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中国——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8591 次
  • 编辑次数: 2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1-10-29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信息社会畅想
信息社会畅想
纸笔书写生存空间
纸笔书写生存空间
法国拒绝数字革命
法国拒绝数字革命
网络公共性与私密性
网络公共性与私密性
网上公共领域
网上公共领域
数字社会可见性
数字社会可见性
屌丝之城
屌丝之城
后工业时代产品
后工业时代产品
哈尔登监狱
哈尔登监狱
数字遗产继承
数字遗产继承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农民工与互联网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中国青年农民工报告:焦躁不安与互联网编辑本段回目录

北京(路透社):中国青年外来工相信工厂能够提供更大幅度的涨薪,同时他们越来越想去争取到它们,有报道表明,在中国出口区域劳工的不安定正蔓延。

The Hong Kong-based China Labour Bulletin, which advocates stronger rights for workers, also said in the report on Tuesday the tens of millions of young migrants from the Chinese countryside are increasingly adept at using the Internet to mobilize.

设在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组织,旨在主张更有力的工人权利,在周二的报告中说,数千万从中国农村来的青年外来工正逐渐熟练通过互联网组织起来。

"Workers now understand that many enterprises are profitable enough to accommodate wage increases, and the workers are now more determined and able to push for those increases," the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said.

“工人现在知道许多企业是有足够利润来支撑工资上涨,而且这些工人现在也更有决心也更能够推动工资上涨,”非政府组织表明。

"Whereas in the past, workers tended to wait for their rights to be violated before taking action, they are now becoming more proactive."

“然而在过去,工人倾向在采取行动之前等着他们的权力被侵犯,他们现在变得越来越积极主动。”

The study is the latest to examine China's "new generation" of increasingly assertive workers from the countryside, who have no desire to return to farms and want to win a foothold in urban society, despite discrimination and high costs.

最新的研究关注中国从农村来渐渐坚定而自信的“新一代”工人们,他们不希望再回到农村,并且想在城市社会赢得一个立足点,哪怕被歧视还有高成本。

"They're not going to go back to the village and add an extra storey to the family farmhouse. They want to build a life for themselves in the city, and to do that they need money," Geoffrey Crothall, a spokesman for China Labour Bulletin, told Reuters TV.

“他们并不打算回到农村,在家里的农舍上再加一层。他们想为他们自己在城市建立生活,这样做他们需要钱。”Geoffrey Crothall,中国劳工通讯的发言人,告诉路透社电视台。

"And that is why you're seeing a lot more strikes and protests in China now because the demands of workers are getting higher and they're more willing to stand up for themselves."

“这就是为什么你现在在中国看见越来越多的罢工和抗议,因为工人们的需求正变得越来越高,而且他们有更强烈坚持自己的意愿。”

In February, Chinese President Hu Jintao singled out migrant workers as one of the challenges to the stability the ruling Communist Party prizes as a key to one-party control and economic growth.

今年四月,中国主席胡锦涛指出农民工问题是稳定共产党统治的一大挑战,也是一党专政和经济增长的关键。

China has about 153 million migrant workers living outside their hometowns, and by 2009, 58.4 percent of them belonged to the "new generation" migrants born in 1980 or after, according to a 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 survey.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调查,截止2009年,中国有1亿5千万外来工人在家乡外谋生活,其中58.4%属于出生80后的“新一代”。

More than 100 million rural Chinese people will settle in towns and cities in the next decade, many of them young migrants who lack old-age and medical insurance in the places they want to call home, China's National Population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said in a report.

根据中国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的一份报告,接下来的十年中,将有超过1亿的农村人口将落户在城镇和城市,他们中有许多是年轻的外来工,他们缺乏当地养老和医疗保险。

"I don't have a definite direction. I work in this factory today and the other tomorrow," Wang Long, a 24-year-old migrant worker in Beijing told Reuters TV. "What can I do if I get old? It will be very bad if I cannot have a formal and stable job when I'm in my thirties. How could I raise my family then?"

“我没有清晰的目标。我今天在这家工厂工作,明天换另外一家。”王龙,一个24岁的北京外来工人对路透社电视台说。“如果我变老了我能做什么?如果我到30多岁的时候还不能有一份正式而稳定的工作,这将是非常坏的事。到那时我怎样负担我的家庭?”

Although migrant workers have often won pay rises in recent years, they feel poorly served by China's official, Communist Party-run trade union, which has often sided with management in factory disputes, the China Labour Bulletin said in the report.

中国劳工通讯在报告中说,尽管最近几年外来工能够赢得工资上升,他们感受到中国政府、国企贸易联盟的服务非常少,这些机构在工厂纠纷中常常偏向管理部门。

Instead, strikes and labor protests have spread through informal channels, with workers often using mobile phones and Internet message sites to coordinate, it added.

报告补充,实际上,随着工人常常使用手机和互联网协调沟通,罢工和工人抗议已经通过信息渠道蔓延。

"They are giving each other in real time updates of their protests, and this has allowed workers' rights groups, lawyers interested in workers' rights, to offer advice, help them push their demands," said Crothall, the Labour Bulletin spokesman, speaking of these digital tools.

谈到信息工具,劳工通讯发言人Crothall说:“他们把抗议信息实时传递给对方,而且工人权利组织也被允许,律师对工人权利组织很感兴趣,给他们提供建议,帮助他们表达他们的要求。”

The China Labour Bulletin report estimates that in 2009 China experienced about 30,000 collective labor protests, and adds there is "certainly no reason to suspect that the number of strikes is decreasing."

中国劳工通讯报告估计2009年中国经历了大约3万件集体劳工抗议,而且“确定没有理由怀疑罢工数量正在增长”

Government-run arbitration and mediation bodies took on more than a million work disputes in 2010, according to the report.

根据这份报告,2010年政府仲裁与中间机构承担了超过100万件劳工纠纷。

In June, migrant workers in far southern China's vast manufacturing belt rioted, trashing government offices, police vehicles and cars before security forces overwhelmed them.

六月,外来工在中国南方大量工厂聚集骚乱,在安全部队镇压他们之前毁坏了政府办公室、警车。

A string of strikes at Japanese-owned vehicle parts makers last year also showed the growing boldness of younger workers.

去年对在华日本汽车零件制造厂的一系列罢工事件也显示了年轻外来工越来越胆大。

A recent survey found that 73 percent of migrant workers were willing to "join a lawful organization" to represent migrants, according to a report from the State Council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er, a high-level think tank in Beijing.

依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北京的一个高水平的智囊团的报告,一个最新的调查发现,73%的外来工愿意“加入一个法律的组织”来代表外来工人。

(Additional reporting by Jimmy Guan in Beijing and Stefanie McIntyre in Hong Kong; Editing by Yoko Nishikawa)

(由JimmyGuan(北京)和StefanieMcintyre(香港)报告;由Yoko(西川)编辑)

港媒:农民工更多地利用互联网维权编辑本段回目录

 香港《南华早报》10月11日文章,原题:焦躁不安的年轻农民工上互联网 一份记录中国出口工业区劳动力状况的报告称,中国的年轻农民工认为,工厂能提供更高的工资,并越来越愿意通过罢工方式达到目的。

  总部位于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周二发布的报告说,数以千万计的年轻农民工越来越习惯利用互联网发动罢工,“工人们更坚定地推动工资上涨。过去,他们倾向于在权益被侵害后采取行动,如今变得越来越积极主动。”

  尽管存在歧视和生活成本高等问题,中国新一代农民工并不愿回到农田,而希望在城市赢得一席之地。该杂志发言人吉奥弗雷·克罗索说:“他们不会回到农村去加盖家里的房子,而希望在城市建设自己的生活,但这需要钱。这就是中国现在为何多发罢工和抗议的原因,工人们的要求越来越高,也更加愿意维护自己的权益。”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中国有1.53亿农民在外打工,其中58.4%属于80后的新一代农民工。中国领导人把农民工称为社会稳定的一个挑战。

  中国政府部门的报告说,未来10年将有1亿农村人口到城镇定居,其中许多是缺乏养老和医疗保险的年轻农民工。北京一名24岁的农民工王龙(音)告诉记者,“我没有明确方向。我如今在这家工厂工作,老了后怎么办?若到30岁还找不到正式和稳定工作,情况会很糟。我将如何养家糊口?”

  罢工和抗议活动通过非官方渠道发动,工人们经常利用手机和互联网进行协调。克罗索说:“他们相互更新抗议的最新进展,这使工人权益组织、律师能提供建议,帮其推动诉求。”周二的报告称,政府仲裁和调解机构去年共受理了100多万起劳动争议。最近一项调查显示,73%的农民工愿意加入代表自身利益的法律组织。▲(伊文译)

农民工作为手机互联网的受众开发研究 编辑本段回目录

  摘要:本文在对广州市农民工进行实证调查的基础上,认为农民工这一群体是手机互联网的现实受众。针对手机互联网在对农民工传播时存在的低满意度、低信任度问题,笔者提出一些解决对策。手机互联网这一媒体要积极寻求与其他媒体的合作,强强联合,创新内容;要进行市场调查,针对农民工所切实需要的信息进行有针对性的内容传播;手机互联网要认识到这一受众群体,完善技术和服务,努力实现“双赢”,既满足农民工这一弱势群体的信息需求,实现社会效益,又挖掘手机互联网的受众空间,实现经济效益。

  关键词:农民工 手机互联网 现实受众 手机媒体

  “媒介即讯息”,在麦克卢汉看来,每一种新媒介的产生都开创了社会生活和社会行为的新方式,媒介是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也是区分不同社会形态的标志。①而手机与互联网的新新媒体联合颠覆了传统信息的传播方式,本身就是有着重大价值和意义的信息。本文把农民工与手机互联网联系起来,来看弱势群体对手机互联网这一新媒介的使用情况,并对如何深度挖掘这一受众群体提出对策。

  一直以来,农民工都被认为是社会的弱势群体,传统媒体“赋予”农民工许多标签,新媒体则把受众资源的开发集中到大学生、白领阶层等社会中高等收入者,而农民工这一被边缘化群体尚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其作为媒体受众的开发是远远不够的。随着手机成为大众化的信息传播媒介,成为个人的必备通信工具,手机媒体这一“最接近性”媒体得到了认可。2010年7月15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在北京发布《第2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6月底,我国手机网民半年内新增4334万,达到2.77亿人,占整体网民的65.9%,手机网民成为拉动中国总体网民规模攀升的主要动力。②

  广州作为全国第三大城市,工业十分发达,每年都会有大量农民工拥入,目前在广东就业的外省农村劳动力占全国同期农村劳动力跨省就业的一半以上,达到51.7%。据第五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广东从外省流入的流动人口有1506万人,占全省总人口8642万人的17.4%。按10%抽样长表数据测算,在这1506万人中约有1370万人来广东就业打工。③因此,本次调查选取广州市农民工作为调查对象,较有代表性。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09级部分研究生于2010年1月开展了此项调查。本次调查以广州市的所有农民工为总体。根据行政区划的资料,广州中心市区有5个辖区:荔湾区、越秀区、海珠区、天河区、白云区,共有97个街道。根据样本总数,在每个辖区的街道中随机抽取两个街道,然后在抽取的街道内进行偶遇抽样调查,每个街道配额35份问卷。本次调查以问卷调查形式组织完成,所有数据使用统计软件SPSS16.0和Excel2003进行处理分析,调查总计派发问卷350份,回收有效问卷312份,有效回收率为89.14%。样本的性别构成比例为男51.9%,女48.1%。

  农民工是手机互联网的现实受众

  手机互联网在农民工中的高普及率。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农民工拥有手机已十分普遍。而手机互联网作为手机媒体的主要应用之一,在农民工中有着较高的普及率。在笔者调查的312位农民工中,有246位使用手机上网,占总人数的78.8%,远远高于手机报的订阅比例53.2%,这表明手机上网已经成为多数农民工的爱好。在使用手机上网的频率方面,51.5%的农民工每天用手机上网多次,这成为他们工作之余的一种娱乐方式,同时也说明农民工是手机互联网的现实受众,需要引起手机互联网这一媒体的重视。

  作为手机互联网现实受众的农民工存在着年龄结构差异。农民工的年龄与是否用手机上网两个变量间是否相关呢?笔者通过交叉分析,得出卡方值X2为13.279,显著性水平P=0.01<0.05,因此,是否用手机上网与农民工的年龄是相关的,农民工使用手机互联网的年龄结构是存在差异的。18~25岁年龄段的农民工中有64.3%使用手机上网,26~30岁年龄段的农民工中有24.9%使用手机上网,而41岁以上的农民工仅有3.7%使用手机上网。可见,在18岁以上的农民工中,年龄越小,用手机上网的人数越多;年龄越大,用手机上网的人数越少。因此,要针对不同年龄的农民工开展有针对性的内容传播。

  手机互联网在对农民工传播中存在的问题

  农民工对手机互联网的低满意度。在调查的312份有效问卷中,有246位受访者正在使用或曾经使用过手机上网,据他们对手机上网的价格、速度、便携性和信息量的评价显示,农民工对手机上网的价格、便携性和信息量皆不太满意,对于手机上网的速度则认为一般,需要加以改善。对于手机上网的价格、速度、便携性和信息量,分别仅有19%、24.1%、9.9%和15.5%的农民工表示满意。农民工最希望手机互联网提供的信息是生活资讯,其次是时事新闻。不同性别的农民工偏好的信息不同,女性农民工非常爱看生活资讯,比例远远大于其他信息。而男性农民工对生活资讯、时事新闻、娱乐方面的信息都比较感兴趣,相对比较均衡。而在手机互联网传播信息最欠缺的方面,37.1%的农民工认为手机互联网提供的招聘信息不足。农民工作为社会弱势群体,其信息需求应引起手机媒体的重视。

  农民工对手机互联网的低信任度。在手机电视、手机网站、手机短信、手机报四种传播形式中,农民工最信任的是手机报,比例为33.4%,其次是手机短信,为32.5%,而手机网站在农民工中的信任度较低,为26.6%。这说明农民工对手机互联网提供的部分信息和网站是持不信任态度的。对于“手机服务有哪些建议和意见”这一开放式问题,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手机业务具有收费高、垃圾信息太多、网速太慢等问题,可见,目前农民工认为手机互联网总体上处于“一般”水平,有待进一步提升。同时,对手机上网状况“比较满意”、“非常满意”的农民工也有一定的数量,说明手机互联网作为一个还不成熟的事物,具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农民工作为手机互联网的受众开发

  农民工作为弱势群体,生活在异地他乡,有着强烈的信息需求,且很多农民工有意愿使用手机互联网业务,以上调查论证都说明农民工是手机互联网的现实受众。尽管手机互联网有着及时性、移动性、互动性等传统媒体无法比拟的优势,但在“内容为王”的时代,它要想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并且长远发展,必须最大限度地开发其受众资源,这就是手机互联网应该如何满足受众需求的问题。

  首先,手机互联网要积极寻求与其他媒体的合作,强强联合,创新内容。

  网络时代,信息冗杂,向受众传递何种内容是最关键的。随着媒体竞争的激烈以及受众知识的提高,受众已经从过去被忽视的受众发展为积极的受众,从被动接收信息到主动参与信息的制作和传播,从一定意义上说,受众对信息的接收和选择决定着媒介是否能够占有市场。而对于农民工来说,不符合其需求的信息就不能得到最大化的传播效果,也就不能吸引广告商的眼睛。在目前这个内容为王的时代,手机互联网要积极寻求与权威传统媒体进行合作,传播有特色、有针对性的内容,将信息内容和技术载体有机融合。手机是手机互联网的传播载体,手机终端商意识到内容对于手机互联网的重要性,与传统权威媒体合作,有利于利用硬件和内容的双向优势吸引受众。

  而传统媒体和手机互联网的强强联合,也能够达到共赢的局面。目前,我国的报纸、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都受到来自网络的挑战,尤其是报纸,如何转变盈利模式成为当前的迫切任务。面对新媒体的竞争,传统媒体的内容是制胜的法宝,《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人民日报》等都已经实行数字收费措施,利用内容来盈利。笔者认为,手机互联网的平台还没有得到充分开发利用,传统媒体应该积极与手机互联网合作,通过提供独家内容来获得利润。

  其次,要进行市场调查,细分受众市场,对农民工开展有针对性的内容传播,提供差异化的内容服务,满足其信息需求。

  (1)农民工生活在异乡,对生活方面的信息需求尤其迫切,如天气预报、交通信息等。因此,要多提供生活资讯方面的信息。对农民工来说,来外地最主要的目的是找工作,招聘信息对他们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手机互联网要想在内容上取胜,就应当传递受众最需要的信息;并且传递的信息必须真实可靠,提高内容公信力;这些信息应是有悦读性的信息,能为农民工在异地找到愉悦自己的方式。这需要手机互联网在进行市场调查的前提下,开展有针对性的内容传播。

  (2)根据农民工性别、年龄的不同开展有针对性的内容传播。不同性别的农民工喜欢浏览的信息不同,女性农民工更倾向于生活资讯,而男性农民工对时事新闻、娱乐交友方面的信息比较感兴趣。在提供信息方面,可以兼顾二者的需求。随着“80后”、“90后”新一代农民工的到来,他们在价值观、消费观方面与老一代农民工有很大的不同。他们善于使用新事物,对手机上网有着强烈的兴趣。因此,这部分手机互联网的农民工受众有待于重视并开发。

  再次,手机互联网要认识到农民工这一受众群体,完善技术和服务,增强其在农民工中的信任度,努力使农民工这一手机互联网的现实受众成为其忠实受众,实现“双赢”,既满足农民工这一弱势群体的信息需求,实现社会效益,又挖掘手机媒体的受众空间,实现经济效益。

  (1)改善价格、信息、速度等服务。手机互联网不仅要创新内容,满足不同受众的细分需求,而且要改善服务,提高上网速度,丰富技术手段。调查发现,对于“手机服务有哪些建议和意见”这一开放式问题,大多数受访者认为手机业务具有收费高、垃圾信息太多、网速太慢等问题。要改变这些问题,不仅需要手机互联网改善技术,更需要在使用成本上为农民工这一特定群体着想。现在的手机上网包月套餐5元、10元、20元等不同的分类正好满足了不同农民工的价格要求。此外,手机互联网需要在垃圾信息处理、垃圾广告拦截方面进行完善;在技术方面提高手机网速,使受众获得更加完美的手机上网服务。

  (2)增强手机互联网在农民工中的信任度。这需要互联网严格自律,在网站道德方面进行教育,对网络运营进行监管,在信息传播方面加强把关,严禁各种垃圾信息的传播;农民工要不断接收知识,提高信息辨别能力。

  广州是个经济发达城市,吸引了大量农民工,本文以广州市农民工为例来调查农民工对手机互联网的使用及需求情况,样本上是有优势的。手机互联网正处于迅速发展时期,要想在市场中取胜,必须发挥自己的优势,开发受众资源,实现信息的小众化、针对性传播。农民工身处异乡,工作之余迫切需要外界的信息,同时需要娱乐消遣,农民工有意愿并有能力成为手机互联网的消费群体之一,是手机互联网的现实受众。农民工作为弱势群体,需要社会各界对其进行关心,手机互联网要坚持“以人为本”的受众服务理念,努力发展成为一个纽带,把他们和社会紧密连接起来。2009年3月3日首份以农民工群体为主要阅读对象的手机报——两会农民工“打工E族手机报”在京创刊,第一时间向受众传递两会与农民工相关的新闻信息和热点话题,并通过手机互动平台集纳民情民意。④这是在手机媒体方面一个大胆有为的尝试。手机互联网可以进行借鉴,对农民工开展信息的针对性传播,开发这一受众资源。(作者为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09级硕士生)

  注 释:

  ①杨继红:《谁是新媒体》,清华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7页。

  ②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CNNIC发布〈第2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http://www.cnnic.net.cn/html/Dir/2010/07/15/5921.htm

  ③广东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网站:《广东省外来劳动力就业情况分析》,http://www.gddpc.gov.cn/oldver/common_file/show_file.asp?id=14369

  ④新华网:《农民工有话短信说 两会农民工手机报创刊》,http://news.xinhuanet.com/misc/2009-03/03/content_10937503.htm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article.yeeyan.org/view/100245/227935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农民工与互联网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