 
As General Superintendent, Vail helped put postal employees under the general civil service laws. He established the system of six months' probationary appointments, which were subsequently adopted by all agencies.
Career with telephones 
The American Bell Telephone Co. had been organized by Gardiner G. Hubbard, father in law of Alexander Graham Bell. As a lawyer and lobbyist, Hubbard had opposed the Post Office Department before Congress on various issues. He was impressed with Vail and offered him the position of general manager of the American Bell Telephone Company in 1878. Vail believed in the future of the telephone though it was then considered a mere novelty by some.
 
Vail defended the Bell patents successfully from challenges from Western Union and others. He introduced the use of copper wire in telephone and telegraph lines.
 
In 1888, Vail retired, temporarily as it turned out, and devoted his time to travel and adventure in South America, and promoting the use of the telephone abroad.
 
Personal life 
He was a first cousin to Alfred Vail instrumental in developing the first telegraph.
 
In August 1869, Vail married Emma Righter, of Newark, New Jersey. They had one son, Davis R. Vail,who died after a 10 day bout with typhoid fever in 1906.
 
He first visited Vermont in 1883. This led to his eventual purchase of a 1,500-acre (6.1 km2) farm in Lyndon, Vermont, "Speedwell Farms," site of conferences which culminated in the creation of American Telephone & Telegraph.
 
He was a member of the Union League Club of New York and the Algonquin Club of Boston and the Jekyll Island Club.
 
Other accomplishments 
Vail founded the Vermont School of Agriculture in 1910 in Lyndon, Vermont. This was subsequently merged into a preparatory school, Lyndon Institute. He acquired the scientific book collection of George Edward Dering in 1911 and presented it to the library of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Vail co-founded Junior Achievement in 1919.

美国电信业历程编辑本段回目录

当美国开始进入21世纪时,电信业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它有将声音、数据、影像和文字传送给终端用户的传输能力。美国处在电信发展的矛盾中。一个市场是通讯能力充足,供给能力过剩,从而导致传输价格陡直下降;另一个市场则是通讯能力短缺,预示着公众所能获得信息的数量和多样性受到了限制。前者是美国的长途电话市场,后者指美国的本地电话市场。

每个市场的特征明显不同。长途电话市场相对开放,鼓励企业进入,并且事实上处在摆脱了政府管制的环境中。长途电话设备和通讯技术的创新正以一种快速的节奏进行着。相比之下,本地电话市场则由享有垄断地位的公司主导,市场中的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阻碍,新公司的进入是偶尔发生的事情,而且政府管制是作为一种制度存在的。本地电话市场依赖于将电话局交换机与顾客的家庭、办公室连接在一起的2.7亿米铜线。铜质的双股电话线的技术含量在过去110年间没有变化。 

本地电话市场在今天的经济生活中开始成为电信业发展的瓶颈,而且引起了国会管制机构和互联网用户的注意。本地电话垄断是目前政策应予以最优先考虑的事情,这点可由下列问题说明:美国如何能促进高集中度市场中的竞争?公共政策如何才能引导对电话市场的投资以适应公众对电信业的明显不能满足的需求?在本地电话市场中,哪个部分应允许竞争:电话线销售商、设备供应商、长途电话营运商、电缆电视公司、电力公司、无线电运营商、航天硬件供应商,还是网络服务供应商?

当前对寻找铜线替代品的要求是依据技术的需要,还是本地电话具有趋向自然垄断的性质?如果这样,本地电话需要更多的,还是更少的管理监督?而且如果是前者,哪级政府机构应该拥有这种权力——县政府、地区政府、州政府或美国政府?公众如何能解决州和联邦政府机构之间不可避免的司法冲突?

在最后的分析中,通讯能力不仅仅是一个量多量少的问题,而且是一个经济激励问题。什么样的制度安排能最好地将未来的电子产品和服务送到公司和消费者那儿——竞争性市场、管制市场,还是两者的混合?无论选择什么,政策选择必将构建21世纪的在线经济。但这里首先要问的是,美国从其电信业的历史中继承了什么?

Ⅰ.历史

在过去的130年间,电信业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这些阶段包括:垄断(1876—1894年)、竞争/管制(1894—1920年)、垄断/管制/反托拉斯(1920—1956年)和反托拉斯/解体(1956—现在)。

垄断

考虑第一个阶段:垄断(1876—1894年)。同年的同一日提出两项电话专利在经济史上是独一无二的事情。现在看来,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Alexander Graham Bell)的专利战胜了伊莱沙·格雷(Elisha Gray)的。拥有这项有价值的专利产权的波士顿贝尔专利协会表示愿意将这项专利卖给国内最大的通讯公司——西部联盟电报公司(Western Union Telegraph Company)。但西部联盟的管理层认为索取的100 000美元价格太高,从而拒绝了这项专利。今天,公司史学者几乎一致认为西部联盟电报公司犯了一个决策错误。

为获得回报,贝尔专利协会被迫自己向公众提供电话服务。服务开始于马萨诸塞的波士顿,协会在独立的地区市场分配特许专销权,特别是在人口稠密的城市。1878年,专利协会从美国邮政服务业中雇用了一位年轻的经理——西奥多·韦尔(Theodore Vail)接受了低一半的薪水,挑起了将电话专利转变成一种可行的商业事业的重任。

西部联盟意识到自身的错误,就让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实验室开发一种竞争性的电话设备。西部联盟电报公司随之成立了电话附属公司“家用电话公司”(Home Telephone Company)。但韦尔并未被他的投资5 000万美元的竞争对手吓住,事实上,他发起了反击,控告西部联盟侵犯了其专利。韦尔不仅以专利诉讼相威胁,而且发誓贝尔将进入电报市场。

老鼠咆哮,狮子眨眼。西部联盟同意退出语音通讯市场,并将经营的附属公司卖给贝尔。作为回报,韦尔宣布放弃提供电报服务的任何计划。历史学家将1879年的联合协议称为电话史上的“基本宪法”。

在接着的6年中,韦尔为贝尔系统奠定了基础。他将经销专卖权分发给了求之若渴的电话公司。贝尔在每个电话公司中持有股份,而每个公司都盈利了。在1881年,韦尔收购了一家向西部联盟提供电报设备的制造商——西部电气公司(Western Electric Company),并授予其在贝尔专利下制造电话设备的许可证。然后在1885年,韦尔建立了一家将长途电话与贝尔的本地电话连接起来的公司——新美国贝尔电话公司(New American Bell Telephone Company),它将本地电话和长途电话服务提供给顾客,或用电话专业术语说,它的用户。

由于不完全清楚的原因,韦尔在19世纪80年代晚期离开了公司。那时,美国贝尔公司已经公开上市,股票表现良好。而韦尔则成为一个有钱人,但他没有止步。他成为一个四处出击的资本家——在欧洲和南美开办公共运输和电力公司,而且用他持有的电话股票在多特蒙特购买了一栋退休别墅。

贝尔专利在1893—1894年到期。尽管市场进入成为当时的正常情况,但公司的结构仍定位于对付竞争。公司水平上实现一体化,纵向上垂直捆绑长途电话和本地电话服务,并且将电话服务和电话设备制造垂直联系在一起。公司的策略和实践也是正确的。一方面,公司不售卖贝尔的电话设备,更确切地说,用户租用基本的电话服务(过去,贝尔总部不允许单个贝尔附属公司拥有电话机的所有权)。

贝尔拒绝竞争性电话公司使用它的长途电话线。美国贝尔公司策略的结果是非贝尔公司的顾客需要两台电话,一台用于本地电话,一台用于长途电话。为了省钱,用户可以租用贝尔的可同时用于本地电话和长途电话的设备。独立电话公司被一个接一个地卖给贝尔公司。

竞争/管制

贝尔专利到期助长了独立电话公司或非贝尔电话公司的发展——尤其在美国的农村地区,专利到期也导致了制造市场中独立的或非西部电气公司供应商的发展。这样,一个电话竞争的时代开始了。结果是:电话价格下降、电话使用增长,而且生产率上升。到了世纪之交,贝尔——现在叫做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发现它在美国电话服务业中的市场份额下降到大约50%。

到了20世纪早期,J P摩根公司(J P Morgan)持有 AT&T的股份超过了在多特蒙特别墅享受天伦之乐的西奥多·韦尔的股份,从而取得了AT&T的领导权。但是,韦尔的功绩再次被证实是不可磨灭的。他制定了一套任人唯贤的人事制度,削减成本,提高服务质量,将长途电话设备推广到西部海岸,并收购了他的老对手——西部联盟电报公司。事实上,韦尔将西部联盟变成了一个有活力的盈利机构。

在韦尔的领导下,AT&T继续收购独立的电话公司,不让本地电话竞争者进入长途电话市场,并将电话设备出租给——而不是卖给——用户,并且几乎仅从西部电气贝尔运营公司购买设备。

韦尔还有预测未来的天赋。他意识到电话机、电话局交换机和传输电话线都有竞争性替代品,马可尼式的真空无线电报尤其对AT&T在电话线和电缆上的投资构成了威胁。到了1910年,韦尔已开始了AT&T的研究活动,为其后来发展为世界著名的私人实验室——贝尔实验室打下了基础。

对在世纪末被称做大企业“托拉斯”,韦尔意识到这即使不含有敌意,至少也反映了公众的倾向。美国政府推动的拆分美国烟草公司(American Tobacco Co)和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 Companies)的阴影笼罩了各个公司,因此当AT&T因收购西部联盟电报公司而受到政府质询时,韦尔接受了政府的忠告,出售了贝尔对该公司的所有权。然而,韦尔依然相信电话业的竞争难以扩大。他坚持认为,电话业具有“自然”垄断的特性。 

欧洲对自然垄断的反应——国有化——显得非常直接,而韦尔知道伍德罗·威尔逊政府下的美国邮政服务对AT&T垂涎三尺。对此,韦尔说,私人垄断和国家垄断的区别微乎其微。在他看来,两者都难以被消费者理解。韦尔认为对自然垄断的反应是管制、政府监督和一个公共监督者——如州际商务委员会。 

在贝尔电话公司的游说下,国会于1910年修改了《州际商务委员会法》,将州际商务委员会的管辖权扩大到州际电话服务。贝尔系统支持立法将州际委员会的监督扩大到电话服务和设备上。公众和垄断者在寻求将“普遍电话服务”推广到一般大众方面找到了共同语言。 

事实上需要指出的是,受欢迎的政府管制在20世纪初期被公司完全视为异端。不过,韦尔坚持认为,政府委员会同评判委员会一样,将监控AT&T的服务、价格、投资和收入。韦尔说他的公司必须说出自身的真实情况,否则其他某个公司会这样做。John Brooks,Telephone:The First Hundred Years,(NY:Harper and Row,1975),p?143.但是政府的管制带来了意外的收获,它使得电话垄断公司免于反托拉斯的威胁,结果是AT&T日后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公司。

垄断/管制/反托拉斯

美国的电话业在随后的40年中持续成长和繁荣。在20世纪20年代,AT&T将西部电气公司和AT&T的研究开发工作合并成一个单一的研究实体,即贝尔电话实验室。AT&T还进入了无线电广播业,用电话线将公司的无线电网络连接起来,西达内布拉斯加州。然后,贝尔系统退出广播业,并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将它的广播机构卖给了美国无线电公司。西部电气为集中提供贝尔公司所需的国内设备而将其欧洲机构廉价出售给国际电话电报公司(ITT)。AT&T不仅在大萧条中幸免于难,而且继续实行9美元的红利分配。由于收入如此可靠,以至于公司的股票被视为寡妇和孤儿都可以进行的风险最低的投资。

富兰克林·D·罗斯福政府成立了一系列新机构,即联邦动力委员会(FPC)、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SEC)、美国民用航空局(CAB)和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联邦通信委员会取代了州际商务委员会(ICC),被指派实行州际电话监管。委员会的首次重要调查针对AT&T对电话设备买者和卖者的控制。委员会质问道,这些内部交易符合电话消费者的利益吗?AT&T显然说是;但委员会的特别工作组却不能肯定。特别工作组建议联邦通信委员会寻求对西部电气的销售、定价和收入的管辖权。即使对于新政,这个建议也太过激进,因而在1939年被放弃。那时,另一场战争的乌云已到达欧洲上空。在美国,对外政策取代了国内问题成为焦点。

珍珠港事件迫使美国参战,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贝尔电话实验室和西部电气公司为国防做出了重要贡献。到1946年战争结束,联邦通信委员会致力于战后发展,将一种新传播方式——电视带入家庭。然后,在1949年,另一起反托拉斯诉讼拉开帷幕。司法部控告AT&T对其子公司(西部电气公司)的所有权侵犯了谢尔曼反托拉斯法(Sherman Antitrust Law)的第一部分(垄断)。在1956年,艾森豪威尔政府通过了原告和被告都同意的判决,诉讼得以结束。AT&T同意向所有用户公布它的专利组合,并将其经营限制在受管制的电话服务上。在此协议下,西部电气公司仍将是贝尔系统的一部分。然而,判决并非无争议。政府宣称获得胜利,而AT&T的反应有点沉闷。但从贝尔的前景看,韦尔的结构得到保留。私人垄断和管制再次达成妥协。

反托拉斯/解体

接着的28年,贝尔系统同样混乱。首先,联邦层次上的管制开始对AT&T的结构和策略的潜在前提提出质疑。更糟的是,AT&T发现自己陷入了政府反托拉斯和公共事业管制的交叉火力中。电话业中的市场进入明显打破了自然垄断,其始作俑者正是联邦通信委员会。而且这不过是第一步。到了20世纪70年代,联邦通信委员会宣布用户可以将他们自己的电话设备连接到贝尔系统的电话线上,新公司可以进入私人州际长途电话市场,卫星公司可在美国国内经营,公司可以租用和转租贝尔的电话线路给终端用户。

这些决定打破了过去的界限,遭到AT&T和州公用事业委员会(PUC)的强烈反对。AT&T抗议市场进入会阻碍规模经济,提高电话成本,降低服务质量和危害世界上最好的通信系统的完整性。AT&T将它的诉讼提交给国会,并倡议实行《消费者通信改革法》。这部法规准许电话合并,禁止市场进入,阻止竞争性替代品,将联邦通信委员会的刚愎自用的政策倒转过来。可是, AT&T的立法努力遭到失败。

AT&T对市场进入的反应还有一种未预料到的影响:它引起了私人反托拉斯行为。不久,许多公司向法庭提出控告。在1974年11月,司法部提出一项反托拉斯控告,指控AT&T阻碍电话服务供应商进入市场,防止电话设备制造商将产品卖给贝尔运营公司,制止竞争者的私人线路交换机(PBX)与贝尔的线路连接,从而妨碍AT&T的长途电话竞争者使用本地线路。

司法部的立场是一致的,它寻求水平上和垂直上拆分AT&T,拆分贝尔系统遵循分解标准石油公司的惯例。尽管贝尔系统找到国防部这个盟友,但里根总统的司法部长坚持认为,AT&T已经操纵了市场以使它的电话垄断永存。也许更糟糕的是,这次诉讼动摇了AT&T认为的公用事业管制者可以超越国家反托拉斯法律之上的信念。事实上,AT&T认为,公司应受50个州委员会的监控,而且它的行为和价格应得到那些管制机构的批准和赞同。

司法部长助理巴克斯特(Baxter)正式发表讲话说他将“密切关注”此案件。政府在华盛顿特区地方法院提出了诉讼草案,在原告的诉讼草案陈述结束后,AT&T请求结束诉讼。但法官哈罗德·格林认为司法部的诉讼草案并无缺陷——即AT&T可能已违反了国家的反托拉斯法。

在1982年1月,双方达成一项历史性的协议。AT&T同意剥离它的23个贝尔运营公司,并重组为7个独立的地区贝尔运营公司(RBOC):美国纽约电话公司(NYNEX)、亚特兰大贝尔公司、南贝尔公司、亚美达科公司、太平洋电话公司(Pacific Telesis)、西南贝尔公司和美国西部贝尔公司(US West)。运营公司按地理区域重建,并将其活动限制在本地电话、州内电话服务上。AT&T保留西部电气和贝尔实验室,并继续向公众提供州际长途电话服务。此协议于1984年1月生效。

AT&T将对本地电话公司——地区贝尔运营公司——用于本地电话设备(用专业术语说即“回路”)的费用进行偿付。作为熟知的“接入收费”,收取的费用会确保将本地电话服务提供给一般大众。不同的是,普遍服务资助体系要求商业用户资助居民用户、城市用户补贴农村用户的话费。本质上,竞争性长途市场中的用户补贴非竞争性本地市场中的消费者。电信业的第四个阶段经历了在线计算机的发展。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产物,计算机被设计用来帮助军队中的炮兵模拟出大炮的发射轨迹。与话音或模拟信号不一样,计算机发出经电话线传输的数字信号。

到了20世纪50年代,计算机开始进入商业应用,如工资名单、欠账和销售数据。后来,洲际导弹推动了美国横跨北极的早期预警系统的发展。碟形雷达天线扫描天空捕捉入侵者,将信息储存到电脑中,并通过电话线将信号传输到美国。与模拟信号不同,数字信号被调制后通过电话线传输,然后在美国的空军总部解读。国家的防务需要衍生出了调制解调器部件作为传输数字信号的设备。由于其网络被认为是半自动地面防空预警系统,AT&T的收费价格顺利获得联邦通信委员会的批准。

热核导弹提高了易于破坏本土电话线路的电磁爆炸的可能性,国防部着手进行研究以解决潜在的威胁。保罗·巴兰(Paul Baran)博士是兰德公司的科学家,他建议将二进制信号编制成通过计算机借助许多不同电话线路传输的信息包。信息在接收机终端还原,信息包交换被设计用于数字传输。

在20世纪60年代,远程用户可以使用大型计算机的运算和存储设备。在国防部的资助下,终端为计算机提供了分布式信息处理的可能性,这种方式与电力设备完全不同。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一份联邦通信委员会判决摘要质询到:美国的模拟电话系统能否适应即将到来的数字通信的需要?电话费用和设计会与发展中的在线电脑保持一致吗?电话公司的投资是否反映了数字世界的需要?电话业就联邦通信委员会对计算机业的质询所作的回答是令人心安的:在产业管制、投资、定价或用户政策上,计算机业不需要根本性的变化。只有一个例外是:用户可借助电话公司提供的调制解调器使计算机连接到电话线上。

技术的快速发展迫使公共政策制定者忙碌起来。技术变化使得联邦通信委员会对最初的 “第一代计算机”(1970年)和“第二代计算机”(20世纪80年代早期)所作的决策变得过时了。“第三代计算机”(一般指20世纪80年代晚期和AT&T解体后的时期)依然存在,但不断变化以适应新的技术、政治和法律环境。要想在不受管制的计算机和受管制的电话服务之间划出“明显的界限”,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因为委员会不断寻找管制和市场力量的最佳搭配。

在20世纪80年代,当IBM和其他供应商进入个人电脑市场后,诞生于加利福尼亚州一个车间里的个人电脑获得了相应地位。如果20世纪80年代宣告了个人电脑时代,那么20世纪90年代则成为互联网时代。国防部的高级研究规划署的网络通过铜线将大学里的计算机连接起来。现在,图形用户界面(图标和图形信号)的引入需要更大的带宽——超过本地电话线路56千比特的单位容量。铜线开始限制计算机访问速度。

今天,计算机是长途电话光纤网背后的推动力量。然而,因特网的速度受到铜质线路带宽的限制,而且,本地电话作为一个公共政策问题在20世纪90年代也浮出水面。1996年国会通过了《电信法》,力图解决本地线路的拥挤。《电信法》同意如果本地电话市场引进竞争,贝尔运营公司可以进入长途电话市场。该立法标志着力图将垄断市场转变成竞争市场的一次划时代的努力——简而言之,改变电话业结构。现在我们讨论结构问题。

信息帝国的兴起与衰落编辑本段回目录

《总开关》
作者:[美]吴修铭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年8月
定价:49.00元

当收音机经历从真空管收音机到半导体收音机,再到电晶体收音机的发展升级时,人们觉得自己的资讯来源美满得无可复加了……时至今日,互联网的震撼不亚于以往任何媒介,这个我们须臾不可离弃的网络世界会是终极媒介形式吗?数字思想家吴修铭在书中预言互联网世界的未来:新信息技术的发明;新产业的建立;一段开放的发展期;最终,由行业巨头占据统治地位,掌握着信息流的总阀门。


  虽然撰写的是一部商业书籍,但是吴修铭仍然相信14世纪小说家罗贯中用来形容国家统一分裂规律的那句话:“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他相信这种规律在商业世界同样存在。“尽管像凯撒或者成吉思汗那样的人物再也不会出现在现实生活中,人类建造或者推翻帝国的野心无时不存,只是转换了不同的形式与内容而已”,他说。


  这种不同的形式与内容就是:这些怀抱着建立王国的雄心的人,不再身披戎装征战不已,而是变身成现代的企业家和经理人。他们的战场转移到了商业世界中。在《总开关》一书中,他想要展现的正是,信息产业“在其中的各行业创建之初就以帝国式的联合与分裂演绎着兴衰更迭的循环现象”。他描述了信息产业中的三个行业,电话通信、电影和广播电视,它们都经历着从分裂到垄断再到分裂这样一个分分合合的过程。信息产业中的第四个行业互联网,则还需要时间来验证,是否也要经历过一个从开放走向帝国的过程。而这个分分合合的过程中,则夹杂着企业家的个人雄心与企业家精神、熊彼特所说的破坏性创新以及政府调控之手对行业的干预。


  信息产业的帝国故事要从一个传奇企业家西奥多·韦尔开始。“虽然当时的人们对诸多产业大亨都心存忌惮,甚至是满怀怨恨,韦尔却广受拥戴。他具有帝王般的性情,同时又有着普通公民的义务感,他自称为私营企业领域的西奥多·罗斯福。”他是AT&T公司的CEO,也是信息产业历史上最大的垄断商。但他却视自己为公众利益的代言者:“我们要尽一己之力,为公众负起‘职责’和‘言责’。”


  在鼎鼎大名的金融之王JP摩根的支持下,韦尔掌控的贝尔公司收购了能对其形成挑战的西部联盟公司—此前,也是老摩根通过收购贝尔公司的股权,扶植韦尔登上王位。于是,AT&T公司就控制了美国所有的即时远程通信工具,形成了一个真正的垄断巨头。


  西奥多·韦尔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当司法部起诉这家巨头时,他“出人意料地站到了政府一边,要求政府限制公司的权力,监管公司的运营。”而从标准石油到后来的微软,选择的却都是同政府对抗。吴修铭对此评论道:“韦尔这次20世纪初的对抗反托拉斯的战略是壮士断腕,以柔克刚,为所有有志于进行行业垄断的公司上了宝贵的一课。”


  其中的关键正在于,韦尔意识到,公众和政府会奋起反对垄断公司的不合理和贪婪,不过对他们庞大的规模本身倒无所谓。因此,AT&T公司要成为“进步的垄断企业”,做“公共承运人和国家的好朋友”。韦尔“是垄断者,不过他带来的是善意的垄断,他为了理想中进步的专制而奋斗终生。”


  不是所有王国的掌控者都会像西奥多·韦尔这样思考。他们缺乏韦尔这种专制的理想主义,也难以压抑自己的贪婪:借助垄断唾手可得的巨大利润。而且,垄断带来的不良影响,也不是西奥多·韦尔用进步的垄断带来的稳定价格和良好市场秩序能弥补的。其中最直接的不良影响就是:垄断会压抑创新。而在创新理论的集大成者熊彼特看来,“创新的循环运动就是资本主义的核心精神。”


  对大公司而言,本能会驱使他们去扮演克洛诺斯的角色。希腊神话中,国王得到阿波罗神殿的神谕,神谕说,他将被自己的孩子赶下王位。因此,出于对失去权力的恐惧,他会吃掉每个孩子。吴修铭称之为克洛诺斯效应,即占主导地位的大公司会试图吃掉那些可能对其地位形成挑战的萌芽中的小公司,并压抑那些能对自己产品形成挑战的创新产品。


  因此,即便贝尔实验室产生了7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包括对计算机的产生与发展至关重要的晶体管、Unix操作系统和C语言都产生自这个实验室,但是,仍然让人不可避免地猜测,“在贝尔实验室广为人知的胜利之外,不知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被掩埋在AT&T信息帝国的皇家橱柜中”。因为,主导这家实验室的是一家公司,如果实验室中产生了可能会颠覆这个信息帝国的新技术,毫无疑问帝国会将之扼杀在摇篮之中。后来人们发现,AT&T雪藏在帝国橱柜中的技术包括:电话答录机、光纤、移动电话、传真机、扬声电话、数字用户环路(DSL)……


  强大的垄断者吞噬可能威胁到自己的新技术的例子,并不仅仅是AT&T公司这一孤例。就这一过程的可观赏性而言,美国无线电公司的总裁戴维·萨诺夫压抑住调频无线电,并且收服电视的过程更惊心动魄。


  戴维·萨诺夫请自己的好友、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埃德温·阿姆斯特朗为调幅无线电设计一个“小黑匣”,以消除调幅无线电的天电干扰和声音畸变。但是,阿姆斯特朗却阴差阳错,发明了一项传输无线电的新技术:调频无线电(FM)。相较于调幅无线电(AM)而言,FM是项更为优越的技术,但这项技术却让萨诺夫不悦—这就是可能让美国无线电公司走下王位的新技术,美国无线电公司要想维持自己的王者地位,就必须吞下自己的孩子调频无线电。萨诺夫说服了联邦通信委员会,让他们相信调频技术可以改良调幅技术,但还需要很长时间,于是,在调频技术问世的6年时间里,联邦通信委员会禁止商业调频广播的运作,并且限制调频技术的实验研究。


  面对有能力颠覆无线电产业的电视技术时,萨诺夫也采用了同样的伎俩。他说服联邦通信委员会,让其“信服并冻结电视业,使得美国无线电公司和其他无线电产业同仁有时间将电视技术占为己有”。美国无线电公司向联邦通信委员会提交的申请书中写道:“只有像美国无线电公司这样有经验且负责任的公司方可被授予广播执照,因为只有像这样的公司才不会辜负人们对高品质服务的期望。”


  帝国与垄断者正是借着为公众利益考虑的名头,一方面对可能威胁到自己的新技术威逼利诱,一方面游说政府站到自己这一边。它的坏处是它会扼杀无数的可能性。这在经济学上是“机会成本”。我们为垄断付的费用不仅仅包括使用产品的价格,还包括垄断扼杀的那些创新带来的便利。


  而信息帝国的垄断,还有另外一处更加危险的所在,那就是,越垄断,信息也就越容易被操控—无论是被谁操控。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道理:分散的信息传输渠道和信息源控制起来要比单一的传输渠道和信息源难得多。如果信息传输真的有一个“总开关”,那么监控者只需要找到这个“总开关”即可。这在电影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得到了验证。一位像韦尔和萨诺夫一样的人物阿道夫·朱克通过苦心经营掌控了整个好莱坞,他关心的只是拍大片、赚大钱,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为了赚钱而打造的产业帝国却为言论控制打开了方便之门”。那就是1920年代的《海斯法典》。它由一小群天主教活动家发起,以道德的名义对电影进行审查。它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为严苛的言论控制。而这种控制之所以能够成立,是因为“从一开始,拍摄电影的权利就捏在少数一些人手里。而少数的这些人为了继续他们的商业活动以获利,不得不将电影拍摄权中的甄审权交到一个人手里。”


  当然,封闭的帝国也并非没有瓦解之时。能够瓦解帝国的力量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熊彼特所言的“破坏性创新”的力量,以及政府的有形之手。在陈述了垄断的种种弊端之后,吴修铭认为我们需要沿着开放的道路前行。开放诚然会带来混乱与不便,但是,除了它能提供的无数机会和选择权之外,还有一个选择开放的理由,那就是,集中的代价实在太大。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odore_Newton_Vail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西奥多·韦尔 Theodore Newton Vail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Theodore Newton Vail,Theodore Vail,西奥多·牛顿·韦尔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