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中国——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5390 次
  • 编辑次数: 5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4-02-04
admin
admin
发短消息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邓峰
邓峰
薛蛮子
薛蛮子
项俊波
项俊波
姚明
姚明
熊晓鸽
熊晓鸽
王峻涛
王峻涛
蒋涛
蒋涛
李昕晢
李昕晢
李颖
李颖
Mac OS X十年之后
Mac OS X十年之后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北极光风险投资基金董事兼总经理 邓锋先生于2005年共同创建了北极光风险投资基金。

北极光风险投资基金董事兼总经理 邓锋先生于2005年共同创建了北极光风险投资基金。他在计算机, 通信和数据网络领域有超过十五年的技术和管理经验。1997年,邓锋共同创建了NetScreen技术公司,使之成为世界上领先的网络安全设备供应商之一。2001年NetScreen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04年NetScreen被Juniper Networks以40亿美金并购。由于他对 NetScreen的成功所做出的贡献, 在2002年获得年度杰出企业家奖,在2003年获得年度最高创新奖。在创建NetScreen公司前,邓锋曾在英特尔公司工作过。邓锋获得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电脑工程系硕士学位, 清华大学电子工程学硕士学位,和沃顿商学院的工商管理硕士。邓锋在计算机系统设计和芯片设计领域拥有五个美国专利。邓锋担任清华企业家协会主席,华源科技协会董事和清华大学基金会董事。

目录

[显示全部]

详解编辑本段回目录

邓峰,获得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和美国南加州大学计算机工程学硕士学位,拥有三项美国专利。 

  学生时期的邓峰并不“循规蹈矩”,那时的他就搞起了科技咨询,当起了科技个体户。1988年,已经在清华读研究生的他在校园里租了三间房,成立了一个实验室,带领着一帮学生,当起了小老板。他在中关村


接到各种各样的项目,带领学生一起攻克,很快就小有名气。当时邓峰还领导着清华大学的电子学会,在全国第一届挑战杯中获奖的清华项目全部出自电子学会。当年动手做实验的经历培养了邓峰解决问题的能力,也为他在美国硅谷创业打下了坚实的实验基础。 

  研究生毕业后的邓峰因为女友的原因决定到了美国,出国后,邓峰进入英特尔公司并很快过上了金领生活! 

  在英特尔期间,邓峰开始认真学习大公司的管理体制。这让邓峰受益匪浅。 

  邓峰认为自己是那种将“长期的宏伟目标”和“当前的脚踏实地”结合得很好的人。 

  而这也使得他在某天发现一件事时使他碰上了一个挫折! 

  当时,英特尔认识到网络安全将是影响未来网络应用的重大问题,但却找不到有效的解决办法。竟然有英特尔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件事本身引起了邓峰的注意。 

  他开始与好友们商议成立安全公司的事情。这时邓峰已经在英特尔公司工作了四年,按照英特尔的惯例,工作五年,员工将获得一大笔期权。 

  一边是大把大把的股票、期权和垂手可得的安逸生活,一边是不可预知的创业艰辛,而此时邓峰需要供养一幢房子、一个孩子和一个读书的妻子。 

  于是,他采取了一个折衷的做法,先不辞职。 

  然尔,意想不到的是:邓峰等人对网络安全的设想很快被一位投资中间人看好,但却迟迟没有回应。半年后,邓峰发现这个中间人已经自己成立了一家安全公司并获得了风险投资,后来这家公司被北电网络收购了。 

  这成为邓峰创业历程中的一个插曲,并最终促使邓峰下定决心辞职创业。 

  这件事让邓峰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从别人那里掏钱,首先得自己掏钱。在他决心离开英特尔后,他向朋友借了3万美元,成立了NetScreen公司,用这笔钱在30天内就初步做了一个产品的雏形。 

  两周后,凭借这个产品雏形,邓峰的NetScreen拿到了第一笔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三个月后,又顺利拿到了一笔100万美元天使投资。 

  邓锋最初的想法是把公司做到一定程度就卖掉,这样后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可NetScreen公司显示的强劲发展势头让邓峰感到意外。 

  ASIC安全芯片与生俱来的速度和效率使NetScreen公司的产品很快就在全球打开了局面,并成为新一代防火墙的标志。邓峰本人也一举拿下有关芯片设计方面的三项专利。 

  在公司成立后的第二年年中,Netscreen获得了硅谷顶级的风险投资公司美洲杉资本公司(Sequoia Capital)初融资370万美元。 

  自此,邓峰从此开始从最初的与天使投资接洽到转变为与风险资本开始接谈,并在一年后再次被美洲杉资本公司追加投资1080万美元。 

  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NetScreen已经拥有500多员工,开发了16个产品,在全球设有30个销售办事处,在90多个国家中拥有25万多用户,在全球安全市场中位列思科、Check Point之后,居第三位。 

  2001年12月12日,Netscreen在纳斯达克首发上市。上市当天,其股价就飙至24美元。 

  2004年2月以40亿美金的价格被Junpier(思科的主要竞争对手)网络设备巨擘并购。 

  直到现在,中国几乎所有的电信公司和80%的大银行、保险公司都是Netscreen的用户! 

  而当初作为邓峰第一个天使投资人也在邓峰身上大获其利!

访清华大学杰出校友、北极光创投创始人及董事总经理邓锋编辑本段回目录

   邓锋这个名字,代表一个传奇。我们先来看看他简历上一个个令人惊叹的记录——

    邓锋,中国北极光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总经理,清华大学企业家协会主席。

    1963年出生于北京。1981-1988年,进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学习,取得硕士学位。

    1990年,赴美国留学,先后取得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电子工程系硕士、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93年,结束正在攻读的南加利福尼亚大学计算机工程博士学位,进入Intel公司工作四年,直接参与了第一款笔记本电脑芯片的设计。

    1997年在美国自家的车库与清华校友研发网络安全技术,创立NetScreen Technologies公司,2001年,NetScreen Technologies在纳斯达克上市,2004年 NetScreen以40亿美金的价格卖给全球第二大网络设备公司Juniper。邓锋获得美国2002年度企业家、2003年度创新家称号。2004-2005年,担任Juniper全球副总裁。

    2005年,回国创立北极光投资公司,投资领域集中在通讯、新媒体、高科技等行业。2007年,被评为首届“中国最活跃天使投资人”称号。    ……

    我们带着对邓锋的景仰,走进了邓锋的办公室,在他爽朗的笑容、谦和的话语中,我们随他一起重温了那不断制造传奇的历程。他对于勤奋、自信、坚持这些品质的肯定,让我们在心底萌生出一种感动和激情,久久难以平复。 

问:我们想从您的个人成长经历、职业发展、价值感悟、与成功相关的问题等等几个方面对您进行采访。您的求学经历让每一个青年学生感到由衷敬佩:您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优等生、一帆风顺,从清华到南加州大学,再到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的MBA。您小的时候是不是就觉得自己将来一定会成功?

答:的确,我从小不是班长,就是支书、学生会主席,各方面一直都很顺利。

小时候我没有觉得自己将来一定会成功,但是我的老师有。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老师给我写的评语是作风正派。这个评语把我吓一跳,这是一个给成年人用的词,而当时我还是一个小学二年级的小男孩。这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的一些经历,老师从小就把我当成年人看待。

我有两句名言:一句是骄傲使人进步,第二句是留级使人骄傲。我一共上了十二所学校:四所小学、四所中学、四所大学。我留过级,而且留过两次级。一般人可能顶多留一次级,而我留两次级;一般人留级可能是二年级后再上一次二年级,而有一次是我上完二年级后,又从一年级开始上。这是很多人不会有的经历。我小学二年级上了三遍,上第三遍的时候,再不好的学生也变好了,对吧?不过,我二年级上三遍不是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而是因为家庭的迁徙:我跟随父母到干校,先上当地的农村小学,上了几天课就一下跳到二年级了,虽然课听不懂,但因为在北京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些东西就学过,所以考试也会做。等干校办了子弟小学,我就从一年级重新上到二年级,回到北京又重新上二年级。第三遍上二年级正好赶上北京流行流感,数学、语文老师都生病了,没有人代课,老师就说:“你不是上过两遍二年级吗?你来代课吧。”就这样,我给我的同学上了两个星期的语文和算术课。那时候,我就自我感觉好一点了:因为你问问题,让同学举手回答,你来说他答得对不对。为什么说骄傲使人进步?因为这就让一个小孩有了自信心了。如果学得好的话,你就会感觉到有劲儿,就会学得更好,就变成螺旋式上升,所以我说骄傲使人进步。留级让我开始有自信,所以留级使人骄傲 

问:您觉得您身上有没有什么促使您成功的特质呢?

答:特质就是我觉得我跟别人不太一样的地方,对吧?

第一,我做事比较能坚持。有人说我是工作狂,我从上大学到现在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我做任何事都不会做做就觉得烦了。到现在我还有很多hobby(爱好)没有实现,弹钢琴呀、打篮球呀,我什么都喜欢。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刺激我转换的话,一件事我可以一直不嫌烦地坚持做下去。而且简单的事我可以做得很好,比如说要是让我去高速公路上收费,或者去开地铁,前面一片漆黑一条线,我可能能干十年八年都不嫌烦。很多人都说我特聪明能干,但我其实特喜欢做那些简单重复性的工作。不需要动脑子的工作我可以踏踏实实地做好。我小时候就是包糖纸冠军,可以一做一天都不上厕所。我们那个时代的人有一个特质,那就是理想主义色彩,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特质。清华人有两点不一样:第一是理想主义色彩,第二是集体主义色彩。理想主义色彩就是:人总是要有梦的。当你光有理想,但不能把简单的事情踏踏实实地做好、有持久性的话,这个特质可能就没有意义。如果你能把理想和踏实两个特性放在一起的话,那你一定能做好。英国有一句话是:Put your head above the cloud. Put your feet on the ground既要高瞻远瞩也能脚踏实地)。把这两个品质放在一起就一定能成功。

再说我的另外一个特质,那就是自信和幽默。小时候我是一个很拘谨的人,经历过一次很痛苦的失恋以后就变得特别开朗、特别自信了。从一开始一见钟情、单相思、谈恋爱、失恋,前前后后八年时间。一般人失恋以后就受很大的打击,或者有一些depress(沮丧),自信心受到打击;而且我是被人给dump(抛弃)的,被甩的。一个男孩子如果很自信、很幽默,女孩子都很喜欢,这很重要;但我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回想起来,我要是那个女孩子,我也应该把我给dump了。失恋后我反而变得自信、幽默了,很奇怪,也不知道为什么。 

问:你以前有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时候?

答:怀疑自己?没有。

但我有自卑的时候,比如说我小时候特别自卑自己个儿特别高。现在来看,当时自卑的地方其实都是别人特别喜欢的地方。

我也有失败的时候。学习上我经历过高考失败。当时我在北京实验中学念书,实验中学是非常不错的学校,每年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加起来有50%,每个年级有300人,每年有150人左右能考清华北大。我高一、高二时一直是全年级第一,大家见了我都说:你高考要考北京市状元。结果我只考了全年级五十名左右,虽然这个成绩清华北大肯定能上,但当时就觉得自己特没出息。

刚上清华时,一开始觉得自己挺牛的,但很快就发现清华藏龙卧虎,每个人都有自己强的地方。不过我也不是觉得自己不行,我有不如别人的地方,也有比别人强的地方,所以觉得挺正常的。比如我们班有个男生体育特好,全国大学生十项全能比赛中,撑杆跳这一项他起跳高度没跳过去,但他是全能冠军。(笑)你看,他就特别自信,别人赛十项,他只赛九项,还是全能冠军。有些人学乐器每一样都学得很好,有些人业余制作很好……各个方面的人才都有,没有人能够称王称霸,这样对人的发展也很健康。 

问:您曾经说过人的一生该做两件事第一件事是Make Fortune(制造财富)第二件事Make Impact(制造影响)

答:对,俗话说就是名利双收。但你不能急功近利,人有这些东西不是坏事:利就是经济独立,名就是制造影响。

Make Fortune是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的,整个大学期间,家里总共就给过我六百块钱,从大学三年级开始家里就不给我钱了,我开始自己挣钱了。到我研究生的时候,那是87年,我就开始在清华雇本科生来做事,每人每天100块。当时研究生毕业分配到国家机关,第一年的工资只有每月56块,第二年每月62块。那时候刚刚开始改革开放,成立中关村,我就是走在最前边的。当时大家给我一个绰号,叫清华首富。我出门带着两个BP机,那时候BP机刚开始有,很多人都没见过,我就带俩;还有出门有车接送……我那时候就开始挣钱了。

别人出国都说美国特好、特富;但我出国的第一感觉是:“哟,美国怎么这么穷?钱掉在地上还要去捡的?”(笑)出国前我要考托福,在书店买书。有同学说:“这是谁啊?”从这头开始,考托福的书一溜儿拿过,书名都不看就全买下来。抬头一看,是我在买书!到了美国,我也是从学生做起,虽然有奖学金,但也尝试着去打工。

出国前,李东生、黄宏生都是我的同事:李东生创了一个企业叫TCL,黄宏生是一个分公司的经理,我是总经理助理,从某种关系上来说黄宏生是我的下级,因为他要向我汇报工作。如果当时我不出国,我过得也很不错。但我觉得人生就是要多一些阅历,不在于挣钱多少或者有多成功,最精彩的人生应该是有不同阅历的。不仅要讲究生命的长度,还讲究生活的宽度。所以当时我决定出国。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当你站在一座小山尖上,要到旁边的一座高山上去的话,你必须先向下走,所以你要经历一次从头开始。在硅谷,我们创办的NetScreen公司成功以后,我们把公司卖了,我回国做风险投资,也是从头开始。我在国内做风险投资已经不是最先的了,很多人早已开始做,我们很难一下子超越;而且我又有那么多功名在前面,如果做不好,会不会把一生的功名都毁掉?别人就会说:“邓锋原来你挺成功的,但你做风险投资不行。”这是很有可能的。在中国做风险投资,很多比我年轻的人甚至比我更早开始做,我可能是有一点携着过去的虚名。但只有虚名是不起作用的,到现在为止,邓锋投资能不能投好,现在还不好说呢。也许做着做着,发现自己做这个还是不行,到那时候又该干什么?

你要干一件不同的事,就要从现在的山上下来,踏踏实实地往前走。你怎么看待你人生中不同阶段取得的成就?下一步怎么走?——这一点我可能跟别人也不太一样。过去的那些我都愿意forget(忘记),放弃过去的,从头开始。当然这是因为我自信,我觉得自己够聪明、够勤奋,剩下就是运气了。

每个人都会有运气的,每个人面前都有一道命运之门。我们都应该像阿里巴巴一样,不停地喊芝麻开门、芝麻开门。你要够勤奋、不能偷懒,因为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开。如果门开了的时候,你在睡觉或者上厕所,那就倒霉了,可能门开了以后咣的一声又关上了。

不是一个人的运气好不好,而是运气来的时候你能不能抓得住。如果你够聪明、够勤奋,然后又坚持,运气来的时候你抓得住,那就行;抓不住,那就不行。只要上帝是公平的话,大家都会有一份运气,只要我能抓住这个运气,我一样可以成功。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看待失败。我觉得:即便失败了我也无所谓,因为这也是一个阅历。为什么说失败了也无所谓呢?并不是说失败是一好事,因为最为宝贵的是你经历过这件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fate命运、自己的destiny天数),这种destiny实际上并不是完全由自己控制和掌握的。你这样想以后,你就可以很轻松地去看这个世界,你不会说:哎呀,我怎么这么笨,我怎么成功不了啊?只要你努力、勤奋,相信自己的能力,也相信做事做成是有运气的,那么如果没有成功,就是因为运气不如别人。 

问:我们青年人想要成功的话,要怎么做准备呢?

答:我觉得,首先要有理想,要脚踏实地,有集体主义观念。

但最关键的、最重要的是你的世界观,你要有一个正确的value system(价值体系)。Value system包括你的胸怀,你是不是勇于牺牲,你是不是勇于承担责任,你是不是公正,你的成功能不能与人分享;还包括leadership(领导才能)和global vision(全球视野),而这些品质都是相关联的。你的路是越走越宽,还是越走越窄?你的成功不一定是在20多岁,可以是在40多岁的时候,也可以是在50多岁的时候。如果现在你的路是越走越宽,到时候你会发现前面的路会无穷宽。为什么要关心你的value system?如果你的朋友越来越多,当你发现大家都在帮助你的时候,你的事情就好办了,而你的朋友会帮你,就是看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第二就是技能方面,需要学习一些技能。在清华的时候,我学到了三件事:第一是知识,知识其实在这三者当中是最没用的;第二是做事的方法;第三个是为人,为人就是包括我刚才讲的value system,还有一个就是interpersonal skill(人际技巧)。Interpersonal skill就是为人处事、跟人打交道的能力,包括你是不是一个很好的listener(倾听者),你能不能很好地说服别人,能够用比较动听的语言耐心地去讲,让别人觉得你是对的,而不是总和别人吵或者强加于别人,这些都是与人交往的skill(技巧),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大学里往往是注重于人的知识,而忽视了人的interpersonal skill

当然,关键还是在于你的素质,不是你的skill(技巧)。 

问:如果要您给VC这个行业描绘一个未来的话,您认为这幅图片会是什么样的?(注:VCVenture Capital的缩写,全称风险投资,根据美国全美风险投资协会的定义,是指由职业金融家投入到新兴的、迅速发展的、有巨大竞争潜力的企业中的一种权益资本。)

答:VC肯定会随着市场变化而变化的,中国过去没有,我也很难说它将来会怎么样。中国从五千年以前就有投资,但方式可能跟现在不同,但投资在中国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会是很好的。做投资可以今天投TMT(注:TMT是电信、媒体和科技三个英文单词的第一个字母的缩写,整合在一起,实际是未来电信、媒体、科技(互联网)。),明天投消费者,后天投新能源。

我觉得做投资的好处是:第一,如果你做好了雪中送炭的话,得到投资的公司会很高兴;第二,你能够帮助别人,你自己很高兴;第三,你给投资你的人赚到了钱,他们也会感到很高兴。无论什么行业,你长期做好了这三件事,就让很多人感到很高兴。我之所以选择投资,就是因为投资是让我感到很高兴的一件事情:既能make money,又能make impact,我还能很高兴。

我看不到在短期内投资这个行业会变差的趋势,而且如果做得好的话,长期都能维持在比较好的状态。所以我还是很正面地看投资这个行业。 

问:可以谈谈您的职业生涯吗?

答:说起来,我的职业生涯是非常运气的。

也许你们觉得四人帮、文化大革命都是比较遥远的事情,还有人说什么我们是被毁掉的一代。但其实我觉得对我而言,赶上了文化大革命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我父母下放,我也跟着下放,经历了很多事情:在农田里干农活,很辛苦;去到干校的时候,没有米饭吃,几百人住一个仓库,住了好几个月,中间根本没有隔墙;后来两家住一个土坯房,生活很辛苦,没有肉吃,没有油;后来吃生猪油拌饭……但也有好的地方,我可以尽情地玩,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比现在的孩子幸福。

非常幸运的是,好事情我都赶上了:该玩也玩了,快乐童年;上大学赶上恢复高考,考上清华;中关村开始搞科技个体户、私营经济的时候,我又在那里弄潮,是第一批村里人;赶上了第一批出国;去到硅谷的时候,正好是硅谷是最热的几年;去Intel公司的时候,因为推出奔腾电脑,Intel公司的股票窜得很高;互联网刚出来,我正好在硅谷创业,不是我去了以后跟着别人创业,而是我刚刚开始创业,硅谷就开始热起来了,(笑)可能是我把他们带热的吧;到9·11的时候,我们的公司不仅没受影响,而且还做得很好;后来中国热起来,我又已经回国了;投资一热,我又已经在干投资……我每个点都踩对了,这是很运气的事情。

那我是不是跟着别人的呢?基本上说我每次都不是跟着别人。无论如何,我都是很有节奏的,这么看来,当时我还是有些plan(计划),要是完全没有plan的话,每个点也不可能踩得这么准。 

问:您放弃了Netscreen而回国创业,也是因为有一个长久的Plan

答:everything每一件事),你要见好就收英文叫ending with a high noteNetscreen当时卖了一个非常好的价钱,42亿美元。这样我才有机会,实现我另外的道路。还是回到我前边说的,人其实要多一些经历,而不一定要只做一件事。 

问:您赶上了第一批中关村创业、第一批出国、在硅谷创下突出业绩,您的这种超前眼光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答:学工科的大学生,不能只用工程的思维去看待一些问题,而要用市场的眼光来看待问题。实际上一个企业的成功不是靠拥有一个技术,而是靠了解客户的需求,了解市场的需求。很多学工科的同学,只强调技术、技能,但是只会编程是不够的,一般创业不能从技术到产品再到市场,而应该从客户到市场到产品到技术。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管理才能,包括项目管理和人的管理。小的方面,是project manage(项目管理)对事情的管理能力;大的方面,是领导人的能力。我们做风险投资,不是投资一个项目,而是投资一家公司,投资一群人。换句话说,对于项目,一个公司可能今天有一个,明天有三个,后天有十个,产品也是会变的;但是我们投资的是一个公司,这个公司可能会有不同的项目,有很多产品,而且产品的方向也会变,但我们希望这些人和企业文化能持久,而对于一个organization(组织),领导人很重要,他能感召有不同才能的人在一起工作,这就需要管理才能。 

问:在学校里的大学生如何去接触市场呢?

答:其实很多东西是mind -set(想法),观念的问题。当你看到一件事情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商机?可以尝试每天去做一些脑力训练,比如说,当你看到别人在做一件事情时候,你有没有设想一下在校园里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咱们每天在生活中都能接触到汇率、税率、利率和通货膨胀率,学经济的学生有没有认真想过,这四个概念之间是什么关系? 

问:可以告诉我们您不同阶段的理想各是什么吗?

答:人是要有理想的,理想就是你有一些想做的事,但这些事不能太实际,要高于现实生活,这些就是你要追求的目标和理想。

“水木年华”的主唱卢庚戌小时候的理想是想唱歌。他爱唱歌,但他的音域只有一个八度,他到哪儿去基本都被拒绝:“你就算了吧,就你这样还唱歌哪!”但他很执着,去拜不同的老师学唱歌,现在他可以唱到三个八度。我就觉得奇怪:“难道音域是可以练出来的?骑自行车你可以从不会到会,跑步你可以从慢到快,但是我觉得声带是天生的。”卢庚戌说:“声带实际上是可以练出来,而且练声带也不是很痛苦的事情。”一开始老师就教他学猫叫、学狗叫,什么动物叫都学,特难听,但最后就练出来了。如果你没有这个理想,不去追求它,你根本就不知道有些事情是可以改变的。

我年轻的时候的理想,首先是能够经济独立,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然后还有一些报国的理想。当然还是要先治家,然后才能平天下,所以年轻时候的理想更着重在追求自己的幸福,包括财富、事业、家庭。

后来的理想是做一些既有意思、又有意义的事情,包括对community(社区)、society(社会)有帮助的事情,像我现在在欧美同学会、清华企业家协会(TEEC)、清华大学基金会这些团体都担任职务,实际上也是在做有意义的事情。

回国以后我在学生群体中做了几个项目。第一个项目是leadership training camp(领导力训练营),这个项目是把清华大学每一届的学生会主席(包括校学生会主席、校团委书记、29个院系的学生会主席和团委书记)组织起来,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进行两年的培训。除了定期邀请成功校友、企业家、政府官员做论坛和交流之外,还提供两次外出交流的机会,第一年去大西北,第二年是出国或者去港澳台。这个项目是很有意义的,这个团体是一个非常powerful(有权威的)的团体,每个人在他的院系都有很大的影响力,这些人是精英中的精英,给他们提供一个平台来开拓眼界,培养领导能力。

第二个项目是组织美国前七所商学院HarvardMITWhartonStanfordColumbiaChicagoNorthwestern这七所大学的商学院的中国留学生搞了个活动。针对那些在中国大陆出生长大、有产业经验、在美国读MBA的学生本来是准备组织20-25结果有250人报名最后选定了45,活动办得非常成功。今年也准备继续搞。这也是一个精英的培养计划。我们培养的这些人将来回国不是做创业,就是做创投,也是我的同行。这也是一个非常非常powerful的群体,他们之间会建立非常紧密的bond(结合),而且他们会和我建立紧密的联系。(笑)最大的受益者是我,且不说别的,如果二三十年后,我活不下去了,谁不能帮我一下呢?

第三个项目是清华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人才引进与研究生出国参加国际会议基金”,支持引进年轻学者和资助在国际会议上发表论文的清华大学信息学院学生出国参加学术会议。我们做了一个review(回访),这个项目资助的学生中超过90%的人是第一次出国,他们非常感激这一次出国的机会。因为对他的影响不仅是发表一篇论文,而是整个人生观和眼界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一次出国,他可以拿着自己的paper(文章)跟平常只能崇拜的国际顶尖人物面对面地进行交谈,这一次交流就象面试一样,有些学生后来就直接去到Stanford、Yale这些世界上最好的大学念书,而且他的托福、GRE不用考那么高分。很多人说:“这实际上是改变了我的一生。”

每个项目我都是要先做十年,然后再看。

做慈善事业是有很多不同做法的,我当然也可以建希望小学,但是建希望小学的话,山西开煤矿的企业家也能做,我未必能比他做得好。我为什么选择现在这些慈善项目呢?首先,我希望能选择一个点长期、深入地做下去,第二,除了钱以外,我还能利用更多的资源和优势。做现在的项目,我可以利用我在清华大学的资源,利用我过去在美国的经验,这些项目我肯定比在山西开煤矿的企业家做得好。

我做的这些program(项目)目的是帮助培养中国各行各业未来的领袖,培养他们三个素质:第一是帮助他们了解中国国情,第二是培养他们的global vision,第三就是培养他们的leadership

我还常常在想,如果胡锦涛和布什在五十年前是大学同学的话,这个世界会不会比现在更安全一些?我们两个国家哪怕不是志同道合,至少不会有很多误判。如果现在可以把中国的next generation leader(下一代领袖)和美国next generation leader放在一起的话这会对未来产生多大的影响?把各个国家的精英青年联合到一起的话,我们的世界将拥有美好的未来。

理想、踏实、集体主义……这一个个字眼,是如此的熟悉,但当你意识到它们渗透在邓锋每一段传奇历程中时,又不由得开始对这些词语的涵义产生了新的理解。在谈到青年如何成功时,邓锋难掩对青年一代的期喜。

邓锋顺遂的经历背后,透析着理想的锋芒、选择的智慧,以及对大时代的淡定把握。海到无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志存高远,又脚踏实地,这就是邓锋。

希望这篇访谈能给正在成长的青年人以启迪。

北极光创投邓峰:“塑造清华创业新时代”编辑本段回目录



邓锋

创业就要全心投入

我当初创业其实挺辛苦的。当初宋军讲“偷偷的创业”,不是说假话,若是让导师和学校知道我在创业,我就不能毕业了。那时不能说是创业,最早叫做勤工俭学。那时在中国“企业家”这个词不同于美国,美国的企业家在中国应该叫创业家。我们的企业家是国企老总,基本是政治官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今天不一样,我们讲塑造创业时代,中国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最美好的创业时代。我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的。因为我在硅谷生活十几年,硅谷是全世界创新创业的中心,在那你是工程师,没有钱没有背景,不用拼爹就有好的创意,有拼搏精神,能力很强,就能够成功。而中国的今天也是这样的。

我在清华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今天所在地方是何处?那时的这里还在校门外面,是农田和苗圃,在这附近有一棵孤傲的松树。25年前,也就是1987年,我开始创业。当时我在一个公司里做勤工俭学,冬天我每天从清华东门骑车到人大,都能看见那棵迎客松。1988年春节我在清华已经开始当小工头了,除了自己做以外,还找了几个86级的本科生(我是1985级的辅导员)。当时与我共事的一个同学(今天的中国电子协会的会长)家住新疆,坐火车要三天才能到家。寒假的时候他选择坐飞机回家,我问他怎么不坐火车回去?飞机很贵的。他说:“我在这里工作一天赚一百元,买飞机票可以让我多工作几天,回家的路上还能舒服一点。”那个时候是1988年,我在2号楼租了三间房,中间是我自己住,并用于办沙龙或召集同学聊天,另外两间房做实验室。1988年大年初二那一天,学校里一个人没有,我就在那里一个人干活,当时真的是自己特想干,在家里待不住。我父母做了很多菜给我送过来,我就在这里边干活边度过了春节。

还有一件事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1989年“六四”以后,有传言说军队要进驻学校,所有学生撤出学校。我并不知道这个事,一直待在楼里写程序做实验,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夜里两点当我出来时才发现楼里一个人也没有,后来发现整个学校几乎都空了。当时在清华2号楼创业的我充满激情,全身心投入在自己的工作中,可谓“两耳不闻窗外事”。

我在硅谷创业的时候不在乎公司做多大,我们的产品卖到100多个国家去,销售额四十几亿美金,我们的产品从增量到存量市场占有率一直保持最高。几十年以后再看,我们就会发现,全世界最高端的信息安全产品不是由美国人或者以色列人做出来的,而是由我们几个在海外的中国清华大学学生做出来的。

一辈子的朋友

创业带给我的第二个重要感悟就是当年的同事都成了我一生的朋友。上个星期一家公司被卖掉,一家公司上市。还有一家公司马上上市,招股说明书已经发了,还有两家公司在明年会上。公司一波一波地发展,兴败荣衰,然而到你六七十岁安享晚年的时候,最幸福的事就是和一帮知心朋友坐在一起,聊聊当年,喝喝美酒,讲讲当年一起冲锋陷阵、用进取之心打败强敌的光荣历史,这真的是很幸福的事。那时和我一起创业的学弟学妹也与我一起坚守了很长时间。

1988年举行了第一届全国挑战杯,研二的我获得了挑战杯冠军。1989年我和吴单侧获得了清华大学挑战杯一等奖。到硅谷以后,突然有一天吴单侧把自己的名字改为盛田建。他找到我说要辞职,他说我的生活不能这么过,要去旅游。从那以后的十几年他都没有再工作,没有钱的时候就做股票赚钱,现在居住在关岛。我们两个后来很少联系,但每年我过生日都会收到他的祝贺电话或者邮件。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每年我过生日给我打电话或者发电子邮件,祝贺我生日,我们两个很少联系。就过了很多年我都没有问过他的生日,他从来没有间断过给我祝贺生日,我却从未记得过他的生日。我们创业时候建立的情谊是一辈子的情谊,与我们是否在一起无关,与我们是否共事无关。我们至今的友谊是创业带给我的人生当中最宝贵的东西。

硅谷领先的原因

九十年代全世界高科技企业工程师发财的地方,几乎都在硅谷。在过去几十年当中,世界五百强中绝大多数高科技公司的背后都是这种创新创业,且都是从硅谷走出来。六七十年代做芯片的Internet、AMB也都是在硅谷的公司。半导体时代之后又兴起了PC、微软,硅谷的一家风险投资投了微软。苹果也是在硅谷,我住的地方离乔布斯住的地方很近,他去世的时候我还带着小孩去他家凭吊。苹果从兴到落又复兴的过程,是硅谷每天都能看到活生生的例子。八十年代开始出现思科,斯坦福大学两位教授出来创业思科。后来九十年代出了很多互联网的公司,比如雅虎、Google,还有5月7号上市的Facebook。我也很有幸我通过一个基金参与了Facebook的第一次投资。2004年以1亿美金估值进入,今天是1000亿美金。

对做投资的人来说,亏了就亏了,投的时候就说怎么当时没多投点啊?投资是世界上永远都让人有遗憾的一个行业。硅谷不是没经历过低谷,我在洛杉矶上学时在硅谷找不到工作,2002年互联网泡沫破裂以后,硅谷很惨,那么多公司都不行。但硅谷每一次都能重生,经历了低谷之后,都能再起来。最新的东西出来了,总是硅谷在前面领先。

这就是为什么Facebook的创始人说我一定要在硅谷创业,硅谷的创业环境是全世界最好的。为什么硅谷这么多年一直保持领先,并且越来越领先?九十年代的时候在美国的圣地亚哥等地以及其他国家也想学习硅谷,但是都无法超越硅谷。每一次新的科技浪潮到来的时候,硅谷总是又在前面,包括生命科学、清洁能源。真的很值得大家研究。

我认为,首先硅谷有聚集、吸引和留住人才的能力。它能把全世界的人才吸引过来。那个地方生活成本很高,房价也不便宜(当然比中国房价便宜),劳动力成本很高,但它就是能吸取全世界的人才。硅谷又叫IC,中国和印度的优秀的人都跑到那里去了,因为那里真的是能够实现梦想的地方。

我第一次拿到的offer分别来自高通和Intel,我最后去了Intel。高通那个时候只有七百人,是非常好的公司。但我选择Intel的原因是因为它在硅谷,我就是被硅谷吸引了。

第二,硅谷能聚集大量的风险投资。那个地方聚集了几百亿上千亿美元,风投资金是早期创业不可或缺的,没有风险投资就没有硅谷,风投资金就是硅谷成功的原因。刚才说的高科技公司,没有一家背后没有风险投资支持。可以说没有硅谷就没有美国蓬勃发展的风险投资业。风险投资家大多数做企业成功以后都回去做投资,他们对于企业的成长有丰富的经验,他们可以帮助新的创业家进行创业,这真的是一代带着一代。我自己也是深受硅谷风险投资的帮助,我自己的公司如果没有风险投资的帮助,就不可能在上市的那个季度扭亏为盈。上市之前我们融了8800万美金,是风险投资支持着我们把钱继续大量投入在科技上,建立非常强的竞争优势,从而使得我们保持可持续发展,具有核心竞争力。资金的聚集很重要,它是一个公司发展的关键。

同时,硅谷有很好的商业环境,各个企业,包括当地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买芯片的供应商之间,都是互惠互利的良好合作关系。我对我的第一个律师说,我们没有钱,他说等你融资以后再给我钱。我们从而建立了一个很好的合作关系。最后这个律师带我们上市,我们一个公司又把别的公司带上市。这个律师有长远的眼光,先不要钱,成功以后再分享果实,做不好就算了。律师和会计师都敢冒险,整个商业环境就不一样了。

公司小能不能赊帐?在硅谷可以,我们需要成千上万的天使投资人,中国创业要做好,得需要150万个天使投资人来帮助创业中的企业。我第一笔钱来自于12个天使投资人,总共拿到一百万,投资人分别来自于加拿大、美国、日本、台湾、新加坡、韩国,可以组成一个联合国了。每个人虽不知道我们能做什么,但都愿意出点钱帮助我们。大家对创业的支持能够营造很好的商业环境。

硅谷还有其特殊的文化,就是支持或者鼓励人们敢于挑战权威,敢于创新,不怕失败。如果你的背上有一个失败的伤疤,证明你是一个合格的创业家。当然看你怎么失败?连续失败好几次,可能是命运不好,人家可能不投你。如果失败一两次在投资人眼里看是很平常的事情。

在硅谷的文化基因中充满了创新的胆量,敢于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不去拷贝别人的。有一个公司做了不到两年,有13个员工,最后facebook用10亿美金把它买了下来。这是一个很合理的价钱,绝不压榨,不会说我等到最后再把你干掉,硅谷的文化是不一样的。

中国的创业时代已经到来

硅谷既然这么好,可为什么我说中国进入了最好的创新创业时代?我发现中国和我六年前刚回来时大不一样,与我离开中国的时候更是天壤之别。单说人才的聚集,中国聚集人才的速度比当年硅谷都要快。我们有成长中的本土企业家,也有自己的互联网产品如腾讯、百度、阿里巴巴。Google、Internet、微软有很多的创业创新人才,而我们有大量海归人才回到中国来创业。大部分在硅谷的中国人才,在海外待不了多久时间就会回到中国来创业。

在中国的长三角、珠三角以及北京,人才聚集速度非常非常快。而且很多人才具有丰富的创业经验,在我参加的千人计划、各地的千人计划以及无锡的530计划中,那些人才都是带着丰富的创业经验回来的。

我昨天参加李源潮部长一个“千人计划座谈会”,了解到十一五的时候,全国只有一个丁博士制出了唯一的1.1类的新药,因为这个新药相当于中国的原子弹,在他的产品发布会上,中组部、卫生部去了部长级领导。

再看“十二五”,至少有五六个1.1类的新药被研制出来。我们的医药行业蓬勃发展,艾滋病、糖尿病领域研制出了很多1.1类的新药,这都是不得了的事。美国的大药厂投资十几亿美金才能研制一个新药。中国大概用1/10的成本就可以研制出一种新药。这种创业的机会,只有在中国今天才能有。相比之下硅谷,虽然我说现在硅谷的创业很热,但是在很多地方都不如中国,比如清洁科技。硅谷没有办法发展清洁科技,因为美国没有制造业的基础,它的制造业已经搬到亚洲、东南亚、中国了。没有制造业的基础,清洁科技就无法发展,因为所有技术都是实验室技术,却没有生产线实践。而在中国则有很大的空间发展清洁科技。我们制造业的技术,我们人才的聚集速度,我们的交通和通讯的发达,迅速地赶上甚至在某些地方已经超过了美国。

风投热的冷思考

2005年我回国做风险投资的时候还是牛刀初试,虽然当时在做IDG,但2004、2005年才开始做真正的风险投资。我们受硅谷影响很大。最早外资都是美国的LP,采用美国的风险投资做法。七年以后,今天中国的风险投资不一样了,每年往前走的速度至少是美国的三倍。我们现在至少是美国九十年代中期的水平。2009年以后,人民币基金发展速度变化非常快,这种基金积累速度甚至已经过热了。你跟人一聊,干嘛呢?不管过去干嘛,现在都是在做投资。但是对创业来说,真是一个好事。不是说你拿钱一定很容易,至少相对过去根本没有钱的窘境,今天可以有这么多的风险投资,这个情况真的不一样了。

我们还缺的是商业环境,缺的是公平竞争的环境。国进民退,对中小企业真的不利。在这个存款是负利的时代,借款20%的利息,对我们做股权投资是很好的机会。还有一些不公平的竞争,导致我们的知识产权受到损害,但发展的方向还是好的。视频行业为什么一下发展起来?就是因为视频知识产权得到了保护。我是非常正面的看待整个知识产权保护,我们一直呼吁,中国要重视的不仅仅是知识产权,更是对产权的保护。

我觉得美国的国策很好。其中一项是美国国家对财产产权的保护以及对私人产权的保护,这是几百年以来最重要的。全美国国家精神之一就是他的企业家精神。我很赞成我们搞这个,一个国家要不断的创新,不断的开拓,这个国家才会永远的保持年轻。同时要对财产做出保护措施,如果没有这种保护的话,是没有人愿意长期做这个事情的,做差不多就走了。

我看到中国今天有一些变化,例如我们开始认可失败了,虽然确实和硅谷没有办法比,但我们的教育也在改革,教育下一代正视失败。你做创业需要不惧风险的精神,可能要允许鼓励创新,鼓励不拷贝别人,同时不惧失败。中国在很多地方,比如IT行业、互联网行业,还是需要向美国学习,学习他们甘冒风险的精神。但是我们不必悲观,中国的无线互联网行业以及其他一些行业已经走到世界先进前列,包括我们自己投的几家公司,这是破坏型的创新。

从几个大的方面看,我们这些人包括创业的人、投资的人很幸运。今后的几十年可能是真正的创业创新前所未有的好时代、好年代。

创业企业家的特质

我们将来怎么能成功?怎么能创业?应该注意点什么?优秀的企业家应该有什么样的素质?在学校的时候就要开始培养自己的创业素质,为创业做准备。但即便具备所谓的企业家素质也不一定能成功,它有很多方面的因素。我投资企业的时候,经常看短板有多短,某种程度可能看长板有多长。最后再看看这个企业的其他优点,就把其他的缺点看的不那么重要了。

我是把知道的一些企业家综合起来,在他们身上有一些综合素质,其中有一点对我们很重要,就是要有敏锐的商业嗅觉。可能在座的都会有很好的技术,学的都是科技,但是做创业,最重要的是你对商业的敏感度,对市场的敏感度。你能不能闻到这个行业中商业契机的味儿,对于你的创业极其重要。苹果、IBM、Dos的发展都离不开企业家敏锐的商业嗅觉,商业嗅觉是优秀创业家需要做的素质。而你的商业嗅觉来自于平时对这些东西的了解,而了解来自于不懈的观察和好奇心。去一个甜品店,琢磨甜品定价多少?这个在于观察。去一个品牌店,想想这个品牌和哪一个品牌类似?定位差别在哪里?能不能成功?设在一线还是二线城市?很多地方都需要观察和了解,需要保持好奇心,这样对市场就能有逐渐的了解。对市场了解以后,就能发现缝隙。这种思维方式,是做创业最好的思维方式,它是对于市场的了解,从而由市场走向技术。

第二个企业家素质——快速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在今天的市场上充满了“快公司”。“快”是做小公司致胜的法宝。不是收入增加快,而是决策速度快、反馈速度快。是不是等到数据收集全了再做决定?不行。快是整个公司快起来,首先需要CEO快速学习,到了新的环境快速适应。

当初2000年美国互联网泡沫破裂时候,我们迅速转行做企业,整个公司在一个季度中基本完成转型。转型成功需要公司对环境的快速适应能力和CEO的快速学习能力。CEO今天是一个工程师,并不是说工程师不能做企业,而是说你要比公司成长得更快,要很快学会怎么从工程师变成企业家,怎么理财,怎么做营销,怎么做品牌。我相信很多成功的企业家,他们能够比别人学的快,比公司成长得更快。所以要求企业家要有快速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这对企业家的成功是至关重要的。

第三个企业家素质——“不安分”。做企业家的人都是一些不太安分的人,对现在的事总是不很满意,找机会做新的事。冒险精神的背后就是不怕失败。企业家的素质就是不安于现状,想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比如,企业家和做审计财务人,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我们不是提倡所有人都去创业,大家创业之前要审视自己有没有这种素质,是不是敢于冒险,是否能够直面失败、摔倒再重来。

第四个企业家素质——良好的人际沟通能力。做企业家需要有良好的人际沟通能力。做企业开始是做事,大了以后,是管人。从管事变成管人,需要很好的人际沟通能力。小公司发展是靠智商,大公司发展是靠情商,你得能够跟人沟通,能够做很好的倾听者,也能够通过沟通说服别人。

经常看到企业家跟我们讲了半天却无法让我们理解他的意思,听不懂他的话。其实一个好的企业家与人沟通,会想尽办法让听者听懂他的意思。良好的沟通能力,不光是做企业家的人需要,做任何工作的人都需要。带团队没有沟通能力是不行的。柳传志讲三件事,搭班子,定战略,带团队,基本都是和人才相关,也需要沟通。

第五个企业家素质——会做人。做企业也是做人,要有正确的价值观和价值体系。做成一件事可能不需要正确的价值体系,但是要做成受人尊敬的企业,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是不行的。招股说明书上写过一句话,叫做“我不作恶”,这一点很重要。我很欣赏那些不管做的多大,都能坚守道德底线和正确价值观的企业。什么是正确的价值观?我觉得,首先是有一个超越金钱回报的理想。理想是长久的,是终生的。这种理想不一定是对国家民族作出巨大贡献的理想,它也可以是对自己所做之事的纯粹的喜欢。能从自己的劳动中得到快乐和满足,就足够了。

乔布斯的理想是要做到极致,这是他的毕生追求,这个追求是高于金钱回报的。乔布斯住了三十年的房子还不如我们家好,因为他脑中所想的绝不是赚了多少钱,他的精神境界已经超过了这个。

第六个企业家素质——有很强的责任感。责任感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随着企业增长逐渐增强的。最开始只是对自己要负责,对家庭要负责;随着你手下员工的增多,你就要对他们负责任;后来有了投资人,你也要对投资人负责任;同时,你对客户也有责任,对供应链,包括周围的社会都有责任……负责任的企业家都是有理想的企业家,他们一定能在困难的时候坚持住。做企业有的时候靠能力,有的时候靠运气,有的时候靠信念和责任。你的能力总有限,你也不知道自己的运气是否永远都好,因而遇到困难的时候你就要靠信念和责任心来支撑自己走下去。

第七个企业家素质——宽广的胸怀。有了宽广的胸怀,受了委屈可以忍受,受了误会可以原谅,犯了错误勇于承认,成功以后可以和别人分享,别人失败也可以不加嘲笑。这些都是具有宽阔胸怀的人才能有的。一个企业家要有这种能够装下整个企业的宽广胸怀才能把企业做大。

最后讲一点,我很希望我们企业家能有人文情怀,有真正的大爱。只有如此,才能对你的同事、投资人、顾客做到诚信不欺,坚守自己的道德底线。我看到中国有很多没有道德的企业家,而我们开办清华企业家协会的目的就是塑造正确的成功价值体系,弘扬商业伦理道德。如果我们清华同学将来创业成功,一定要成为受人尊重的企业家。一个企业是否成功,不在于企业规模有多大,有多少顾客,产值和利润有多少,而在于这个企业的顾客是否满意,员工是否幸福,投资人是否开心,企业在社会上是否受到尊敬……如果做到了这些方面,那么不管你做什么样的企业,哪怕只是一个小的咖啡馆,都会获得成功

主要业绩编辑本段回目录

邓峰,获得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和美国南加州大学计算机工程学硕士学位,拥有三项美国专利。1997年,邓峰及其团队成立了NetScreen公司,并使之成为全球领先的网络安全设备供应商,邓峰也因此荣获了全美极富声望的“2002年美国北加州科技企业家年度奖”。

一本书改变了命运

  做为一家市值15亿美元上市公司的创始人,邓峰颇具传奇色彩的创业经历让人目眩。但是让邓峰引以为豪的并不是创立NetScreen公司,而是他在清华大学求学的经历。邓峰说,自己一生中做得最对的一件事就是在清华读书。

  1986年大学毕业前夕,对硅谷似懂非懂、不知“美国北加州科技企业家年度奖”为何物的邓峰偶然拿到了一本介绍硅谷创业的书,书中介绍了惠普、苹果、Oracle、思科等大牌公司的创业历程。邓峰顾不上吃饭、睡觉,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从那时起,创业的梦想种在了邓峰心里。事实上,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邓峰一直都在寻找创业的机会,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NetScreen只是尝试成功的一个。非常巧合的是,1986年正是“美国北加州科技企业家年度奖”设立的第一年。谁成想,16年后的邓峰便和NetScreen的另一创始人柯岩(邓峰在清华大学同宿舍的舍友)获得了这项大奖。邓峰回忆说,是那本好书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学生时期的邓峰并不“循规蹈矩”,那时的他就搞起了科技咨询,当起了科技个体户。1988年,已经在清华读研究生的他在校园里租了三间房,成立了一个实验室,带领着一帮学生,当起了小老板。他在中关村接到各种各样的项目,带领学生一起攻克,很快就小有名气。当时邓峰还领导着清华大学的电子学会,在全国第一届挑战杯中获奖的清华项目全部出自电子学会。当年动手做实验的经历培养了邓峰解决问题的能力,也为他在美国硅谷创业打下了坚实的实验基础。

  研究生毕业后的邓峰很快就在先锋公司找到了位置,准备大干一场。那时的他并不准备出国,他觉得当时正是创业的好时机。即使后来因为女友的原因决定出国他也是想着学习两年后再回国创业。

海外创业成功

  出国后,创业的梦想不时地浮上邓峰心头,此时的他已经在英特尔公司过着“金白领”的生活了。邓峰是那种将“长期的宏伟目标”和“当前的脚踏实地”结合得很好的人。在英特尔期间,邓峰开始认真学习大公司的管理体制。这让他受益匪浅。

  当时英特尔已经认识到网络安全将是影响未来网络应用的重大问题,但却找不到有效的解决办法。竟然有英特尔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件事本身引起了邓峰的注意。他开始与好友们商议成立安全公司的事情。这时邓峰已经在英特尔公司工作了四年,按照英特尔的惯例,工作五年,员工将获得一大笔期权。一边是大把大把的股票、期权和垂手可得的安逸生活,一边是不可预知的创业艰辛,而此时邓峰需要供养一幢房子、一个孩子和一个读书的妻子。于是,他采取了一个折衷的做法,先不辞职。

  邓峰等人对网络安全的设想很快被一位投资中间人看好,但却迟迟没有回应。半年后,邓峰发现这个中间人已经自己成立了一家安全公司并获得了风险投资,后来这家公司被北电网络收购了。这成为邓峰创业历程中的一个插曲,并最终促使邓峰等三人下定决心辞职创业。

  这段插曲也让邓峰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从别人那里掏钱,首先得自己掏钱。离开英特尔后,他向朋友借了一笔钱,投身到新公司的经营当中。两周后,NetScreen拿到了1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三个月后,又拿到了100万美元。给NetScreen出资的都是当年投资思科、苹果、雅虎、Oracle的风险投资商。邓锋等人最初的想法是把公司做到一定程度就卖掉,这样后半辈子就衣食无忧了。可NetScreen公司显示的强劲发展势头让邓峰感到意外。ASIC安全芯片与生俱来的速度和效率使NetScreen公司的产品很快就在全球打开了局面,并成为新一代防火墙的标志。邓峰本人也一举拿下有关芯片设计方面的三项专利。在不到6年的时间里,NetScreen已经拥有500多员工,开发了16个产品,在全球设有30个销售办事处,在90多个国家中拥有25万多用户,在全球安全市场中位列思科、Check Point之后,居第三位。

  对于NetScreen的成功,邓峰总结为三点:良好的管理团队、良好的执行能力和良好的满足用户需求的能力。邓峰认为做企业与做人有很大关系,做人需要诚信,做企业更需要诚信,诚信就是确实解决用户的需求问题,NetScreen的成功离不开以用户需求为中心的理念。

  今天的邓峰获得了成功,他十分怀念清华校园八人一间的学生宿舍和与书为伴的青春时光。近日,他专程来到清华大学,捐赠自己公司生产的NetScreen-5200安全设备,以这种独特方式回报哺育自己成材的母校,同时以解自己的“清华情结”。

北极光邓峰:谈开心与红孩子的失落编辑本段回目录

锋清楚地记得,他回国初期,所有人都问他:你怎么能把你自己的公司卖掉啊?

这样的问题在中国的商业生态中并不足奇。邓锋、谢青、柯严——三个留美的清华学生,在1997 年共同成立的网屏(Netscreen),大概是有史以来中国留学生在硅谷创立的最成功的企业。以中国工程师为核心的这个团队,把“网络和安全”两个功能相结合,将复杂的防火墙硬件化,简单化,打造了世界第一的防火墙芯片。

2001 年在“9 · 11” 恐怖袭击的阴影中逆风上市,2004 年以40 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Juniper。但在今天,当年与Netscreen 规模类似的安全公司F5 市值已经翻了几倍,邓锋的伙伴和部下们先后创立的飞塔(Fortinet)、Palo Alto Networks、艾诺威(Aerohive ),山石网科, 每一个都崛起为网络安全领域里显赫的名字。

邓峰(一财网配图)

邓锋总是解释:“首先这不是我的公司,是一家公众公司。网屏是我创立的,但我们创始人只占很小的股份,不像中国创始人那样都绝对控股,我更多的要考虑股东的利益、员工的利益,要站在董事会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

公司在第二年获得红杉投资后,邓峰就退居技术研发职位,将公司的运营、财务交给硅谷的职业经理人。此后遇到公司控制权之争时,美国商业文化中的职业主义精神,最终总能驱散邓锋的创始人情结。2004 年网屏获得好价钱时,他选择了出售。

“做企业要当孩子养,当猪卖,这个孩子不只是创始人的孩子,而是整个家庭——创始人、投资人和员工的一孩子。他们都要赚钱,你不能只顾你自己。”邓锋在讲述时,没有丝毫后悔。

“套了现也得工作。”邓锋的血管里,从来流淌着不安分,他希望有自己的品牌和团队,用投资建立影响力,“起初我想用一半时间做天使投资人,其余时间在国内做一个智库,利用自己在美国的资源优势,帮助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向国际化。”从2001 年开始,他做了美国风投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并个人投资了中文在线、神州亿品等企业,以及后来上市的展讯通信,“我喜欢投资。最早是帮我的朋友,后来是帮助有理想的企业家,慢慢就发现自己思维有前进,看到一个概念慢慢生长,最后产品被人使用,很有意思。”

在美国投资界看来,邓锋拥有做投资的一切先决条件:创业成功的他获得了财务独立,享有很高的声望;在硅谷,他创立华源科技协会,汇聚北美华人中最成功的一批创业英雄,在北京,他创立清华企业家协会(TEEC),拥有广泛的校友资源;他的个人背景符合沙丘路青睐的“半导体—电脑—网络设备—互联网”的清晰脉络。

如今坐在他的第二个创业公司——北极光创投的位于华贸中心32 楼的办公室里,身材高大的邓锋小口啜着咖啡,略带倦容,他刚刚结束持续一周的年度有限合伙人大会回到北京。没有风投大佬常见的自负,邓锋挂在嘴边的是:未来怎么走我也不知道。他相信中国风投业的分化时代已经来到,“在中国做投资,不指望出现美国那样,做一个Facebook,成就美国历史上最好的回报,今后十年不愁的案例。在中国,要抓住那些小的成功,才能生存。”

在邓锋归来的2005 年时的中国,风险投资正风起云涌。但邓锋并不急,成立北极光后,他先和柯严、朱敏几个老朋友用自己的钱做了一个投资基金。2006 年初开始和美国的LP 沟通,其中包括美国顶级投资机构NEA 和Greylock Partners,成功募集了第一期基金。

虽然遭遇过80 后创业者高燃和视频网站Mysee 这样的小波折,但邓锋在他熟悉的世界中屡有斩获:北极光的代表作之一,展讯通信的两位创始人都是他在硅谷就认识的朋友,2002 年邓锋以个人投资进入了展讯,“武平和陈大同两人之前都取得过成功,市场大、团队好、有创新,这是我投资展讯的缘由。”展讯的创始团队与邓锋有着类似的成长经历,武平、陈大同这样描述自己:“都在国外做了十几年,都雄心勃勃地想回来做一番事业。”

创业初期展讯选择了2.5G 市场,软硬件结合、集成单芯片的技术路线。第一份工作在英特尔参与设计芯片的邓锋嗅到了创新技术应用于现存大市场的机遇——这也几乎成为后来北极光投资技术类项目的主线。与邓锋有相似眼光的海归投资人也很快聚拢起来,朱敏的介绍下,NEA 会同另几家机构先后向展讯投入了3,000 万美元。

事实上,北极光初期投资的项目中,有4 个都是和NEA“协同作战”,其中炬力集成、中信医药的成功退出都带来可观的回报。协同作战之余,邓锋也有自己的判断,他长期看好展讯通信,但是担忧MP3芯片制造商炬力集成,两家公司如今的走势印证了他的预言。

这原本是一个美好故事的开头:创业英雄转身成为顶级VC。但来自云端的北极光创投和邓锋遭遇了险恶的中国互联网江湖,中国和美国两个商业世界,比太平洋还宽广的鸿沟,已经让生于斯的北京人邓锋充分意识到这片经济热土背后的暗礁和潜流。

投过Facebook的邓锋,在开心网只有5 万用户的时候就介入了,“非常早期,所以价格并不高”,他认可程序员出身的程炳皓:理性与稳健。但在社交游戏潮起潮落中,稳健让开心网错过了开放平台的窗口期。程炳皓的个性真实反映在决策上:“你让我回过头去说还会不会考虑那么久,我说我还会这么做的。”

开心网的兴衰也让邓锋学到了中国互联网的第一课——巨头垄断。在新浪和腾讯的强势下,邓锋最后选择了“打不过腾讯,就卖给腾讯”,他多少有些无奈,“选择和腾讯合作,因为他们太强势的地位冲击了开心网。中国互联网成功的案例不多,我想很大程度就是因为垄断。”

如果开心网的失利源于垄断,那红孩子则把曾经抱有厚望的邓锋拖入到“风险投资VS. 创始人”的是非漩涡当中。虽然苏宁以6,000 万美元收购,但北极光投资的母婴类垂直电商红孩子却成为“失败典型”被放到放大镜下检查,回报也不如人意。邓锋不愿意责怪创业者,他的失望溢于言表:“红孩子的情况是,公司的创始人和另一个创始人发生纠纷,都来求助我们,最后我们选择了人数多或者CEO 所在的那一方,这怎么能够说是风险资本和创业者的冲突呢?”

对于外界所言风投控制红孩子导致失败的说法,邓锋难得表达出强烈的情绪:“到现在为止,北极光从来没有派出财务总监到下属公司,也从来没有看见哪家风投派出财务人员去控制公司,至少我没见过。”

2012 年上演了诸多投资人和创业家的戏剧性对峙。和许多风投不同,邓锋不愿意把资本方放在受害者的位置,“这还是那个老问题,谁的公司? VC 不能让创业者觉得是为风投打工,但中国的创业者有时连自己的下属都不信任,又怎么能期待风投信任你呢?”

个人与公司账户不分;有些创业者连出纳和会计分离这样基本的财务常识都不知道;技术型的创业者不懂经营。从公司的搭建到人才的搜寻,邓锋都乐于调动风投的资源帮助。可遇到不懂游戏规则的创业者,道德审判取代商业逻辑,让邓锋有些无所适从。

在邓锋看来,如果投资人和企业家之间互相信任,以上的问题皆能迎刃而解。他与美团网王兴的相处模式颇为有趣,这位有些桀骜不驯的着名连环创业者在外人看来很难驾驭。“但我为什么要驾驭他呢?”美团算是北极光的“晚期”项目,当时美团可以进入业内前五,邓锋投美团,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王兴和他的团队,“王兴虽然发散,跳跃,但是他发散的背后有清华训练出来的那种理性和逻辑。”

邓锋看好团购,除了相中O2O 将传统中小企业互联网化的广阔市场外,还有其独特的逻辑:“团购是违反经济规律的——赚钱之道是价格的差异化,而团购则相反。团购实质是获取用户的一个手段,未来的模式一定会变。”获取用户需要计算成本,由此屡遭挫折的连环创业者王兴和邓锋在战略上一拍即合:“不烧钱。”大前提一致时,邓锋愿意给他充分的空间去施展。

邓锋不承认他的工程师气质投射到了北极光的选择,但互联网领域的挫折,让他转变和寻求团队支持。小时候6 次转学的他自认擅长职业生涯的转圜和适应,网屏上市后,眼看公司进入平台期,他躲进办公室做起了GMAT 题目,最后顺利拿到沃顿商学院MBA。

北极光创投要做一个真正的硅谷式风投:集中于“有竞争壁垒”的早期和技术性项目。邓锋大学时代养成每天工作12 个小时以上的习惯,一直保持到投资时代,“我确实喜欢工作,闲下来就觉得难受。” 他从建立各种资源和网络开始,搜寻闪闪发光的公司,而不是等着创业者或财务顾问送到门前。

北极光投资的公司,超过一半是清华校友创立的,可即便是邓锋怀有深情的母校,也常常令他备感挫折,“教授观念没转变,而学生宁愿拿高薪去大公司,也不愿意出来创业。有时我甚至会觉得清华人在企业家群体里很弱势。那些普通高校的学生,倒是有一种什么都不怕的冒险精神。”

邓锋最新的项目是瑞星前研发总经理马杰的网络安全服务公司——“安全宝”,说起安全他的眼神里总闪现光芒,作为前辈,他深知网络安全从来不应该只是安全,而应该是和其他功能相结合,“安全宝代表了趋势:云计算的情况下,大公司会在互联网数据中心(IDC)和硬件领域发力,而小公司应该走把产品服务化的路线,安全的技术壁垒很高,并不是每个中小企业都有能力,这时候就需要有云端的服务提供。”

至今邓锋还保持着对技术趋势的天然敬畏,“云的架构现在还没有成型,会有很多的变化,安全要不要虚拟化,未来怎么走,我不知道。”如同过去一样,邓锋认可的是安全宝这个团队,“他们团队了解中国安全领域的现状,也经过了几次转型,善于根据市场调整。”

很多人都在谈论北极光7 年的转型——从TMT 转入了清洁科技和医药。在邓锋看来这种变化其实一脉相承:“投资的策略都不是一年两年制定的,而是根据长期的趋势:城镇化、中产消费、产业升级和低碳经济,这些都是不会变的,我长期看好,这些是中国独有的、互联网之外经济真正蓬勃的地方。美国的清洁能源投资整个失败了,但中国还有机会。”

北极光投资的不到20 家清洁科技公司,分散在新材料、LED、太阳能、石油服务和先进制造领域。“不能用钱生钱,资本密度要低,大环境不好时能活着,等到大环境好的时候才能起来。”多晶硅和太阳能薄膜,邓锋选了成本低、有技术难度的太阳能薄膜。锂电和钠电他一个都没投资,北极光投资的普能科技押注在钒电上。“锂电就算国家政策继续扶持,又能有多少市场?我愿意冒技术风险,但不愿意冒市场风险。”

1997 年,邓锋和几个朋友在西圣何塞他的新家里第一次“开工”创业,那时是辞去工作,破釜沉舟。7 年以后的2004年,他售出公司,手中握几亿美元。北极光投资到今天也正好7 年,和中国商业环境战斗的邓锋还没有能像上一个7 年那样春风得意。

“我相信我们在推动中国的企业家精神和公司治理,不仅是赚钱,努力赚钱的精神中国已经有了,但敢于冒险、敢于创新的精神还没有。”这位身材高大的投资人疲劳地靠在椅背上,对于曾经点燃过他的“硅谷之火”,邓锋从没有怀疑过。

参考资料编辑本段回目录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邓峰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