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5312 次
  • 编辑次数: 2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09-08-22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Robert Cailliau
Robert Cailliau
乔纳森·弗莱切
乔纳森·弗莱切
迈克尔·哈特
迈克尔·哈特
V. A. Shiva Ayyadurai
V. A. Shiva Ayyadurai
Scott Fahlman
Scott Fahlman
Alan Emtage
Alan Emtage
互联网中年危机
互联网中年危机
Rick Adams
Rick Adams
Mark P. McCahill
Mark P. McCahill
Peter Scott
Peter Scott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Roger Scantlebury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Roger Scantlebury,British computer scientist; colleague of Davies at National Physical Laboratory; gave seminal paper on packet-switching network design in 1967 outlining work of Donald Davies' team in London; influenced Larry Roberts's design of the ARPA network.

作为计算机的诞生地,美国不但拥有当今世界上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而且云集了一大批优秀的高科技人才。在著名的高等学府MIT(麻省理工学院),早在60年代初期,便有人开始进行数据通讯和计算机网络方面的理论探索和实验研究,例如1961年7月莱昂纳多·克林洛克Leonard Kleinrock)撰写的论文《大型通讯网络中的信息流》,首次提出了至今已被计算机网络广泛采用的分组交换理论,稍后美国兰德公司(Rand)的保罗·巴然(Paul Baran)和英国NPL的唐纳德·戴维斯( Donald Davies )、罗杰·斯堪布雷(Roger Scantlebury)也几乎同时分别独立地提出了分组交换原理。1962年8月黎克里德(J.C.R. Licklider)和克拉克(W. Clark)联名撰写的论文《在线人机通讯》,讨论了具有分布式人机对话功能的大型网络的概念,为建立这种网络打下了理论基础。

目录

[显示全部]

英国对互联网的贡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英国为互联网的发展做出了两项最重大的贡献。1967年,唐纳德·戴维斯(Donald Davies)和罗杰·斯坎特伯里(Roger Scantlebury)在英国国家物理实验室(NPL)率先建立了分组交换网,连接了10台计算机和几十个外围设备,他们还说服美国Arpa把Arpanet建成分组交换系统。借调到日内瓦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的英国科学家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Lee)提出了万维网(WWW)的概念,在20世纪90年代推动了互联网的普及,其发展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1973年,邮政电信率先启动了英国邮政总局实验分组交换服务(EPSS),1978年前又建立了第一个国际分组交换服务网(IPSS),该网使用的是由国际电话电报咨询委员会(CCITT)制定的X.25标准。因此拥有账户的用户得以使用名为Telecom Gold的公众电子信箱业务,而且还能连接到美国的Compuserve、The Well等在线服务。EPSS反过来也催生了科学工程研究委员会网络(Sercnet),Sercnet是英国的一个致力于科学和学术研究的网络,建于德尔斯伯里原子研究院(Daresbury atomic research establishment),1984年发展成熟并连入联合学术网(Janet)。

      Janet仍在不断发展壮大。Superjanet 5采用新型光纤接入,将主干网的速度升级到10Gbps并且具备带宽分割性能,因此,需要大量带宽的应用程序将会获得更大的数据传输能力,如射电望远镜的数据采集。

      总的来说,光纤是英国的开发成果,英国电信(BT)目前正把全国的电话和数据通信网升级为“21世纪网络”(21CN)架构,从而更好地利用其光纤基础设施。21CN是一个端对端的IP网,它不再像目前这样把模拟和数字信号混在一起,而是将声音和数据完全实现数字化的传输。

互联网的前身ARPANET编辑本段回目录

构建一个可以防止核打击的、高生存网络的构想,是“包交换之父”Paul Baran于1964年在一篇公开发表的论文中提出来的,并且在1965年向国防部正式提出了组建“包交换网络”的建议,但一直石沉大海。20世纪最缺的是什么?是伯乐。

1966年2月,ARPA为了把互不兼容的巨昂贵的计算机连接起来,以节约纳税人的钱,批准了ARPANET项目,当时ARPA无人知道Paul Baran的工作。

上次我在博文中说到,Taylor花了20分钟时间,从老板那里忽悠到了100万大洋做ARPANET,但谁有这个能力呢?他把目光瞄准了当年29岁的,在MIT林肯实验室工作的Larry Roberts,希望Roberts来担当ARPANET的项目经理。这次,他不是花了20分钟来找给他“打工”的,而是8个月时间,并且用了点“不正当”手段才得手的。20世纪,也缺人才呀。

Roberts是一个大牛人,在60年代,一年上机的时间竟然高达760小时。他为世界上最早的晶体管计算机TX-2撰写了操作系统的大部分和编译器。硕士论文研究数据压缩技术,博士论文研究三维固体的识别。另外,他当年竟然编写了基于神经网络的手写识别程序!后来Roberts被IEEE评选为决定互联网早期发展的4个牛人之一。

不管Taylor好说歹说,Roberts就是不愿意做华盛顿的“政府官员”。Taylor后来终于想到了一个“损招”,让自己的老板(ARPR的局长)给Roberts的老板,林肯实验室的主任打电话:“喂,是不我们ARPA的资助占到林肯实验室经费的51%。如果回答是YES,那你去说服你的手下Roberts到ARPA来上班”。老板对老板,事情很快就搞定了。两周后,Roberts就到ARPA报到上班了。哈哈,美国人也要搞关系。

在Roberts的领导下,ARPANET的项目开始正式启动了。但Roberts也不清楚如何具体联网。比如,他最初想通过电话线,把计算机直接连接起来,马上就遇到了两个问题:1)N2问题(天啦,那是当年电话网也早就解决了的问题,可见计算机界一直对电信不是很了解);2)拥有计算机的单位不愿意分配点宝贵的计算资源用于联网。

Roberts遇到了如何组建ARPANET的巨大技术性挑战。1967年10月1日-3日举行的一次学术会议,改变了ARPANET的历史。在这次会议上,英国学者Roger Scantlebury带来了他的研究团队已经成功解决Roberts所关心问题的消息。但这次会议带给Roberts的更惊讶的消息是:美国人Paul Baran早在1965年就给国防部提交报告,详细论证了组建类似ARPANET的包交换网络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Paul Baran这哥们的遭遇真可谓:墙里开花墙外红,美国人不知道外国人知道。这和中国的一些社会文化现象比较相似。

此次会议后,Paul Baran很快被聘任为ARPANET的非正式顾问,ARPANET也开始“抗核打击”了。有了Paul Baran提供的完整思路,Roberts基本知道如何做ARPANET了。1969年,互联网的前身,有4个节点的ARPANET诞生了。

罕见的组合:大型科学研究、军事研究以及自由的氛围编辑本段回目录

互联网是由大型科学研究计划、军事研究和自由的氛围在几个主要的研究大学和军事智库(military think-tanks)中交会诞生的。阿帕网络(ARPANET)计划虽然是由国防部所提出,但负责该项计划的IPTO却将重心放在计算机科技的应用研发,军事用途反而是次要的。Baran的设计起初是军事导向的,该计划在阿帕网络中提供两项重要的基础,其一为封包交换(packet-switching)技术,另一项基础是奠基在下列三项原则的通信架构:去中心化的网络结构;透过网络节点来分散计算机运用的权力;经由众多的功能来减低离线状态下的风险。这些面向体现了互联网和军事运用上的共通处:弹性化、指挥中心的消逝以及提高每个节点的自主性。

一开始五角大厦否决了Baran的分散的网络计划(distributed network),直到1967年,研究领域和Baran相近的Roger Scantlebury(英国)在田纳西州的一场座谈会再度提出该项计划,才被IPTO所接纳。虽然Baran的概念在阿帕网络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这个实验性的网络却是建立在非军事化的目的上。

除了发展计算机网络,该项计划的目标其实并不明确。降低线上分享计算机资源的成本原本是该计划的目标之一,但是随着使用成本快速的降低下,这个目标也就不是主要的诉求了。当时网络最普遍应用的是由BBN的程序设计师Ray Tomlinson在1970年所研发的电子邮件系统,这个功能至今仍被广泛的使用。IPTO的计算机工程师当时经常透过学术网络(university research system)来进行计算机技术的研发,因此,在1960和1970年代美国计算机科技研发的资金可说大都来自ARPA。

由科学家和工程师所组成的网络,在计算机网络科技持续发展下逐渐形成,并且在新一代外围的年轻研究者的加入下持续扩张。阿帕网络原始核心设计者主要来自麻省理工学院(包含MIT所支持的BBN)、林肯国家实验室(Lincoln National Laboratory)。这个研发网络主要的成员毕业于MIT、UCLA、Harvard、the University of Utah、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ta Barbara、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

这些计算机的研发者、设计者游走于ARPA、研究型大学和半学术性的智库(如RAND、SRI、BBN),由于美国国防部给予ARPA相当的自主性,因此IPTO得以提供这些研发者和设计者一个自由独立的空间,来激发释放他们对于计算机网络的创意和构想。在1970年代阿帕网络计划开始进行时,IPTO就更加的专注在计算机网络的开发上,如Kahn和Cerf就致力于设计网络架构和通讯协议,使网络能透过一个开放的系统来连结全世界。

因此,作为网络源头之一的阿帕网络,是在充满想象力、自由的开发设计气氛下所形成的,并由一群计算机科学家所管理。阿帕网络是一个科学的梦想,希望藉由计算机通讯来改变全世界。承袭学术研究的传统,阿帕网络的核心设计在完全放松的气氛下包含了研究生的参与,据报导,一开始研究生在阿帕网络的运用上主要是在个人用途方面以及相互讨论如何取得大麻,而在奥普的电子信件表列中最常看到的是SF-Lovers(科幻小说邮递名单)。

虽然阿帕网络的研发并非是一个军事取向的计划,但这并不表示美国国防部从一开始就刻意要发展计算机网络。冷战促使了美国政府致力于尖端科技的发展,特别是在前苏联主持的太空计划对美国国家安全所带来的挑战。因此,从战争的角度看来,互联网的发展并非科技创新的特例,在二次大战期间,科学家和工程师所做的研究,促成了微电子的革新,冷战期间的军备竞赛加强了微电子的发展。

在阿帕网络发展过程中,较为特殊的是美国国防部设立了ARPA作为一个自主性的研发单位,并让ARPA科技研发上提供资金和辅导的功能。因此,ARPA当时是美国科技,不仅在网络科技上,而是在各领域最具创新、研发功能的机构。ARPA是由学者、他们的同事以及学生所组成的研究单位,构成一个绵密的学术、研发网络。他们之所以能够在科技研发上取得充分的自主权,其原因在于ARPA相信透过这些独创性的研发,新科技能在军事用途上有所裨益。

在1980年代美国在美苏竞争中取得优势后,特别是在电子和通信方面,前苏联的策略转为在核子武器的削减上。科技上的劣势是促使戈尔巴乔夫施行改革(perestroika)政策的主因之一,最后并导致前苏联的瓦解。前苏联把科技的发展定位在专门为军事服务上,而严格的管制、监督却无法激发出科技革新的思想,并遏止了科技的发展。ARPA弹性化和学术自由的风气成功的把军事上的策略转换为科技的创新,并加以应用。

阿帕网络在1975年移转到国防通讯局(Defense Communication Agency),开始军事上的应用。但由于使用上的差异,1983年阿帕网络分为军事使用的MILNET和研究上使用的ARPA-INTERNET,并且促使1984年NSFNET的产生。之后,由军方研发的科技转而民间亦可使用,国防部为了政治上的利益因而将之商业化,免费的让民间共享资源,并且给予美国计算机相关产业补助。

在欧洲,封包交换技术、计算机通讯和通讯协议是由公共研究部门研发,如Britain’s National Physical Laboratory,或是政府资助的研究计划,如French Cyclades。

网络关键技术是由政府机构、主要的研究型大学以及研究中心所发展,而非商业部门。网络科技做为获利取向的研究可能过为大胆、昂贵、高风险,特别是在1960年代。当时的企业着重于传统的工业生产和财务政策,并不愿意承担高度的风险来发展网络科技。在1972年,IPTO的领导者Larry Roberts提出了将阿帕网络分享、私有化的构想,并邀请ATT共同参与,但是ATT在参考贝尔实验室的意见之后予以拒绝。ATT过于依赖传统的电话事业,并未做好数字交换(digital switching)的准备,就算到了1990年,US Office of Technology Assessment仍听从NREN的意见,因此没有电话公司愿意参与该项计划,甚至有一家公司明确的表示网络并不能带来获利,因而不愿意参加该计划。

资金较为充裕的公司与企业都不愿意投资在网络上。一个在英国的例子,British National Physical Laboratory(NPL)架设了两条网络:MarkⅠ和MakkⅡ,NPL试图说服邮政局(General Post Office)建立一个国家计算机通讯网路。如果该项计划在1960年代末期能够推行,或许就可以超越阿帕网络的成就,但是邮政局却对该计划不感兴趣。之后,NPL在1977年将该计划释出,希望协助商业部门建立数据传输网络,但是商业部门却是使用以美国阿帕网络技术为基础的Telnet。因此英国的封包交换计数和发展始终敌不过美国网络科技的扩张与发展。

网络科技的发展取决于安全的环境(不受限制的环境)、公共部门研究和任务导向的研究等三个因素,商业部门并无法提供这样的条件来发展网络科技。此外,要是军事部门优先考量安全问题,如前苏联,那研究的创意就无法充分的展现出来;要是负责研发的政府公部门对商业部门采取官僚的态度,如英国邮政局,技术的适用性优于技术革新(沿用旧习),科技的创新亦无法充分的发展。如ARPA、大学、智库和主要的研究中心所提供的资源充沛、自由气氛的研究环境,是网络科技得以发展的基础。

胡启恒:互联网的缘起及其在中国的早期发展编辑本段回目录

  互联网的缔造者和先驱们是这样评价互联网的:“电报、电话、无线电和计算机的发明,为互联网空前的能力集成奠定了基础,从而在计算机和通信领域引发了史无前例的革命。”转眼之间,互联网已成为摆脱地域制约的全球范围内信息交互传播的崭新媒体,成为交易的最大平台,成为人人可以利用的学习、合作、互相沟通的手段,更进一步成为全球普及度最高的信息基础设施。

  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复杂并包含许多方面的内容。它究竟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形态?首先是在技术领域中,从“包交换”和ARPANET相关技术开始起步的一系列演变;其次是对如此复杂的、全球规模的基础设施的组织实现、运行管理;还有社会中的相应变革,首先是出现了一个新的群体,他们孜孜以求,为创造和改进互联网有关的技术同心协力,这个群体被互联网的缔造者们称为“Internauts”,意为“网航员”,即“探索网络的人”;随后出现的是网络使用者的群体,他们自称为“网民”;最后,可能也是最重要的,是互联网在商业行为中的塑身,也就是最有效地把研发成果转变成最为普及的、好用的信息基础设施。这些复杂交错的过程造就了今天的互联网。

  关于互联网历史的书和文献很多,但是中文的可能还不是很普遍。本文主要以互联网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the Internet),互联网历史(The History of the Internet),维基网络百科中的互联网历史(History of the Internet in the Wikipedia)等文献为蓝本,提供一个忠于事实、非常简约的互联网发展缘起的介绍。

  互联网缘起:一个划时代创新成就的出现和成长

  1957年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美国采取在国防部建立先进研究计划局(ARPA)的对应措施,以继续保持在科技前沿领域的领先地位。20世纪60年代初,美国空军委托兰德公司研究如何在核打击以后仍然保持对攻击力量的控制能力。一个分布式的,能耐受核打击的军用网络,这是对于美国科学技术创造能力的一个挑战。

  全球网络思想萌芽

  关于“全球网络”的这一划时代思想,其奠基人和先驱是MIT的心理学/计算机科学家J.C.R.Licklider。 最早的记录是1962年Licklider所写的一系列备忘录。他描述了一种通过把计算机互相连接成网来实现人与人之间信息交互的概念,他称之为“银河系网络”。按照他的想象,在全球范围内互相连接起来的许多计算机将可以使每一个人从任何地点很快地得到需要的数据或程序。他在“人机共栖(Man-Computer Symbiosis)”这篇发表于1960年的论文中写道:“互相以宽带通信线路连接起来的计算机,将可期待具有现在的图书馆这样的功能,即先进的信息存储、提取以及其他人机共栖(交互)的功能”。原则上,他的设想与现在的互联网已经非常接近。他被任命为ARPA信息技术研究计划的首任领导。随后,Licklider又将这种网络概念的重要意义传递给他的继任者,Ivan Sutherland, Bob Taylor, 和MIT的研究员 Lawrence G Roberts。

  包交换的理论诞生

  与此同时,另一个重要的思想也在开始萌发,即关于包交换的理论。MIT的 Leonard Kleinrock于1961年发表关于包交换思想的第一篇文章,1964年出版了第一本书。从电信的话路到包交换,在计算机联网的道路上可谓向前迈进的决定性一步。使计算机能互相沟通,则是另一个技术关键。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Lawrence Roberts等人将分别位于麻省和加州的两台计算机通过低速的电话线连接,创造了第一个广域网。试验结果证明,分时计算机可以远程合作,运行程序或存取数据,只是电话线实在不堪重负。而且Kleinrock关于包交换通信的必要性与可行性也完全得到了确认。

  出现ARPANET

  1966年末,Roberts开始在DARPA(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规划局)发展计算机网络的概念,于1967年制定并发表了“ARPANET”计划。在他发表这篇文章的会议上,他得知英国国家物理实验室(NPL)的Donald Davies 和 Roger Scantlebury 也有一篇关于包交换的文章,并且同时得知在兰德公司,Paul Baran 等人也做了关于包交换的工作。兰德公司关于包交换网络用于军事保密语音通信的论文发表于1964年。所以,“包交换网络”的理论与实践,完全是各自独立地、平行地同时在MIT(1961~1967年), 兰德公司(1962~1965年),英国的NPL (1964~1967年)进行和发展,互相之间没有任何关联。

  由9位互联网创始科学家和工程师联名发表的“互联网简史,特别对一个事实做了说明,就是,在这三个平行发展的团队中,只有兰德公司的工作考虑了核战的问题。而从MIT发展起来的ARPANET与此事并没有关联。当然,在以后研究互联网的鲁棒性和幸存能力时,也考虑了互联网在损失大部分底层网络时的耐受性能。

  1968年是互联网发展的一个新阶段,DARPA正式立项支持ARPANET,在Roberts主持下初步发展了其整体结构和规范。由BBN团队及在其中发挥主要作用的Bob Kahn于1968年底赢得DARPA的合同,负责发展包交换网络的关键部件IMP(界面消息处理器),并负责总体体系结构设计;网络拓扑结构和经济性能的设计和优化是由Roberts 与Howard Frank,以及他在NAC(Network Analysis Corporation)的团队负责;而网络的检测系统则由Kleinrock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团队负责发展。

  Kleinrock最早发展了包交换的理论,又在网络的分析、测试和设计方面有深入的研究,所以他在UCLA的网络测试中心被选定作为ARPANET第一个网点。1969年9月,BBN在UCLA建成了第一个IMP,第一台网上主机顺利完成了连接。斯坦福研究院(SRI) 提供了第二个网点,并支持了网络信息中心(NIC),其功能包括保存、运行和维护主机名册及对应的地址表,RFC的目录等。两个网点建成后一个月,ARPANET的两个网点开始通信,第一件信息从Kleinrock的实验室发到了SRI。

  从ARPANET走到Internet

  随后加入ARPANET的两个网点,都与利用网络来发展新的应用有关。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利用网络快速更新数据,完成数学方程运算结果的可视化;犹他大学利用网络研究可视化三维表达。1969年底,ARPANET已经有了4个网点,可以说,早期的互联网就此起步。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在起步阶段,网络研究也是兼顾底层网络的发展和网络的应用。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

  以后的几年里,网上主机数量迅速增加,研究工作的重点集中到发展功能完善的主机通信协议及其他网络软件。1972年10月,Bob Kahn在计算机通信国际会议International Computer Communication Conference (ICCC)上组织了非常成功的ARPANET大规模演示,首次向公众展示了这个新的网络技术。同年,最热门的网络应用——电子邮件在发展ARPANET的人们互相交流的需求驱动下应运而生。 在BBN,Roberts等团队的努力下,最广泛的网络应用——电子邮件开始起飞并预示着各种各样人与人互相交流的应用将在网上迅速成长。

  如何从ARPANET走到Internet?关键是在于引入了开放的架构和网络连接层的协议。

  现在的网络用户会感觉互联网就是一个一直稳定存在的网络。可是在20世纪70~80年代,更被重视的网络协议标准是OSI,更多政府,大企业似乎更看好作为国际标准的OSI。大量政府资助的项目经费流向了OSI。

  互联网的基本思路和基本的技术特色在于它是具有开放架构的网络。底层可以存在大量互相独立、其设计可以各自不同的网络,通过互联而实现互相平等的合作,提供端到端的服务。开放架构网络的思想最初是由Robert Kahn在1972年来到DARPA工作时带进互联网的。关键在于一个端到端的可靠的协议,能耐受干扰和中断。Kahn 决定开发一个适合于开放架构的计算机通信协议,并于1973年春邀请Vint Cerf合作设计这一协议。他们的合作产生了TCP/IP协议,奠定了互联网的基础。

  建设ARPANET和Internet的动机都是为了资源共享。但是当远程登录,文件传输都已经实现的时候,电子邮件又成为一种更具吸引力的新的应用。互联网最具魅力之处,就在于它是任何新应用都可以适应的。后来的万维网等新的应用使互联网迅速增长,蔓延到成为全球的信息基础设施,改变着世界。实施TCP/IP,也是重要一步,是以后不断发展、实验新的技术的互联网演变成熟的长途跋涉的开端。互联网的不断扩展延伸的过程,都伴随着对技术的新挑战。例如,在局域网大量发展起来以后,只用一个简单的主机名册显然是不够的,于是发展出了域名体系(Domain Name System,DNS),域名体系提供的是可扩展的分布式机制,可以解析多层次的主机域名,映射到互联网的地址。

  划时代的TCP/IP

  一个重要的时刻来临了,1983年1月1日,ARPANET 开始切换到运行TCP/IP。这个转换是划时代的,在互联网群体团队范围内,用了好几年的时间为之做了仔细的规划。实现的过程是令人惊奇的顺利。当时在互联网圈子内人们互相传送喜信:“我胜利通过了TCP/IP转换!”

  到1985年, 互联网已经成为能支持广大科研团队和新技术、新应用的开发者的技术平台,并开始提供服务给更多其他领域的人们,作为计算机通信的基础设施。此前的发展和演变, 已经为下一个重要新阶段——互联网的商业化铺平了道路。

  互联网的发展,迄今为止,与今后的行程相比,还只能算是开端。过去大约30年间的发展路线图可供读者参考。

  互联网进入中国:开启与世界接轨的大门

  对互联网进入中国及其早期发展情况,由于各人处的环节不同,了解的内容也可能不完全相同。但互联网进入中国的大背景是中国的改革开放,这一点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科学的春天需要互联网

  在邓小平开启改革开放的大门以后,科技教育界思想活跃,对于互联网在世界上的发展有了清楚的了解,对于接入这个互联网,有巨大的需求,热烈的期盼。其次,科学研究及其国际合作交流的需要对于互联网进入中国起了直接的驱动作用。实际上迫切要求连入互联网的动机,首先是为了降低合作双方传输数据和信息的成本。

  在我国全面接入互联网之前,科技教育界已经进行了许多早期的互联尝试。例如,北方信息研究所的王运峰教授和他的团队,与德国卡厄斯鲁尔大学是合作伙伴;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与斯坦福大学直线加速器SLAC之间的合作等。王运峰等人在1987年9月向位于卡厄斯鲁尔大学的服务器发出了内容为“跨越长城,走向世界”的电子邮件,这是第一封中国利用计算机网络发出的电子邮件,它成为这个时期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而高能物理所利用X.25电信线路与合作方进行数据通信大约从1986年就已经开始。当时这两个研究所与世界的沟通都是DECNet连接,还不属于Internet意义上的链接,科学院的高能物理所,也是作为当时中国惟一的合作者,再连接到美国能源部的ESnet。

  王运峰和他的团队为互联网进入中国所做的贡献, 还包括1990年代表中国注册国家顶级域名“.cn”,使中国成为在互联网上注册的第77个国家,并任命他团队中年轻的工程师钱天白作为中国的互联网行政和技术联络员。在1994年以后技术联络员则由中国科学院的钱华林研究员担任。当时中国不具备设置顶级域名服务器的条件,因此国家顶级域名服务器就设在王运峰的合作者——德国卡厄斯鲁尔大学的网络信息中心,由中心的主任Werner Zorn教授义务代管。

  NCFC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的连接

  今天我们可以完全肯定地说,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互联网的链接,是由位于中国北京中关村地区的三角网NCFC,即“国家计算设施中心(National Computing Facilities Center)”于1994年4月实现的。

  NCFC是一个世界银行贷款项目,目标是建设一个超级计算机中心,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科学院位于中关村地区的研究所共享。1993年三角网基本建成,NCFC的管委会根据大家的要求,一致同意并决定要接入互联网。NCFC管委会的组成单位包括清华、北大、科学院、计委科技司、科技部高新技术司,和自然科学基金会。决定要接入互联网,首先要解决经费问题。当时这一决定能够得以实现,关键是科技部、计委、自然科学基金以及科学院都提供了世行贷款以外的资金支持。
  NCFC所做的事,就是使我国第一次真正有了Internet意义上的互联。

  我国NCFC选择网络协议时,远比欧洲简单。因为我们实施NCFC时,Internet已经明显是最佳的选择了,大家没有太多分歧。只是当时科学院很多研究所普遍使用DEC公司的VAX机器,有DECnet,没有Internet协议。NCFC的网络技术责任专家钱华林研究员要求DEC公司提供DECnet与TCP/IP之间的转换和互通的软件。这样,各使用单位就不必重复购买昂贵的TCP/IP协议(当时VAX机器上 Internet软件是很贵的,并且每个功能是分开卖的,如FTP,Email等都是单独卖的)。所以NCFC购买一套协议转换软件,各单位通过网络中心转换后,就能与全世界的Internet进行文件传输(FTP)、远程上机(Telnet)、和收发电子邮件了(Email)。当时Web和其他应用还没有广泛普及,网络的主要应用就是这三种。

  由于清华大学曾在属于OSI系统的X.400邮件系统上作了大量工作,按照他们的要求,NCFC也采购了X.400与Internet电子邮件之间的协议转换软件。北大没有DECnet,也没有X.400,希望只支持TCP/IP,不要买转换协议。所以,最后的方案是:以TCP/IP为主,照顾现有的系统(为DECnet和X.400提供转换)。

  冲进互联网大家庭

  有了经费,接入互联网的第二个必须解决的大问题就是要取得美国方面的认可和接纳。为此,网络界的许多中外学者专家做了大量工作,通过各种渠道呼吁和推动。中国科学院的钱华林研究员等人曾积极参与了这类活动。1992年6月,在日本举行的INET’92会议上, 钱华林第一次就中国接入互联网问题与Steven Goldstein(当时是NSFNET国际连接的负责人)进行了交谈,并在以后的更多场合找机会与他讨论多次。

  最重要的进展是在旧金山INET’93会议以后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在这次会议期间,钱华林向Steven Goldstein, Vint Cerf, 和 David Farber等人传递了中国科技界渴望接入互联网的心情,希望得到他们的理解和帮助。

  会后,举行了CCIRN(Cooperation and Coordination for International Research Networks)即“科研网络的国际合作与协调” 会议,会议的议程之一是中国接入国际学术网络的问题。能够将“中国要加入”纳入国际会议的议题,这就是我国科技界专家们长期努力的结果。在当时这个会议上发言的人都支持中国接入。Steven Goldstein不在场,他的上司Stephen Wolff在场,但没有就这个问题发言。在这次活动中,密苏里大学堪萨斯分校计算机与通信系的主任Richard Hetherington对于中国接入给予了很多帮助。在这一期间,钱华林等专家与NSFNET授权国际连接的Sprint通信公司多次接触商谈了实现连接的技术细节,为实现连接做好了一切技术准备,并得到通知,即将实现连接。1994年3月开始,做了半个月的测试。但是,似乎还是存在某些技术以外的障碍,比如政治的干预。实际上,这不只是“似乎”,而是确实存在的事实。

  1994年4月,中美科技合作联合委员会在华盛顿举行例会。作为中方代表团成员的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胡启恒,同时她也是NCFC管委会主任,在赴美开会之前,得到中国科学院的支持,将接入互联网一事报告国务院,并获得了邹家华副总理等领导的批准。在华盛顿,胡启恒为了中国接入互联网一事,专程造访美国自然科学基金会主席Neal Lane博士,希望得到他的支持。NSF的Stephen Wolff是网络国际合作的负责人,他对中国接入互联网表示了肯定的,积极的态度。当然,这对中美科技合作也无疑是个好消息。

  这样,在1994年4月20日,中国以全功能链接接入了互联网。这件事在1994年末被列为当年的十大科技成就之一。

  随后,1994年晚些时候,在德国卡厄斯鲁尔大学网络信息中心主任Werner Zorn教授帮助下,中国顶级域名“.cn” 服务器被移回中国,并得到政府授权设置在中国科学院,正式建立了中国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01年5月成立了互联网界民间社团“中国互联网协会”。十四年来,互联网在中国发展迅速,特别是近年来向传统经济领域的渗透日益深化,在我国的经济、社会进步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一件使中国互联网界感到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是,在2002年,中国成功地主办了“世界互联网大会”(2002 ISOC’ Conference)。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网民数量最多的国家,我们要为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做出中国应有的贡献。(作者:胡启恒)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Roger Scantlebury 罗杰·斯坎特伯里 罗杰·斯堪布雷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暂无同义词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