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11926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4-08-20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CloudFlare
CloudFlare
中国顶级域名根服务器故障
中国顶级域名根服务器故障
NSA局长舌战黑客
NSA局长舌战黑客
Xkeyscore计划
Xkeyscore计划
美国国家安全局数据中心
美国国家安全局数据中心
博思艾伦
博思艾伦
棱镜项目工作流程
棱镜项目工作流程
斯诺登反间谍技术
斯诺登反间谍技术
后斯诺登时代
后斯诺登时代
棱镜事件笼罩中国
棱镜事件笼罩中国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CloudFlare提供免费CDN服务,节点分别在美国加州的圣何塞、伊利诺伊州的芝加哥、佛吉尼亚的阿什本、日本的东京、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基本上北美、东亚、西欧都做了分布,国内用户访问,基本都走的日本节点。

CloudFlare的操作过程跟Windows的程序安装类似,一路“Next Step”即可,该过程中CloudFlare自动读取你的当前DNS设置,且在你的确认之后,保存并提示你更改域名DNS为CloudFlare提供于你的两个,然后就是等待新DNS生效即可(很多童鞋不喜欢更改DNS,这对站点的SEO等指标不利),在设置期间,你即使不看帮助文档,也能轻松自如的做好一切工作;另外,你可以方便地开启或关闭你的域名、子域名的服务状态:是使用CloudFlare的CDN服务,还是直接使用源站服务。

CloudFlare还另外提供两项重量级服务:一个是Analytics统计分析,另个是阻止攻击(Threat control)。Analytics服务不用赘述,这就是一个简版的Google Analytics;“阻止攻击服务”则比较实用,它会列出针对你的站点有危害行为的IP,并将其详细信息(Whois、运营商、物理位置、危害类型等)以报告的形式表现出来,你可以针对某一个或多个IP进行“拒绝”和“信任”的设定,另外,你还可以自己输入某个/某段/某国的IP,来进行有针对性的“拒绝访问”。除此之外,可暂停CDN的“开发者模式”、针对已缓存文件的“一键清除”、图片的防盗链功能、缓存级别、安全级别等等一系列细致周到且实用的功能。

不过,国内针对CloudFlare的封锁已经开始,幸好其可用IP地址众多,如果你在使用中被分配了一个“失效”IP,那么别犹豫,马上和他们的客服联系,他们会在24小时内为你更换一个新IP。

目录

CloudFlare:以色列国防军背后的反黑客网站编辑本段回目录

  • “我和贾斯汀·汀布莱克(Justin Timberlake)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我们都曾被SWAT特警队找上门。”

CloudFlare:无所不知的网站守护神

“我和贾斯汀·汀布莱克(Justin Timberlake)只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我们都曾被SWAT特警队找上门。”CloudFlare公司首席执行官(CEO)马修·普林斯(Matthew Prince)如此说道。2012年,全副武装的救援小组闯进该公司位于美国旧金山市区的办公室,准备解救人质,结果发现这只是一出恶作剧。这是SWAT特警队和炸弹嗅探犬麦琪(Maggie)的首次造访,之后又来了很多次。普林斯已经习惯了这种自己不想要的关注。联邦探员偶尔会带着法院调查令而不是枪支出现在他的办公室里,要求知道是谁在通过CloudFlare的服务器产生网络流量。

这种关注全都起因于CloudFlare所打造的东西——一项便宜可靠的服务,可使恶意流量远离客户的网站和应用。这家公司没有采用出售防火墙软件或者入侵防护硬件(客户必须进行本地安装)的传统方法,而是在云端提供价格低廉(而且常常免费)的保护。该公司的路由器和服务器分布于世界各地的28座数据中心,会把客户的访问者重新定向到最近的CloudFlare服务器,被视为威胁的流量将被拒之门外。该行业里的重量级企业是阿卡迈公司(Akamai),这家成立已有16年的内容交付网络目前年营收达到16亿美元,拥有像Facebook和微软(Microsoft)这样的大客户,他们都依靠阿卡迈的服务来加快他们的网站加载速度。和阿卡迈一样,CloudFlare也能加快网站速度,但该公司从一开始强调的就是对“恶意僵尸网络”的防范。

五年前,普林斯与他的哈佛商学院同学米歇尔·扎特琳(Michelle Zatlyn)和工程师李·霍洛韦(Lee Holloway)共同创建了CloudFlare。起初,该公司以阿卡迈看不上眼的小客户为目标,但后来逐渐争取到纳斯达克交易所(Nasdaq)、Yelp、Zendesk、OkCupid和美国联邦政府等大客户。自从2009年以来,互联网上的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攻击暴增了十倍,这也促成了CloudFlare的崛起。DDoS发起者会用海量的数据访问请求攻击网站,直至网站崩溃或者露出安全破绽。攻击者可能会是恶作剧者、玩阴招的竞争对手、政治反对派或者敲诈勒索者。据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正在调查以勒索为目的、针对Meetup、Evernote、Vimeo、Move和Basecamp等公司的DDoS攻击事件。

在CloudFlare保护的200万家网站中,绝大部分都使用其免费的基础服务。普林斯对此并不介意,因为CloudFlare的保护算法会根据它监视下的所有流量进行智能学习。约4%至5%的客户每月支付20至5,000美元,以便获得加强版的功能,例如加密、防火墙和更强大的DDoS防御能力,有些客户每年甚至支付超过100多万美元。到目前为止,CloudFlare已累计募集到超过7,200万美元的融资,在2012年那轮融资中筹得5,000万美元,目前对该公司的估值则为10亿美元。普林斯说,最后一批注入资金还在银行里存着。CloudFlare宣布,公司刚刚迎来了第一个实现正现金流的季度,估计到年底时营收将达到4,000万美元左右,同比增长450%。

普林斯信奉言论自由,他认为任何网站都有权表达自己的想法。保护那些不受欢迎的网站——或者黑客们很想摧毁但做不到的网站——使CloudFlare及其员工常常成为攻击目标。两年前,普林斯的Gmail邮箱被一位15岁的少年入侵,他从一家俄罗斯网站买到了普林斯的社会安全号码。一位黑客试图破坏该公司某员工在谷歌搜索引擎上的名声,在多个论坛上说他有恋童癖。自那以后,员工们的姓氏便从CloudFlare公司网站上隐去。“我们从未告过这些人,因为我们把自己视为战士,而战士是不会因为被子弹击中而四处抱怨的。”普林斯说。

有时,CloudFlare会身处敌对双方的中间:两年前,CloudFlare同时负责保护以色列国防军(Israel Defense Forces)和加沙地带亲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圣城旅(Al-Quds Brigades)的网站。普林斯在谨慎和透明之间实现了适当的平衡。CloudFlare能看到客户的所有流量,但只会短暂保留数据日志,这样他们就不会被传唤。今年2月,该公司首次发布了透明度报告,披露了政府索取其数据的要求,并声称该公司没有将客户的秘钥交给执法部门。如果政府得到了秘钥,就能“窃听”网站的流量。从报告中还可以看出,CloudFlare可能已经收到了国家安全通知函(National Security Letter)。这种信函能使政府获得某个特定网站的大量访客信息。“我能说的是,如果收到了这种要求,我们不会屈服。这是我们的原则。”他说,“我们已经作出努力,不让任何窃听硬件被安装到我们的网络上,我们也没有修改我们的软件为这种行为提供便利。”

“CloudFlare非常透明。”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的隐私拥护者克里斯·索菲安(Chris Soghoian)说,“相比之下,阿卡迈是个黑洞。CloudFlare与内容交付行业里的其他所有公司截然不同,有如昼夜之别。”

CloudFlare的一位早期投资者对普林斯说,他非常喜欢这家公司,但很想知道当死亡威胁来临时他会怎么做。“当你创造出这样一种东西时,真没法知道如果你成功了,结局会是怎样的。”普林斯说。

译 于波 校 李其奇

CloudFlare能否抵御美国互联网公司在华“风暴”编辑本段回目录

 CloudFlare是一家2009年成立于美国旧金山的CDN服务公司,2011年10月被华尔街日报评为“最具创新精神的网络科技公司”。就是这样一个只有25人的小创业公司,在互联网世界迅速蹿红,一跃成为一个非常优秀的提供云安全服务的领军企业。CloudFlare公司首席执行官 Matthew Prince曾表示,2014年起,会对中国大陆进行投资,在这里开设数据中心设施。但是,纵观以美国为首的任何一家互联网巨头,在华期间都遭遇了大大小小的“风暴”,最终抵御失败,要么打道回府,要么残喘至今。无不免,我们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

  从2000年开始细数,陆续进入中国互联网的美国公司有:AOL、雅虎、eBay、Google、Amazon、Skype、MSN……但是,又有几个,现在还出现在中国互联网市场上呢。有这么多前车之鉴,是否能为CloudFlare打上一剂预防针?让我们来看看,究竟是哪些不利因素是让我们根本不看好CloudFlare进入中国?

  许多人将美国公司失败的原因归咎于政府的监管和袒护,尽管这一点是这些公司失败的原因之一,但更多的自身原因不能不重视。就让我们从这些原因中分析,CloudFlare如果进入中国市场,会遇到哪些方面的冲击?

  1. “棱镜门”让政府加强信息监管。

  斯诺登不仅摧毁了美国云计算的安全神话,更使世界上70%的企业表示将调整使

  用美国云计算服务。以德国为例,斯诺登事件后,企业已经开始禁用美国云计算服务。而云安全是建立在云计算平台上的服务,以此来看,打上美国标签的CloudFlare,注定一开始就会遇到信任危机。从目前在搜索引擎上搜索CloudFlare就可以看到此苗头,中国最大的搜索网站搜索不到该产品的专业信息,只有凤毛菱角的新闻证明其存在。这样的局面,与MSN、Facebook、Myspace、Twitter……都非常类似。足以证明,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不被政府认可的美国互联网公司都无法在“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上站稳脚跟。

  2. 难与本土同质产品抗衡。

  所有在华败北的美国互联网公司都遭遇了“水土不服”,而本土企业比外国企业不管从技术到市场都更为熟悉中国,且扎根多年。以此来看,CloudFlare与本土同质产品的PK,在起点上就输了。

  那再让我们看看DNS加速服务产品本身的PK。

  首先,中国区域内已有3款成熟的同质产品覆盖整个DNS加速服务市场。其次,本土企业具备“多节点分布”优势,这是CloudFlare这种外来公司很难具备的。目前,CloudFlare的CDN节点主要分布于荷兰、美国、香港、法国、日本等。但是,由于Cloudflare的CDN服务不享有Resource analysis and optimization和Website preloader服务,所以Cloudflare不把来自中国的用户访问节点定在更快的日本或者香港,而是放在遥远的美国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Cloudflare公司,这也使CloudFlare的最快Ping值也就150ms。而本土的DNS公司,不仅兼顾了服务、功能、稳定性,更增加了DNS节点的分布,不仅节点越来越多,并且分布也越来越广,所以访问速度也愈来愈快。所以,从产品上看,CloudFlare还是要输。

  3. 国际出品,性价比太低。

  与LV、爱马仕这些奢侈品一样,所有产品一旦打上了“国外品牌”的LOGO,必定一下“高大上”起来,当然价钱也会变得很浮夸。Cloudflare的DNS加速服务企业版3000美元/月,这让很多资金有限、精打细算的中小网站望而却步。而国内知名的DNS加速服务企业版每月仅需900元(人民币)起,而且可以享受更快的访问速度与服务。这样的数字比较,我想您应该会很快做出选择。

  仅以上比较,都能看出Cloudflare 将来在华之路“举步维艰”。新浪之于雅虎、阿里巴巴之于Ebay、百度之于Google、当当之于亚马逊……太多的实际案例告诉我们,美国互联网公司想在中国成功太难。一句话总结“美国的公司总是试图清理前进道路上的阻碍,嚷嚷着战术的灵活性选择。可是他们却忘了,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多么顽强,他们是多么难以撼动,这才是所有问题所在”。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www.forbeschina.com/review/201408/0035018.shtml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CloudFlare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