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10685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4-04-09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创新者》
《创新者》
《阿里巴巴正传》
《阿里巴巴正传》
《三位一体》
《三位一体》
《翻转世界》
《翻转世界》
《技术赋权》
《技术赋权》
《网络素养》
《网络素养》
《信息简史》
《信息简史》
《硅谷合伙人》
《硅谷合伙人》
《网飞传奇》
《网飞传奇》
《乔纳森传》
《乔纳森传》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翻转世界》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翻转世界》的作者尼克·比尔顿身兼《纽约时报》研究与发展实验室研究员与专栏作家等职,通过不断尝试各种最新的网络服务和数码产品,他试图向读者描述了科技影响下的未来社会是什么样子,以及在飞速发展的未来社会中,人们是如何讲述故事、传播故事和消费故事的。这本书让我们看到,在未来,“讲述故事”将成为核心。无论是读一篇报道,还是发一篇140字的微博,我们都是在说故事。传统的说故事方式已经一去不回、传统听故事的方式也一同消失;但令人兴奋的新故事也一个一个出现,未来,将是这些说故事人的新世界。
目录

[显示全部]

基本信息编辑本段回目录

翻转世界:互联网思维与新技术如何改变未来
(《经济学人》2013年度好书《孵化Twitter》作者尼克·比尔顿,把脉新技术趋势,洞悉互联网思维影响下的未来社会。) 
作者:[美] 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 著 王惟芬,黄柏恒,杨雅婷 译 
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
版次:1
装帧:平装
纸张:轻型纸
印刷时间:2014-03-01
印次:1
页数:239
正文语种:中文
开本:16开
  《翻转世界》是一本走在时代前沿的书,它教你如何适应科技与数码产品日新月异的发展,如何在这样的时代中拔得头筹。
  作者尼克·比尔顿是《纽约时报》科技和商业版专栏作家,曾任《纽约时报》研究与发展实验室研究员,他的专业性使得他对当前科技发展动态的分析十分精准,值得认真研读。
  《连线》杂志好评推荐,brainpickings.org推荐2010年商业、生活、思想类十大必读好书之一。互联网革命最伟大的思考者”克莱·舍基;《纽约时报》畅销书《想象》作者乔纳·莱勒;《连线》杂志专栏作家,特约编辑克莱夫·汤普森倾情推荐。

内容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翻转世界》的作者尼克·比尔顿身兼《纽约时报》研究与发展实验室研究员与专栏作家等职,通过不断尝试各种最新的网络服务和数码产品,他试图向读者描述了科技影响下的未来社会是什么样子,以及在飞速发展的未来社会中,人们是如何讲述故事、传播故事和消费故事的。
  作者比尔顿通过列举大量事例,为我们解释清楚了,浏览网页的人跟读书的人,大脑反应有什么不同;玩电子游戏的外科医师是不是真的刀法比较利落?他也描绘了火车、电话、印刷术出现的时代,新科技的出现引起怎样的恐慌与焦虑,人们对当时新科技产生的这些反响跟现在新科技的出现有何异同,哪些是烟雾弹,哪些正中红心?
  这本书让我们看到,在未来,“讲述故事”将成为核心。无论是读一篇报道,还是发一篇140字的微博,我们都是在说故事。传统的说故事方式已经一去不回、传统听故事的方式也一同消失;但令人兴奋的新故事也一个一个出现,未来,将是这些说故事人的新世界。

作者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纽约时报》科技和商业版专栏作家,《纽约时报》旗下科技博客 Bits Blog的主笔博主,专注于苹果、facebook 、Twitter和硅谷的专题报道和研究,在数字潮流文化等方面也颇有建树。
  曾任《纽约时报》研究发展实验室研究员,探索在未来2~10年内将会普及的新科技。
  纽约最著名的创客空间NYC Resistor的创始人之一。NYC Resistor坐落于布鲁克林,提供硬件与编程课程,助力创意性的开源硬件和机器人技术项目。
  纽约大学兼职教授,开设“ 1,2,10 ”课程。曾在电影行业工作,担任过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

简评编辑本段回目录

  比尔顿不仅生活在未来,他同样理解过去。《翻转世界》一书揭示了新的通信工具如何改变现在,新的工具如何重塑未来,而我们又应该如何善用这些新科技,抢占先机。

  ——克莱·舍基

  互联网革命最伟大的思考者,畅销书《认知盈余》《人人时代》作者

 

  大胆又极具创意的颠覆之作!它解读了电子游戏的优点、鸡尾酒问题的科学性,以及未来故事讲述的可能方式。比尔顿勾勒出一个全新的世界,在那里,媒介越来越不重要,信息本身才是王道。如果你想获得想要的信息,一定要读这本书。

  ——乔纳·莱勒

  《纽约时报》畅销书《想象》(Imagine: How Creativity Works)作者

 

  尼克·比尔顿为数字世界写下了一本乐观的指南,带领我们窥探未来的样子。在那里,新闻、故事讲述方式,甚至是人们的身份都将发生转变。这是一本令人着迷的书。它的作者比尔顿是带领《纽约时报》进入新闻新时代的引路人。如果你对于新媒体的未来感到好奇或担心,可以从这本书中找到指路明灯。

  ——克莱夫·汤普森

  《连线》杂志专栏作家,特约编辑

目录编辑本段回目录

前 言 再见,印刷版《纽约时报》

1984年,容量为1 000万兆字节的硬盘价格高达4 495美元,今天,你只需要花费100美元,就可以买到5 000千亿兆字节的容量。在科技创新的驱动下,许多改变正在发生,而这些改变颠覆了我们所知的每一种媒体形式。

 

第1章 兔女郎、市场与底线:即食性动物的新时代

我们全都是即食性动物,我们不断切割内容,挑拣出最好的片段,再将它传递下去。现在,剪刀被鼠标和互联网链接所取代,人们将文字、图片、报道与视频片段切片、切丁。

◆色情供应商,新媒体的试车手

◆打造值得付钱的产品

◆专业与业余并肩而坐

 

第2章 抄写的僧侣与漫画书:让人备受惊吓的新科技

当某种创新刚开始蔚然成风时,我们并不知道该如何将之融入现有的习惯与规范中,也担心接纳新事物会影响我们固有的做事方式。只有在经过一段长时间后,当我们想出运用新科技的最佳方式时,这种紧张、恐惧与焦虑才会消解。

◆从122 本到700 万本

◆当网络可以随身携带

◆碎片文化无法取代长篇形式

◆短消息,一种新语言

 

第3章 你的认知路线图:锚定社群与内容过滤器

社交网络上建立的关系已经成为我们数字大门前的内容过滤器。每晚睡觉前及每天早晨起床时,我们都会查看网友分享的信息,同时也会分享一些有趣的信息给他们。网友成了我们的新闻编辑,依照我们的兴趣量身打造,提供高度定制化的新闻与信息。

◆虚拟的网络,真实的友谊

◆一场Twitter 上的对战

◆锚定你的线上生活

 

第4章 谁才是值得信任的:互联网上的信托市场

人们心中好像有一把尺子,常常不愿意相信机构、新闻媒体和政府,但对于朋友、家人和同事推荐和介绍的产品的信任度高达90%。而且,和自己熟识或可以查清楚底细的人相比,人们往往对他们不认识的人怀有更多的好感,也会给予更多的信任。

◆信托市场,获取建议的渠道

◆你该信任谁

◆不断变化的社交网络如何改变我们

 

第5章 当外科医生玩起电子游戏:新刺激让大脑更强大

过去人们批评电子游戏会毁了年轻人的生活,把他们变成少年犯。现在外科医生和研究人员则反过来思考是否要将电子游戏纳入未来外科医生教育的一环。因为研究人员推测,游戏技能可以转化为手术技巧,从而减少医疗事故。

◆这一次,我们真的要下地狱了

◆内容的数字变形

◆ 17 个按钮和10 根手指!

 

第6章  “私”经济的兴起:将控制权握在自己手中

“成为中心”改变了一切。它改变了你对空间、时间及位置的定义;改变了你对地方及社群的感觉;改变了你对手机、电脑上的信息、新闻及数据的看法;而且也改变了你在交易中的角色——你可以决定买什么内容、怎么买及如何使用它。

◆一个新的你,永远以你为中心

◆贪婪的“贼”

◆“私”经济学

◆ iTunes 的成功法则

 

第7章 小心,前方有分心地带:多工族的新工作方式

以前,个人电脑开机就要花上好几分钟,每个程序也要花一段时间才能打开,所以你只能一次做一件事。当处理器变得聪明又快速后,电脑开始能够“多重工作”,不同工作在不同窗口进行。于是,我们也变得善于在同一时间做不同的事。

◆多重工作大辩论

◆鸡尾酒会问题

◆大脑眨了下眼

◆多工族时代

 

第8章 未来的样子:一个充满新鲜和不同体验的新世界

我们正在目睹一个不同的社会,我们的生活被越来越小但越来越强大的移动设备,以及在网络上与我们如影随形的喜好所改变。下一个挑战就是,把这些科技能力转变成有利可图的生意,以配合消费者增长的需要。

◆在月球上吃晚餐

◆屏幕大小有关系吗

◆一个人人参与的讲述故事的世界

◆更加个性化,更多可能性

 

后 记 他们为什么回不来了

传统的消费者不会回来了。印刷广告不会回来了。媒体、品牌及历史悠久的故事讲述方式都不会回来了。我们置身于新时代的消费者和贡献者当中,我们正在寻找新形式的内容与新的故事讲述方式。如果它不存在于某处,那我们将在其他地方找到它或自行创造它。

书摘编辑本段回目录

  短消信,一种新语言
  我在报纸和研究报告上一遍又一遍读到,也在电视、研讨会及晚餐桌上一次又一次听到,我们的语言正在退化。人们宣称,儿童不再使用恰当的英语,他们只能以支离破碎、缩写式的言语沟通。有些人相信,当下一代成员必须与那些能够写“正确”英语的人共事或竞争时,前者必将处于劣势。
  在网络上快速搜索一番,即可召唤出数千篇讨论英语之死的文章。举例来说,2008 年,英国《卫报》抱怨人们过度使用惊叹号和“搞笑语”(LoLspeak)。《卫报》认为,其后果是人们终将“在电子邮件中通篇使用这些东西,像两台传真机般沟通,而使文字被淘汰”。
  科技杂志《连线》在2005 年提醒读者注意一系列针对这些缩略字的使用所做的研究。它指出,“传统的语言学家担心,互联网会损害我们正确表达意见的能力”。虽然《连线》杂志对未来的观感并不像大多数人那样负面,但它很清楚地强调了关于语言之未来的问题。
  隐藏在这些担忧背后的是一种奇怪的假设:语言是固定不变的,而这些时髦的缩略字,其唯一来源是互联网时代“一口大小”的沟通形式、社交网络、电子游戏以及iPhone 不离手的生活习惯。然而,缩略字并非数字时代的产物。自从……嗯,自从语言存在以来,缩略字、缩写与简写便已经是语言的一部分了。
  有些指称可以追溯到好几百年前,例如B.C. 指“公元前”,A.D. 指“公元”。医疗和军事专业人士特别爱用缩略字,他们带给我们HIV(人体免疫缺陷病毒)、IQ(智商)、DNA( 基因)、Humvee(悍马)、SWAT(特种部队)和POW(战俘)。当然,缩略字也会由科技带到我们面前,诸如“radar”(雷达),以及VHS(家用录像系统)和hi-fi(高保真音响设备)等——这些全都是较长字串的浓缩版。
  还有许多我们现在认为正确的日常用词,过去都是冗长的单词。通用字“pub”(酒馆)源自“public house”;“bus”(公车)曾经是“omnibus”;“scubadiving”( 潜水) 来自一长串专有名词“self-contained underwater apparatus”,很显然,缩略的版本说起来更顺口,尤其是在水下。
  如果这些都是旧闻,那么OMG(天啊),为何还有这么多人在缩略字的最新化身中,为gr8(好棒)、LOL(大声笑)和IMHO(依敝人拙见)担忧呢?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这些改变发生的速度超乎寻常地快。但另一个原因可能是,这种新的沟通方式与我们过去所知的任何事物都完全不同。
  大多数语言学家都认同语言有两种用处。一是书写:以书面形式记载历史、分享观念或记录事件。书写的主要功能在于记录更复杂的故事及其细节,这远远超过列购物清单和发短信。
  相对地,我们主要为了交谈或交换信息而说话。几万年前,人类便开始在洞穴中与彼此交谈。科技其实并未改变这种使用语言的方式,电话也没改变它,交谈依旧必须通过言语来进行。
  但如今,通过即时通信、手机短信以及瞬间传送的电子邮件,互联网已经摧毁了言语与书写之间的分界。社会作为一个整体将书写融入对话之中,运用文字进行即时交谈,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这相当于创造了一种新语言。
  新的缩略字帮助我们消除书写文字和口述文字之间的差距。举例来说,如果你在线上跟朋友聊天,她告诉你一个笑话,你得让她知道你听懂了它的笑点。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人们开始使用“LOL”这个缩略字,来表示自己正在“大声笑”。
  有时你聊到一半必须暂时离开电脑,但另一端的人不会明白你为何陷入沉默。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某个人会在对话窗敲下“BRB”,告知对方自己“马上回来”(be right back)。少了这种礼貌的解释,屏幕会莫名其妙地安静下来,对方也会觉得自己被忽略。
  虽然许多缩略字并未从朋友之间个性化的调笑打趣,晋级为广泛传播的通用语,但有相当多的新缩略字和语言调整案例,不断通过我们的数字渠道转化、融合。有些流行起来,成为约定俗成的标准用语,例如是LOL 和BRB,有些则逐渐消萎,或局限在小团体中。以ASL 这个缩略字为例,在网络草创时期,这几个字母被用来询问位于即时通信客户端的某人的“年龄、性别和位置”(Age,Sex,and Location)。但如今,大多数社交网络都会要求人们挑选一个形象图片,因此,只要瞥一眼对方的照片,便可以得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大卫· 克里斯特尔(David Crystal)是一位钻研新“语感”,即“网络用语”的语言学家与作家。他并不相信以R 代替“are”之类的缩写形式,或是以“:-/”表示“无动于衷”的象征符号,正在导致语言退化。相反,他认为它们只是目前的技术限制所造成的现象,而且是暂时的。“这种作法的主要目的,是顺应一种空间有限的特定科技,一旦空间上的限制解除了,缩略字便不再具有存在价值。”他写道。
  《牛津英语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的北美区特约编辑杰西· 薛洛尔(Jesse Sheidlower)也认为,新词不过是语言在社会中的自然发展。这些语言调整的例子随时都在发生,他在访谈中告诉我:“人们总会在词汇使用上有所差异。每个时代都会创造他们为各种不同场合构想并使用的文字。
  有些文字将留存下来,有些则将消失,但这只是语言的自然发展罢了。”薛洛尔以“OK”为例,今天它可以被用在各式各样的情境中,虽然有无数理论解释它的起源,但有些人相信它代表了“ol korrect”,后者在今天的意思是“all correct”(完全正确)。
  薛洛尔不认为缩略字或新词改变了人们目前的交谈形式,他说:“严格说来,我不认为这将影响我们的语言,但它确实提供了一个不同的沟通方式,而且整体来说,我认为我们拥有的沟通方式越多越好。”
  他解释说,这些改变总是先发生在社会底层,然后逐渐往上扩展,而不是由上而下。当他为《牛津英语辞典》添加新词时,这个新词是来自口述与书写沟通中的日常用语,而不是来自围桌而坐的学者们。以“crunk”(旷克乐曲)这个词为例,它最近才被加进《牛津英语辞典》,意思是“某种形式的嘻哈或饶舌音乐,其特征为重复叫喊流行的口号,以及电子舞蹈音乐的典型元素,如突出的低音”。从它的意义很容易看出,这个词不是由象牙塔中的学究发明的,而是从社会底层、从当今的俗话俚语中冒出来的。
  连“谷歌”这个动词——意思是“在全球资讯网上运用谷歌搜寻引擎获取关于(某人/事/物)的信息”,也在2006 年成为《韦氏大辞典》(Merriam-Webster Dictionary)中的一个词条。这件事的发生并不是因为搜索巨擘请求让自己成为新词,而是因为这个词被使用得如此频繁,以至于它实际上变成了英语的一部分。
  研究显示,即便在年轻人开发他们自己的文字时,他们仍然知道如何与不同的对象交谈。在一项最近的研究中,科罗拉多大学(University of Colorado)的学生在即时通信软件上先是与朋友闲聊,然后再与学校的图书馆员聊天。毫不意外,虽然所有交谈都是在即时通信上进行,比起跟其他学生和朋友交谈,学生与图书馆员的交谈比较正式。
  与其感慨年轻人在手机、电子邮件和即时通信软件上使用缩略字,这个世界还不如承认:这些孩子正在协助发展一种新形态的文化交流。这些位居语言食物链底层的喜欢“一口大小”的消费者,正在协助创造一种本地方言,而这种方言可以被整个社群——包括遍及所有年龄层的短信和电子邮件使用者、通过视频聊天的人以及微信使用者(micromessagers)平等而公平地分享。
  你可以为将成为明日历史的今日所发生的转变而悲叹,说服自己相信各种负面论断,拒绝成为一个持续改变的文化的一部分。或者,你也可以甩掉自己的科技臆想症,拥抱并接受将继续发生的积极变革,因为它之前已发生过很多次。今天的年轻人正在打造一种新语言,而不是在破坏旧语言。正如你很快便将看到的,像这些新词一样,各种发展正在协助创造重要且颇具意义的新社群和新人际关系,而那是我们不断转变的文化与无线未来(wirelessfuture)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

书评编辑本段回目录

你熟悉的那个传统媒体世界回不来了——评尼克·比尔顿《翻转世界》

  《翻转世界》

  互联网思维与新技术如何改变未来

  (美)尼克·比尔顿 著

  王惟芬 黄柏恒 杨雅婷 译

  浙江人民出版社2014年2月出版

  你熟悉的那个

  传统媒体世界回不来了

  ——评尼克·比尔顿《翻转世界》

  ⊙杰 夫

  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是眼下的红人,素有“Twitter版甄嬛传”之称的《孵化Twitter》为他赢得了世界级盛名。这本《经济学人》杂志评定的2013年度好书、多家权威媒体榜上的畅销作品,讲述了知名社交媒体twitter在创业初期创始人间权力斗争、内耗不止,而对外却一飞冲天、缔造传奇的商业故事。在书中,这位来自《纽约时报》的科技与商业版专栏作家,纽约最著名创客空间NYC Resistor的创始人之一,把自己既会写代码又会写故事的本领发挥得淋漓尽致,《孵化Twitter》为人们描述了一场主题激动人心、情节跌宕起伏,金钱、权力、友谊、背叛元素一个都不少的“硅谷商战”。

  比尔顿本人也说,所有的人归根到底都是讲述故事的人,无论是一篇文章或一篇报道,无论是卖一件衣服或一辆车,还是发篇讲述如何度过周末的博客文章,都在讲故事。而且他还声称,“未来,将是(能)讲述故事的人的新世界”。且不论这个判断可信度多大,或又该如何理解“讲述故事、传播故事、消费故事”,至少比尔顿是受益者。好莱坞电影电视制片公司狮门影业决定将《孵化twitter》翻拍成电视剧,而比尔顿则负责剧本创作,还担任制片人。而另一方面,他的旧作《翻转世界:互联网思维与新技术如何改变未来》(I Live in the Future & Here"s How It Works: Why Your World, Work, and Brain Are Bring Creatively Disrupted)也被翻出来得以引进、出版,其对数字世界的观察与报道,使他成为年轻一代的新媒体领袖。

  《翻转世界》初版于2010年,在它前后没差多久出版的以刻画互联网改变世界乃至未来为主题的著述,还有克莱·舍基的《认知盈余》、杰夫·贾维斯的《Google将带来什么?》、尼古拉斯·卡尔的《浅薄》、威廉·鲍尔斯的《哈姆雷特的黑莓》、杰伦·拉尼尔《你不是个玩意儿》、马克·鲍尔莱恩的《最愚蠢的一代》。不难发现,后面四本显然持悲观论调。几位作者警告世人,小心,别被互联网美好的表象和闪现的承诺所迷惑,从而丧失人的主体性,沦为技术的奴役;而包括比尔顿、舍基和贾维斯在内一帮人,他们是积极的乐天派,他们认为,互联网将最大限度激发人的潜能,在深入变革一切的同时相信明天会更好。总之,网络究竟是让世界变得更糟还是相反,不妨翻翻这些书,日益增多的互联网预言也着实有待验证。但别忘了,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很会讲故事的尼克·比尔顿。

  《翻转世界》照例以一个故事开篇。身为《纽约时报》大家庭一员的比尔顿退订了老东家的报纸。这又是为什么呢?听听比尔顿自己怎么说:“它(《纽约时报》)聚集了众编辑认为合适的内容,但却并不是为了我、为了我的偏好、为了我的喜恶而设计的。更重要的是,等到那些经过仔细斟酌的纸上文字──永远地印在纸页上,而且是为广大读者挑选出来的──送达我家时,许多内容早已过时。”比尔顿将矛头直指传统纸媒的两大“阿喀琉斯之踵”:一是作为大众媒体无法面面俱到、必然众口难调;二是报纸印刷远远跟不上新闻的发生,时效性始终慢几拍。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也正是因为互联网——尤其随着智能终端的普及和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对于资讯消费越来越讲求即时性、点对点、个性化。所以,即便比尔顿没有在书中点透,但他实际上触及了纸媒的未来——消亡的或许是报纸,而继续的依旧是新闻。比尔顿并不否认他摄取的新闻,绝大部分仍然来自《纽约时报》,只不过他用另一种更加数码、更加动态的互联网方式去摄取它罢了。

  比尔顿试图解释的是,他代表了很多同世代人对于获取资讯的偏好,如他所写“之所以偏好立即性的数字经验,是因为这能使我与他人分享我最喜爱的文章,并在观看其他读者意见的同时,加上评论而参与集体讨论……重点不在于印刷相对于数字,而是实时性、细节、链接、交互式图像、影片,以及最重要的,超个人化”。紧接着,在随后名为“兔女郎、市场与底线”的章节里,他又分享了一则故事。概括来说,那些曾经是《花花公子》、《阁楼》的读者,如今也跟比尔顿一样,很多人渐渐放弃了纸质阅读,但这并代表了这部分读者不再需要“色情”——相反,他们转而去体验数字化阅读。事实上,在图书和期刊之后,像电影、色情网站、3D影像、个性化视频等层出不穷。比尔顿总是能给出妙趣横生、又似乎在情理之中的解读,他说“色情产业往往能走在科技应用的前方”,为“传播指引方向”。在书中,他据此分析并推断,未来的用户既追求高度专业化的内容,同时也会对具有鲜明特点的业余产品感兴趣,个人化的服务很重要,而且最好的服务展现并非应用相关科技,而是去创造出这种科技。

  由于比尔顿很注重讲故事,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色情行业的“旨在勾起欲望”的叙事比较符合比尔顿选择例子的标准。当然他在借助色情业强调传媒要紧跟时代步伐、万不可故步自封的同时,或许低估了色情业的邪恶性,也没有点明像《纽约时报》这样的严肃媒体究竟该如何具体借鉴色情业——要知道,在保证报道公信力的同时还能满足读者低俗的需求是很难做到的,就像难以想象《华尔街日报》和《太阳报》读者群是一致的那样。

  不仅如此,能成为比尔顿例子范畴的还有电视、电子游戏等,按照他的观点,这类娱乐体验能激发人们的快乐感和创造力。他援引一组研究成果说,玩游戏更有利于培养外科医生的手眼协调能力;飞行员一直利用视频做模拟训练等等。他的观点,与更早之前史蒂文·约翰逊出版的《坏事变好事:大众文化让我们变得更聪明》简直如出一辙,但论深度和体系化,与简?麦戈尼格尔的《游戏改变世界:游戏化如何让现实变得更美好》不在同一个量级。

  比尔顿擅长跳跃思维,整本书文字轻松,通篇都在畅谈互联网与媒体的未来。用他的话来说,叙事是很重要的,就像孩子们不愿意读书学习,宁肯看电视玩游戏,究其原因,不是他们不够专心,无法集中力,而是应该反思原有的课本、读物叙事方式是否出了问题,不好玩?这样的分析,固然有一定道理,却不免偏颇,毕竟不是所有的事物都可以轻轻松松、妙趣横生的。

  另一方面,对于企业应该从这些现象中该汲取哪些教训,如何应对,比尔顿语焉不详,没有在轻松的叙述中给出明晰的思路。他承认,这确实让人非常失望。鉴于这位数字媒体的鼓吹者对未来不无乐观、自信,而他要让人们信服,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对前面提到的悲观派论调给予有力驳斥。例如,如何用最通俗的方式让人们学会高雅与沉思?这是我们所关心的。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item.jd.com/11403212.html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翻转世界》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翻转世界:互联网思维与新技术如何改变未来》,翻转世界:互联网思维与新技术如何改变未来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