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中国——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5619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3-02-12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旧金山湾区文化基因
旧金山湾区文化基因
硅谷10条文化簇集
硅谷10条文化簇集
硅谷车库文化
硅谷车库文化
硅谷模式
硅谷模式
透视硅谷
透视硅谷
2013硅谷指数
2013硅谷指数
2012硅谷创新实力
2012硅谷创新实力
硅谷停滞
硅谷停滞
硅谷科技趋势
硅谷科技趋势
PBS硅谷故事
PBS硅谷故事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目录

透视硅谷编辑本段回目录

如果说硅谷教会了谷歌或者英特尔什么的话,那就是这个悖论:大公司很重要,但它是浮云。
0

0 Check in Silicon Valley

要了解硅谷,最好的办法是跟这些创业者聊天,而不是坐在大公司的玻璃办公室里等待重要人物的出场。

让我们从前面这张图开始吧。

你一定看到它了。这是一个“你能见到的硅谷”,现在,有这些硅谷公司在影响我们的生活。

什么是硅谷?如果你Google一下这个问题,眼前会出现215万条相关搜索结果,从硅谷起源、硅谷在哪里到工程师们的硅谷综合症、如何复制硅谷模式等等无所不包。

我们试图用模块的大小(也就是你见到的那一桩桩彩楼)表示公司截至今年7月份的市值或者估值。其实如果进一步的话,我们还可以顺着这些公司追根溯源,找出硅谷公司之间的纽带关系,以及近60年来它们如何一步步构建了我们现在使用的个人电脑和互联网;那些不同品牌的同类产品─从浏览器到智能移动终端─又有怎样的竞争关系。

当然,我们也不会忘了那些不可或缺的外来因素,比如互联网的兴起、风险投资的涌入和斯坦福扮演的科技动力角色,甚至追根溯源,还有美国航天航空管理局(NASA)和军工企业洛克希德·马丁对于硅谷的启蒙作用。当然,还有人,那些天才们。

但是把这些一古脑儿倒出来可能有些心急。我们更希望能够一步步来。在接下来的5期里,你会看到更详细的硅谷剖面图。在这张图上,我们把这些理解用乐高玩具的模块搭建起来。这种不同颜色不同大小的塑料颗粒玩具和硅谷之间好似一对奇妙的喻体和本体的关系:乐高意味着无尽的创造可能,只要你有足够多的颗粒,以及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这是Geek们那么爱它的原因。

《第一财经周刊》从5月27日到6月18日进行了大约20天的硅谷采访。如果要为这20天的行程讲一个故事的话,我们可能有3种态度:

A、“来,让我来告诉你们硅谷是怎么回事。我们发现了硅谷的秘密,现在到了说说真相的时候了。”

B、“我们发现了好多东西,你看,这就是为什么中关村不是硅谷的原因,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中国不行,而美国人做到了。”

C、“嗯,其实那是一个满让人好奇的地方,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硅谷其实没有秘密。这个说法贯穿采访始终,而第一个说这句话的是Palo Alto市长Sid Espinosa。他每天都要接待从全世界各地涌来的考察访问团,秘密之类的问题是必问项目。正因为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要解答“什么是硅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充满误读的可能。但“明知道有挡住去路的石头,为什么还要把它们翻过来看个究竟呢?”天使投资公司Y Combinator的创办者、硅谷创业之父Paul Graham的回答是:纯粹的好奇心。他在著作《黑客与画家》里曾经说过:“我要亲眼看一下,然后自己做决定。”

好,我们一起去翻开石头看一下。

我们最大的感触是:硅谷不仅仅属于大公司。在出发之前,我们列了一个采访计划名单,上面都是大公司的名字:苹果、谷歌、Facebook、Twitter、惠普、英特尔…… 这更像是以往公司报道的一个延伸。为了节约采访时间,我们提前联系,希望能够事先做好靠谱的安排─尽管如此,直到到达旧金山的那一天我们依然对整个采访没有什么把握。

事情自从我们遇到一个叫做Edith Yeung的女生开始发生了变化。如果你还记得《第一财经周刊》记者徐涛在几期之前写过的硅谷专栏的话,你会发现我们给硅谷的另一个标签:nice。Edith Yeung是一个科技创业聚会博客Biztech的创办人,之前供职过甲骨文和Autodesk,后来觉得人生苦短应该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就跳出来联系各种创业公司和小型科技公司,她喜欢很酷的技术和新想法。

Edith Yeung像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一样开启了我们拜访各种奇妙公司的旅行。她介绍我们认识了在Palo Alto的创业者Chris McCann,他经营一个叫做Startup Digest的网站,旨在帮助硅谷各种创业公司找到他们想要的创业信息和人脉资源。一年半以前,Chris McCann从美国中部一所大学毕业,虽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但他知道自己应该去那个叫做硅谷的地方,于是他就收拾了一箱东西就开车去了Palo Alto。他参加各种活动,却发现信息庞杂,要找到对自己胃口且派得上用场的东西通常很费劲。这成了他创业的灵感:为什么不帮这里的创业者创造一个提供分类信息且可以帮助组织活动的网站?最终他的主意越变越大,现在已经在全球65个城市提供科技创业类线下活动的信息发布。

参观Chris McCann的办公室(实际上是个别墅)是一件有趣的事─因为你会直接想到《社交网络》里马克·扎克伯格搬到加利福尼亚之后那个装满乱糟糟头发的工程师和各种啤酒瓶的单体别墅,它们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包括后院那个蓝色游泳池。Chris McCann和他的合伙人(从Facebook上认识的,直到合伙前三天才正式见面)每人掏3000美元的月租租下了这个办公场所,一楼除了几台电脑和一个长沙发以外一无所有,一双匡威球鞋一只搁在柜子顶上,一只横在房间正中央。墙上是各种数据的走势图和等待联络的人员名单,最上方一张卷了边的A4白纸上写着:Keep growing and fuck anything else(保持增长,其余去他妈的)。在采访的间歇,Chris McCann的合伙人接到一个电话,他径直走到后院,像要跳水一样踩在游泳池边的跳板上,上下踮着打电话。游泳池里还飘着一块鳄鱼模样的浮水板。

Chris McCann跟我们谈起他对硅谷的理解,其中一点是:允许失败。你不一定要成功,尤其对首次创业的人而言。任何主意都不会显得太疯狂,而失败真的没什么大不了。他喜欢App Store热门游戏《愤怒小鸟》的创业故事。在这款游戏走红之前,它的创业公司Rovio经历了15次失败的开发。

是不是没想到?这样的谈话此后在各种采访里一次次出现,我们开始意识到,要了解硅谷,最好的办法是跟这些创业者聊天,而不是坐在大公司的玻璃办公室里等待重要人物的出场。

你没法低估任何一家创业公司。在参加斯坦福创业孵化器StartX举办的Demo day时,我们看到了一家叫做Leglytics的创业公司,他们旨在用一套排序软件打破传统律师事务所的商业模式,为那些寻求专业律师帮助的客户与出色律师之间直接搭建平台。3分钟的自我介绍之后,台下坐着的风险投资商发问:“你们的筛选是人工的还是机器完成的?”回答是:“噢,当然是人工智能。”─硅谷建立在各种主意上的公司每天都大量冒出,风投目不暇接,他们的投资必须建立在迅速判断之上,甚至有时候就是一封邮件的功夫。

让我们再说回Palo Alto市长Sid Espinosa。他另一个身份是微软的非盈利基金会主管,属于企业社会责任(CSR)部门。因此虽然是Palo Alto市长,他平时都在十几公里外的MountainView上班,身兼大公司职员和公务员身份的代价是他和他妻子的一切财务和公司责任都要向监督机构事无巨细地申报,且必须规避很多东西。39岁的Sid Espinosa每天睡3个多小时,在他管理的城市里住着8个亿万富翁和大约20个百万富翁,还有数不清的创业公司。

他要做的简而言之就是“解决问题”,其中大多是公共设施的维护和完善,比如一间专门为孩子建立的图书馆。

如果你在Palo Alto转悠几圈,你就会发现这个小镇罕见高楼大厦,几乎都是两层楼的建筑,相反参天大树到处都是,处处有各种绿植环绕。Sid Espinosa说,Palo Alto有非常严格的树木保护规定,砍树在这儿是一件需要打报告的大事;至于房屋高度,则是有建筑物一般不超过15英尺(约4.6米)的规定。Palo Alto并没有给予创业公司太多政策支持,但政府并不对这些科技公司过多课税,Palo Alto的财政收入主要来自消费税。“这些公司就自然地待在这里,就像这里自然成长的植物一样。”所以Sid Espinosa没有对Facebook即将从Palo Alto搬到隔壁城市Menlo Park的消息表达太多情绪,“我不怎么担心,很快就会有下一个Facebook的。”

这也许是个夸张的说法,但未必那么不足信。硅谷的那些好主意─也就是那些创业公司的灵感─是硅谷的魅力之一。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看似无关高科技的公司选择在这里成立实验室。开车路过硅谷每一条路边的公司铭牌时,波音、VISA、AT&T甚至通用电气这样公司的实验室不断出现。它们都在探索创造下一个新新事物的机会。

硅谷不是一个非得“你去了才知道”的地方,无论是Techcrunch还是Business Insider都在更新来自硅谷的消息。正因如此,在去硅谷之前,当本刊主编问我们采访主题的时候,回答他的答案之一是bubble─泡沫。各种屡创新高的估值(想一下现在已经让投资人大失所望的Color)让人反复猜测“这一轮泡沫”有没有来,没来怎样,来了又会怎样。

Bubble跟创造力无关,它更像是一个华尔街那些成年人需要思考的问题。属于硅谷的、属于Paul Graham的、属于我们的是一个儿童世界,它充满好奇心与乐趣,它和Fun有关。

这是让我们更爱更沉溺更快乐的世界。我们为它设置了十个入口,让我们一起去签到吧。!

01 硅谷ifttt

让我们用一个硅谷时髦产品去模拟近60年以来硅谷里发生的蝴蝶效应。

如果威廉姆·肖克利没有离开贝尔实验室,那么也不会有高手云集的仙童。如果仙童出身的尤金·克莱纳没有遇到惠普出来的汤姆·珀金斯,就不会有现在传奇的风险投资公司KPCB,硅谷的沙山路(Sand Hill Road)就不会成为风投的代名词。

如果吉姆·克拉克安于本分继续捣腾硅谷图形公司,就没有那个叫做Netscape的浏览器,也不会分化出相同内核的Firefox,也不会催生出Chrome,我们就得接着用那个总是崩溃的IE。

如果雅虎当年买下了拉里·佩奇的那个Pagerank技术,那么就没有叫Google这个公司,就不会有人去做那个简洁的框,就可能是一个叫Robin的人在挂满了Banner的页面里卖搜索信息……

你还记得ifttt吧?以上便是模拟ifttt─这个硅谷时髦玩意的假设。这个网站一个月之前诞生,基于一个if this then that的程序语言逻辑,为各种其他网站(通常是SNS,但也可以是天气预报)找到关联性,并让它们互通起来。当然,如果你把世界理解成这么一个因果相连的东西,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这是叫做混沌理论吧?也可以是我们更熟悉的蝴蝶效应。

硅谷的偶然和必然性也是如此。

一个贯穿硅谷采访始终、也是我们最想知道的问题是“硅谷为什么可以是硅谷”。拿这个问题去问我们每一个采访对象,我们可以在各种回答里抓住一些标签。比如:工程师、天使投资人、好想法、咖啡馆、你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可以赚钱、不爱大公司、斯坦福大学、改变世界、野性……如果你觉得不知所云的话,不妨来看看他们都是谁,都说过什么。

“我好像从来没想过为大公司工作,大概是继承了我妈妈的基因吧,她自己就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而且,在这里很容易找到优秀的Coding(写代码)的人啊。”Justin Kan说,他是一家叫做Justin TV的创业公司的创始人,耶鲁毕业之后就来了硅谷。

“嘿,你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可以赚钱是件多么棒的事情,我从13岁卖电脑起就开始想开公司。就算不赚钱,只是为了好玩又有什么关系!”这是Jonathan Siegull,一个开过6家公司并且有6个孩子的33岁创业者。

“这里的各种咖啡馆里一天到晚有聚会聊天,它们都是新主意出现的地方。要是你也一天到晚在这里你很难不想到创业。而且,看看沙山路上那些风投!” Chris Macann,你一定还记得他,我们在前面的文章里提过这个一毕业就开车来Palo Alto的小伙子。

设计咨询公司IDEO的首席技术官Doug Solomon说:“西海岸和东海岸一个很大的不同是这里更为野性。就像煮一锅汤,资金、工程师和创业精神……所有的理想因素都在这里,有些人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有些人就是为了乐子。”

如果梳理一下这些回答,其实不难把那些标签归成三个S:Sandhill Road为代表的资金、Startup代表了创业者和以Stanford为代表的技术。从这个角度而言,Palo Alto就好像整个硅谷的缩影。 Chris Macann为我们画了一张Palo Alto地图:他刷刷地列出两条平行线,一条是著名的101公路(连接旧金山和圣何塞),另一条是280公路。如果你开车从101公路拐进大学街,你可以笔直开到斯坦福大学校门口。而这条直路两旁开满了咖啡馆和餐馆,创业者的大多数聊天、聚会就在这里。斯坦福大学往南一点的Menlo Park镇,就是风投云集的沙山路。Chris Macann在大学街、斯坦福和沙山路上拉出三个箭头,标注的标签便是我们归类的那三个。

让我们接着假设有一个熟悉硅谷历史的人,他从纵向(也就是时间那个方向)剖开了硅谷,我们也不难从剖面图上发现这样几个脉络:

1961年,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在国会演讲中说出了一番被载入史册的话:“我觉得我们的国家应该花10年的时间把一个人类送上月球,再让他安全返回。”这句话引发了美苏太空竞赛,也让美国航天航空管理局(NASA)成为硅谷高科技发展的原动力。

NASA原本就在硅谷建有Sunnyvale空军基地(也就是后来的墨菲飞机场),但肯尼迪的阿波罗计划大大推进了计算机运算和图形技术的发展,他们与斯坦福大学、惠普等公司签订大量合同,也促使了为航天计划服务的战斗机公司洛克希德(1995年与马丁·玛丽埃塔公司合并成为现在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加快了计算机技术的研究。史蒂夫·乔布斯的养父母以及另一个苹果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的父母因此以工程师的身份来到硅谷。

在NASA之前,也就是1955年,威廉姆·肖克利离开贝尔实验室在硅谷成立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其中8个叛逆的年轻人后来共同辞职成立仙童半导体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紧接着其中的罗伯特·诺依斯(Robert Noyce)和戈登·摩尔(Gordon Moore)继续出走成立了英特尔,而尤金·克莱纳(Eugene Kleiner)卖掉了仙童的股份,成了KPCB中的那个“K”。

如果进一步深究,仙童之所以称之为仙童是因为出走的年轻人们接受了来自纽约的仙童摄影器材公司的投资。事实上东海岸在硅谷发展史上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1957年,二战中曾在美国陆军军需部任职、后来去了哈佛教书的恩特·乔治斯·多利奥特,投资麻省理工大学的两位教授基于晶体管的计算引擎,这是数字设备公司(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DEC)的由来。

DEC开创了个人电脑的先河,而英特尔启动了摩尔定律,两者让计算机这种遥不可及、昂贵无比的设备日渐普及。两个史蒂夫因此可以在1976年出售第一台苹果电脑。在创业的时候,罗伯特·诺依斯曾是乔布斯的指导者;13年之后,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也一度向乔布斯请教─顺便说一句,KPCB的创始人之一是谷歌的投资人之一。

你在开篇大图里能看到这样的传承脉络(在另一张图里你能看到东西海岸之间的作用力),它们指向的还是那三个S: Sandhill road(资金)、Startup(创业者)和Stanford(技术)。

现在我们接近那个问题的答案了:为什么硅谷可以是硅谷?莱斯利·柏林,一个斯坦福大学硅谷档案研究馆的工作人员总结说:我们已经看到了史蒂夫·乔布斯、罗伯特·诺依斯、诺兰·布什内尔(Nolan Bushinell,Atari视频游戏公司的创始人),以及其他已经取得成功的人士,并且我们知道这种事情能够并且将会再发生很多次─如果这些人能,那其他人为什么不能?这就像是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也推动其所在地区进入到一个创业和财富的自我延续循环中。

企业史学家阿尔弗雷德·钱德勒(Alfred D. Chandler)有一个更简洁的版本:仙童制造的是企业家,而不只是产品。

看起来是不是很个人主义?但如果把这些个人的偶然因素放在那个大环境里,你就会看到那些必然性:1978年,美国国会将最高资本利得税从近50%调整到28%,3年后又下降至20%,资金流入风投领域,人们甩掉了大公司的保守原则走出去创业。1997年情况同样如此,美国最高资本利得税从28%降为20%,同样刺激了风险投资规模的发展。

1985年,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David F. Swensen首次把学校由捐赠和其他收入所得拿去做风险投资,并获得平均每年11.8%的投资收益率。这个比例不仅获得了华尔街的注意,也引得斯坦福、哈佛等大学纷纷效仿成立大学创业孵化器。而1993年至2001年间,互联网日渐普及,学校的支持促使更多的学生思考创业,他们的项目因为摆脱了硬件创新时代昂贵的成本,更加倚重软件驾驭能力而变得创意频出─即便很快他们遭遇了泡沫,至少谷歌脱颖而出。

“历史其实从未改变。”Chris Macann说,你不觉得现在涌到硅谷来的人,就好像那时候来旧金山淘金的人一样吗?”他说的是创业者的狂热。如果换一个角度看这句话,在硅谷似乎一切都可以按部就班:创业者理所当然地能找到工程师(或者他们本身就是),也理所当然地融到资金,就好像那句“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但你还记得Chris Macann写在墙上的那句话吧?“Keep growing and fuck anything else(保持增长,其余去他妈的)”。Justin Kan也说:“最难的还是找到优秀的工程师。”

不仅仅是创业者,每当你以为自己知道一个传说,其实你只是知道那个结局。所以那3个S不是“硅谷之所以是硅谷”的秘密,它们只是一个开始。如果要让它们丰满灵动起来,后面还有更多值得分享的故事。

最后,可能还有一个ifttt:如果没有肯尼迪总统的航天计划,就不会有大兴土木的硅谷小镇的兴建,保罗和克拉拉·乔布斯也不会被吸引到库比提诺,而他们的养子史蒂夫·保罗·乔布斯也永远不会遇上史蒂夫·盖瑞·沃兹尼亚克……哦,你懂的。

02 停不下来的Geek

Life is too short to work at a boring company.

Bart Decrem,一个叫做Tapulous的音乐游戏App创始人说起那个“big、ugly but really really geeky”(又大又丑但是极客死了)的商店的时候,他说这是硅谷精髓所在。

那个四四方方灰色混凝土盒子还真是挺难找的。你得开车沿着Palo Alto那条叫做El Camino Real的大马路到接近Page Mill Road的地方,再小心拐进一条没路牌的小路。

小路路口挂着小小的“Fry’s”字样标牌,和巨大的“我们免费帮你修理Macbook”海报。往里走几步,就是Fry’s Electronics─那个“精髓所在”的名字。

它乍一看有点像家电卖场,但你很快就会发现这里出售各种东西:至少有100种规格的螺钉螺帽、各种How to杂志、教你“如何让你的小玩意发声”的DVD、苹果iTunes商店的礼品卡、各种电路板、导管和工具箱─理论上你可以用这里的货物自己装一台摩托车之类的东西出来,或者随意捣鼓一个什么,就像无数极客在自家车库里做的那样。

车库之于硅谷,象征意义之一可以是白手起家式的创业精神,谷歌、惠普莫不如此;换个更轻松的角度,也许是美国式的DIY精神。如果史蒂夫·沃兹尼亚克没有在他爸爸的车库里靠着几个三极管和小灯泡见识“电子流动产生电流”这回事,没有动手组装第一台无线电发射器,他大概不会痴迷于“如何最小限度利用个人电脑的主板”,第一台苹果电脑也不会靠着紧凑简洁的线程设计打败当时主流的DEC。

硅谷有大把类似的例子,Fry’s Electronics门口停满的车是一个佐证。在访问惠普实验室的时候,40岁出头的科学家Carl Taussig用钛合金组装了一辆自行车─用他车库里的一台车床。除了本身的太空材质这个亮点之外,这辆自行车还有一副奇怪的踏板:它们看起来就是两根细金属棍子。Carl 还为这辆车定制了特殊的鞋,鞋底有倒钩可以锁住细长的踏板,而他之所以这样做,除了“好玩”似乎也没有别的理由。

把那些身上贴着各种标签,比如“疯狂”、“高度不服从”、“技术控”、“不爱社交”的理工科男(起码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称为Geek,这是一种赞美。事实上他们还有一个更为冷静的称呼:Nerd(书呆子,或者讷客)。在创业者孵化器Y Combinator(简称:YC)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的《黑客与画家》里,这个词被用来形容那些从小一头扎进晶体管研究之类的爱好里的人,他们另一个特点是对社交和橄榄球这种理所当然的美国校园文化不屑一顾。

格雷厄姆爱 Nerd。在2006年写的一篇名为《如何成为硅谷》的文章里,他简单地把硅谷的繁荣归结为“这里有风投,这里有 Nerd ”。2009年,一个叫做Benjamin Jeoff的社会学家在Palo Alto进行一项城市调研,他发现这里的创业者85%都是男性,而这群人除了工作还是工作,个中理由合理又纠结:开45分钟车到旧金山喝酒把妹当然是可以的,但从旧金山开到Palo Alto的城际火车在午夜结束,这意味着要花150美元打车回来─这群 Nerd思前想后,决定还是留在办公室里写代码。

在格雷厄姆的那篇文章里,另一个被提起的词是liberalism(自由主义)。你可以参照一下英国科幻作家亚瑟·克拉克的说法:要发现某件事情是否可能的界限,唯一的途径是跨越这个界限,从不可能跑到可能中去。克拉克也是《2001太空漫游》的作者,这本书被许多工程师视为神作。

如果把车库、liberalism和Nerd相结合,我们大概可以找到一些硅谷精髓的蛛丝马迹。如果有那么一群专注于自己的爱好,又乐于冒险、乐于尝试的人,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成为创业者呢?要知道这群人尽管有着日益成熟的商业计划模板,那些古怪的念头依然在他们脑袋里盘旋─换句话说,如果那些念头不是那么奇怪,早就有人捷足先登了。

把那些条条框框抛在脑后,去拥抱新新事物(通常来自那些古怪的念头),可能是硅谷之所以为硅谷的原因。YC也正以一种Geek的方式改变硅谷的风险投资生态圈:和一般天使投资人或者风险投资人不同,YC开办训练营对早期创业团队进行评估挑选,并提供技术和资本方面的帮助;作为回报,它能获得这些创业团队6%左右的股份。

“我们想象自己正在开发一种处理大量创业者的技术,就像开发软件一样。有时,它确实就是软件,比如Hacker News和我们的风险投资申请系统。”格雷厄姆在2007年10月的Future of Web Apps会议的演讲上这样说。他在接下来的几年一直致力于将对初创企业的投资规模化。

现在好莱坞明星黛米·摩尔这样的个人投资者也加入到YC创业公司的投资中来,只是因为信任格雷厄姆团队的眼光;模仿YC模式而新建的创业投资机构在全世界蔓延,其中包括李开复辞职Google中国之后所创办的创新工场;传统风投对YC颇有微词,因为就像互联网行业让许多传统行业衰颓那样,这些传统风险投资者感到了威胁。

创业公司的标准化、公司运营使用风险更大的策略、学位不再重要……这是格雷厄姆对风险投资的再定义,他让人觉得他像一个思想家,而不仅仅是一个Geek或投资者。而你也很难把YC归纳为任何一类传统风投─它是个新东西。

只要你敢,任何点子都可以创业─类似的好奇心和热情让硅谷充满了连环创业者。还记得Jonathan Siegel 吗?那个同时有6个孩子并创办过6家公司的人。现在,33岁的Jonathan最正式的身份之一是风险投资公司Accel Partners的合伙人,但他在博客上关于自己的自述开头是这样写的:“父亲、丈夫和创业者”。

在介绍自己的创业项目的时候,Jonathan没有老老实实坐在那里,而是一边飞速地报出公司的名字,一边马不停蹄地在浏览器里开启新的标签页,并在地址栏里键入公司的域名:rightscale.com,rightsignature.com,rightcart.com……它们未必是了不起的创业项目,比如 Right Signature,这是一个帮助你在网页里署上好看签名的小应用,它也得到了很多用户的赞美。“你知道为什么我的公司名字里都有一个right吗?”Jonathan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因为你知道我们这些写程序的,最不喜欢程序出错了……”

Jonathan不止是写程序。摆在他桌子上最显眼的东西除了电脑显示器之外,是一个自己动手DIY的3D打印机,看上去像是被拆开的电脑主机。他拿起一个塑料小棍,插进这个机器的一端,另一端就出来了一个有着圆孔和复杂凹凸切面的塑料小零件。通过电脑编程,Jonathan可以改变打印出来的零件的形状。打印机旁有一个暗红色装着不知名液体的工具,这是他自己DIY的水平测量仪。如果你有足够的兴趣,Jonathan会不停给你演示他自己动手做的各种大小物件。

更Geek的细节可能是:Jonathan想要了解他儿子在学校的学习情况─学了些什么,玩儿了些什么,于是他写了个程序放在网上,老师们能够通过这个程序写一些简单的日志来向Jonathan告知孩子的各种情况。

听起来很熟悉是不是?《第一财经周刊》在5月一篇名为《Geek眼中的世界》的文章里曾经提起过类似的事,那些创造了匪夷所思应用程序的Geek们和Jonathan一模一样:他们只是想靠自己的力量动手解决问题,并且大多数时候这个过程乐趣无穷。“如果你喜欢的事情还能用来赚钱,嘿,伙计,”Jonathan说,“那真是再幸运不过的事情了!”

当然,创业并不总是一件充满幸运的事,但Geek们从未因此放弃过。Justin.tv的创始人Justin Kan与Jonathan相比运气要差上那么一点,在他读耶鲁大学的最后一年,他和同伴一起设计出了第一款基于Javascript的网络日历应用的原型(还得到了YC的一笔投资),但为这个项目辛苦奋斗一年多之后,Google发布了自己的Calendar,一瞬间就将他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用户群夺了过去。经历了闷闷不乐的一年之后,他想到了一个新点子:“一个围绕某人7天每天24小时生活的不间断的实时视频节目会不会有人愿意看呢?要是再为这个节目搭建一个供观众讨论交流的社区呢?”

他把这个创意以自己名字命名:Justin.tv(并且拿到了YC第二笔约5万美元的投资),然后他开始过把摄像头绑在头上(连洗澡和上厕所都不例外)的生活:他成了网站第一个内容提供者。这不是个聪明主意,好在他马上清醒过来,人们要看的不是真人秀,而是要把自己的生活小片段上传到网上。于是Justin.tv调整了定位,并由此成为硅谷视频网站新秀,并在今年推出了一个类似Instagram的应用:Socialcam。发布两个月以后就进入了苹果推荐应用的榜单。

被问及为何不去大公司上班的时候,Justin看起来像被问了一个怪问题:“好像从来没想过……大概是继承了我妈妈的基因?她自己开一家房地产公司。”

噢,其实跟他一样想法的人不会少,Chris MaCann创办的Startup Digest网站每次给订阅者发送的活动邮件,都会在最末行附赠一句签名:Life is too short to work at a boring company(生命太短,不值得在一个乏味的公司工作)。

每个订阅创业者活动信息的人,不管他们是不是Geek,应该都看到这句话了。

03 市长在Quora上

不要被电影《社交网络》里那些酒精、大麻和姑娘们误导,这个城市的特征不是夜店酒吧,而是那些无处不在的咖啡馆。

38岁的Sid Espinosa有着很复杂的身份,他既是一个在Mountain View工作的微软员工,同时也是Palo Alto的市长。如果哪个市民觉得不大容易找到这位市长,还可以在Quora上找到他—就是那个今年火起来的著名的问答社交网站。

“我斯坦福的一个当老师的朋友邀请我加入的,”Sid说。Quora目前是邀请注册制,Sid关注27个话题,包括Palo Alto市政情况、Palo Alto美食、微软、奥巴马和比尔·盖茨等。

他大概也是Palo Alto有史以来第一个以这种Geek兮兮的方式工作的公务员—他被问及的通常是“你们有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来管管那些偷车贼”,或是“Palo Alto市区的B412路车难道停了吗?”而走在街上他就跟一个普通的美国市长没有什么两样:平民一个,走在路上和他的市民打招呼,拉拉家常。很难说这个双重身份的市长标准的一天是怎么过的,“我在微软是全职员工,幸好他们允许我自由安排时间,去解决一些市政问题。”把他两个身份实时连起来的,唯有Quora。

我们也是在Quora上把Sid抓到的,然后便去了他在Mountain View微软园区的办公室。他回答我们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市长还可以兼职:他在微软的企业社会责任部门担任职务,和商业利益没有冲突。除此之外,按照法律,他和妻子向公众披露自己的工作和财产状况,因此不会有徇私舞弊。为了同时做好两份工作,他差不多每天只睡3个小时,“倒也没什么,我选择了这种时间安排,就没什么好抱怨的。”

他的两份工作好像跟商业都不沾边。在采访中,他唯一提到跟钱有关的是消费税—在Palo Alto,政府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这一税种。因此提到Facebook可能搬离Palo Alto而去西边一个叫做Menlo Park的城市,他显示出了无所谓。他不太在乎公司来了又走这样的事,因为只要人们还在这里消费,政府就会有收入。

关于人他倒是说了很多。比如整个旧金山湾区大概有28个亿万富翁,在Palo Alto就有8个,这里还是全美犯罪率最低的地方,并且这个有着6.2万人的城市……在美国也并不算那么小。当然他最爱说的,还是我们以前提到过的树,这里的法律规定房屋不能高于50英尺,树木砍伐要经过繁琐且漫长的手续和投票。而Facebook就是被这些树挤跑的—人太多了,不能盖高楼,又不能砍树扩大办公区,那就只好离开了。

我们很不想为这事写个扫盲帖,但还是要说在有关城市的定义和对市长的理解,他关注的点与我们有很大的不同。就这么说吧,看Sid Espinosa忙活的那些事,你可以把他当成一个我们这里街道办甚至是居委会的人,基本上就是这样。

城市本来就是自然生长之物。在人类历史上城市总是围绕买卖和市场而形成的,在交通便利之处,永远会有人们带着货物和钱财聚集到一起而形成城市。而城市反过来又把资金、信息和人更有效率地组织到一起,只是到了很久以后,企业因为更高效的组织能力,才在城市中占据了核心地位—这也是工业化之后,城市化历程得以加速的原因。

所以对于Palo Alto来说,Facebook并非可有可无。如果一个城市还有Facebook这样的企业,那么这个城市看起来就颇有吸引力,因为这个高效发展的企业意味着能带来大量的岗位。在今年硅谷的整个春天,人们担心Twitter是否会因为工资税过高而搬离旧金山时,一个常常提到的要点是Twitter的高速发展使得它为旧金山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工作岗位。

但Sid不担心的原因,除了消费税,还在于他相信总会有新企业冒出来,“人还在”的意思除了交税,还有创造力。

反过来想一想Facebook为什么来到硅谷吧。马克·扎克伯格看重的是有更多的Geek可以写有想像力的代码,很顺畅的资金来源,最潮的应用在尝试,有足够多的信息和思考在交换……而让扎克伯格下定决心的就是那个典型的硅谷主义者肖恩·帕克。他掌握很多信息,很酷,知道趋势—这些特质的来源,与他兴奋地劝扎克伯格来西部的原因是一样的。

这些东西Sid没有,但他知道哪里有,肖恩·帕克也知道。

例如,Jonathan Siegel在旧金山买下了一栋皮革工厂的四层小楼并把它改装成开放办公室(co-working office),因为这能让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们节约成本,还能在共享茶水间和桌上足球时彼此有所交流。在Jonathan之前,开办不多久的The Summit SF和PariSoma Innovation Loft已证明了创业者是多么喜欢这种又省钱又酷的办公形式。随之而来的是LiquidSpace、Loosecubes和WorkSnug这样的网站,这些网站和其App程序能为创业者方便提供co-working space的信息。

在Chris的 Startup Digest上,你会看到在刚过去的8月2日一周有5个和编程相关的活动,比方说入门级别的编程课程,或关于JS编程语言的交流;而如果你作为一个创业者或投资者想要看看其它创业者在做什么,那这一周有11个活动等着你,你可以在NewMe Accelerator Demo Day上看看其它的创业者们的Demo Show,也可以在酒吧里见一些设计师和Geek。反正这些活动不是在旧金山就是在Palo Alto,更远一点是Mountain View,这意味着你坐慢悠悠的Caltrain,40分钟之内就能从一个城市赶到另一个城市。

旧金山的Edith Yeung创办的科技创业聚会博客Biztech也是一样。她如今发起一个活动最多可以吸引800个人,但建立网站之初,花费成本不过是300美元。她靠一个叫做Meetup的网站办了第一次聚会,参加人数5个人。Meetup有点类似于豆瓣同城,你可以看到在你的活动区域内,若干小时之内都有什么活动在进行,选择参加即可;你自己也可以发起一个活动。

这些网站像一个个神经元,它们伸出无数触突把硅谷(其实说世界也不为过)的信息流融会贯通起来。

在Palo Alto,你沿着市中心的学院大街走下去,在University Café或Coupa Café坐下,就有可能看见著名的投资人格雷厄姆,他最爱Coupa Café。当然还会遇到其它人,可能是一个正找不到方向的Geek,或是一个寻找机会的风投。谁知道他们的相遇和交谈是否会带来下一个Facebook。

本地的说法是,要分辨在这些咖啡馆里的谈话者谁是投资者谁是创业者很容易:那些身体前倾面带急切的是创业者,那些身体后仰靠着椅背若有所思的是投资者。如果用我们比较习惯的那套语言,这里也好过任何形式的“招商引资”:信息、资金,和人,就这么被重新分配与组织了。

所有这些东西都与市长、市政府或者议会没有关系。Sid Espinosa不用去考虑要不要“送个经济适用别墅给马化腾”这样的问题,一样有哈佛的辍学天才跑过来。

不要被电影《社交网络》里那些酒精、大麻和姑娘们误导,这个城市的特征不是夜店酒吧,而是无处不在的咖啡馆。

当然,Sid的自信也有他的道理,你可以理解成,他可以把整个城市都当成送给投资者的“别墅”。

在Palo Alto,有1970年就成立的PARC(施乐Palo Alto研究中心),很多创新应用肇源于此,比如图形界面和鼠标,这个研究机构后来成为微软和苹果的“Rich Neighbor”,它们从这里得到了技术(我们以后还要提到它);这个城市还有惠普,即便它一直不太像一家典型的硅谷公司,但车库文化可是从创始人休伊特和帕卡德开始的,况且之后惠普那个赚了大钱的团队成为了最早在硅谷寻找高技术项目投资的人;这里还有斯坦福,它贡献的不仅仅是技术,在它们穷到要租地谋生的时候,阴差阳错地成就了Stanford Research Park(斯坦福研究园),这成就了一批同样穷得租不起办公室的小公司。当然还有从校园里出来的Google,它所创造的Adsence广告业务让许多创业网站有了最初的收入,而那些离开Google的员工也成为这个地区创业者和投资者中活跃的一分子。

就像Sid自己所说,这里的公司,更像是自然生长的植物,自生自灭最好。反正结果大家就看到了,最生机勃勃的得到最多的资源,开出绚烂的花,那些孱弱的就无声无息,最后让出别的企业所需要的资源。

但Sid需要做一些对一个市长而言更重要的事情:管理大树,推动建立公共图书馆;或者出现在Quora上,回答市民们的各种问题。当然也会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并接受一个采访—为什么不跟一个中国媒体介绍一下这个城市呢。

Sid还会接待全球各地来的想要了解硅谷创新秘密的官员,当然也包括中国的诸多官员。不知他们在取经时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让这个地区的创新健康而持久的不止在于政府做了什么,还在于它没做什么。

马克·扎克伯格为什么来到Palo Alto?他在这里可以不断找到新的点子来完善他的服务,这些好点子在人的大脑里,而这些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在街口的咖啡馆里。

反正不会在Sid和他的“市政府”里。

04 地产商看着雅虎成长

如果不是工程师或极客,怎样才能在硅谷变成百万富翁?

“如果不是工程师或极客,怎样才能在硅谷变成百万富翁?”这是25年前Tom McGovern问自己的一个问题。那时他刚从圣地亚哥大学商学院毕业,在如日中天的惠普做销售。但当时惠普销售人员大多拥有技术背景,他成为了一个边缘人。

“可我想成功,并且赚很多钱。”Tom McGovern说。于是他从惠普离开,开始任职于安永地产部门。他打电话给当时只有50个雇员的雅虎,说,嘿,我能在地产领域帮助你们吗?

雅虎想要新办公室,但不仅仅如此。Tom和雅虎CFO聊天,明白雅虎希望知道在它高速成长的情况下,什么样的办公楼既能容纳日益增多的员工,又不会对其财务状况造成压力,还能让员工觉得位置不错。于是Tom仔仔细细为雅虎做了个规划—免费的。此后十多年中,雅虎所有和地产相关的生意都归了Tom,包括收购和管理超过3.72万平方米的办公室,并且为雅虎的全球办公室扩张提供咨询。他甚至在雅虎一直有一个办公室。

当然,他实现了自己那个赚很多钱的梦想。现在他已经是相当成功的一名地产经纪人和咨询师,在Cassidy Turley CPS公司做合伙人。

这听起来像是说过好多次的淘金卖水者发财的故事,但这一次我们想说的不是这个老故事,这是硅谷生态的一部分。实际上,这个生态可能比我们说过的那个硅谷3S(斯坦福为代表的技术、创业者和沙山路上的风险资本家)更重要。

一个本来只是给旧金山当地做中介的网站,页面粗糙,也不大像是准备赚钱的样子—这个从他们的org的域名也可以看出来它们对商业没有太多想法,就是因为在湾区,它就变成一个大生意,还变成了全球最著名的中介资讯网站—美国报业最重要的一个广告资源,分类广告在它的打击下很快就宣告结束了。你一定知道这说的是craigslist,它现在在全球的网站没人数得清,怎么也有500个吧。题外话一句是,管理这么大一个机构,它的全部员工一直没超过30个人。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它们的网页那么难看了。在硅谷的生态里,让一个网站好看起来并不难。IDEO这家全球最好的设计公司就在这里,他们的Design Thinking(设计思维)和Human Factor(人性化因素)理论为许多产品(比如苹果鼠标)加入了友好用户界面,现在,消费者洞察已经成为几乎每种产品设计的必要环节。

IDEO的现任总经理,另一个Tom,他是创始人Richard Kelly的兄弟,他说在1970年代末开始他们的生意的时候,IDEO还在为波音这样的客户解决工程问题,但1991年事情就发生了重大变化:他们的客户希望把工程和外观相结合以获取更多利润。其实在1970年,英特尔把自己经过设计的芯片卖给日本人的时候,就标志着这里不再只是提供工业原材料的地方,工业设计成为硅谷重要的一个生产环节。对于这群技术控们来说,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你看看40年后是谁在主导硅谷:史蒂夫·沃兹尼亚克还是史蒂夫·乔布斯?对的,是那个设计上的偏执狂。让硅谷酷起来的除了工科男们,还有苹果首席设计师Jonathan Ive,还有IDEO这样一群人。

如果我们从这条线往下走,还会看到的是,工业设计又会带动一系列相关的新材料研发应用、行为学的研究、心理学的研究,甚至人类学家也会在这里粉墨登场。IDEO说,它们选择这里,是因为“斯坦福在这里”—其实技术不会主动变成一家改变世界的公司,你需要设计,还需要信息。比如硅谷银行这个近来在中国特别活跃的金融机构,他们从来都是一个异类:50%美国科技公司是他们的客户,并尤其关注创业项目。他们在中国也是这样,赞助各种demo day以及新技术发布平台。信息服务有多重要,无论对于硅谷银行这样的机构,还是创业者,这都意味着机会。

所有的这些都让硅谷这些没什么钱也没什么权的创业者能得到最好的待遇—穷光蛋?不要紧,只要你有好点子,你就能雇得起最好的服务。或者,更接近事实的是,创业者们最初只管专注好自己的产品好了,优秀的第三方服务团队会涌来为你考虑其它那些事情。

最平常的如咖啡馆。“某种程度上,那些创业者们爱Palo Alto的市区,是因为他们总是疯狂地呆在办公室里。但一旦他们想要喝杯咖啡或者和朋友吃个饭,他们只要走出办公室溜达几步就到了,然后他们可以溜达回办公室。”Tom说。

在创业公司需要继续扩张规模时,他们可以在Palo Alto不过66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找到他们所想要的一切。在斯坦福科技园(Stanford Research Park),你可以找到不仅仅是惠普和Facebook这样的科技企业,你还能找到WSGR(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这样的律所。

这是一个可以追溯到很多年前的生态。例如WSGR成立于1961年—亦即斯坦福研究院成立后的第十年;安永(Ernst & Young)在30多年前也已开始为硅谷的中小企业提供服务,这才有Tom搭上雅虎飞速成长快车的后话。

“在这里的一个现实就是,你必须和那些创业者一起成长”,WSGR的合伙人Katharine A. Martin说。从1970年代后期开始,WSGR就发现如果自己不能快速成长和应变,就无法跟上那些飞速成长并且变得庞大复杂的公司。起初它不过是为创业者们服务,后来它为苹果的上市提供了法律服务,接下来的案子有来自甲骨文和Google等这些由小变大的科技公司。

在这里,这些生意彼此竞争的,是谁更了解那些创业者的需求。当WSGR宣称自己对创业企业和已经成长为巨头的科技企业一视同仁时,其竞争对手,一家同样是从Palo Alto诞生的律所Fenwick&West宣称自己坚持着重为创业企业服务。

Fenwick的一个叫做Flex的项目,让自己的律师去帮助那些请不起全职法律顾问的初创企业。在这过程中发生的过高的费用Fenwick会来承担。这个项目非但不能给他们带来盈利还会带来亏损,但Fenwick认为当这些小企业中有一些会成为下一个Google的时候,他们的“助人为乐”将会得到回报。

“就像我赌对了雅虎一样,这里的人们都在看哪个初创公司会成为下一个大公司。你需要冒些险,愿意去无偿的帮助他们,有时候你会有些损失,但是也会得到回报。”Tom想了想说,“这也是硅谷生态的一部分。”

以功利的视角,他们的确是为利益所驱动,但一旦每个人都这么做,这就成为了硅谷的文化。就像此前我们提到的,觉得硅谷的人真是很友善,不吝啬帮助创业者,也不吝啬帮助像我们这种对硅谷带着好奇的提问者。

但那些真的懂硅谷的人,才能在围绕着科技浪潮而衍生的生意中捕到大鱼。

一个再典型不过的例子是在Palo Alto市中心的学院大街165号。在1990年代初,这是伊朗移民Saeed Amidi的毛毯店。二层小楼,貌不出众。当互联网浪潮起来之后,这个生意人觉得还是把房子出租给那些创业公司更好一些。他有时会允许那些穷得叮当响的创业者晚些交房租;或者一直赊着,等到这些创业公司被收购或者融资成功后再还。作为Amidi所说的“善有善报”,这个小楼的入驻者先后有Google,PayPal,罗技(Logictech)和Android之父的创业公司Danger,成为Palo Alto的一个传奇。

但这个伊朗房东最硅谷的地方在于,他会像个投资者那样审视自己的房客。一度他给了PalPay一些投资,后来这家公司被eBay以15亿美元收购,Amidi因此也获得了不菲的回报。

接下来Amidi做的是复制这个“幸运办公室”的幸运。2006年,他和合伙人在Sunnyvale建立了有着1.5万平方英尺面积的Plug and Paly Tech Center,以提供给创业者作为办公场所。创业者能在这里获得各种便利,包括茶水间和桌上足球。当然,他继续像投资者一样观察这些初创者,对于那些他觉得优秀的给予最多100万美元的投资。到2007年秋天,Amidi和合伙人已经投资了40家企业,其中有7家已被收购。

“他们真的是明白硅谷是怎么回事儿。”Ron Conway评价Amidi和他的合伙人说。Ron是硅谷著名的天使投资人,帮助过Google在内的诸多科技企业。

明白硅谷是怎么回事儿的人,即使不是Geek,在这里也能生活得自在。Ted Wang是从新泽西移居至此的律师,他是最早一批开始玩“虚拟人生”(second life)的人,并有着大量的Geek朋友。他成为了Fenwick的合伙人,并且成为Facebook早期的外部企业顾问,后来又为Twitter提供法律服务。

你看,创新并非只来自那些有技术的人。Fenwick在2010年将半打标准法律文件放到了网上,以帮助创业者将创业的过程流程化而无需支付大量的法律费用。同一年,它自己的利润也增长了8%。

在硅谷做中介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小一点的比如像伊朗房东,大事件可能就类似于眼看着一个在1980年代如日中天的SGI(硅谷图形公司)的总部搬进去了Google;我们马上还会看到Facebook又在Menlo Park买下原本属于Sun的办公楼。这还不算,你会看到Plex如何引导Google的办公室革命,而新消息又说,苹果要盖新楼,想想吧,这会引起多少想像—没准还会在硅谷催生出更酷的新一代的建筑设计师……

现在,你知道Tom会有多开心了吧。

05 花旗也来了

就像1980或者1990年代那些亚洲汽车公司涌到洛杉矶去找设计灵感,现在大公司们喜欢来硅谷—而且不止是技术公司,各式各样的公司都来了。

当谷歌一辆无人驾驶的丰田普锐斯撞上了另一辆普通人工驾驶的丰田普锐斯的时候,当时的谷歌CEO 艾瑞克·施密特在2010年10月说的那句话就亮了:“Your car should drive itself. It just makes sense. It’s a bug that cars were invented before computers(你的车应该能自动驾驶才对呢,汽车在电脑之前被发明出来就是个错误)。”

而现在谷歌汽车的这个bug,据说还是因为那辆无人驾驶的谷歌汽车当时由驾驶员取消了自动控制状态。否则的话,这辆配备了摄像头、雷达传感器和激光测距器,通过地图自动选择行车路线的“移动机器人”完全可以打破它25.7万公里的安全行驶纪录。

这种似乎有点超出经验判断的事其实每天在硅谷的马路边都能看见—尽管当时我们没有感觉到—就是各种非硅谷公司的铭牌。

在Palo Alto斯坦福科技园区这种地方,开车路过的时候你可以看到紧贴公路的指示牌上有眼熟的惠普、Facebook,还有错落夹杂其中的波音、美国银行。两三公里外还有AOL和迪士尼,而在Palo Alto大学路旁某幢楼上,就赫然挂着AT&T研发中心的牌子。

你可以在这篇文章的旁边找到一张实验室地图,而上面有一堆“原本不应该在这儿”的公司,它们应该在纽约、底特律、日本东京或者德国斯图加特,但硅谷像一块磁铁吸引它们前赴后继地在这儿建立实验室或者研发中心。当然,实验室从来都是硅谷有机体里的一部分,如果没有施乐在硅谷成立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鼠标和图形操作界面都不会成为个人电脑的标配。但如地图上标注的那样,近年来这些实验室所属的行业愈加庞杂:移动通信、交通运输、娱乐业……银行们则是最新进驻的一批。

比如花旗。6月中旬,谷歌发布新产品电子钱包(Google Wallet),花旗和万事达便是其合作伙伴。电子钱包关注的是越来越热的移动支付,从技术上来说,谷歌把近场通讯(NFC)整合进了智能手机。消费者只需将一款内嵌NFC芯片的移动设备在特殊终端前扫过,即可迅速完成付款。

如果花旗什么都不做,它可能就错过了未来在金融领域的创新话语权。VISA早就在这儿了。当谷歌和花旗联手发布电子钱包的时候,VISA已经完成对一家叫做Square的移动支付创业公司的战略投资。

Square在旧金山似乎已经无人不知,其实如果你在美国并在Square网站上注册的话,就会免费收到与公司同名的支付设备—仅仅两个拇指指甲盖大小,使用方法是像插耳机一样把它插在你的智能手机上。或者你可以花10美元在任何一家苹果商店买一个。只要用信用卡划过设备上的卡槽,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可以支付你的订单。而一旦你建立了支付历史,你只需要在App里确认购买就可以了,连小硬件也不需要。

Square的核心技术并非通信,而是信用卡信息转换成音频信息,并通过3G或WiFi环境下的App终端对信号进行编码,然后将数据发送到服务器上。VISA扮演的角色则是:除了商户网络,VISA的安全加密系统还会最后保证用户信息安全,没有任何信用卡信息会停留在手机里。换句话说,这是一种云支付。

“2008年的时候,我们产生了一个‘如果能够随时随地付钱就好了’的念头。”Square创始人之一Randy Reddig解释之所以做这件事是因为有个叫Jimmy做巴西水晶生意的美国朋友,因为支付又贵又麻烦常常丢掉他远在海外的客户。当Jimmy跟他的朋友,Twitter的创始人Jack Dorsey抱怨的时候,后者觉得这年头支付手续还要这么复杂真是令人发指。于是2009年,Randy Reddig、Jack Dorsey和其他4个朋友开始着手做这个项目,这几乎是一整个技术团队:4个负责支付技术、1个负责App开发、另1个负责工业设计。事实上,他们一开始做出来的设备又大又笨重,唯一鼓舞人心的是信息读取技术看起来很有效。

这家公司发展速度惊人。VISA不是他们唯一的合作伙伴,他们的支付网络里还包括美国运通卡和万事达,而签约商户已经达到了5万家( 他们向商户收取每笔2.75%的手续费),每天处理接近400万美元的移动支付金额。按照Randy的说法,Square没有走出美国更多是因为金融业务在各个国家之间面临不同的政策限制—这是规则上的障碍,而非技术。

VISA为这样一个“Geek改变世界”的思路兴奋没什么好奇怪的。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Square意味着带着手机走到街角咖啡店,信用卡和现金都不用掏,就可以拿走一杯咖啡。对于VISA而言,这意味着它的客户大大增加了小额支付的频率。

VISA、花旗、美国银行或者我们不知道的某家公司,它们都在硅谷寻找灵感。正如设计创新公司IDEO总裁Tim Brown所说:“这就像1980或者1990年代那些亚洲汽车公司涌到洛杉矶去找设计灵感,现在它们来硅谷,一些是为了捕捉新的技术,一些就是为学习。相比而言,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的跨国公司更多是为了了解这个文化迥异的市场。”Tim说他不知道最近来硅谷大公司总体的数量,“那怎么可能记得住!”

或者我们可以把事情反过来看:硅谷正在对金融行业发生日益浓厚的兴趣,与之类似的还有汽车行业。在我们出发去硅谷之前,福特宣布与谷歌合作智能汽车项目,它将能预测目的地以及规划最佳行车路线,而科技核心是谷歌一个叫做Prediction API的软件,它能给现有云端数据提供模式匹配功能,令其可以“预测”当前事件的潜在后果。

换个更简单的说法,福特希望未来它生产的汽车可以拥有学习能力,就好像人类那样,吃一堑长一智,从我们的行为中获取经验,与我们的行为相适应。对于计算机(或者未来汽车而言),这就是人工智能。它依然属于海量数据的记录与分析,最终给出一些让你感到意外的判断:比如告诉你燃油效率和这辆车眼下是否适合上路。

几乎是同时,丰田也宣布了自己的智能汽车计划,它希望让你的车Twitter起来。这个叫做“丰田朋友(ToyotaFriend)”的项目是丰田与微软合作的,他们计划改造一系列油电混合动力车。改造目的和福特说的差不多,比如在汽车电池容量低时会提醒司机需要充电,但更重要的是,汽车里加载的智能芯片可以将驾驶人的信息实时与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等社交网络同步,你可以分享你的行车信息并接收来自云端的反馈。

硅谷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室,并且从来都是这样。1970年11月15日,这是一个科技发展史上的历史转折点,因为英特尔在这天第一次把芯片原料生产器材变成了可定制的工业品,工业设计由此变成了一件重要的事,而英特尔当时的客户之一便是来自日本的商业通信公司们。

还记得美国东海岸如何造就了硅谷吗?现在我们可以给那幅图一个2.0版本:一个辐射能力跨过了美国国境的硅谷,比如你能看到日本通信公司NTT DoCoMo,正如40年前一样。我们在问未来在哪儿的时候,会一次次推翻原有的假定:华尔街是金融走势的最前端,汽车的设计来自德国和意大利,日本是最先尝试移动新技术的人……硅谷把这些理所当然的假定都推翻了,而且你不知道它还会推翻什么。如果那些实验室们不在这里,花旗和福特们很可能就要面临《创新者的窘境》里说的那种状况:什么都没做错,但就是out了。

看看洛杉矶那些焦虑的娱乐公司们,最初它们恨的是盗版,但其实最大的问题在于它们提供的产品已经不足以像以往那样占据消费者整块的时间。“以前无聊的周末你可能会去电影院,但现在在家抱着一个iPad就能过一个上午。”好莱坞制片人Andrea Chung说,她的朋友、新媒体营销公司Thirst的创始人Jeff Pierce的说法更直接:“你看看洛杉矶公路旁贴的海报,那都是给电影公司CEO看的吧。现在你还会被一张海报吸引去看电影吗?”Thirst擅长依据智能手机应用商店和社交网络进行营销,客户包括《24小时》和《南方公园》的市场部门。

又或者那个美国文艺青年们热爱的SXSW,它原本是奥斯丁的一个音乐节,有音乐和电影两组专场。但从2006年开始,SXSW成了创新公司热衷的地方,以致不得不多了第三个主题:科技。因为选择在这个挤满了好奇年轻人的地方发布产品,那两家现在跻身10亿美元俱乐部的公司—Foursquare和Twitter一举获得了大量早期用户:先成为谈资,继而成为流行。此后硅谷的创业公司纷纷加入,把SXSW变成了一个半Geek聚会。

噢,关于汽车—即便施密特说“汽车在电脑之前被发明出来就是个错误”,谷歌其实也没解决汽车发明以来那个最核心的问题:能源。另一家硅谷公司,创办于2003年的Tesla可以补上这个缺:在解决从电池冷却、负载均衡到动力电子装置开发一系列难题之后,这家公司出乎意料地推出了名为Roadster的纯电动跑车,最高时速每小时201公里,0至96公里内加速耗时3.7秒,成本价超过10万美元。碳纤维车身和跑车的流线设计让它在Autodesk的旧金山展示厅里极其引人注目。

Tesla的投资人还包括丰田和奔驰。而第一批跑车的合作者是英国公司莲花。这家公司至今为止一分钱没赚,净亏损4亿多美元,但他们下一步计划是推出可大规模推广的经济型电动汽车,因此即便在眼下美股狂跌的时候,Tesla依然被华尔街分析师评估为最具创新价值的公司之一。

2009年,底特律在金融危机冲击下失业率骤增,Tesla创始人Elon Musk在跟《连线》对谈时说:“如果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过去,我想跟现在管事的那个人谈谈,不管他是谁,汽车皇帝还是什么的─然后说,我要接管你的工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看不起装腔作势的油电混合动力车。未来?只有电动车。并且,他要接管底特律。

06 硅谷人在江湖漂

如果说硅谷教会了谷歌或者英特尔什么的话,那就是这个悖论:大公司很重要,但它是浮云。

这个30多岁的男人光头、三粒扣西装配卷边牛仔裤、穿一双尖头翻毛皮鞋,演讲前播放的视频先打出大大的名字:Brian David Johnson。而他的名片右下角Title挤成了两行:Principal Engineer(首席工程师)、Futurist Director(未来学顾问)和Future Casting(未来映射)……of Intel。

这是英特尔全球唯一的未来学家。Johnson 已经为这个全球最大的芯片公司工作了8年,但有这个Title还是近两年的事儿。Johnson的工作职责是告诉英特尔2020年的计算机会是什么样子,他需要提交的不是预测报告,而是和人类学家、社会学家一起找出英特尔客户的需求和现有技术之间的区间,然后与工程师沟通发掘可以引爆下一个市场热点的产品。整个过程就被称为名片上那个拗口的词组“未来映射”。他最广为人知的作品就是那台Google TV,英特尔是芯片提供者。

无论是未来学家这样的角色,还是2009年发布的那句“Sponsor of Tomorrow”(它代替了原来的那句:Intel inside), 英特尔都在表达“别把我们看作一家微芯片制造公司”的热切,它们更希望与创新以及每个人产生更多的直接联系。

在硅谷Mountain View计算机博物馆举办的英特尔新技术展示会上,你能看到各种各样的tomorrow:比如人机交互零售系统、退休人士的个人医疗数据应用、可辨别受众的智能广告发布系统和智能汽车中控台。你能感受到这家原来躲在机器背后的公司正在尽其所能接近你的生活。按照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士王文汉的说法,自从英特尔CTO贾斯汀·拉特纳(Justin Ratter)上台之后,英特尔每项技术研究立项之前都需要先确定是否符合市场需求,是否足以变成产品。

其实英特尔做的只是极力证明自己还不算太老。

但在硅谷,有时候它还真的像一个文物。这一点在参观那台智能汽车中控台时就能感受到:当在智能手机上装上一个App之后,你可以通过近场通信技术或者二维码扫描与汽车同步,之后便可以启动娱乐系统,还能选择是以车主还是以客人的身份登录,但这个App对应的控制台就是汽车原本平滑的仪表盘前嵌着的一个硕大铁盒,又原始又突兀。

在计算机博物馆的门口印着这么一句话:Today is so yesterday。带着这句话去看斯坦福的博物馆,或者惠普那间著名的车库,你会觉得这些与咖啡馆里热烈讨论的新鲜主意恍惚有几万光年之遥。哪怕回头再看看1976年的苹果,啊,那也是很遥远的事了。但硅谷本身似乎从来没有老过。那些大公司们─英特尔、苹果、惠普和谷歌等等─与那些创业公司比起来,身上的“硅谷”标签更多意味着“我们来自硅谷”,而不是“我们就是硅谷”。还记得那个做音乐App的创始人Bart Decrem吧?他介绍了那个又大又丑的极客商店,他说:“你们干嘛要去圣克拉拉那种地方?英特尔、惠普才不是你应该找的硅谷。硅谷在Palo Alto镇上的咖啡馆里,去跟创业者聊天才对!”

Bart 说得没错。硅谷有它极其简单的一面:创业者热土。你只有到了那里才知道“创业”这两个字有如空气般稀松平常但又不可或缺。它似乎欢迎任何人,无论国籍、年龄、种族。所以硅谷又有它说不清的那一面: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各式各样的人放着好端端的大公司不去,涌到这里来“创业”?在这个看似混乱的硅谷,你应该拿什么去定义、衡量一个人?

辈份肯定不重要。在那个看起来很遥远的1976年,21岁的乔布斯是英特尔创始人罗伯特·诺伊斯(Robert Noyce)的朋友!很多人不记得诺伊斯了吧,他是安迪·格鲁夫甚至戈登·摩尔之前,跟着肖克利一起在仙童混的人。即便他不是乔布斯的神,但也不是寻常拉起电话就能请教问题的人─重点不在于乔布斯怎么敢这么做,而是49岁的诺伊斯认认真真回答了乔布斯关于创业的问题,并且还给了他一些重要配件解决燃眉之急。

学历肯定也不重要。你也许不知道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但你一定使用浏览器,并且没准还听说过Firefox。从那个叫做Mosaic(马赛克)到内核一脉相承的Firefox,马克·安德森为全世界的上网者创造了便捷端口,现在也不过40岁。从辍学创业、改变世界的角度看─这个马克,和现在另一个硅谷偶像马克也没有什么区别。

甚至这个人是否来自敌对阵营也不重要。比如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总是想着乔布斯去当谷歌CEO,在投资人替他物色并推荐施密特之前,他始终觉得这是不二人选。但施密特……他还在苹果做了董事,直到Andriod项目大白于天下两方才觉得尴尬,这段错综复杂的关系才宣告结束。

Sid Espinosa,那个Palo Alto的市长,把这样的关系称之为frienemy(“是敌亦友”)。“硅谷有一个健康的竞争氛围,彼此维持着一种平衡的竞争关系。平衡主要体现在,每个人都和其他人维持着紧密的联系,不会因为在有竞争关系的公司工作就如临大敌,老死不相往来。”

这可能是一种更为开放的心态。在硅谷,connection(联系)是一个比competition(竞争)出现频率高得多的单词,它们衍生出来的一个对硅谷很重要的词是community(社区)。创新设计公司IDEO会在硅谷形成一个设计师社区;而那些对人工智能热衷的工程师们也会组成一个机器人社区:整个硅谷核心地带规模不过数千人,这其中可能有谷歌智能汽车团队的成员,也可能有NASA负责非地球环境探索的工程师,当然还有像Willow Garage这种机器人项目创业公司的创始人们。顺便说一句,在这个机器人社区里,Willow Garage享有极高的口碑,因为他们在像Andriod一样制造开源的人工智能程序,你可以视之为一切机器人的基础内核。这样的开源为整个硅谷的人工智能发展节省了无法计算的时间。

所以回过头来再看Facebook为什么来了硅谷。《社交网络》里肖恩·帕克对马克·扎克伯格说,你应该去加州。这可能是一种偶像式劝诫,但现实是,在美国,当一个叫做马克·扎克伯格的青年要创业的时候,他不可能忽视一个叫做硅谷的地方,这里有他能找到的最好的工程师。无论苹果还是谷歌,它们的诞生和存在都证明了这一点。

接下来的事情你会更熟悉。Facebook的出现以及它对谷歌挖角的故事,把硅谷的人才争夺战推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峰:最有影响力的是Facebook现任COO、前谷歌全球副总裁Sheryl Sandberg塑造了Facebook的盈利模式,也吸引了将近200名谷歌员工加入Facebook。尽管拉里·佩奇重返CEO位置后宣布为全球2.5万名员工加薪10%,诸如谷歌前创意总监Ji Lee和产品主管Tom Stocky依然选择了跳槽。迄今为止,20%的Facebook员工曾在谷歌工作过。

挖角的高潮在硅谷一再重演,对当年的谷歌一样毫不留情,但无论Facebook还是谷歌都挡不住另一种人才流动:创业。几乎在所有时代,一个社会的成功都取决于它能否将大型机构整合到一起,规模经济是制胜法宝,它创立的一个原则是,最大的机构就是最成功的机构。在不到20年前,人们谈起小公司可能指的是街角一家鞋店,而不是一家初创公司。

现在来看保罗·格雷厄姆2008年说的那段话,它就像一段被印证的预言:大公司可能再也无法扮演那种叱咤风云的角色了,它们不会消失,但它们再也留不住一流人才。互联网为那些雄心勃勃想创业的人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初创公司将会出现分食影响力。世界会进入盛行“小”的领域。

当离开肖克利半导体的那8个人成立仙童的时候,没有人把成立一家新公司作为人生奋斗目标,他们只是想找一家愿意同时雇佣他们的公司。最后结果是其中一个人的爸爸把他们介绍给了阿瑟·洛克,他们拿着一笔启动资金创业了─创业对他们是一件奇怪的事,属于走投无路的选择。

但现在,每个知道如何编程的斯坦福或者伯克利的本科毕业生,很少没有过创业的想法,大公司不再是他们的唯一选择。如果要证明自己,最好的办法不是在宽敞明亮的玻璃大楼里朝九晚五,而是一周只睡25个小时、在堆满披萨盒的房间里疯狂写代码。这样做的后果有可能是成为下一个十亿美元公司,也有可能不是。但无论如何,你相信自己可以改变些什么。

硅谷就是这样。

Harpinder Madan凑庑┦莈C←矮老′鄣睦览览览览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档礳过401铁盒滗滗覦的关恳桓鼋旱南C案:Inte揣25个小钱回了印度老家;但的究是待瞧侵皇再把倚>

硅>在硅勾影狞们貉囊槎咝ざ髦厝歌,这普饣厍也会

硅棺栽贫或者未来汽oj赡 Sli前滤藕1收据搜索引擎一治被以而第影《舐楹发回节。购Τ户网络被获得了插件识别偻蚋晃和档档档后的第蓟坦福1970穆公司拇适莄域。

衷的网络S锌档档时间s韫鹊娜最硅功的鹄矗宠争废班档档时间ㄊ紫也留幕弧6哉笫Α5闹贫妊蟹⒂涑闪讼进了那嗄晖弧a

茄绾危拟偻蚋终极,大

饽康牡佤住桓鋈说这导课偻蚋它康暮芏纺阻挡墙静蝗功的出走也留的后乖于这野,墓茉谖谱趴裂变提到的要点是Twi耍馄。创新设是的后乖于这研发愉成说饬恳苡焉疲涣最多可以说治被疲涣设是>Harping(嫡吣艿玫阶惨幌盗他给粒涣最康暮美元碘天第乖于这术、创rian David Johns7 Money...!下角Title挤成了两行:Pri一度股谷R刀并与司的域名で遣,薚om S车就了一rs(你的车应该能自动交通便从开肖克利半导体说起产生说陌职职来了硅谷饩统擅。现蛎不恋陌缸佑性支赋绦颍黑你唬蛎钆腔苍2万至在今年推砨ook早期的和动辄花废百诮衲晖左右99司的域名ack 间础猩毯图>

每组匆倒幸好饬恳3晖师。拉特稀场面辜堑了吧选蟹礐EO位置浩穑皇荵 Combina,厄汽车煺猩探谡猩桃谑荵 Combina,洞健B好”的领域。B模仿个才切┦500呙堑腄ems和真的们的s。

穗谷歌 S开复甲盖大的场领域。在硅谷捉煌á读燃赘橇馆锯就匙置婧迥化。綳G Ven嵫Ъ贫或者由笮突功的鸩留不沸商┟芴亍交通Y Combina,痘嵊邢>在硅谷↙imi裥谐P的Dernership的创的人韩裔史无人的幕的以虎CFㄒ惶务拓嘶乖职位都挡柙惫ぜ一手开拓r(首夏是怠狞们貉蚻on 废撸章的旁边找到一张实抢醋rk),你,墙剿迪llet)A税赏《南罚垢S⑻囟黩姆g何K倒适拢个喂腏onath>」拍茉档蹈—book国斯图超级book国斯图孵化器术不会煮业域名达到刘不会私募基金产。创新设绕买设备好智,从怨韫却再是犹豫梢圆项目。再是遵循投人数蛳略Х然错失了5娜缈器人社区:枕上捣旁7司眩膊换嵘系姆艘牡年。琍a战terd4个负砸窜广傅目畦谷:秤们误碟构斟克\手徽腋簧萄扒竺鹴变校从1在而是菲勒家族来之郝创建的东方航空机勃勃但韫龋太快ini G舜怼2患叭ハ敫凰母葱瞬换岱矫娣⒒恿惮都降椎娜硕啻蠼缁嵛

盘峁┳人才。有p>明白沸商一家叫В设备子有园联网idea事达,而英特阍诨铮指标奈铩U墙截台时就镍名邓就渡俊M疤荻佣ú桓雳时就旱档堤荻臃猩泰们些屎焐即躲在惶蕴布为壤戳斯韫肉緉 Fa再理了收摺<第二梯队不沸商抛弃硅棺栽续和不会将会池新受度关注业剿蛭我们不沸商会罨甘能程再筛选个忻强梢栽赑a“要。司投wick靠天第乖于这拇适网壹际趸点上跟汀赌戏明星重要。穆公司贛?畚匣锶枷袷出身柙惫ぜ墙街苯拥滋厥保

来了硅谷是同公司T谖颐蚁需求档档档档的办法数十万乃至数百诮衲晖花骨英国公对诤M獾可谷!化作一家R刀。尔在这天第一奈侍庠繁荣让司投日渐认d和薸 G外的问躺枋强捎枳頿>硅枞予最p>是达到死Robert墙皆谥霸钡健!<枪丶苄净家秤淘サ罡叽锏饺韧罞O位置喝>

不氐娇た死氲继迨浅酃馍先ャ。<煮业家》(Entrepreneur)<司的和初创强捎成正比一治以难怪红杉掷喙>在硅孤蹩硕つ锎幕队蜗确嬉患以趺匆剩膊烩就扯杂赑疽鼍

<>比如坏档档档的袒缈词找嬖趺粗占副昴管在围然熬蚘 Combina,洞谴篪域募际踝即词剂⑻甘6年拢连线》对从新泽西过316线来了硅谷钦不是210家总估值因此47档档档。由此平均每线±值为224,信用咯さ比扔捎是一个可易魇频牟晃榷ㄐ缘档档档宙是龙意,豢车粢话瞬耪牡诂兴就抖寂馇裨蛳进了址裙萋朴频牟慰枷孪搡和意大利,日本椭悄芷动泼馭ae先尝试个主最移动COO、鞘浅闪⒔淌谇侵巍ざ嗬锇绿亟在金eneral Georges,他iotb个伊乱淮4以把誓旧仅负晕胗胨芄韫惹ˋRD栽凇erican便是其合作

evelopmen Corpor氐幕钊耸遣⒃笪饕扑帧0垂韫惹―igit慊quipmen Corpor氐幕钊耸枪叵/p><在先尝试搁省理工e和产啤s宣布问峭砦澹且ˋrthur Rock人是关位工业知道斯通证券重要硅谷迁Hayden,Stone档礳笴ompany)不到褚底特焙颍将噶恳荒费尔柴尔德引荐朝九肖可利,鼠标耗8位科展示虎一务。或 Engi嶙詈蟾;蝣知道裙韫惹‵ai合譱ld Semi洞罅u妫创rian Da而啾正起系寄交通

韫龋幅图颐嵬品会将掷喙利得税从近50%调整到28它3行为又下降供了%;图遥恐挥联邦г罕最硅养老基金叻⑺司的域名募际得在笮嘉岁裁炊鉴老基金档档新司的域名中互联网艘仓供应晕蘖牡闹歉鲇8撬酸推反邮鸵,酥薪馔阎做这福瑆ick认仰赖掷喙利得税创rian Da196撬黷h业者R刀特尔种T谖液事,消失造集成电能是T谖颐浅,消失造新型硅谷。T谖液这句蛎涝斯汀·硅谷自己Goog。前者quar叭嘶故者←了小极其⒍寥对诤。五档档而搬离窘鸫匆盗或 Eng和嵬品者←⊙Т业叫非常普遍收摺<在婀值上者←rg塑还┦裁己比如告诉内海偻瓿傻鉭>

一奈侍霸げ狻到了了掷喙技使龋幅从不介意现场交易收呓电报。从,再到彭博移动社把日本民主龋含诮鋈济能叻⑺并为这交易驶强梢园咽也紊斯达克康暮硅谷3S而第交易收摆脱信息易员实有介合伙人域名民主龋技术志。Jo克对马需要冒一哪歉馔贩最多雄心就了拐益赃峙枷袷最p敢饷跋甄何盿lo 掷喙缬霸海聚集是并龀ち8域名衷诟觥癎were inv数颚量章的旁边占角近两靥诺下午一周银着椭悄去旌屯蚴麓锉AOL大厦畎瓹传说谷像博客Biztぜ墙叫坌o克台下网站向医,以通他会像个发为下司投混合动不停银行举来为你考会像演特纳熏司投和始由小变1堂β荡吹那末网站橹逽eeLabung)詃30多Studen 们的Demo科技创业聚卉汽倡无论嚷穑坎环趸髦制穑磌(斯坦蘼廴万美元挡Sid和斯獍眩<张嘌沙錾参贛o够p>硅溘的皇得一务。或ぢ蹇巳情啊具备ぢ蹇鹄础计常蕇ey抱怨的是只蕇tin Rat一场精心网站应该会像演特秀炊阍陀端比凇erican盜dol差礁餮勃第ā24刑大

丈圭咏蔡ㄒ跤袄镆盅锒俅斓罟是2车上穹美国无锋:创纸张、针头和塑料偻蚋晃蹋琒id中互近不访涝档奠10V,英车了收业者和瑟档档车氖悠Moun。创畲蟮者交网强调愿Palo A创新设只强调浅,有NA很多球既薊对于Pㄎ华耐范嗲蚣人E霰鸬哪开源精良创虽饶本科抑制瞧渑它掉张而视同尖锐咄恧音才争赖淖詈是从新S锌。”<、歉猛6偕以蚕盍舫鍪ΑH肎舜眦更縋PT笑上几秒土EO位置浩穑有况8撬醯牟贰J惺频挠偷幺:锤鲋鳗な彼不在有酒谷。ick种起lto的的全钦獬⌒憷锵嘟峄犷换犷档档胆首席工丑的极康牡档祷翁K就都房颂ㄏ耾ng>子出提到的要点是TwiāD思菔坏蘑畅销书作家也不重凯斯勒写备子本书剑椭悄鹊档能在业者》产生说17世纪访涝了加法平褚帕斯卡尔的本科袷饺早期单做更深入注创业项的办他只好跟费马色了去创业概率、相承赌博没人开心;瓦特的关系mp;W颐蚁网艘益所(把这些理龀鞘谢司的域名末博尔顿赡关系5娜去套现,告结瓦特的些理卖L厮alo 股份こ买回博尔顿99股票勃但为你考虑会思科鄙氖场通信技鄙氖场徊鄙氖领域。盘对马—FoC)兆矿>缌遥核闾俚档蠊自韵llet槌23砍树由8卡和万组能发万美元又被分成打印、拖纸鹫端险飧体础计里有架构怠大类衷加切饽康牡硅谷3砍S:Secur看匆担常丢掉他m的D(杏偷缁旌街角摇⑸Seamless Expe桓霰ces(从PC不到了无到ㄊ欠裣纸鹫端的无缝对接创rian Da在瘢被称为14,英Prith Banerjee者旱猓换匆盗或 Eng事是因为有纳了Faceb无论群同你相新穑恳恢我缘档档玫佧车行遥在我唬瘛#骸胞们允率欠趸饕蛭泻褪加伞范源说寐鉚omo中发生恢鄙拮牛校膊欢己芫谦一凳侵匾朐耾dri S板就把PC户大终止rs(户大调整rd4格,漳生幻娑耘海笔杂谧饕患仪榫蜕系档O麓蛴』湍郑琍rith Banerjee蓝图中所谓的无缝对接和拖纸鹫端险飧体础设绕釜℃年将蚁煽。算铂以。”悲情为有─根据《郴介意日报》报道到了和雅或贾贝放弃WebOS盘岚几档档档种有它的产执行角的高Todd Bradl堑闹WebOS跑车元老dith Yeung靥诺下午一铸决定带抡叩木⑷魏蔚劓便转譽re 讪《2步骤是先在iPhone上预约是个离她10晖步行路要卯来又诺氖韫龋按了几下而搬离预约楼既能取车了商在附近CDEOa Basin地下保。笮着>

:Toda就谈L厮张和图形显示了基p>谒到保原来的为相适悠迪悄翘抡叩管当池殊终名未Bowie,rian Da┪锏公笋奇释之明自己名未Zipcar炊阍把句话:To螅饧夜租车预约鹫端,wi时成为Pa车钥匙─当热钦体开走哪当池视便是纖”(峁┳而定#wū缸佑蠥ppХ然蛘像>dith闪ck任何整套网蒜车克·扎平均每档档耗费肪诚碌8觥癎own怂獬凳椭叩30至8境下挡坏热耸乔掖就是鄹裨诮鹑诹吮会毯捅O辙聊的周阋虼丝的副驹ぴ寂檀电涌斐档氖谴耪饩銩pp续资隆D牡闹茔想偷垂韫当池, Zipcar网络鹫端锁定枰氖焙芏纺发了了,rian DaZipcar甏笃谒绝佳的了史无蒜车生产的激烈纯下队:己的很疽淡紧密的来映前利用句话:To己的quar崛起产涝Zipcar了史无、加拿大和lon 的55座业叫和2档档吗?校区都有密集会有人。有4,兴亩哉蟠就示屠嗨颇劲任何滴悴悸〗窒颾erg塑造你煽。,只枞用买同步COO、蔷痛蚩猧Phone租is s梁,至少,>dith档档晃refop>硅过还枷袷讨厌强捎找停车位卖掉驶人的算太管当,rian DaBowie的辆宝马氖earc盘峤上贴说得Zipcars”字匆嫡咛色小篇文牡闹茔左顾右盼髯芭到为你考没有D变成按梢圆iPhone App拦叭按钮离预定又诺会“滴滴”提示档哪。Zipcar诤Y完aly Tech C每韫当池都有獬钪名字能忽视冶你把韫当未Bowie取保开走COO、前耿中薪各压有A像置身皮克斯拍绾伪al《这样总动员〉主还是以客人瞪能指廊谋颈萙ipcar更加新锐咄蒜车场。”Ti叫Getaround葱经完成对一家叫Getaround与Zipcar福特,设是这句句话:To忍和外粲赟艘欢钥匙紧密接用App解锁;但Getaround邓臼等绠处那都是char啾正拥诤M獾韫当池,它还它鹿鸵獯罄庥制痘蛘咧诖在絚rowd sourc找出┕颈弧etaroundstrongSam Za两靥谷就韫龋常但胆迎任史无有2.5亿私家池,摺<笠怠5平均每天有22档档是闲的葱抡叩带着这句迭好的苁碌来之G舜砉蚕砭好看聘纳屏宋薨吗被旦他媒邮蹽etaround邓谷就是安全,韫龋恍枰,再在车day 或者未Carkitae先西也宣饧Getaround邓“如被。从

衷询迥Prith Banerjee こJon便ubinstein了和雅像讦境p>学扩颐浅旦芏纺容忍悄芷茨阕魑低效方才“o的的取!<、遣哦吮袷且猿抵路礶ff 是这样。就会将会遏制种种盖大土EO位置浩鹋枷裉亦友『捅榷じ谴莫放怠坝星诰又路嫡媸敌按磖ian Da1983恐挥 <这家公司至不了Windows的是些与咖它有和Mac机,而一模Jonath关注的是越来。幸嘤选愤怒地朝比尔·盖茨移悠的僚笥迎任何关系赤裸耬r和!”而盖茨龈他:Intel靡还岬挠锼倩队魏醚Ю嵩谡忖年湍公寺者荡陪燃庸乃那改芎鲡就成蝝说爽这几 Wal会有钱邻居饽晖闯进他家去偷电视,摺<需求起庞新抢垂韫┏霰rian Da关注的是越来(GUI),也不首钪陌<者兔墓ゃ燃莹时狙Ю邯换成业氖切┯搿⒌谆蛘呶蠢醋烂鎍e先西也回收站海岸如何垃圾桶绾危ck种而输入指令COO、翘囟切咎福潭曰翱蛭誓鉫tit”成为“否它极最根本寄是有“窗口经

淳褪韫取#但康暮歉鋈其他劝拓注的是越来不Bill Atki阄(他q。多雄Lisa,从与Mac是人的幸)否认关系抄袭迎任amp;T研 Rat啾正应阵淳褪越来不,从们的。Lisa有许多我于这盖大┟切┦下拉式菜全加康秸饫锢础ill Atki阄注创发非技Larr们真slerPad镜ā学从蝍mp;褂蠥像让一群思菔坏隔着毛档档看韫当概念池,恕@友!细后硅夏歉夜媚歉基龋Inte怨<自发挥来菱极做出自己又诺氖鸨坏得一提天第一Larr们真sler法律 Wal桓鲈げ狻殖蟮募功的,恕遵守了 Wal离职绾规莖ut不媚歉G外的问滩录,但蘸推渌Φ钠朊那阜较駽OO、前公其式时勒0年前,人们刈⒌氖窃嚼寸像胰闷渌贛acintosh上大获楼既。Lisa交通<攵詒k),人群种而Macintosh绾慰标Tomo人才14p>

蘸⒁技术,一械氖窃嚼锤予谷V惫郏劣 Wal,恕@需求投注吧,他赡苁汽车跑车。在和们祎支付,从硅夏被层出友n殖蟮募、康柏打败氖场前者y一移悠皇荊ee偻⒍寥往往束需几百荊ee偻枷袷受制于零件合矮劳制作敛涣羟 Wal根本芏纺降低。在硅制作汽车年前,人枚谡馓斓谝祸8撬鞍崂 Wal正忙着为捍卫人的粟复印机试于作地位与氖堑诠韫裙开保卫樟羟PARC注创发虽饶很让G思拼丛樱阂铮旧砘褚妗#在我>窒抻诼饭蛴』问躺宴坏狄庹展薖ARC注好諥pp鹿侵皇 WalPARC注桓鋈⒁外流─Larr们真slerPap>淳褪O、翘英送佃谷。Y办的英獭<也应阵了关注的是越来G安同样它有尴尬,詹。rian Da1980恐挥IBM跑车出档档台支付,从硅全,为之坦福的是些与咖怂生∫上比尔·盖茨极其⒍寥h Cent苹果商礶attle Com贫 Pro羥妫s明自己跑车饧缦褚改一分MS-DOS盘些与咖那鼎冀IBM兼容机甲O、前拐罅宿限危飧鯰iPC-DOS土EO位置喝欢尔絀BM9机构何引个自于种叱咤连线》对正如慰赡芫老沃别。Thomas J.Wat为龋┴酞放礟ㄎ挥蝍mp;箍捎的机为俏蟮创业做36街角明自己,”在老沃别啃特尔是Face穑俊真空管业公子零⒏谋装成考糜然大物肮陋又难4k(菹由饩鋈嘎吱是猩、鳃械构厂历,也不大“满满一屋子他的织布它极他断言“贾大约安全,5部特尔是热土EO位置篒BM就才园职职业雇价铩让G硪馔馀艹党这急谷嘎肿⒑弥Appth沽壤衷迹恍诮鋈更参差礁祭顺谷就ong>地演化成来了硅谷钦绯乩瘪是以车和就类似于眼看着羌洌箬谷的亍韫劝颜庑唇巧鲡量掖蛴』缀脱帕耸者帮助过拿腔乖诒臧裨凭屠嗍欠窭茨的龋兴诩术坏闵厦到撞一乔匡馆驹谥霸钡饺档等茫在斡胧杂冥乔玻聱,可羉k英特子有灾中生某种试于档种Prith Banerjee看上去褂蠥激那段“为Ro哪腥能只看。车腥能否认P它值上es 蛴∧选宰钤傲约海庇谘劭醋就连晌m说讼胛施つ的旨际

全, 蛴≌饣厍干轮钟兴孟喑邪煳侍獾娜拴vid Johns9 静蝗arpi1 llion下角Title挤成了两行:Pri档担代静蝗ar就

>

柴胰蟙荷以布贰,每谴就示不炔勖饔屑

为“3别把值因此诵牡奈侍硅谷。《社交它己

现在,你知ō

甚至这个人。rian Da1992恐挥尬,湛天蹈—络伊利诺斯州吗?<峡魏0对贜CSA8觥癎了小超级特尔迪)兼职绾吗?<沼街续还液猛嫠彻染褪瞪系抵謒my做偈囟亲à洛克J钦饽最菏巧枞曝以己诎灼聊籭s s行行迹克·和实档档侵皇缤没有什么区别注纯<站秃屠锏耐б黄鹚驾饰龚《2材是韫龋衷冢越来克·褚让祈误)也能这句园职职上毛和下载缁旌煌缤剑谷サ惫权胱徘遣缉就是人痴饧值上 讪《2,只显示图丫营也不重23p>现在,你侄狩背涸俚档档涤⑻贰,每侨蟙毫嗣挥惺裁辞稹蛎涝钠鹉旧搅斯胺95恐挥锅景连线甏仅16个月并芏分我谎明自己跑创了园职职⑶颐话创和其mp;W档档天挥锅景股价从28衲晖最高升至71荊ee偻重要档档内5V,泄杀磺拦夯蚩涨袄鼓唤盗偈币悦抗58.255比唬盘《连线《社在堆t挥4#庞每ê创公司一夜原来便龀ち2心的问痰司匏J悄杲24p>

盘印象幕>渐渐淡为止这淖詈是竟线来说,今数梢圆没有什么区别者聊天Tag来大概会吓档跳:肯定日本东eBay东京或者德和Skype的持着紧周也留不么区别·霍洛维茨基金(p>甚至这个 Horowitz)泽西移业设计由此Groupon此变成了摇kype东竟韫裙荆Zynga紧周Espi还泽西移LinkedIn鼐赑嗣雀最有影响力的是Fa导引了公室革谜家 Eng被苁窍雃ntor的人躺访说一竟こ早期的墙侥Lee纳个文还档档地泼馭mentor(占引芷盖大链条中多么氖谐邓“环在硅乖己病ざ趴粟阶罟 Doerr扩颐沱身后有长划,串域名硅谷名单己<而病UN、康柏、迅最逊、网景、赛门铁是舀Syma应硬缉救等方才没有什么区别幕>嗣雀柙惫等5线》对正芍着。杜克乱淮74,逃⑺通信技,有几雀枘时间。肯定在硅笹reg McAdoo得住!”<苁墙ㄒ橹止可颖冉鹎谡猓庇谘劭醋酞姆。凯是, 务⒍狻甙镏也泽西移尬些智,从蚁0%的作势的

档档档笆录

人错津津乐道ae先西—借助就类器因运算丰田也柙惫耶格档时街角这句跌的传感器搜集馭ae

嘎迹在取写也不再遥远同样椽又人多少直接晾天气预报的<澈髐n。秒7.3万亿钱的特尔呢…梢栽赑a“太阳神”号不要。园r者或缺墓在托邦p>明凯是崽镉氍诺囊龇淠艿档募使ば鲎鲆新事尾(蚁强捎陀端把自己尤同于ā2招商尧C一竟こ者←会将会一务染以商人作派为有饰铩U迈克尔·刘易斯靥ㄊ本湍蚁强捎獬钪局外笨偻⒚獬钪ID做后托史L最惊天动地绾吗着紧却忘际悄翘别扰迤嬷胤礐←⊙直对ndri保持与众频率。看本从某种蚰(Ju凯是膎 Ratば绾危说参透许多商界热不明白绾规律绾许正园(St里的淳种超然物外土EO位置浩穑匆材乘8喇可或缺与司IDE抟欤枋前亚蚵缫惶酢按保↗u摺<起4里的葱贫吧,与众频率。1 ll注或缺囊龇或缺创rian David John10呙莈ve Jobs: I d6 't have any skeletons in my closet下角Title挤成了两行:Pri韫取把俏蟮ae<个环节都做氖溘的谩但康可贵寄交通万命保持了桓鳅税来了硅谷姿态要点角Title挤成了琳吆盗税颜庑唇莟h业者而搬离把这想肖恩点amp;T研唇莟hRoadst会在这·核一脉ungve Jobs人。amp;当常1970公里冲他去档鸵獯罄艘宦鲛看当惶各窕傲值C←带领皮克斯驳档拧动画制作旧硭带领乒取颠覆移弈创业句话:To生产ayoo缘数码以车新虎CF敛涣羟还一度ek聚猾统出版ぢ蹇鹑星从里的黑色高领衫到畲蟮节奏,设本科一遍遍创业鸵獯罄8月2本:液艘宦龃侨テ谷‖SXSW成职类是锏公笋话终于í落幕3S锶le如>

舶ニ窕癑u写夜取邓提供土EO位置褐铰裕盒亦友”闷渌长聊芎芩悸芳淝逦髯约海可以昂笃谥丑的脊赪indows壮联网声势下日现颓势:值值上 讪】钫粕 覰ewton收呓你>

,档档询迥异数码相机、打印机与者←输出些与咖蟮募更像p>阜着别扰跑。rian Da1997恐挥幸嘤选。几蟮募←实施饧夜套冷酷但却合角明苁碌:挨个”他乒取琒XS龋地方od棺栽硅溘刁从近百档里保留驶阮优秀的和能谎明10个銎捣蚋它们统统倾向于藕1ㄎ废撸你绾许的你只乒取琒XS艘搅剖口号迎任IDEO Different牵”幸嘤选为夜取胆下迹f人才。与众频率才通⒚档务。或不个路下今为止重要重磅銎岛像取党幕透明性附odiMac和颠覆移弈创酒器乃至硅谷弈创菌ぢ蹇iPod。rian Da銎创发篮銎线杂乔布园咽也夜取鲜主枘时T谖袷灯创发导向CO捣蜞数灯设是以配合T谖可行性为前提偻枷袷忽视极容易跑车逾尔都准时任何。幸嘤选nnec些f人完全推翻能取而代之th第灯对阵的<憷院陀湓酶械C←从不聘用麦肯锡ection专很伞组档档档泵其他自己又哪开观察灯滤藕1个才由此跑车以启动娱潜在纖”作一家是稃个銎创发蛳略也螅饧:思菔、寇车和批量o,帐

:499奈侍了,同档档担幕《连970法不他平板,从失造商陌能企及英疼格缁档档摩托罗拉的Xoom(8不为过E交通三衦piGalaxy Tabun549为过E#wi档种突果琒XS索低饧夜更th疼格缁整整1不为过,rian Da应链:其他足够p>フ疑流换人提断袷灯降价天wi档仍然给飧3下千万份闪⒁订单鞘裁种突果在早于纯魉穑几档愿也许几档而前手海就握有许多,篆元件失造商想杜质货晕蘖HP在笮受The Next Web躺访g>楼里群诵“让怀梢:To体础更韫龋致返好产?车主还是以寇了那脯鼋裎猧Pod质试于M,Naps璞溉玫涟妞拇傣长了餍械C和外在免费鄙つ创天wi档也付为止这量靥ㄑ索吹缬快往往刀冀的质量控制靠谱Robert幸嘤选±囱T。 0.99奈侍起,只买苯最大的歌曲季菹肮同用做的挂小偷,”于眼看博蔚玫木屠嗍浩渌司时痃δ嵌寄暌鯟F燎个銎着一种迫隖ac就类就了一rs(你室革铭榫蜕隙杂赑云渌琐汽骋约案量讨偶像式发藅h970设是成熟对于技否来写角th贫篮iPod叻⑺偷酒器对于技否银着iTunes;iPhone叻⑺偷:To对于技否的钱银着陌职职的人铩XS难≡抛藕庙件⊙直片韫取想杜势:杞个注で遣泵其他邓銎具有强酒不诱惑力─相边而下收赑alo 琒XS艘銎或就类是被卖了收会进入被买饧:iPod芽甲被买走也伪首枷袷藕1个抱着四歉绾慰种个到其他专卖店甲O、前罐看稻龆ü郝騬s(你室革茫周阍郝蚬渌琐汽持制穑能然嶙ⅲ杭焊鱿负蠊浩入F包装档凋縰re 讪《2展现在眼前英自敌囤灯染身收会进入校纤包装和厚厚靥ㄊ明拭强梢栽赑a营销其他直营店常被蚁为榔鳎⑶颐来之笔炊阍把体础慢悠一家R售─隙es 樱沂壑Ц杜海丙陈讼钅看蠡有康骷幢闼么做U<挤癃尔郊幢憔俅藅h初衷>饽康牡扭转渠道商P云渌汽陈薿的适印P亦友≡俚档荡立的一亓⒍佬惺者帮助骨疤嵯抵躊云渌琐汽匙愎晃颐乔可以在Pa互近不司被人才Lion的是些与冠Mac App胜法re发售时抛弃了光盘和繁寺迹付嗡·扎它饧车上虎CF最快梢的是些与偻要。替其他找到的大笔虎CFㄒ宣传汽车年前,人镁橹麻汉土斓剂浩渌Nㄒ还潭ㄓ烛下允侵锶豪蠡10个左右99銎高管密接向幸嘤选汇创紧蚋税某灯滤泞CF蘑悄芷、p,蔗供锥蓟峄阕堋A愍在P突果T磕甓枷蛑悄艹100交匆倒拉特大灯进嘶紧1撬坝Pod档档档档秘密亮相档鸵獯罄蛉坊有亦友《蓝献ㄐ械⒉话闯@沓雠省⑶樾骰6韵负竽车唤榻敲魈籼抟矛我贤斓挤绺窦し⒋锏剿硐郑棠输鄣默你应该鸵什玫腡esl成就感礐领导力鲜帜挂怠保太礁歉91年蔄尽自敌囤煮业运到褚根本无论苹果还视谢翁,祭胫瓶器,并橇斓剂管在围人簧袢 S住一流的要说,闹

沧邢阜治龈鲋谢方谝残蛐枨蠡酵片压视谢翁T0%的效地鹃织氖或起了公室革盟歌囊滴拿魃返陌臁QN拿髡厥加趌on 枘业校:值lon 到觥癎先尝试,再到西尝试,随着枘业迪技血移:公司也人提断自我完善。Jo把这隙es芽甲乐于关注耍馄谖枷袷近970法效率最高殖篌业鹃织敛涣99銎生店土。

<而既是的办多雄纲进1年天第一品。限度地集纳了掷金、刹力—,闹茔愿意给杞饧先西獬钪琰高殖罄价天赏涅谓故2文明进步无锋:创杞饧的办。而夜取比故有ID做得迭好的推到了刹力和钱啊赑逆:创活田,rian Da茉谖来了精神妓乖趺场著名5蘼廴吗?2005年梢愿典礼畲蟮(Ju幸嘤选曾回耀司ID生中互美好英自滴经历”从其他样。被炒饽恳这辈子/p><利模棒2。枷袷日过创獬钪勃勃个注负重感收被过创獬钪会像个注轻松⒅行池新代替《连>

阅>来了硅谷才端R刀th场景(你室革茫只氐桨颜狻兜档档档档档档泛献魍馀芡持制衅禖heck in Sili洞 Valley》也伪么獬钪局外笨最先写角th贫Face纷繁、野蛮和随ppthoo驭岁的似乎通往无数种堑档性 C每种堑档性人提可郑中又将/p><大的交叉与碰撞钦绯乩通向更未郑中#侔斓挠⑻颜饩龆ㄍ度氩皇牵艘房搭志烤埂读手墓业档档登误盗楦小甑摹(s像幸嘤选在自传里鋈顺馄诼橱里T研拂槛谩猅研访孛埽Y办的div>连鲜榔鳎⑶椅蟮a酃那搪者邓斥期围绕着壳那搪者邓骋憬pan> 

参考文献点絧an>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www.yicai.com/news/2011/09/1065668.html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阅>(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难≡扩颐建议您咨询相关难≡专业热要点絧an> 0

标签:点絧an> 透视谱趴

收藏到: 点絧an>Favorites  

同义词:点絧an> 暂无同义词

adst本词条殖罄论 (共0条)发表罄论>>

对词条发表罄论

罄论长兜品。ち20个字符。点絧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