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中国——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30590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09-04-05
甜夏
甜夏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网络写手群体状态调查
网络写手群体状态调查
网络文学代写产业链调查
网络文学代写产业链调查
青莲纪事
青莲纪事
做单
做单
皇宫这档事
皇宫这档事
寂寞空庭春欲晚
寂寞空庭春欲晚
杜黄皮
杜黄皮
《夕阳红,我是康熙的奶奶》
《夕阳红,我是康熙的奶奶》
《捡到一条龙》
《捡到一条龙》
穿越安之若素
穿越安之若素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寂寞空庭春欲晚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作  者: 匪我思存 著
出 版 社: 新世界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7-11-1

寂寞空庭春欲晚

字  数: 212000
版  次: 2
页  数: 253
印刷时间: 2007/11/01
印  次: 2
纸  张: 胶版纸
I S B N : 9787801879523
包  装: 平装

 

目录

[显示全部]

作者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匪我思存,作为国内原创都市爱情小说的领军人物,在80后及90后的女性读者群中倍受欢迎。以《佳期如梦》系列为代表,其创造出了独特的爱情小说风格,并影响了最近两年青春小说的阅读风向。  

匪我思存现已出版过11部作品,并在《南风》、《公主志》等多家知名年轻女性杂志发表过多篇短篇小说。其博客(http://blog.sina.com.cn/fwsc/)拥有高达4,948,250次的点击量,官网(www.feiwosicun.net/)帖子数量已达520861。  

匪大是摩蝎座的世俗女子,无可救药地热爱薯片,韩剧,橙汁,单眼皮男生,水果,以及旅行。常常伫足闹市看人车熙攘如流,认为世事多变,跌宕起伏,每每都如同故事般荡气回肠。看过的爱情小说与韩剧如恒河星数,最大的梦想是在碟店中看见自己笔下的完美爱情。水晶鞋会有的,王子会有的,五彩祥云总会有的,韩剧或是爱情,都会有的。

以此ID来标榜自己曾经读过《诗经》,沉溺于这种无可救药的执拗——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偏偏我不喜欢。车如流水马如龙,行人如蚁,明知盛世繁华都是旁人的事,与自己不相干。懒惰,不温柔。平生惟好阿堵物,发泼天大愿要嫁有钱人,然未遇。向往阿紫,想做一个刁钻古怪、肆无忌惮的坏孩子,可是常常被现实拘束,只好肆意于文字。

匪我思存已出版作品:  《桃花依旧笑春风》、《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碧甃沉》(《来不及说我爱你》2008版)、《当时明月在》、《香寒》、《冷月如霜》、《寂寞空庭春欲晚》、《佳期如梦》、《裂锦》、《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来不及说我爱你》、《景年知几时》。

匪我思存官方网站:http://www.feiwosicun.net/index.php

 匪我思存博客:http://blog.sina.com.cn/fwsc

编辑推荐 编辑本段回目录

 匪我的故事注定了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他们相爱,然后会拥有短暂的幸福时光,但当阴谋、野心、权力席卷而来的时候,爱情就破碎了,留下的是无尽的悔恨,短暂的拥有却换来一生的痛苦回忆。——黎黎

这又是匪大的一篇悲文,即使我们想欢喜一下也只是自欺欺人。见证男女主角的甜蜜,只会使我们日后看结局时更加撕心裂肺。匪大的文真是虐心的文,可我们还是被蹂躤得甘之若饴。——水工

看《寂寞空庭春欲晚》 ,行文如流水,远未到深处,我却已是情难自己,眉头心上。——一束清歌

匪我思存笔的康熙,虽不同于历史剧的厚重,却又有着一样耐人思量的悲凉意味,塑造得虚中有实、刚柔并济,相当值得称道。——平林新月

读一本小说,读完故事就结束了。但是《春晓》是值得让你读上三四遍的,感受匪我独有的爱情震撼力,再三回味,必然是一种深入肺腑的哀伤。——洋洋

读完了结局,再读番外,心就像被泼了冰水,一片一片的凉。读着玄烨对琳琅满载心底的爱,我没有流下一滴眼泪,却荡在余韵里久久无法回神。这本书真是一幅凄美的画卷!——思

花谢花开的相国府,华丽深邃的紫禁城,文采风流的人物——匪我仿佛的在读者眼前舒展出一幅精致的画卷,那其中有隐隐约约却又挥之不去的忧伤。——凌空逝

从语言方面来形容匪我的故事,那就是精致二字。她的句子用词华丽,但是不飘渺,她的语句流畅自然,但却不是单调浅显。每一字每一句都渗透着情感,字里行间可以感觉到惘怅与伤感,并不是轻描淡写,也不是过分渲染。

内容简介 编辑本段回目录

她兰心慧质,饱读诗书,却因为父兄卷入党争,籍没入宫,宫中辛者库为浣衣奴。
他是满清第一才子,繁华似锦、侧帽风流,却有着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隐痛。
他是八岁御极,除权臣、定三藩、文才武略、睿智过人的一代帝王。
一曲箫簧合奏,引出一段盛世情错……
本书有《金枝欲孽》般的诡谲宫廷,是《大长今》似的励志童话。

目录包括 编辑本段回目录

 第一章 天为谁春
第二章 若只初见
第三章 心期天涯
第四章 萧瑟兰成
第五章 六龙天上
第六章 心字成灰
第七章 药成碧海
第八章 兰襟亲结
第九章 鉴取深盟
第十章 白璧青蝇
第十一章 玉壶红泪
第十二章 休说生生
第十三章 花冷回心
第十四章 时只道
第十五章 脉脉斜阳
第十六章 此身良苦
尾声
番外——和妃

精彩片段编辑本段回目录

此生良苦(7)

太皇太后却问:“今儿下午的进讲,讲了什么书?”皇帝答:“今儿张英讲的《尚书》。”太皇太后道:“你五岁进学,皇祖母这几个孙儿里头,你念书是最上心的。后来上书房的师傅教《大学》,你每日一字不落将生课默写出来,皇祖母欢喜极了,择其精要,让你每日必诵,你可还记得?”

皇帝见她目光炯炯,紧紧盯住自己,不得不答:“孙儿还记得。”

太皇太后又是一笑,道:“那就说给皇祖母听听。”

皇帝嘴角微微一沉,旋即抬起头来,缓缓道:“有国者不可以不慎,辟则为天下僇矣。”太皇太后问:“还有呢?”

“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皇帝的声音平和,听不出任何涟漪:“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

太皇太后点一点头:“难为你还记得——有国者不可以不慎,你今儿这般行事,传出去宗室会怎么想?群臣会怎么想?言官会怎么想?你为什么不干脆扼死了那纳兰性德,我待要看你怎么向天下人交待!”语气陡然凛然:“堂堂大清的天子,跟臣子争风吃醋,竟然到动手相搏。你八岁践祚,十九年来险风恶浪,皇祖母瞧着你一一挺过来,到了今天,你竟然这样自暴自弃。”轻轻地摇一摇头:“玄烨,皇祖母这些年来苦口婆心,你都忘了么?”

皇帝屈膝跪下,低声道:“孙儿不敢忘,孙儿以后必不会了。”

太皇太后沉声道:“你根本忘不了!”抽出大迎枕下铺的三尺黄绫子,随手往地上一掷。那绫子极轻薄,飘飘拂拂在半空里展开来,像是晴天碧空极遥处一缕柔云,无声无息落在地上。太皇太后吩咐苏茉尔道:“拿去给琳琅,就说是我赏她。”皇帝如五雷轰顶,见苏茉尔答应着去拾,情急之下一手将苏茉尔推个趔趄,已经将那黄绫紧紧攥住,叫了一声:“皇祖母。”忽然惊觉来龙去脉,犹未肯信,喃喃自语:“是您——原来是您。”

皇帝紧紧攥着那条黄绫,只是纹丝不动,过了良久,声音又冷又涩:“皇祖母为何要逼我?”太皇太后语气森冷:“为何?你竟反问我为何——昨儿夜里,慎刑司的关庆喜向你回奏了什么,皇祖母并不想知道。你半夜打发梁九功去了一趟咸福宫,他奉了你的口谕,去干了些什么,皇祖母也并不想知道。皇祖母就想知道一件事,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你这样痴心地一力回护她,她可会领你的情?而不是得意于自己欺瞒哄骗,将堂堂的大清天子玩弄于股掌之中?”

皇帝脸色苍白,叫了一声:“皇祖母。”

太皇太后话句里透着无尽的沉痛:“玄烨啊玄烨,你为了一个女人,一再失态,如今竟然为了徇私情,逼迫无辜,置家法国法于罔顾。”皇帝背心里早生出一身冷汗,道:“昨夜之事是孙儿拿的主意,孙儿行事糊涂,与旁人并不相干,求皇祖母责罚孙儿。且端嫔算不得无辜,还望皇祖母明察。”太皇太后目光如炬,直直地盯着他:“不论怎么说,端嫔罪不至死。你还说与旁人并不相干?嘿,你可真是痴心,她若不做出这样的事来,用得着你替她杀人灭口?”皇帝听到“杀人灭口”四个字,身子微微一动,伏身又磕了一个头。

太皇太后柔声道:“好孩子,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臂上生了疽疮,痛得厉害,每日发着高热不退,吃了那样多的药,总是不见好。是御医用刀将皮肉生生划开,你年纪那样小,却硬是一声都没有哭,眼瞧着那御医替你挤净脓血,后来疮口才能结痂痊愈。”轻轻执起皇帝的手:“皇祖母一切都是为你好,听皇祖母的话,这就打发她去吧。”

皇帝心中大恸,仰起脸来:“皇祖母,她不是玄烨的疽疮,她是玄烨的命。皇祖母断不能要了孙儿的命去。”

太皇太后望着他,眼中无限怜惜:“你好糊涂。起先皇祖母不知道——汉人有句话,强扭的瓜不甜。咱们满洲人也有句话,长白山上的天鹰与吉林乌拉(满语,松花江)里的鱼儿,那是不会一块儿飞的。”伸出手搀了皇帝起来,叫他在自己身边坐下,依旧执着他的手,缓缓地道:“她心里既然有别人,任你对她再好,她心里也难得有你,你怎么还是这样执迷不悟?后宫妃嫔这样多,人人都巴望着你的宠爱,你何必要这样自苦?”

此生良苦(8)

皇帝道:“后宫妃嫔虽多,只有她明白孙儿,只有她知道孙儿要什么。”

太皇太后忽然一笑,问:“那她呢?你可明白她?你可知道她要什么?”对苏茉尔道:“叫碧落进来。”

碧落进来,因是日日见驾的人,只屈膝请了个双安。太皇太后问她:“卫主子平日里都喜欢做些什么?”碧落想了想,说:“主子平日里,不过是读书写字,做些针线活计。奴才将主子这几日读的书还有针黹箧子都取来了。”

言毕将些书册并针线箧都呈上。太皇太后见那些书册是几本诗词并一些佛经,只淡淡扫了一眼。皇帝却瞧见那箧内一只荷包绣工精巧,底下穿着明黄穗子,便知是给自己做的,想起昔日还是在乾清宫时,她曾经说起要给自己绣一只荷包。这是满洲旧俗,新婚的妻子,过门之后是要给夫君绣荷包,以证百年好合,必定如意。后来这荷包没有做完,却叫种种事端给耽搁了。皇帝此时见着,心中触动前情,只觉得凄楚难言。太皇太后伸手将那荷包拿起,对碧落道:“这之前的事儿,你从头给你们万岁爷讲一遍。”碧落道:“那天主子从贵主子那里回来,就像是很伤心的样子。奴才听见她说,想要个孩子。”皇帝本就心思杂乱,听到这句话,心中一震。只听碧落道:“万岁爷的万寿节,奴才原说,请主子绣完了这荷包权做贺礼。主子再三地不肯,巴巴儿地写了一幅字,又巴巴儿地打发奴才送去。”太皇太后问:“是幅什么字?”

碧落赔笑道:“奴才不识字,再说是给万岁爷的寿礼,奴才更不敢打开看。奴才亲手交给梁谙达,就回去了。主子写了些什么,奴才不知道。”太皇太后就道:“你下去吧。”

皇帝坐在那里,只是默不做声。太皇太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她写了幅什么字,碧落不知道,我也不曾知道。可我敢说,你就是为她这幅字,心甘情愿自欺欺人!如今你难道还不明白,她何尝有过半分真心待你?她不过是在保全自己,是在替自己前途打算——她想要个孩子,也只不过为着这宫里的妃嫔,若没个孩子,就是终身没有依傍。为了保全她自己,她不惜亦去谋算他人。她一丝一毫都没有指望你的心思,她从来未曾想过要倚仗你过一辈子,她从来不曾信过你。她明知你待她一片赤诚,她竟然就是用这赤诚将你玩弄于股掌之中!”

太皇太后又道:“若是旁的事情,一百件一千件皇祖母都依你,可是你看,你这样放不下,她终归是你梗在心上的一根刺,时时刻刻都会让你乱了心神。你让纳兰性德去管上驷院,打发得他远远儿的,可是今儿你还是差点扼死了他。他是谁?他是咱们朝中重臣明珠的长子。你心中存着私怨,岂不叫臣子寒心?你一向对后宫一视同仁,可是如今一出了事情,你就乱了方寸,竟不惜为她杀人灭口,逼迫无辜。你为了她,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糊涂。旁人犯了糊涂不打紧,咱们大清的基业,可容不得你有半分糊涂心思。”

太皇太后轻轻吁了口气:“刮骨疗伤,壮士断腕。长痛不如短痛,你是咱们满洲顶天立地的男儿,更是大清的皇帝,万民的天子,更要拿得起,放得下。就让皇祖母替你了结这桩心事。”

皇帝心下一片哀凉,手中的黄绫子攥得久了,汗濡湿了潮潮地腻在掌心,怔怔瞧着窗外的斜阳,照在廊前如锦繁花上,那些芍药开得正盛,殷红如胭脂的花瓣让那金色的余晖映着,越发如火欲燃,灼痛人的视线。耳中只听到太皇太后轻柔如水的声音:“好孩子,皇祖母知道你心里难过。赫舍里氏去的时候,你也是那样难过,可日子一久,不也是渐渐忘了。这六宫里,有的是花儿一样漂亮的人,再不然,三年一次的秀女大挑,满蒙汉军八旗里,什么样的美人,什么样的才女,咱们全都可以挑了来做妃子。”

皇帝终于开了口,声音却是飘忽的,像是极远的人隔着空谷说话,隐约似在天边:“那样多的人,她不是最美,也不是最好,甚至她不曾以诚相待,甚至她算计我,可是皇祖母,孙儿没有法子,孙儿今日才明白皇阿玛当日对董鄂皇贵妃的心思,孙儿断不能眼睁睁瞧着她去死。”


尾声(2)

碧落骇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琳琅从箱底里拿出一个青绫面子的包袱,缓缓打开来,这一次却似是绣活,打开来原是十二幅条屏,每幅皆是字画相配。碧落见那针脚细密灵动,硬着头皮赔笑道:“主子这手针线功底真好。”琳琅缓缓地道:“这个叫惠绣。皇上见我喜欢,特意打发人在江南寻着这个——倒是让曹大人费了些功夫。只说是个大家女子在闺阁中无事间绣来,只是这世间无多了。”

碧落听她语意哀凉,不敢多想,连忙赔笑问:“原是个女子绣出来的,凭她是什么样的大家小姐,再叫她绣一幅就是了,怎么说不多了?”琳琅伸手缓缓抚过那针脚,怅然低声道:“那绣花的人已经不在了。”

碧落听了心中直是忽悠一沉,瞧这情形不好,正不知如何答话,锦秋却喜不自胜地来回禀:“主子,皇上来了。”

琳琅神色只是寻常样子,并无意外之色。碧落只顾着慌慌张张收拾,倒是锦秋上前来替她抿一抿头发,只听遥遥的击掌声,前导的太监已经进了院门。她迎出去接驾,皇帝倒是亲手搀了她一把。梁九功使个眼色,那些太监宫女皆退出去,连锦秋与碧落都回避了。

皇帝倒还像平常一样,含笑问:“你在做什么呢?”

她唇边似恍惚绽开一抹笑意,却是答非所问:“琳琅有一件事想求皇上。”皇帝“唔”了一声,道:“你先说来我听。”她微仰起脸来凝望皇帝。家常褚色倭缎团福的衣裳,惟衣领与翻袖用明黄,衣袖皆用赤色线绣龙纹。那样细的绣线,隐约的一脉,渐隐进明黄色缎子里去,如渗透了的血色一样。又如记忆里某日晨起,天欲明未明的时候,隔着帐子朦胧瞧见一缕红烛的余光。

她忽然忆起极久远的以前,仿佛也是一个春夜里,自己独自坐在灯下织补。小小一盏油灯照得双眼发涩,夜静到了极处,隐约听见虫声唧唧。风凉而软,吹得帐幕微微掀起,那灯光便又忽忽闪闪。头垂得久了,颈中只是酸麻难耐,仍是全心全意地忙着手里的衣裳,一丝一缕,极细极细的分得开来,横的经,纵的纬……妆花龙纹……那衣袍夹杂有陌生的香气。

如今这样淡淡的香气已经是再熟悉不过,氤氲在皇帝的袍袖之间,她忽然觉得一阵虚弱的恐惧。皇帝见她眸光如水,在晦暗的殿室里也如能照人,忽然间就黯淡下去,如小小的、烛火的残烬。不由问:“你这是怎么了?适才不是说有事要我答应你?”

她本是半跪半坐在脚踏上,将脸依偎在他的衣袍下摆,听得他发问,身子震动了一下,又过了良久,方才轻声开口说道:“琳琅想求皇上,倘若有一日琳琅死了,皇上不可以伤心。”皇帝只觉得彻骨的寒意从心底翻涌出来,勉强笑道:“好端端的,怎么说起这样的话,咱们的将来还长远着呢。”

琳琅“嗯”了一声,轻声道:“我不过说着玩罢了。”皇帝道:“这样的事怎么可以说着玩,满门获罪可不是玩的。”妃嫔如果自戕,比宫人自戕更是大不敬。皇帝怕她起了轻生之意,有意放重了口气。她沉默片刻,说道:“琳琅知道分寸。”

皇帝转过脸去,只不敢瞧着她的眼睛,说道:“只是太皇太后这几日身子不爽,想静静养着,你每日不必过去侍候了。”她忽然微微一笑,说道:“皇上的发辫乱了,我替皇上梳头吧。”皇帝心里难过到了极处,却含笑答应了一声。她去取了梳子来,将皇帝辫梢上的明黄穗子、金八宝坠角一一解下来,慢慢打散了头发。皇帝盘膝坐在那里,觉得那犀角梳齿浅浅地划过发间,她的手似在微微发抖,终是不忍回过头去,只作不知。

因要视朝,皇帝卯时即起身,司衾尚衣的太监宫女侍候他起身,穿了衣裳,洗过了脸,又用青盐漱过口,方捧上莲子茶来。皇帝只吃了一口就撂下了,又转身去看,琳琅裹着一幅杏黄绫被子向里睡着,一动不动,显是沉睡未醒,那乌亮如瀑布似的长发铺在枕上,如流云迤逦。他伸出手去,终究是忍住了,转身出了暖阁,方跨出门槛,又回过头去,只见她仍是沉沉好睡。那杏黄原是极暖的颜色,烛火下看去,只是模糊而温暖的一团晕影。他垂下视线去,身上是朝服,明黄袖和披领,衣身、袖子、披领都绣金龙,天子方才许用的服制,至尊无上。
尾声(3)

他终于掉过脸去。梁九功瞧见他出来,连忙上前来侍候。

“万岁爷起驾啦……”

步辇稳稳地抬起,一溜宫灯簇拥着御辇,寂静无声的宫墙夹道,只听得见近侍太监们薄底靴轻快的步声。极远的殿宇之外,半天皆是绚烂的晨曦,那样变幻流离的颜色,橙红、橘黄、嫣红、醉紫、绯粉……泼彩飞翠浓得就像是要顺着天空流下来。前呼后拥的步辇已经出了乾清门,广阔深远的天街已经出现在眼前,远远可以望见气势恢宏的保和、中和、太和三殿。那飞檐在晨曦中伸展出雄浑的弧线,如同最桀骜的海东青舒展开双翼。

梁九功不时偷瞥皇帝的脸色,见他慢慢闭上眼睛,红日初升,那明媚的朝霞照在他微蹙的眉心上,心中不禁隐隐担心。皇帝倒是极快地睁开双眼来,神色如常地说:“叫起吧。”

琳琅至辰末时分才起身。锦秋上来侍候穿衣,含笑道:“主子好睡,奴才侍候主子这么久,没见主子睡得这样沉。”

琳琅“嗯”了一声,问:“皇上走了?”

锦秋道:“万岁爷卯初就起身上朝去了,这会子只怕要散朝了,过会子必会来瞧主子。”

琳琅又“嗯”了一声,见炕上还铺着明黄褥子,因皇帝每日过来,所以预备着他起坐用的。便吩咐锦秋:“将这个收拾起来,回头交库里去。”锦秋微愕,道:“回头皇上来了——”

琳琅说:“皇上不会来了。”自顾自开了妆奁,底下原来有暗格。里头一张芙蓉色的薛涛笺,打开来瞧,再熟悉不过的字迹:“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人无语。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潜来珠锁动,惊觉银屏梦。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皇帝的字迹本就清竣飘逸,那薛涛笺为数百年精心收藏之物,他又用唐墨写就,极是精致风流,底下并无落款,只钤有“体元主人”的小玺。她想起还是在乾清宫当差的时候,只她独个儿在御前,他忽然伸手递给她这个。她贸然打开来看,只窘得恨不得地遁。他却撂下了笔,在御案后头无声而笑。时方初冬,熏笼里焚着百合香,暖洋洋的融融如春。

他悄声道:“今儿中午我再瞧你去。”

她极力地正色:“奴才不敢,那是犯规矩的。”

他笑道:“你瞧这词可就成了佳话。”

她窘到了极处,只得端然道:“后主是昏君,皇上不是昏君。”

皇帝仍是笑着,停了一停,悄声道:“那么我今儿算是昏君最后一次吧。”

她命锦秋点了蜡烛来,伸手将那笺在烛上点燃了,眼睁睁瞧着火苗渐渐舔蚀,芙蓉色的笺一寸一寸被火焰吞噬,终于尽数化为灰烬。她举头望向帘外,明晃晃的日头,晚春天气,渐渐地热起来。庭院里寂无人声,只有晴丝在阳光下偶然一闪,若断若续。幼时读过那样多的诗词,寂寞空庭春欲晚,梨花满地不开门。这一生还这样漫长,可是已经结束了。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匪我思存 网络小说 康熙 纳兰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