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中国——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6647 次
  • 编辑次数: 7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4-02-15
发短消息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林肯实验室
林肯实验室
电子前线基金
电子前线基金
Captcha
Captcha
24家浙江省重点市场
24家浙江省重点市场
浙江省市场协会
浙江省市场协会
贝尔实验室
贝尔实验室
在线计算机图书馆中心
在线计算机图书馆中心
ECMA
ECMA
IRSG
IRSG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所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所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电子前线基金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电子前哨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或译电子前锋基金会、电子前线基金会、电子前沿基金会)是一个国际知名的法律援助公益组织,旨在宣传互联网版权和监督执法机构,总部设在美国。它的使命是

参与和支持那些旨在促使公众了解更多有关计算机和通信领域发展带来的机遇与挑战的教育活动。

促使政策制定者对那些构成通信的自由和开放的基本问题有更好的了解,支持那些可改善社会接受这些新技术的法律和结构变革方式。

提高公众对随新计算机通信媒介迅速发展而产生的公民自由问题的认识。

支持公益诉讼,在计算机和通信技术领域内,维护、保护和扩展第一权利修正法案。

鼓励和支持新技术的开发,以使非技术用户可不受任何影响且方便地接触到新通信技术。

电子前哨基金会依靠捐款维持正常运行,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在华盛顿特区亦有工作人员。他们也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观察员和全球网络倡议组织的参与者。

电子前哨基金会在多个方面采取行动:

为法庭上的辩护提供资金,为那些受到毫无根据或误导的法律威胁(寒蝉效应)的新技术和个人进行辩护,支持那些揭露政府渎职的行为,并为政府和法庭提供指导,组织政治行动、分发大量邮件,支持那些它认为能维护个人自由权利的新技术,维护相关新闻和信息的网站和数据库,监督和质疑那些潜在的它认为有侵犯个人自由和不合理使用的法律,并创建它认为为试图滥用专利权利的名单。

目录

[显示全部]

EFF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电子前沿基金,也称“电子前沿基金会”,全称为“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简称“EFF”。是一个非营利性的国际法律组织,成立于1990年。创建者是一群富有理想和激情的人——律师、技术专家、志愿者和空想家,出发点为保护你的数字权利而工作的人组成的一个非营利的组织。在过去的10多年中,EFF用行动证明了其存在的必要性。一次次介入发生在计算机与通信和信息工具的分布日益普遍深入使用的社会中的冲突。

      1990年,卡普尔(Mitch Kapor,Lotus公司创始人)、John Perry Barlow(著名抒情诗人,怀俄明州的一个牧场主)和John Gilmore(Sun公司的早期雇员发起创建了电子前线基金会(EFF),定位为非赢利的公共利益机构,主要是维护黑客的公民权利。开始主要为几名非法入侵计算机系统而被捕的黑客提供法律支援。电子前线基金会时常被人称为是计算机业的美国公民自由协会(ACLU)。电子前线基金会成立之初,万维网还未诞生,全球电信仍处于发展初期。而卡普尔就已前瞻性地看到了未来,并认识到法律对计算机的介入和管制。

       他们起初是维护黑客的权利,后来则更多地介入到华盛顿的政治中。电子前线基金会最初由卡普尔及其他一些百万富翁提供资金,而今微软、AT&T、Bell Atlantic、苹果等许多大公司都为它提供支持。电子前线基金会已在计算机和通信立法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卡普尔也经常出现在国会听证会上,并为戈尔的信息高速公路计划提供咨询。实际上NII计划的初稿就是卡普尔完成的。他和电子前线基金会对克林顿政府有相当的影响力。后来,他推出了EFF,但是,EFF依然充满活力。

基金会历史编辑本段回目录

电子前哨基金会由约翰·佩里·巴洛和米奇·卡普尔于1990年7月成立。1990年初,执法机构的一些行为,促使他们成立这样一个组织。因为当局对网络通讯的新形式[4]严重无知,而互联网公民自由则越发必要。

1990年4月,巴洛受到美国联邦调查局有关Macintosh系列ROM源代码盗窃和分发的调查。巴洛将这次来访描述为“由于联邦调查机构对计算机技术的不熟悉,事件复杂化了。我立刻意识到,在我能证明我的清白之前,我必须首先向他解释什么才是犯罪。”巴洛认为,这次事件带给他的教训是“当政府处在一个认知混乱的时期,个人的自由将受到威胁”。

巴洛将这一段经历发给了THE WELL在线社区 ,曾碰到过类似经历的米奇·卡普尔和他进行了联络。两人一致认为,有必要在互联网上保护公民自由。卡普尔同意为这样的辩护提供资助,这两个人联系了纽约律师Rabinowitz、Boudin、Standard、Krinsky和Lieberman,为那些来自《Harper》杂志论坛的计算机黑客和曾成为特勤局目标的人辩护[4]。这一做法得到了良好的宣传效果,约翰吉·尔摩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为这个组织提供财政支持。巴洛和卡普尔继续研究政府和技术之间的冲突,并在1990年6月巴洛公布了“罪与罚”一文,在当时网上极有影响力。在这篇文章中,巴洛宣布,他和卡普尔计划创建一个组织来“为教育、游说和诉讼与网上言论相关的领域以及关于宪法进入网络空间的扩充筹集和支付经费。”

这篇文章反响更大,且为巴洛和卡普尔赢得了更多支持。当年6月下旬,巴洛主持了计算机行业主要人物在旧金山的晚餐[来源请求],并为这些明显的威胁制定了一项协调一致的回应。巴洛认为:“在美国联邦调查局和特勤处的行动是一个日益严重的社会危机出现的症状:未来的冲击。美国正进入对信息传递本身没有法律保护的信息时代。”巴洛认为,面对这些需要一个正式的组织,并聘请了凯西·库克为新闻协调员,并开始创建后来的电子前哨基金会。

电子前哨基金会,由卡普尔、约翰吉·尔摩和巴洛,正式成立于1990年7月10日。初始资金由卡普尔,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和一个匿名人士提供。

1990年,迈克·戈德温成为加入该组织的第一个律师。接着于1991年加入Esther Dyson和杰里·伯曼成为了电子前哨基金会的董事。到1992年,克里夫菲·加洛成为电子前哨基金会剑桥分会的新董事,杰里·伯曼于1992年12月成为代理执行主席。

早期案例

该组织的成立是由美国特勤局在1990年年初对史蒂夫·杰克逊游戏公司执行大规模搜查和扣押这一事件促发的。在当时,作为邦州联合的Operation Sundevil行动的一部分,没有法律支持的突然搜查在美国到处可见,然而,史蒂夫杰克逊游戏公司案例,成为电子前哨基金会的第一个引人注目的案件,成为电子前哨基金会开始推动计算机和互联网公民自由的主要着力点。1993年,他们的办公室搬到华盛顿区,同年出版了题为“互联网指南” ,并提供免费下载。

电子前哨基金会的第二大案件是由Cindy Cohn主导的伯恩斯坦诉美国政府 。程序员兼教授丹尼尔·伯恩斯坦起诉政府许可分发他的加密软件,Snuffle,而且提供了描述该软件的文件。最近,该组织一直致力于为Edward Felten,Jon Lech Johansen和Dmitry Sklyarov辩护。

扩充和发展

2010年初,电子前哨基金会公布其成立20年的庆祝活动海报。

该组织最初是在米奇·卡普尔所有的公司在马萨诸塞州剑桥的办事处。到1993年秋季,电子前哨基金会主要的办事处设在了华盛顿,杰里·伯曼为执行主席。在这段时间,电子前哨基金会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影响国家政策的工作,这项工作和该组织的关系不大,而且棘手。1994年,伯曼和电子前沿基金会分道扬镳了,自己创建了民主和技术中心 。电子前哨组织迁往城镇,在那里,德鲁·陶布曼曾一度是执行主席。1995年,根据执行主席Lori Fena的主持下,通过裁员和重组努力,开始专注对以前关注领域的支持,并将办公地点搬迁到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州。在那里,它了临时搬到了John Gilmore的Toad Hall,随即又搬到了1550 Bryant St的Hamm大厦。在Fena成为电子前哨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后,该组织由Tara Lemmey领导。在该组织搬到新的(现在的)办公室之前,法律总监一直由Shari Steele担任,到2009年末前,担任执行主席。在2006年春天,电子前哨基金会宣布,在华盛顿区设有两个新员工律师的办事处。

File:2010 RSA Conference - EFF booth.jpg

电子前哨基金会的展位在2010年RSA大会

EFF的行动编辑本段回目录

        互联网上人们不仅仅会碰到各类技术问题和理论问题,还会碰到各式各样的法律问题,比如网站中用户信息是否允许透露给第三方、P2P是否合法等,当技术和法律发生冲突的时候,如何保护普通民众的权利,这就是电子前沿基金会研究的问题。总部设在美国的旧金山市,在多伦多、布鲁塞尔也设有办事处,同时EFF还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观察员之一。EFF的目标是对新闻业、决策者和民众就与技术相关的公民权利问题进行普及教育,并为捍卫这种权利而斗争。

  EFF的行动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对那些EFF认为遭受了毫无根据的或错误的法律威胁的个人和新技术提供资金援助或法律辩护服务;向政府和法院提供法律指导;组织行动支持那些有助于维护个人权利的新技术;维护相关新闻和信息的数据库及网站,监视和挑战那些它认为会侵犯个人权利和公平的法律;寻找专利滥用的行为并挑战这些没有意义的专利。

  电子前沿基金会大约有30名成员,因为基金会经常需要参与法律事务,所以有三分之一的雇员是律师。基金会的资金来源是捐赠,其中75%的部分来自于个人捐赠,21%来自于组织捐赠,EFF不接受政府部门的资助。

粉碎棱镜

2013年6月初,电子前哨基金会推荐了众多非盈利组织的粉碎棱镜(prism-break.org)自由软件,以便让人们取代参与美国国家安全局PRISM(监听项目)公司的、以盈利为目的商业软件。来保护隐私,防止向美国政府提供人们使用互联网的任何材料。

诉讼

电子前哨基金会为了实现其目标和宗旨,定期在美国的各级法院带来诉讼和辩护。最重要的和技术有关的案件,电子前哨基金会都会参与,包括MGM诉Grokster,苹果公司诉Does等等。

起源编辑本段回目录

  电子前沿基金会的创立起源于1990年的Steve Jackson Games事件。

  Steve Jackson Games是由Steve Jackson创办于美国德州的一家游戏公司。1990年的3月1日,公司突然遭到了美国特勤处(US .Secret Service)的搜查,公司的计算机等电子设备被搜查人员带走,而搜查的原因几度变换。最早公布的原因是特勤处专家们把该公司的一本游戏手册《GURPS Cyberpunk》当成一本指导如何利用计算机进行犯罪的手册,直到1991年特勤处的搜查令申请书被公布后,人们才发现特勤处搜查的真正动机是怀疑Steve Jackson Games公司通过远程联系犯罪(Guilt by Remote Association)。所谓的远程联系是指这家公司架设的BBS,在1990年能上BBS的大都不是技术人才就是黑客,而特勤处怀疑该BBS传播了一份被黑客非法复制的文件E911(一份描述美国“9·11”系统的文献)。最终特勤处归还了所有的设备,并决定不起诉该公司,因为他们无法找到那份文件。然而,Steve Jackson Games公司为此几乎毁于一旦,特别是当Steve Jackson发现保存在公司BBS中的个人信件遭到了访问和删除时,他认为个人的言论自由和隐私权利遭到破坏,希望能找到一个组织帮助他对特勤处进行诉讼并要求赔偿。但是当时互联网还远在大多数人的关注之外,还没有一个组织既能理解这些问题在法律的重要性又能熟悉相关的技术细节。在这种情况下,Mitch Kapor、John Perry Barlow和John Gilmore成立了电子前沿基金会,代表Steve Jackson Games公司和其他几名公司BBS的使用者向美国特勤处提起诉讼。该诉讼历经4年,最终获胜,特勤处向Steve Jackson Games公司赔偿五万美元的损失和二十五万美元律师费用。更重要的是,电子邮件和个人电话通讯一样,被法院裁决为应受到保护不受侵犯。该案例使得人们开始探索如何在网络空间(Cyberspace)中建立合适的法律体系。

  此后,电子前沿基金会不断地进行类似的影响性诉讼(Impact Litigation),希望通过典型的案例引起立法和司法变革,或者公共政策的改变。早期EFF的斗争对象主要是政府部门,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很多企业为了控制和扩大收入来源,通过法律或技术手段来压制人民使用技术的权利。EFF的斗争对象也扩大到了这一类型的企业。

EFF六大业务介绍编辑本段回目录

  目前EFF的业务主要分六个方面:言论自由(Free Speech)、创新(Innovation)、知识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国际问题(International)、隐私问题(Privacy)和透明性(Transparency)。

  言论自由

  互联网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和分享信息的方法,从电子邮件,到博客,以及维基百科,互联网的开放式体系结构摆脱了传统媒体固有的局限性,EFF希望维护互联网作为一个言论自由的平台,当人们到互联网上时,他们的权利也应当随之而至。如果没有足够的法律保护,互联网带来的自由是极其有限的,传统的法律并不适合互联网这种媒介,它让政府、公司甚至个人可以很容易破坏你说话的权利。从EFF这些年处理的案件来看,公司和个人起诉相关的案件很多,博客又成为其中的焦点,大多数案例都是公司或个人认为某个博客中的内容对自己造成了侵害而提起了诉讼。EFF除了参与这些法律案例外,还发起来为博客权利而战的运动(Fighting for Bloggers' Rights),为写博客的人编写了法律指南,告诉他们自己在博客上享有说哪些话的权利。

  创新

  EFF在创新方面的工作包括两方面,一方面,EFF认为创新也是言论自由(技术上的),对于企业通过法律和恶性专利来限制和扼杀创新工作的行为进行斗争。

  比如Blizzard vs. BNETD的案例,Blizzard认为开源的战网软件BNETD侵犯了Blizzard公司自研发的战网程序的权益;EFF则替BNETD辩护,认为应当允许开发与商业软件兼容的开源软件,这样对消费者是有利的,并能促进技术的创新。由于牵涉到反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的合法性,这个案例以EFF的失败告终。

  另一方面,创新带来的新技术有可能会对人们的权利进行威胁,EFF负责将这种可能的危险向大众进行警示,说明新技术在公民权利方面可能带来的伤害,比如RFID技术可能带来的用户信息的泄露等等。

  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主要是影像和音乐制品的传播问题,特别是各大媒体企业和P2P系统间的斗争,相对于前两项EFF完全保护互联网用户的立场,在知识产权上EFF更强调平衡,希望能在用户被诉讼这种方式之外找到一种艺术家为自己的创作获得报酬的方法。但由于企业的步步进逼,知识产权反而成为EFF处理得最多的案例。

  以RIAA vs The People案例为例,美国唱片业协会为例(RIAA)以P2P共享为由先后起诉了两万多名音乐爱好者,从2003年打到今天还没结束,以至于被EFF称为垃圾邮件式的起诉(spamigation)。

  EFF一直站在P2P和用户的立场上,对于P2P软件,EFF认为应保障其技术创新(Innovation)的权利;对于用户,EFF则认为其隐私不应受到侵犯(EFF认为ISP不应该向RIAA提供是谁在使用P2P软件的信息,这侵犯了用户的隐私权)。但就知识产权本身而言,EFF没有有效的攻击手段,所以这一垃圾邮件式的官司如何了结,目前看来仍难定论。

  国际性问题
  国际性问题主要是指EFF在欧洲和加拿大的分部的活动,因为各国的法律不同,所以EFF在国际上的活动还是非常有限的。

  隐私

  现代技术对民众隐私带来的威胁是多方面的,手机和RFID可以泄露用户的位置信息,上网信息可以推测出用户的偏好,而互联网搜索则可能让人发现自己是如此透明。

  EFF认为技术不是根本问题,法律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传统的法律往往无法适用于新的技术,因而使得新的技术对用户的隐私权利造成损害。EFF认为在这方面必须和政府与法院进行不断的斗争,才能让民众在数字世界中的权利得到持续的保证。

  透明性

  新的技术和工具的出现,也让民众有更多手段发现政府和企业的信息,并追究他们的责任。EFF致力于推动和促进这些工具的发明和使用,例如目前EFF开展的Test Your ISP运动,针对目前很多ISP会对P2P协议的报文进行检测和过滤,EFF开发了pcapdiff程序,让人们可以检查自己的ISP是否会进行类似的内容过滤行为。

  互联网虽然没有边界,但是法律还是有边界的,EFF的很多行为是与美国的法律制度密切相关的,我们在研究EFF案例的同时,还要注意到这一点。

个人数据及隐私权益的保护编辑本段回目录

       对于网络上个人数据及隐私权益的保护,美国更倾向于业界自律。FTC就该问题制定了四项“公平信息准则”,要求网站搜集个人信息时要发出通知;允许用户选择信息并自由使用信息;允许用户查看有关自己的信息并检查其真实性;要求网站采取安全措施保护未经授权的信息。其1999年7月13日的报告甚至认为:“我们相信有效的业界自律机制,是网络上保护消费者隐私权的最好的解决方案。”并表示最近无立法必要。

      美国电子前线基金会与Commerce.net共同发起成立了以倡导网上隐私为主旨的非盈利性机构Truste,对符合不同自律标准的网站颁发认证证书。但民众普遍认为业界自律远远不够,鉴于互联网个人信息被盗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必须有政府立法的介入。另外一些通过Truste认证的互联网络巨型企业如Microsoft、Deja、Realnetworks的网站去年都被指控有侵犯用户隐私权的行为,无疑使Truste的可信度大打折扣。

挑战与使命编辑本段回目录

      在过去的50年里,发达国家的人民已经开始步入了一道人类从未体验过的风景线。这是一个没有“真实”的物理形状或形态的区域。它象驻波(standing wave)一样,存在于广褒无垠的电子通讯网络中。它是由电子、微波、磁场、光波、以及思想本身所构成的。

对于许多人来说,最熟悉不过的莫过于,用长途电话进行交谈时所进入的那个“空间”。不过,它同时也是所有数字化信息、或由电子方式载递的信息的宝藏,所以,它也是商务、产业、以及大规模的人类交互式往来最频繁的场所。William Gibson把这种理想的王国称为“电脑化空间”,一种时下颇为流行的说法。不管我们最终称它为什么,它都是信息时代的发祥地,也注定要成为未来的栖息地。

就其目前的状况而言,电脑化空间还是个亟待开拓的“边疆”。在那里,居住着一群硬汉,他们可以忍受蛮野的电脑界面、乖张的通讯门户、所有权的屏障、文化与法律的模糊性、以及地图或隐喻的匮乏。

诚然,有关产权、表达法、身份、行为、及内容的旧观念是以物理形态的表现方式为基础的,所以,在一个完全不存在物理形态的表现方式世界里,它们几乎一无是处。

这一新世界的主权问题尚未得到很好的界定。庞大的机构宣称自己拥有大片的电脑化领地,但是,其他大多数真正的电脑化空间“土生子”却是孤独的、独立的,甚至还是反社会的。所以,电脑化空间既是违法者、也是卫道士的完美滋生地。故而,许多社会只好放任自由,对这一浮现中的领域不予理睬。每天都有千百万人使用自动柜员机(ATM)、信用卡、电话、预约旅行、获取无穷无尽的信息……而对于幕后数字化的鬼斧神工却一无所知。
然而,我们的金融生活、法律生活、乃至现实生活都日益取决于这样一个我们几乎一无所知的领域。我们运用闻所未闻、甚至对其功能还不甚了了的工具,将现代社会的基本职能拱手让给了一个我们甚至不知姓甚名谁的机构。

通讯与数据技术的发展、变化的速度远远超出了社会发展、变化的速度。所以,在电脑化空间与现实世界的临界点,冲突无可避免地发生了。冲突的形式各异,它们包括下述的这些冲突(却又不局限于这些冲突)。

法律与宪法问题
什么是言论自由?什么是纯粹的数据?什么是无纸与无墨的自由传媒?世界上只有隐性层面的"空间"在哪里?对于没有实际物理形态、无穷无尽、又可以轻易复制的产权,人们应该怎样保护?个人的成功商业史能否属于另一个人呢?有没有人可以问心无愧地说他拥有知识呢?
这些只不过是法律或习俗无法作出具体回答的部分问题而已。由于缺乏必要的法律手段,应大型信息公司之邀,执法部门(如特工部和FBI)正在创造某些史无前例的法律,以大幅度地限制宪法在数字化媒体中的运用。
在介于国家控制与个人自由之间的持久的、艰难的、甚至在哲学上界定不清的抗争中,Operation Sun Devil的过分行为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未来的振憾
被迫与瞬息万变的技术保持同步的信息工作者陷入了“循环不息的学习曲线”。他们日益发现,自己好不容易才获得的技能尚未完全掌握就已经过时了。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觉得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与身份的普通市民同样也感到困惑、同样也陷入了循环不息的学习曲线。
由此产生的一种结果是,对数字技术的憎恨。然后,这类做法与事无补。再者,随着用以提高生产效率的工具的出现,工人的生产效率反而降低了。真是可笑极了。最后,它导致了普遍的孤立感、断裂感和无助感;有了这些感觉,没有一个社会可以健康地存在。

“信息富有者”与“信息匮乏者”
在现代社会中,既有对数字技术泰然处之、娴熟精通的人,也有对数字技术一窍不通、心存疑虑的人。由于他们的存在,现代经济日益产生了巨大的断层。从根本上说,这一发展态势剥夺了后者的公民权,剥夺了这一群体在电脑化空间里的任何可能的公民权,以及,对未来的参与权。

再者,由于决策者、政府官员对电脑及电脑的用途知之甚少,所以在不知不觉中,他们把大部分权力下放给了企业中的所谓"专家政治论者"。然而,他们的工作并不具备普遍的社会意义。所以,竞选产生的政府事实上被那些对只关心季度利润、而没有任何实际作为的公司所取代了。

成立电子前线基金会就是为了接受这种、以及其它类似的挑战。虽然我们的计划有胆大妄为之嫌,但是,我们清楚地意识到,有些问题并没有得到它们应该得到的广泛重视。我们不禁自问,"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事实上,我们的最初目标还谈不上雄心壮志。当我们最初听到Operation Sun Devil以及其它进入数字领域的官方风险公司时,我们认为,政府只要能找到几个能干的律师,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要言之,我们只是想点燃燎原之火,然后继续我们的工作。

然而,在我们认真地审视了政府的所作所为之后,我们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我们所面对的是一种我们始料未及的巨大顽疾,即,社会与电脑化空间的冲突。我们深知,唯一的解决方法在于:将文明引入电脑化空间。除非我们能够成功地将这个荒芜的、神秘的地域变成适合于普通居民的地域,否则,这两个世界的冲突还会加剧。宪法的保护(事实上是政府所谓的合法性)可能会逐渐消失。

我们不能听任这一切无拘无束地恣意践踏人类的疆域。所以,电子前线基金会应运而生了。除了作为权利受到威胁的人们的代言人之外:
1.让普通公众与决策者认识到计算机与电信的发展所带来的机遇与挑战是我们的使命,同时,我们也会支持人们为此而做出的一切努力。
2.鼓励技术开发者、政府、公司领导与普通公众进行交流,这样我们才能界定电脑化空间的生活的合适隐喻及法律观念。
3.最后,促进新工具的开发,使非技术用户能够完完全全、轻而易举地使用基于电脑的电信技术。

我们中的一员--米切尔•卡普尔,就是易学易用软件的大力倡导者,而且,他对我们即将面临的挑战做了许多深入的思考。

相比之下,John Perry Barlow则是计算世界的新手(虽然他并不是政界新手),所以,他是技术魔术师与能够将这种魔术和日常生活联系在一起的谨慎的大众之间的使者。

虽然我们希望电子前线基金会能够具有旺盛的生命力,但是,我们希望避免组织在考虑长期发展时可能染上的硬化症。出于这个原因,我们试图轻装上阵,灵活应对。我们试图汇聚知识与金融资源来实现具体的目标,而不是寻找与我们的资源相匹配的目标。如果必要的话,我们将通过网络与组织内部的人员、以及我们的支持者进行交流;而且,较之传统机构,我们更强调自我分配与自我组织。

我们承认,我们的工作也是人们定的。但是,迄今为止,铺天盖地的、赞誉有加的反馈信息,使我们受到了莫大的鼓舞。我们希望电子前线基金会将成为许许多多愿意在象今天的社会这样富饶、自由的未来社会中安居乐业的人们的一个中心。

EFF起诉NSA、FBI和美国司法部编辑本段回目录

电子前哨基金会(EFF)代表人权活动人士、教会领袖,以及毒品和枪支权力拥护者向旧金山联邦法院起诉NSA、FBI和美国司法部,指控NSA的大规模监视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

螢幕快照 2013 07 17 17.21.18 稜鏡下一章,電子邊疆基金會控告 NSA丶FBI 違憲

  EFF称,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了公民的结社自由和表达政治观点的自由,而NSA大规模未指定目标的收集美国人的电话记录,政府因此获得了公民社会关系的惊人细节,我们打电话给谁,经常打电话给谁,打多长时间,这些数据可以向政府显示我们属于或与哪些团体有联系,我们关心的政治问题,我们的宗教信仰。大规模收集这些信息违反了宪法和宪法第一修正案。

电子前沿基金会:实现互联网自由需翻越5座大山编辑本段回目录

去年美国国会欲审议通过《禁止网络盗版法案》(SOPA)引发了互联网世界的巨大反响美国白宫在去年这个时候明确表态不支持SOPA(网络反盗版)法案。但是刚过没几天,美国政府却出人意料的关闭了全球最大档案分享网站Megaupload.com,并起诉相关的两家公司和7名人士。现在反SOPA斗争已持续一年之久,似乎人们的情绪已得到安抚,但EFF提醒广大网民:还有5场关键战役要打以捍卫脆弱的互联网自由。EFF(电子前沿基金会)是一个国际非营利性的组织,旨在宣传数字版权和法律。

这5场关键战役分别是:

反对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SOPA受挫之后,美国国会推出了TPP,欲联合其他国家来推行“网络强权”。而且政府间的讨论外界并没渠道获悉,但根据美国主导的秘密谈判草案泄露稿,TPP各成员国至少要加强版权协议、限制“合理引用”、研发数字锁、对允许用户上传内容的网站施加更大压力。这张信息图可以解释这些协议对普通人意味着什么。

进行专利制度改革

苹果从创新地标演变成专利流氓已经众人皆知。大公司并购濒临破产的技术企业为的只是专利,而收购专利为的只是应付诉讼,专利已经失去了保护和推动发明的原本意义。大公司甚至以专利打压真正有创新的初创公司。

变革严苛的计算机犯罪法

舆论普遍认为,是美国司法部以及其引用的过时残忍的《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杀死了计算机天才Aaron Swartz。EFF希望他的死可以促成一部“Aaron法案”,保护开发者、自由捍卫者在遇到类似情形下的权利。

废止新的互联网监控法案

传言奥巴马政府将付诸表决《通信协助司法法案》(CALEA)要求电信运营商为其所有通信服务设立方便政府机构监听的后门。FBI则希望互联网大企业能为他们提供办案协助。这将严重威胁隐私、网络安全与创新。

保护人们的LBS数据

除了主动打开GPS,基站定位将被动的泄露个人手机位置。而你去了什么地方,将可以推断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去年美国政府大大小小的要求提供位置信息的申请高达130万次。

据国外媒体最新消息报道,号称盗版之王的Kim Dotcom在互联网上发布Mega新版文件共享服务之后,今天在新西兰的办公地点宣布,Mega仅上线一天时间,用户数目已经突破了100万。Kim Dotcom亦是前文件共享站点Megaupload创始人。

附:SOPA的主要内容是,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打击互联网盗版。具体来说,就是以下四条:

(1)美国政府在得到法院禁令后,可以命令"网络广告提供商"(比如doubleclick)和"在线支付提供商"(比如PayPal)停止向侵权网站提供服务。

(2)美国政府还可以命令搜索引擎(比如Google)不得显示侵权网站的内容,以及命令电信服务商屏蔽侵权网站。

(3)在六个月内获取(包括转贴和上传)盗版材料累计10次者,最高可判处5年有期徒刑。

(4)如果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事先采取防盗版措施,可免除侵权责任;如果明知有人利用该服务进行盗版活动,却不加以制止,将加重惩罚。(来自《SOPA为什么是一部恶法》)

奖项编辑本段回目录

电子前哨基金会设置了两个奖项,推广符合其宗旨和目标的工作:

电子前哨基金会先锋奖,每年颁发一次,以表扬在其个人“拓展了电子前哨的自由和创新”。2009年,获此殊荣的是Limor Fried , Harri Hursti和Carl Malamud。

电子前哨基金会参与设置的计算奖项,旨在“鼓励普通互联网用户帮助解决巨大的科学问题”,奖励第一个个人或团体发现了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十进制编号的素数。该奖项的经费由匿名人士或团体提供。 该奖项是:

5万美元,第一个人或团体发现至少有一百万个十进制数字组成的质数-颁奖于2000年4月6日。

10万美元,第一个人或团体发现至少有一千万个十进制数字组成的质数-颁奖于2009年10月14日。

15万美元,第一个人或团体谁发现至少有1亿个十进制数字组成的质数。

25万美元,第一个人或团体谁发现至少有10亿个十进制数字组成的质数。

资金来源编辑本段回目录

该基金会收到来自其董事会成员约翰·巴克曼 (主席),帕米拉·萨缪尔森 (副主席),约翰·佩里·巴洛,Lorrie Cranor,戴维·J·伯,爱德华·费尔顿,约翰·吉尔摩,布鲁斯特·卡尔,乔·克劳斯和Brad Templeton的支持。该组织经常收到来自其他人的无偿援助,如来自教授Eben Moglen法律援助。

在2004年2月18日,电子前哨基金会宣布,它已收到了伦纳德·朱布科夫地产商120万美元的捐赠[14]。它将使用100万美元为数字公民自由成立电子前哨基金会捐赠基金。

慈善导航为电子前哨基金会的财政效率和能力给出了最高四星级的打分。

The foundation receives support from its board members John Buckman (Chairman), Pamela Samuelson (Vice-Chairman), John Perry Barlow, Lorrie Cranor, David J. Farber, Edward Felten, John Gilmore, Brewster Kahle, Joe Kraus, and Brad Templeton. The organization often receives additional pro bono legal assistance from Eben Moglen.

On February 18, 2004, the EFF announced that it had received $1.2 million from the estate of Leonard Zubkoff. It used $1 million of this money to establish the EFF Endowment Fund for Digital Civil Liberties.

In April 2011, George Hotz donated $10,000, the remainder of his legal defense money in his case against Sony.

The agitprop art group Psychological Industries has independently issued buttons with pop culture tropes such as the logo of the Laughing Man from the anime series Ghost in the Shell: Stand Alone Complex (with the original Catcher in the Rye quotation replaced with the slogan of Anonymous), a bleeding roller derby jammer, and the "We Can Do It!" woman (often misidentified as Rosie the Riveter) on a series of buttons on behalf of the EFF.

Charity Navigator has given the EFF an overall rating of four out of four stars, including four stars for its financial efficiency and capacity.

Beginning 2010, the EFF began regularly receiving income from the Humble Indie Bundle. In 2010 these donations made up 14% of EFF's total revenue for that year.

In 2011, the EFF received $1 million from Google as part of a settlement of a class action related to privacy issues involving Google Buzz. EPIC and seven other privacy-focused nonprofits protested that that the plaintiffs lawyers and Google had, in effect, arranged to give the majority of those funds "to organizations that are currently paid by Google to lobby for or to consult for the company." An additional $1 million was obtained from Facebook in a similar settlement.

In 2012, the EFF received $250,000 from Mark Cuban and $250,000 from Markus Persson to support anti-patent activities.

参考资料编辑本段回目录

解说电子前沿基金会:技术无边法有界,东南大学杨望

官方网站:http://www.eff.org/
http://www.csdn.net/article/2013-01-21/2813846-five-battles-for-internet-freedom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电子前线基金 EFF 网络公民权力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Electronic Frontier ,电子前线基金会,EFF,电子前沿基金会,电子前哨基金会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