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5859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2-09-10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探访中国黑客圈
探访中国黑客圈
匿名者
匿名者
DEF CON大会
DEF CON大会
2012全球越狱大会
2012全球越狱大会
斯诺登受困莫斯科
斯诺登受困莫斯科
斯诺登B计划
斯诺登B计划
TAO组织
TAO组织
Pwn2Own黑客大赛
Pwn2Own黑客大赛
手机解锁合法化
手机解锁合法化
黑客入侵布什家族
黑客入侵布什家族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探寻Anonymous幕后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探寻Anonymous幕后 编辑本段回目录

anon arrrested 2

自从计算机诞生以来,黑客就与其相伴相生。 对于黑客的定义,其实一直不曾固定。有人把黑客当做好奇心驱使的探险者,另一些人则把黑客当做恶意泛滥的破坏者。有些黑客受人尊敬,他们将自己的好奇心用在了正确的方向,从而发挥出了正能量,而另一些人,虽然有着同样聪明的头脑,但是却没有用在正道上,成为警察追捕的犯罪者。不过,网络世界与现实世界一样,正义和邪恶的界限并非总是那么分明。这些拥有黑客技能的人,常常行走在善与恶的边缘地带。

在网络匿名性的保护下,黑客们的行为和动机隐藏于深处,其行为和后果难以预料。对于各国的执法者来说,黑客毫无疑问是个令人烦恼的存在。当这些黑客形成组织的时候,更是足以引起担忧。这几年来,最为著名的黑客组织,恐怕就是 Anonymous 了。他们攻击过 CIA、索尼、太阳报,宣布过默多克的死亡,大胆的破坏行为自然引起了各国政府的反击。随着对 Anonymous 追踪的深入,许多黑客的真实面目逐渐浮出水面。Anonymous 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它背后的动机是什么?英国卫报的 Carole Cadwalladr 采访了一些“黑客活动家”以及追踪黑客的专家们,从中了解到 Anonymous 背后的许多情况。

在网络上自称 Topiary 的 Jake Davis 是去年网络大搜捕的一位重要人物,LulzSec 的公关老手(他运营着 LulzSec 的 Twitter 账号)。当卫报的 Carole Cadwalladr 去找他的时候,他发过来的信息是“寻找那个面部发白、需要理发的孩子”。(LulzSec 是 Anonymous 的分支)

当然,Carole 早已知道他的模样。去年 7 月的时候,18 岁的 Davis 在设得兰岛的家里被捕。在被指控违反了五项法律之后,他被保释并出现在威斯敏斯特地方法院门口。一个面容鬼祟、油质头发的年轻人,带着一副黑色眼睛,手中拿着一本名为《自由激进分子:科学界的秘密无政府状态》的书。

与他同时被捕的还有:来自 Essex 的 Ryan Cleary,19 岁;来自伦敦的 Tflow,16 岁;来自芝加哥的 Jeremy Hammond,27 岁;来自 Doncaster 的 Ryan Ackroyd,25 岁;来自 Galway 的 Darren Martyn,19 岁;来自爱尔兰的 Offaly 的 Donncha O’Cearrbhail,19 岁。这次追捕是 FBI 从内部攻破的结果。他们将纽约一位在线名为“Sabu“的 28 岁黑客变成了线人。追捕行动令人惊讶的后果是,LulzSec 的许多成员生活在英国或者爱尔兰。

对于那些研究过 Anonymous 的人,这个结果并不奇怪。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的教授 Gabriella Colman 从 2008 年就开始研究 Anonymous,她认为这是一个巨大、新奇、不被人理解的全球力量,他们善于“ultra-co-ordinated motherfuckery”(Colman 的一个线人的话,大意为“紧密合作干些操蛋的事情”)。这吸引了大量的英国人。而福布斯杂志的伦敦记者 Parmy Olson 则是在 Anonymous 聚集的聊天室发现了他们和英国的联系,“许多人谈论英国的事情,英国的电视节目,他们发言的时候使用了英式的拼写。你可以看出他们是英国人。”Parmy Olson 曾在设得兰岛(Shetlands Isles) 见到 Jake Davis。她说,“这是一件尴尬的事情。他是全球被通缉的最大黑客之一,但他看起来那么年轻”。

在 Jake Davis 被捕之后,他被切断了与互联网的联系。对此,他似乎并不感到烦恼,反而觉得很开心。与网络切断联系后,他找到了更多的平静和意义。他甚至还在卫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LulzSec 之后的生活:“没有网络我感到更加满足”》,谈到自己离开互联网后的感受。

Jake Davis 说他以前生活在边远地区,无法理解他们行为的后果,但是来到斯伯丁,而且在伦敦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对世界有了新的认识。”我有点看到了世界的运转,那不是藏在卧室里“。或许这种虚拟和现实的隔离,影响了黑客们的行为。Gabriella Colman 说她的一个线人生活在苏格兰的边远乡村,而 Parmy Olson 也发现她的许多线人生活在一些边远地区。

虽然对于离开互联网不感到遗憾,但是 Jake 说他最怀念的是维基百科。他说自己在学校的时候学过编织,现在已经是一把好手。Jake 的童年并不愉快,13 岁时他的继父在车祸中丧生,然后他就辍学了。当提到他可能坐牢的时候, Jake 表示似乎并不担忧。他说自己多年来在卧室和计算机为伴,监狱不会比那个更糟糕,或许他还能在那里受到教育。”我希望得到一个真正的好教育,而且读好多的书。“

当然,这取决于他是否被引渡,因为他在美国同样被指控,而与他一起做事的黑客们面临着 20 年的徒刑。而在爱尔兰,被捕的黑客们却没有遭到指控。虽然 Anonymous 是一个跨国的组织,但是如何处理互联网犯罪,各国并没有统一的标准。

Anonymous 的黑客们毫无疑问是非常聪明的人,他们在互联网上找到的出口却使他们脱离了现实。Parmy Olson 说,”这些不是特别环境中的普通人,而是特别环境中不寻常的人“。

Jake 在 Anonymous(随后在 LulzSec)的名声鹊起不是因为他的技术,而是因为他是一个天生的写手,并且擅于交流。他在 LulzSec 的 Twitter 账户上常常发表些玩笑式的宣言,最后的一条似乎有着预言性:”你无法逮捕一个思想“。一个月后,警察人闯入了他的房间,并将他带到了伦敦。“这好像是走向未来或者啥的”,他说。

Anonymous 的思想是什么?卫报的 Carole 总结是:

互联网能够使得大众的、可参与的、可能非法的行为以一种世界上从未出现过的方式产生。这些行为不能被政府或者互联网机构控制,它要由部落来决定,部落来制定,部落来管辖。

Parmy Oslson 说,Anonymous 最大的成就是让人们相信“蜂巢思维(Hivemind)”,即没有核心组织(尽管有组织者),没有官方成员。如果你相信 Anonymous,称自己为 Anonymous,你就是 Anonymous。从某些方面来说,这类似于最近瓦解的基地组织( al-Qaida)。

Gabriella Coleman 将 Anonymous 的起源追溯于 2008 年。她在研究 Alberta 大学的开源社群时候发现了黑客们的联合行动。Alberta 大学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基督科学教文库。Gabriella 发现在某个采访 Tom Cruise 的视频下面有许多攻击教会的 Troll(百度百科解释:在公共论坛用侮辱性言语挑起骂战并从中获取某种不知名快感的人)。后来,基督科学教向播放该视频的站点发了法律警告,从而激发了黑客们的反抗行动。Gabriella 意识到,基督科学教是 Geek 最大的敌人,它号称是一个关于科学和技术的宗教,但其本质都并非如此,另外,它还是一个非常注重财产的宗教,对于商标和专利非常有控制欲。黑客们把基督科学教看做是他们的“邪恶双胞胎“。

在与基督科学教对抗的过程中,黑客们意识到自己从未感觉的力量:他们的数量众多。在 2008 年的时候,有 7000 多人在 127 个城市同时出现,对教会的行为表示抗议。其中,一张条幅上写着”我们是 Anonymous,我们是军团,我们不原谅,我们不忘记,等着我们。“

为了解黑客们的行为,Carole Cadwalladr 进入了他们的聊天室。但她发现人们说的是自己不理解的语言。只是在记者频道里,她才发现能和某些人进行交流。在那里她遇到了一个 17 岁的黑客,名为 The_Poet。The_Poet 说自己是伊朗裔,加入 Anonymous 的目的是帮助那里的社会活动家。自从发现这个论坛后,每天他会在这里待五个小时或更长时间。他说开始对世界事务感兴趣,并考虑将外交作为职业。让 Carole 松了一口气的是,The_Poet 说自己没有做过什么非法的事情,她了解另一位 Anonymous 的年轻人,曾被捕但没有被判刑。当提到往事的时候,他说自己当时不成熟,伤害了许多无辜的人,而当时将人们的密码泄露的原因是“非常有趣”。

在 Anonymous 的黑客活动中,包括着对一切事务的玩笑态度。Jake Davis 说这可能是英国人如此多的原因。”Anonymous 的幽默非常黑色、讽刺,而且和英式幽默非常接近“他说。 Lulz 的起源就是 LOLs,意思是“laugh out loud”(大声笑)。

自从开始进入 Anonymous 的聊天室,Carole 就感觉自己的计算机开始变慢,手机也开始变卡,而夜晚也因为疑惧的睡梦而醒来。Wired 杂志的一位记者告诉她,Anonymous 内部有一种很强的文化,就是不攻击新闻界,但是 Carole 的文件可能会别人缓存了下来,当然,黑客们不会利用它做坏事。不过,她告诉 Carole,在写关于黑客的文章时候,“不要做一个混蛋(asshole)”。

当 Carole 把这些告诉了 Jake Davis 之后,他说自己每天都有这种感觉。他每天都要花一个小时做研究,运行一些脚本,才能感觉好起来。

他的小心谨慎并没有保住自己的身份。当名为 Sabu 的黑客被 FBI 逮捕后,他下线 24 个小时才重新上线,而且没有一个完美的借口。Jake 对他是绝对怀疑的,但是他没有想到被 FBI 盯上。“那是美国动作电影中发生的事情,不会发生在真实生活中”。

在这些逮捕行动发生之前,Gabriella Colman 就遇见过 Sabu,她立刻意识到他已经为 FBI 工作了。“如果他仍然是世界上通缉的最大黑客,他不会想要和我见面,除非他被捕了。我知道他被逮捕过,当然,我不能告诉任何人。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做为一个研究 Anonymous 的人类学家,Gabriella 有时感觉他们是处于“侦探和牧师”之间的角色。她跟踪了他们所有的行动,包括轰动一时的 WikiLeaks 事件。当 PayPal 宣布不再接受对 Wikileaks 的捐款之后,互联网上的黑客团体沸腾起来了。当时有 7000 人同时登录了聊天室(通常只有  1000 人),而 35000 人下载了黑客软件。这个软件非常简单,任何人只要点击几下鼠标就能成为“黑客”。世界各地的电脑开始向 Paypal 和 Visa 网站发起 DDos 攻击。攻击是成功的,但是真正的攻击力并不是来自这些“大众”,而是一些个人控制的僵尸网络。所谓的”大众“不过是公关说法。这带来了严重的后果,许多没有经验的攻击者被 FBI 逮捕,包括学生和中产阶层的专业人士。

Anonymous 也会参与政治,但他们的立场和主流社会完全不同。他们不强调个人的名声,相反,那些吸引关注的人将被驱逐。 Gabriella Coleman 说,Anonymous 将匿名和隐私的重要性戏剧化了,而这两种东西都在加速消失中,他们是反 Facebook 的。

在聊天室的记者频道里,Carole 和一位 Anonymous 成员 nsh 进行了交流。nsh 说,人们正在见证一种新身份的诞生,并以此形成一种新型身份的政治。这和过去以地理位置为基础的传统政治截然不同。他说,攻击网站就是墙上写政治口号的现代版,一种在线的行侠仗义。虽然 nsh 没有透露自己的身份,但是 Carole 怀疑他是英国某个名牌大学的学生。在过去的两周内,牛津和剑桥大学都遭到了攻击,那是 Anonymous”释放阿桑奇行动“的一部分。显然,如果你在墙上写字,希望自己的伙计们也看到。

Anonymous 没有什么明确的宣言,但他们有时是站在保卫互联网的立场上,对此 Gabriella Coeman 说,”如果你伤害互联网的话,要小心,因为互联网可能会回击你“。

但是,即使是 Anonymous 重要人物的 Jake Davis,也表示自己不再理解其意义。当律师让他阅读自己上百页对话存档的时候。他的感觉是,”这个叫 Topiary 的家伙是谁?他简直是满嘴废话。我们试图去做些有趣的事情,一些政治上的事情,一些理想主义的事情,但结果只是一团乱麻”。而名为 KnowledgeUS 的 Anonymous 成员对 Carole 说,“Cadwal,在 Anonymous 经常发生一些疯狂的狗屎。了解 Anonymous 发生的所有事情,对于 Anonymous  成员来说也很困难。”

Anonymous 是什么?我们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一个互联网上的神秘、奇特、难以理解的存在,我们甚至无法确定”组织“是否是一个合适的形容词。它的背后有某个公司的工程师,也有半途辍学的不良少年,有时候它会为正义呐喊,有时候会搞恶意破坏。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它已经成为影响互联网乃至现实政治的一股暗流,但是有谁能够预测它的行为和走向?

图片来自 Security-Ray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www.ifanr.com/151169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探寻Anonymous幕后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