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
  • 人气指数: 3828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2-10-14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鸿海收购夏普
鸿海收购夏普
郭台铭炮轰3D打印
郭台铭炮轰3D打印
黑客入侵郭台铭邮箱
黑客入侵郭台铭邮箱
富士康静音模式
富士康静音模式
富士康暂停招聘
富士康暂停招聘
富士康集权之乱
富士康集权之乱
富士康推自有品牌电视
富士康推自有品牌电视
富士康的困境
富士康的困境
人口红利消失威胁富士康
人口红利消失威胁富士康
富士康进驻美国的未来
富士康进驻美国的未来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2017年特斯拉
2017年特斯拉
MIT黑客全纪录
MIT黑客全纪录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富士康遇囚徒困境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富士康遇囚徒困境编辑本段回目录

在经历了“炼狱”般的2010年员工系列“坠楼”事件后,两年多来,郭台铭提出的转型举措逐一推进,富士康是否还是原来的富士康?2012年10月7日下午4时许,国庆黄金周最后一天,陪伴母亲、挈妇将雏,郭台铭一家五口及帮佣现身台北市信义区共享天伦。观看街头表演时,郭还拿出1000元新台币让小女儿送给艺人。郭是台湾“代工之王”——鸿海(2317.TW)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在大陆,鸿海往往被称作富士康。

自1974年开始创业,目下管理大陆员工约120万人的郭台铭,当然清楚这些偶发事件背后或深或浅层次的原因,但他分身乏术——10月9日,鸿海公布的前9月营收数据显示,9月营收同比增长8.46%,是公司继2012年6月同比增长不足10%以来的第四个月。

相对的利好是,随着iPhone5及iPadmini等新产品的上市,鸿海将迎来10月到年底的订单旺季。何况,即便全球经济形势不佳,但鸿海1~9月累计营收高达约22311.45万亿新台币,同比增长20.37%。这一数目亦极其接近2010年鸿海总营收约23131.29万亿新台币。

在经历了“炼狱”般的2010年员工系列“坠楼”事件后,两年多来,郭台铭提出的转型举措逐一推进,富士康是否还是原来的富士康?

转型喜忧参半

两年多来,富士康工厂迁了,渠道大力开拓了,但它的转型成绩却堪称喜忧参半,勉强可达及格线。

2010年上半年,富士康爆发“坠楼门”,十多位年轻员工殒命,郭台铭于年中共开出应对“药方”四服。

其中,“治标”的两服是给员工涨薪;工厂加速自沿海内迁,西进重庆、成都、武汉、衡阳,北上太原、郑州、天津等。“治本”的亦是两服:重整富士康通路事业群,开拓“万马奔腾”、飞虎乐购等五路渠道业务;加快向新能源、新材料、云计算等转型。

2011年7月底,在前述四策基础上,郭台铭再次提出3年引入100万台机器人(Foxbot)战略。看起来,正如同大力推进“调结构”的中国经济一样,代工航母富士康也将迎来自己的转型之旅。

但两年多来,富士康工人薪资涨了,工厂迁了,渠道大力开拓了,科技投入增加了,机器人大力研发了,富士康的转型成绩却堪称喜忧参半,勉强可达及格线。

而更让人担忧的消息包括:杜家滨、程天纵等核心高管离职;子公司富士康国际(2038.HK)营收额下滑、亏损成为常态;通路事业陷入僵滞;机器人研发及引入遇阻;入股夏普不畅,整合产业链对抗三星效果不明显等。

不难发现,随着公司营收规模的不断增大,郭台铭的烦心事不少,其不久前直斥夏普董事会效率慢的言论更被爆炒。

当然,考虑到当前全球恶劣的经济形势,郭台铭率富士康仍能保持年逾20%以上的增长态势,还是让人刮目相看。

遵循“四个趋势”

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进工厂,所以应该让他们走管理、控制的职业道路,工厂管理自动化水平要得到提升。

于2010年宣布“再干十年”的郭台铭,市场嗅觉依然敏锐。2012年5月,已经撂荒数年的富士康上海运营总部破土动工,并预计2015年完工。

“我看其他的行业有点衰退。我最近盖上海大楼,跟中建材(中国建筑材料集团简称——编者注)合作,发现整个中国内地的建筑成本在下降。”郭台铭对去台湾参加会议的美的控股董事局主席何享健说,“所以我现在,正在加紧盖新厂,急着在那(建筑成本)上涨之前,赶快盖起来。”

按照郭台铭的判断,未来有四大趋势值得关注,鸿海的转型也须遵循。

趋势一:中国内地工资将继续上涨。这不仅跟政府的“十二五”居民收入倍增计划相关,而且与中国经济发展到这一阶段的必然升级相关。因此,郭台铭甚至喊出2013年底工资会再增加一倍,超过台湾的薪资水平。

趋势二:随着国内中产阶层即将崛起,中国已经到了不应该再拿工资作为劳务输出要素的阶段,而且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进工厂,所以应该让他们走管理、控制的职业道路,工厂管理自动化水平要得到提升。

趋势三:机械手臂将代替人工,生产线更加自动化。鸿海计划未来3年导入100万个机器人。

趋势四:“制造的鸿海”将走向“技术的鸿海”“商贸的鸿海”。

显然,这四大判断与其2010年下半年以来大力推行的富士康转型举措一一对应。

“一石两鸟”机器人

不难发现,郭台铭属意的机器人研发,除了用于既有生产线重复、枯燥的替代劳作外,其对于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生产代工也有所筹划。

但至少目前看来,“制造的鸿海”依然强大;“制造的鸿海”要变身“技术的鸿海”“商贸的鸿海”,则相当不易。

郭台铭透露,富士康自深圳将iPhone业务搬迁至郑州之前,3个月时间,郑州市政府就调派了两万多工人到深圳接受培训。与这些“大干快上”、驾轻就熟、立即出业绩和利润的制造项目不同,富士康在万马奔腾、飞虎乐购等通路项目上的折戟却也并不出人意料。

而技术研发层面,富士康内部代号Foxbot的百万机器人计划也显示出更大难度。

难得的大约一小时休闲至少表明,第二天就将迎来62岁生日的郭台铭心情尚好。10月5日凌晨,富士康郑州厂区数千工人罢工;而稍早的9月23日晚间,富士康太原工厂亦发生工人与保安激烈冲突。

2011年底,郭台铭曾对参观富士康晋城厂区机器人研发的媒体介绍称,2010年开始,富士康研发出的首批机器人已经在晋城园区投产,2011年这一园区的机器人年产能已达到一万台。

显然,这一数目距离郭台铭2011年7月所称的3年100万台差距甚大。

在晋城现场,记者们还看到,这些所谓的Foxbot,仅能从事一些简单、重复的劳动,每台售价在14万元~16万元之间,体积不一,外形有的像螃蟹腿,有的像升降机,有的正在重复左转,有的无休止地外旋,准确而言,这些机器人更应被称作“工业机器人”或“机械手”。

但郭台铭的野心很大,其大力投入研发机器人更兼具“一石二鸟”之谋。

“过去,汽车是机械产品,将来则会是电子产品,因为它的电子成本将占到47%。Google发布了一个无人驾驶的新一代汽车,鸿海在上海的研发中心就是产出这样的汽车,将把鸿海的员工升级到能够做相关研发的工作。”郭台铭说。

不难发现,郭台铭属意的Foxbot研发,除了用于既有生产线重复、枯燥的替代劳作外,其对于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生产代工也有所筹划。

正像郭台铭口中所称,Google此前研发出了Android系统,并请HTC代工生产出了一款样机;若Google在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系统领域领先而准备推出产品,代工厂商选择方面,鸿海至少是非常值得考虑的合作伙伴。

谁能保证苹果一直强大下去?而倘若不是仰赖苹果这四五年来不断飞来的订单,富士康会是什么样子,谁能想象?

富士康内迁“后遗症”:部分员工生活太单调编辑本段回目录

国庆节期间爆发的数千人“停工”,让富士康郑州工厂再次引起各方关注。两年前,这一代工巨头将为苹果生产iPhone系列产品的生产线从深圳迁到河南,被看做是富士康内迁计划的重要布局之一。据劳工组织“中国劳工观察”在10月6日发布的消息称,富士康郑州工厂部分工人因加班及质量控制标准过于严苛,导致约3000~4000名员工“罢工”。

  富士康集团随后在声明中表示,并不存在所谓“4000名员工罢工”事件,只是因不同部门间员工的沟通不畅,导致质量部门约有200余名质检员采取故意旷工的方式消极怠工。

  10月9日,记者在富士康郑州厂区走访时发现,富士康内迁带来的“后遗症”更多在此次事件之外。

  生活实在太单调

  在富士康郑州工厂的10多万用工大军中,90后正在日益成为主力军。来自豫东开封的李瑞和来自商丘的王静虽然到富士康才7个多月,但已经成了这里的“老人”,前者20岁,后者19岁。

  她们在富士康的工作是“品管”,即生产线上的制作过程检验。王静形容她们的工作,“每天就是在线上走来走去,看生产线上的工人有没有按照标准流程作业。”

  一条生产线大概100多个工人,一般是两个品管负责督查。在今年3月份刚入厂的时候,王静觉得品管还是个不错的工作,在给爸妈打电话解释她的工作内容时,她还不无自豪地说,“人家干活,我看着,来回在生产线上巡视一下就行。”家人里觉得这工作还不错,“监督别人干活,挺好的。”

  干了一段时间后,王静才发现这份工作并不那么好干,而且和她之前想象的也不一样。王静说她进富士康之前,预想着每天上8个小时的班,然后每周双休,周末可以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

  但现实和她预想的有不小的差距,“说是上8个小时的班,实际每天都要加两个小时班,你得6点多就起床;你可以选择不加班,但没有全勤奖;之前也没想到从宿舍到厂区那么远,来了之后才发现还得坐车,既然来了,就坐吧;中午就一个小时的吃饭、休息时间,吃过饭就得进车间,吃饭慢了还有可能迟到;忙的时候一个月才休息一天。”说起不如意,王静可以列出一大串。

  进富士康之前,她也没想到要上夜班,来之后是每个月轮换一次,上一个月夜班,上一个月白班。同白班一样,夜班也是10个小时,从晚上8点站到早上7点。“夜班可累、可累的,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你得睁着眼吧,确实瞌睡了,就去洗一把脸。”王静说。在富士康,加班、上夜班都是家常便饭,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排斥加班。王静的一个同事这个月加了100个班,拿到了他入职富士康以来最高的4600元收入。

  在王静看来,这样的生活实在太单调、无聊,“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回去时候天已经黑了,整天就是上班、下班、睡觉,每天在那站10多个小时,下班后哪都不想去,就想赶紧回去休息。太没意思了!”王静说。

  即便偶尔休息,这个厂区周边也实在没什么好玩的。富士康建厂之前,这里本是一片农田,富士康的出现就像从地里长出来的一样,除了工厂、宿舍基本没有什么配套设施。

  设置在路边的一些简易房构成了服务这数万工人的主要场所。一位在路边摊吃饭的男性员工表示,富士康虽然在不断加工资,但加工资的速度,还赶不上周边物价上涨的速度。一年前刚来的时候,一个烧饼夹肉才2块钱,现在涨到了4块钱;以前4元钱一份的炒面现在都涨到了8块。如果加上抽烟,每个月吃饭、抽烟,就差不多花去了工资的三分之一。

  除了物价涨得快之外,周边的环境也让工人们感到担忧。打架的、钱被抢的时有发生。王静说,每次路过宿舍区旁边一个没有路灯的小路都让她提心吊胆。

  与为工人们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务相比,当地政府更关注扩产、扩产、再扩产。富士康被看成了拉动当地增长的新增长极,即便在今年全国出口形势普遍不佳的背景下,在富士康的带动下,河南的出口额依然接近翻番。

  在不断推高经济数字的冲动下,数万产业工人的生活需求被压缩到了最低。记者咨询富士康所在的郑州空港园区管委会办公室工作人员,他们也搞不清楚这里的公共服务该由哪里负责,他们更愿意谈的是厂房建设。

  压力下的暴力

  相比体力上的辛苦,王静说,每天都可能和生产线上工人发生的冲突,更让她一进车间都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她不得不经常自我安慰,下班就好了。

  作为品管,她的职责就是防止生产线上的工人不当操作,并记录下来上报给绩效考核部门。她的记录虽然不会对生产线上工人们产生直接影响,但会影响生产线线长的绩效,绩效和年终奖挂钩。

  如果被她上报了不当操作记录,线长的年终奖受影响,“线长就会骂下面的干部,干部骂下面的员工,员工被骂后,压力被一级一级往下传。”王静说。不过,作为品管她也没办法。“如果在生产线上巡视10个小时,没记录一个问题,领导会觉得我们能力不行或者没认真工作,我们也会被领导骂。”王静说。

  碰上理解的员工还好,碰上不理解的,不仅恶语相向,还要冒着被打的危险。经常被骂的基层员工甚至在某个时候就选择了用暴力来释放压力。“现在一些年纪小的,被骂得不爽,或线长说的难听了,就敢动手打自己线长。”王静说。她遇到的最严重一次是被生产线上六七个工人围攻,幸亏被周围的人拉开了。李瑞的情况则相对好一些,最严重的一次是被线上的工人围着骂,直到把她骂哭这些人才罢休。

  但也有顶不住压力而崩溃的。9日中午,在富士康郑州厂区内,一位30多岁的男性员工在车间外抽完一支烟后忽然躺在地上大喊,“我是刘罗锅,我是刘罗锅……”随后被赶来的120急救车拉走。有围观的员工感叹说,“又疯了一个。”

  现在王静巡线就很小心,尽量平衡一些。如果她在一条线上转的次数多了,生产线上的线长就可能会认为你在找茬,如果她在一条生产线停留超过一分钟,线长就会过来问,“有啥事吗?”如果你还不走,那线长就开始撵人了,“你是巡线的,老站我们这干吗?”暴力威胁有时候会成为最后的手段。

  王静就曾经遇到过一次,临近下班的时候,生产线上的工人想快点结束,就直接拿着产品跳过她的检查,要装箱。当王静上去阻止时,对方理直气壮地说,“你哪只眼看到我装箱了?你还想不想在这混了?”“我们属于不同的部门,他们当然管不了我们,但他可以下班打你。有的就是威胁一些,但有些人憨啦吧唧的,下班还真就打。”王静说。中秋以来加班的这几天,就有好几个品管被打,有在回家路上被打的,也有在车间现场被打的。

  10月2日,一位品管部门的女干部在生产车间被打后,最终酿成了三天后的“停工”事件。王静和李瑞均参与其中。

  富士康的管理难题

  品管部门女干部被打后的第二天,王静和李瑞就听说了要在三天后停工的消息,但她们还不确定是否真的会发生。她们也在通过手机和QQ与其他车间的朋友沟通。

  第二天,王静赶紧和其他品管部门的朋友联系,确认其他品管已经停工后,她也立即回到了宿舍。她觉得这个时候,大家要团结。不然,生产线上的工人以后会更嚣张,她们对人身安全的诉求也继续不会得到公司管理人员重视。

  回到宿舍后,她所在品管线的线长给她打了多次电话,她干脆把手机调成了静音。直到下午,她收到公司发布的一条短信,“对大家反映的安全等相关问题,公司会调查核实后妥善处理,公司会采取措施确保大家在公司的安全。”并要求停工的员工在下午4点半之前返回岗位。

  她和其他车间的品管联系后,得知一些品管已经开始回公司上班。于是,当她所在部门的领导下午再次打她手机时,她便接了电话。“别人都上班了,咱也别不接电话了。”王静说。

  对于这次停工,王静回忆说,“蛮好玩的。”在她看来,对这次的打人事件,公司应该会处理好点,“之前是给2000多块钱就搞定了,现在恐怕不能这么轻易结束吧,怎么也得给个说法吧。”王静说。她的一个品管朋友在网上留言说,“感觉今天就像梦一样,以后会是个回忆的!”

  富士康集团新闻发言人刘坤表示,这次出现的短暂停工,主要还是在沟通上,了解员工诉求上做得不好。从公司管理者的角度,他没有必要偏袒任何一方,只是如何防止单个的纠纷变成面上的问题,可能我们的管理人员做得还不够细致。

  长期关注新生代农民工问题的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卢晖临认为,富士康迁到内地后降低了生产成本,但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根本问题,没有对管理制度做出变化,目前的半军事化管理不适应新生代农民工的特点,所以只要不从根本上改变管理制度、改善生产生活环境,现在出现的问题日后还会经常出现。(文中李瑞、王静为化名)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富士康遇囚徒困境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