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22999 次
  • 编辑次数: 3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3-12-24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被遗忘权
被遗忘权
个人信息权的法律保护
个人信息权的法律保护
公民个人信息刑法保护
公民个人信息刑法保护
iCloud艳照事件
iCloud艳照事件
小米泄密门
小米泄密门
隐私的商机
隐私的商机
第四修正案中的隐私权
第四修正案中的隐私权
监听行动与美国自由
监听行动与美国自由
屏蔽NSA监控
屏蔽NSA监控
垃圾短信黑网
垃圾短信黑网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第四修正案中的隐私权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第四修正案中的隐私权编辑本段回目录

刘方权


【关键词】搜查;扣押;隐私权;第四修正案
【全文】
  第四修正案的隐私权
  威廉C. 赫费南
  刘方权译
  一、概述
  二、隐私和个人安全:从ENTICK到OLMSTEAD到KATZ
  1、第四修正案对个人安全的保护
  2、第18世纪的渊源
  3、非法侵入和第18世纪的遗产:首席大法官Taft在OlmsteadV. United States案的判决意见
  4、Katz V. united States案法庭对非法侵入标准的否定
  A、 Katz和法庭对隐私作为第四修正案之独立保护利益的认可
  B、 对Katz案法庭判决的辩护
  5、第四修正案多元主义
  三、克制模式的发展
  1、 Katz案后有关隐私的法理学:对外部警醒的不合理期待
  A、对隐私利益的急切寻求
  B、向第三方公开的问题
  C、 以公共成员可以发现什么的问题的估量
  2、 Haran标准之一:从社会期待到合法的、可行的隐私利益
  3、 Haran标准之二:确立个人隐私利益的方法
  4、 有效的个人隐私主张的特征
  A、隐私的不同类型:人身隐私和信息隐私
  B、个人相互间隐私:对称和非对称的关系
  C、监控关系中的对称性
  D、 隐私分析的内容和方式:个人易受伤害性的传统和特殊溯源
  E、 重述
  5、 对他人克制的合理期待
  6、 对警察作用不信任的可能性:对政府在紧急情形下全面不信任的否定
  四、克制模式的运用
  1、不能主张隐私利益的情形
  2、观察性监控
  A、 私人物品和信息
  B、 隐私暗示
  C、 在公共场所的行为监控
  D、 科技和隐私的解释
  3、互动监控
  A、 不存在问题的情形
  B、 Harder 案
  五、结论
  
  
  
  一、概述
  有没有将人们对隐私问题的热切关注融入第四修正案的法学理论当中的可能?即使在恐怖分子对叛国发动攻击以前,这个问题就是一个相当引人注目的问题,而在此之后,这个问题就变得更为突出。第四修正案有关的判例法当然是建立在对隐私的合理期待的明确关注的基础之上的。 但是如果无们对在恐怖袭击之前的一系列法庭判决进行考察,没人能说最高法院已经对隐私问题表现过认真的关注。例如,最高法院就一直认为个人对其银行纪录、 他们所拨打的电话号码, 或在对他们家后院的低空飞行监控等问题上 ,就没有任何第四修正案上的隐私利益。而且,根据法庭的分析,即使我们的垃圾也会把我们置于危险的境地。如果有人把他家里的垃圾用一个塑料袋小心地装起来,然后放在大街上,法庭认为,该人就不能期待警察对那些垃圾的检查以图从中发现在其家中发生了一些什么事。
  很明显,法庭对隐私的概念是从语法上做了尽可能狭义的解释。他们的解释是表达了他们对居住隐私的关注, 但是却允许警察的直升飞机对居民后院进行低空飞行监控。法庭表达了以电话交谈的隐私问题的关注, 但是却认为人们对他们所拨打的电话号码不能有合理的隐私期待。 恐怖分子对美国的攻击是否会,以及在将来如何影响有关隐私的法学理论还是个很难说的问题,但是至少在这之前,法庭并未将隐私作为第四修正案的一个价值给予认真的重视,这一点很明显。虽然,我的问题一开始并不是直接关注最高法院的有关规则,而是质问是否有认真地将隐私利益融入第四修正案法学理论中的可能。
  隐私规则要求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克制自己,不要对邻居和同事的行为表示他们的好奇,不鼓励第三方去探寻他人的秘密,不偷看他人的收入帐单等等。但是警察,却被认为不受这些规则的约束,这种例外对于警察侦查那些被法庭称为“普通刑事罪错”的行为是至关重要的。从总体上来说,这是不可或缺的,有人进而认为,因为警察工作是“特别的政府需要”(对恐怖主义的侦查需要相当明显就是从这种理论主张中所延伸出来的)。警察官员也许会认为必须避免明显的违背隐私规则,而警察如果要使他们的行动有效率的话,那么对警察的期待也就仅此而已。
  事实上,人们可以进一步认为最高法院的有关隐私的理论已经得到了精确的尊重,因为它在这里有明确的界限。第四修正案判例的核心原则是警察不能有明显地侵犯公民个人隐私的行为,如他们必须尊重住所和个人随身携带物品的隐私。另一方面,在这些判例中所暗含的结论是警察可以自由地收集人们的有关信息,因此他们可以使用直升飞机对居民后院进行低空监控,可以拿走人们放在屋外的垃圾等等。如果这些行为由非警察来行使,法庭的辩护者会说这些行为可以被称之这“窥视”(snooping),而当由警察来行使时法庭的辩护者则会说这些同样的行为可以被推断为是合理的执法行为。
要说对恐怖主义的侦查对隐私利益有什么影响的话,现在来说还是太早, 我并未将本文的主要部份用于阐述恐怖主义对纽约和华盛顿的攻击所带来的后果所引发的问题,而是用来分析前文所概述的主要争论,如警察对普通刑事罪错行为的调查。特别是,我通过两个方面对“人们对警察的隐私期待应弱于对一般人的隐私期待”的观点进行了回应。首先,我赞同这些争论对法庭有关第四修正案对隐私保护的观点进行的精确描述。我认为法庭在其有关隐私利益的判决中用词是模糊的,当用一般的术语来解释时,这些判决似乎使隐私保护就像公众所认为他们相互应当的那样,因此经常提起隐私期待的的意义是“社会准备像人们合理期待的那样承认你的隐私利益”。 而在具体的案件中法庭则在一种狭义的范围内,以职业根据来解释隐私的概念。 法庭的意见意味着警察作为对公共信息收集的前线人员,在检查公众所丢弃的垃圾时,其行为是合法的。 进而,警察被制授权予对日常隐私规则的特别豁免权。警察不能有明显的侵犯公民个人隐私的行为,但是一些轻微的介入则是允许的。
  另一方面,我认为,作为一个标准化的问题,对隐私以职业化的根据和普通公众进行区别从宪法的角度而言是令人难以接受的。我认为法庭根据警醒模式作出了推断,要求人们对他人可能侵入他们的生活保持警醒。警醒模式,我始终认为是不适当的,即使是在侦查恐怖犯罪的过程中。适当的做法应当是对第四修正案的平衡标准根据公共安全的特别紧急情形进行调整,同时对普通公众对隐私的期待予以充分的重视。当我们的行动超出了因恐怖主义所引起的特别问题的范围时,我们会发现从整体上来说这种模式对于侦查普通的刑事犯罪是多么的不合适。作为一种控告原则,一旦人们考虑到执法人员对控告信息的欲望和获取能力,警醒模式就是一种特别令人困扰的模式。
  我以为,法庭一直以来就对其刚刚确立的那些规则视而不见,一直以来就根本上误解了隐私规范的性质。这些隐私规范不是建立在警醒模式基础上,而应当是建立在对其他人的克制的期待之基础上的,也就是说,人们有理由期待其他人出于对确定和保持个体身份的生活方式方面的尊重而克制其好奇心。克制的含义就在于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有隐私的问题:我们为之欢呼是因为隐私使我们维持着一种独立于外界的宁静的生活庇护的期待当法庭说出对隐私的合理期待时,也就意味着其已经明确地表示了对克制的实质性程序的关注和对日常生活的隐私规范的的强调,虽然事实上这是根据那些从事探寻个人隐私者所遵循的规范所做出的推断。我认为法庭应当尊重在其标准中所暗含的前提。
  本文分为三个部份,第一部份考察了第四修正案之隐私原则的发展,后两部份提出了改善当前规则的理论框架。本文的第一部件 目的在于厘清第四修正案之隐私利益的法学理论的发展、演进轨迹,阐明为什么18世纪的法庭会将隐私保护与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的法律联系在一起,然后解释为什么对20世纪的法庭来就严格地保持其联系是适当的。第二部份我概要地介绍了对隐私保护的克制模式,并与法庭之警醒模式进行了对比。即使是在出于对恐怖犯罪侦查的需要的背景下,我认为隐私期待,根据克制为理解,仍应得到充分的尊重。是什么使对恐怖犯罪的警务行为变得不同一般?我认为不是与相一致的隐私利益的重要性,而是对维护公共安全的政府利益的过份强调。最后,我主张明确法庭在涉及一般刑事犯罪行为时有关隐私问题应适用克制模式。不仅在警察实施犯罪嫌疑人监控的情形下,而且在警察侵入私人生活的情形下,如鼓励个人背叛其亲密的朋友。
  二、隐私和个人安全,从Entick到Olmstead到Katz
  在考虑第四修正案的隐私问题是,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概念性的,另一个是解释性的问题必须予以考虑。概念性的问题与“隐私”一词的含义有关,解释性的总理则与第四修正案所涵盖的隐私有关。很明显,概念性的问题具有优先性,在我们理解第四修正案如何保护隐私之前,必须理解当人们谈论隐私一词时他们的意思是什么。因此我首先从几个有关隐私概念的一些评论切入,然后是对有关第四修正案的解释在这些年的变化进行评论。接着,在我对法庭有关第四修正案之隐私保护的理由提出另一种解释时,我进一步拓展了与此有关的评论。
  作为一个临时性的问题,我们可以认为隐私包括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指与个人身体有关的问题,第二个方面则是指与个人生活的主要方面相关的信息问题。这些可以包括一个人希望不将其身体有关的一些,如其小腹上的一块伤疤或其腺上疾病让别人知晓,因此不让人窥见其身体对于控制这些与其个人身体有关的信息传播就变得相当重要。现在我们再来看一下个人的信息隐私问题,在现代社会,个休通常与其信息所在的空闲上分离,事实上,信息隐私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就在于允许人们在一个更大的空间里流动,同时却使其信息相对于其他人保持封闭。
这是不是就是我们所说的隐私、什么是推进对隐私尊重的正当理由?对这个问题的通常回答是,我将在后文进一步详述,对其个人生活的信息的披露和不受限制地侵入其个人生活将使其感觉受到伤害,我们可以想象一个没有信息性隐私的社会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也可以想象一个没有个人隐私的社会,人们的衣着、性生活、排泄不受隔离的社会将是什么样子。这里提到的这些可能性表明什么是合法的隐私主张:只要我们同意人们对允许窥视其身体或将其性生活向外界公开会使人们感觉受到伤害,我们就必须同意人们有权利保障他们的隐私,从而减少这种易受伤害之感。
  1、第四修正案对个人安全的保障
  对隐私进行初步的分析建立一个概念性的分析框架已经超出了18世纪对这一主题的思考范围。虽然牛津英语字典在18世纪之前和18世纪的文学作品中就有隐私一词的使用记载, 但是该词在这一时代的偶然出现必须在18世纪重要的政治事件处理中却缺乏相关文献记载的背景下来理解。也许这些文献最重要的就是宪法本身,在18世纪的宪法中包含有众多的在20世纪的生活中仍然大量使用的与人们生活有关的术语,如财产 、宗教和言论 ,但是却始终没有提到隐私一词。与互同样重要的是,联邦党人文集的作者们也未能在他们众多的著述中对隐私问题有过相关的讨论,如麦迪逊,对个人财产的保护表示过极大的关注,但他对隐私却只字未提。 历史学家警告我们说,根据一个源于当前的概念框架来考察过去状态的风险。当我们在思考第四修正案时,这种风险必须加以考虑。隐私是当下为人们一直关注的一个问题,只要提到第四修正案,我们就必须从18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关注的这个问题开始,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从根据其对财产权的深切关注理由开始思考。
  “这没什么”Blackstone在其评注中评论“它(隐私权)是那样一般地撞击人们的想象,使人的情感介入其中,就象财产权一样。”就象普通法的其他分支一样重要,财产法和特别是在以“非法侵入”为标题的一些法规汇编对于确定政府机构在搜查和扣押中的责任时显得告别重要。根据18世纪的判例,确立这种责任的必要条件是证明政府机构曾经侵入他人财产。 很明显,这种类似于搜查和扣押的侵入为隐私利益提出了实质保护的法律住依据。侵犯某人的身体——比如说逮捕,可以被定义为这种意义上的侵入——对个人隐私的干预。 与此相类似,非法侵入干扰个人家庭,从而侵犯了个人的信息性隐私,如果主人在家,那么还同时侵犯了其人身隐私。然而,仅基于这样的分析,人身隐私和信息隐私还只是附属于搜查和扣押的法律保护。我们可以认为如果非法侵入是作为确定搜查和扣押法律责任的必要条件的话,那么,在一些在很明显在“隐私”之下的问题,根据搜查和扣押的法律就不能得到诉讼上的保护——如不存在非法侵入的对通讯的监听、窃听等。
  是否第四修正案的保护取决于对非法侵入的限制?第四修正案条文并未明确这一问题。事实上,其内容根本未提到非法侵入。而且,第四修正案的核心理念是个人安全概念。第四修正案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条文这样规定:“人民的人身、住所、文件、财产案件不受不合理的搜查和扣押,不受侵犯……” 在对该条进行解释时,人们可以根据个人安全的狭义理解进行推断,认为第四修正案隐含着对非法侵入的限制和案例与对物质的控制联系在一起,特别是与个人生活有着重要关系的物质,如人身、住所、文件和财产。另外,人们也可以认为,因为第四修正案没有提到非法侵入,对此是对个人安全所作的更广义的解释。从这一方面来说,第四修正案只提供了对人们生活至关重要的物质环境的保护,但是,人们可以进而认为第四修正案同样关注那些能使人感受到伤害的基本因素,如没有非法侵入的监听、持续地监视人们的生活或打扰人们与朋友的谈话。根据对个人安全的狭义解释,第四修正案仅提供附带的隐私保护。而从更广义的角度来解释,第四修正案将隐私作为一个独立的价值加以保护,即使执法人员并未对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