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中国——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27143 次
  • 编辑次数: 1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0-01-11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凯文·凯利
凯文·凯利
约翰·佩里·巴洛
约翰·佩里·巴洛
泰德·纳尔逊
泰德·纳尔逊
霍华德·莱茵戈德
霍华德·莱茵戈德
克里斯·安德森
克里斯·安德森
斯图尔特·布兰德
斯图尔特·布兰德
汪丁丁
汪丁丁
段永朝
段永朝
胡泳
胡泳
郭良
郭良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尼尔·格申菲尔德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尼尔·格申菲尔德(Neil Gershenfeld

Gershenfeld教授是MIT的计算机科学家,也是物理学家。他是麻省理工学院Bits and Atoms中心主任。中心是研究计算机科学和物理学之间的关系。这个工作受到国际科学基金会的财政支持。Neil Gershenfeld 想帮助发展中的国家创造科技工具,解决他们自己国家的问题。他说这是为发展中国家带来的数字革命的一种方式。
目录

[显示全部]

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Neil Gershenfeld is a professor at MIT and the head of MIT's Center for Bits and Atoms, a sister lab spun out of the popular MIT Media Lab. His research interests are mainly in 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 involving physics and computer science, in such fields as quantum computing, nanotechnology, personal fabrication, and other research areas. His lab is currently located in the E15 building at MIT, but he has received funding to build a substantial extension to the building, shaped like a castle, which will house his lab in the future. His books include When Things Start to Think, The Nature of Mathematical Modeling, The Physics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Fab, The Coming Revolution on Your Desktop - From Personal Computers to Personal Fabrication (ISBN 0-465-02745-8). In 2004, Gershenfeld was named to the Scientific American 50.[1] The magazine has also named him Communications Research Leader of the Year. Classes at the Center include "How To Make (almost) Anything" (MAS 863) and "How To Make Something That Makes (almost) Anything" (MAS 961).
Neil Gershenfeld received a B.A. degree in physics with high honors[2] from Swarthmore College and a Ph.D. from Cornell University. He was previously a Junior Fellow of the Harvard Society of Fellows and a member of the research staff at AT&T's Bell Laboratories.

Neil lives with his wife and twin daughter and son Eli Cole Gershenfeld and Grace Gershenfeld in Somerville, MA.

Neil Gershenfeld:解决数字鸿沟编辑本段回目录

NeilGershenfeld:解决数字鸿沟
图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主任Neil Gershenfeld

  由世界经济论坛主办的第二届新领军者年会(又称为“夏季达沃斯论坛”)于9月27日至28日在天津滨海新区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新一轮增长浪潮”。新浪财经做为官方网站全程直播本次会议。以下为2008年9月27日下午的以“科学和技术的全球化”为主题大会讨论中,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主任Neil Gershenfeld的发言。

  Neil Gershenfeld:替他的主任讲讲具体的情况,就是关于科技的全球化。我想来讲一讲技术来自于另外一种技术,它如何进一步扩大,看这张片子展示了一些图片和一些视频内容,就是我们今后的技术如果了解一些发展方向,这就是一个边缘,是一个数字化革命,数字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数字变得是电话了,现在计算机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差劲,计算机也变成数字化制造业是模拟的,所以制造一些飞机的技术也有一些流程,你的身体也分子化的计算机也是可以实现的,实验室的研究会创造一些东西,像计算机的泡沫一样,由基本的材料制成,这些程序只是一个数字,它是可以使你印刷和化学反应的,计算机并不能控制这个工具。这些程序并没有描述它是一个具体的东西。这些东西可以做什么呢?它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数字的世界,带我们进入数字的世界,像奔腾和模拟计算机的对比一样,让这些东西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更加重要的一点是个性化,这意味着任何人最终可以在任何地方通过数字化的制作,能够使计算机内部和外部加以实现。

  我们这里展示的情况,像麻省理工大学一样,这里面的机器是这样的情况,叫做像数字制造的大型主机一样,这是一个路线图。前几天片子讲的,二十年之后,我们进入到像星际大战一样。

  这是一种联系,包括计算方面用的材料,但是这里我想给你们看这些图片的原因是,我们未来在我们目前已经发生了,大型主机包括一些PC通过一些小型计算机开始,把一些计算机给集中起来,我们今天所作的都是包括Email包括文字处理等等,在这里讲一些相关的小项目,就是在复制一些实验室的东西。可能有成千上万的东西,跟大型计算机一样,大型主机的能力没有这么强,所有PC可以做这样的工作,我们在南非和加纳那些地方做了一些尝试。这里面有一个数字鸿沟问题,这需要解决。这并不是数字计算机和通讯方面的鸿沟。

  屏幕上举一些项目的例子,从下往上看,当人们接触这些工具,有一些非正式的小型社区的实验室,他们有一些技术的能力,他是这样的女孩,他可能几美元可享受到这样一个做法,就是可以控制世界。

  (PPT)右下角是加纳的一个小女孩,她要下载这样一个微代码,这是在各个村庄当中,有多少人可以这样做呢?意思的是他不是要赶上,它是要超过你,它可以集中先进的技术,在小村子里做一些复杂的工作,然后开始应对一些有用的问题,比如说农业,比如说发电的风火轮等等问题加以解决,使实验室产生一定的能力。

  可能10美元就可以买到互联网的一个终端,这是50美元来自于思科的一个服务器,不是要把大批量的生产计算机一样,你可以能够生产、计算在本地进行,所以所有进行都是在本地进行的。不用是来进行能源和健康方面计算的话。

  回到片子来看看,人们可以制造出定制的房屋,像做样品一样,这样可以创造出很多就业。

  (PPT)右手边有一个3D的积木一样,我们在MIT做的一些研究和卫星的结构,它进入了非常好的讨论,如果已经实现的东西对于普通的小社区来说来自于一些很简短的技术,我们通过MIT在现场可以进行一些讨论,也可以接入。图书馆都是在线图书馆,很多都是在MIT当中进行访问。这进一步打开了研究、教育和我们这个行业的界限。

  所以说网络可以在新的机构当中可以起到帮助支持和辅助作用。比如说在印度开一个大会,它可以有一些微型贷款,还可以推广教育。 

访谈:从比特到原子编辑本段回目录

引:在MIT的Fab Lab实验室,Neil Gershenfeld已经研制出了成本只有1美元的Internet节点,现在他又开始致力于寻找可替换现有计算机和服务器等传统计算理念的结构装配计算产品。

    在MIT的Fab Lab(Fabrication Laboratory,微观装配实验室),CBA(Center for Bits and Atoms,比特和原子研究中心)主管Neil Gershenfeld认为,人类正处于第三次数字革命的前夕,相关的材料技术和信息技术已经露出苗头。他已经在其Fab Lab实验室通过研究加入到这场即将到来的革命大潮。在Fab Lab,学生们采用廉价的微观装配材料和电子工具来设计和制造他们的创意产品,工具由开放源代码软件和由MIT的研究人员开发的程序来驱动。遵循类似研发原则的许多实验室分布在全球各地,尤其在欠发达国家有更多这样的研发机构。

  Gershenfeld曾在他于2005年出版的专著Fab: The Coming Revolution on Your Desktop—From Personal Computers to Personal Fabrication(微观装配:从个人计算机到个人装配领域即将发生在桌面上的革命)一书中,向世人展示了微观装配的概念和规则。他最近在接受Computerworld[美]报社记者Gary Anthes采访时,进一步解释了CBA的研究目标。

  ——记者:当您说人类正在进入第三次数字革命时,指的是什么?

  ——Gershenfeld:在历史上,我们已经历了两个非常突出而重要的阶段:通讯和计算。我所指的第三个阶段的实质就是微观装配技术(Fabrication),它正处于边缘发展阶段。Fabrication研究其实是追求人体中核糖体的生物计算的境界。它基本上是一个分子计算机;它运行计算程序;它并不需要控制工具,因为它本身就是工具;其计算的输出结果并不需要以比特(bits)来表现,而是以原子的排序来表示;但它又同时具备Claude Shannon和John von Neumann所发明的通讯和计算的所有特性。

  CBA所面临的一个最重要课题就是将已有的计算技术“原子化”。这是什么意思呢?简单而言,我们正在进行的研究就是发现原子的移动规律,将原子逐个进行研究,以将传统计算中的比特转化为以原子来表达,还要找到将原子还原成比特的方法。这就像当有一件事发生时,需要一个描述的过程,而听到描述过程的人还要将事件还原到脑海中一样。我们正在进行的研究就是如何以原子序列来精确地表达信息和描述计算过程。

  ——记者:这是计算机科学的一个新分支吗?

  ——Gershenfeld:在许多方面,无论对计算还是科学而言,计算机科学的产生其实是最糟糕的一件事。目前所教导的计算机科学理论和发展规则过早扼杀了始于20世纪50年代的一种计算模式。实际上,大自然演化而来的生物体,就是一个比人类现有的计算机要高级得多的计算机。虽然量子计算为计算机科学带来了又一个戏剧性的提升,但是传统计算模式视之为重大发现的技术,往往在大自然界有许多途径能够实现。

  ——记者:您能就此举个例子吗?

  ——Gershenfeld:我们已经完成的第一项计划是Internet 0,它可以让你只需花1美元就可建立一个能连接到光纤交换机的Web服务器。它采用了Internet最初的理念——相互联网和端到端原则,并将其延伸到物理设备层。它可以让你将IP网络运用到任何事物,而其成本仅仅与一枚RFID标签相当。它是打破现今人们所见的计算概念条条框框的第一步,并且是最早进入现实世界的新计算技术。

  ——记者:可以再举一个例子吗?

  ——Gershenfeld:我们正在研究一种称之为可替换计算(Fungible Computation)的技术,它可以把计算资源像原始材料一样进行灌注、喷洒和平铺,并且可以按照需要随心所欲地布置到任何地方。例如,如果你有一台显示器但觉得它还不够大的话,或者有一台服务器但配置已经落后的情况下,按照当前的做法往往是更换一台全新的显示器或服务器,这样不但浪费资源、加重环保负担,而且升级后的尺寸和性能并非完全或恰好满足需要。但可替换计算技术的研究目标是毫米级或亚毫米级大小的计算机,可以将它们组装成各种不同的形式(例如壁画或墙纸的样子),再通过建立设计模型来让这些微型计算设备区域性或全球性地有机组合起来(相互通讯和联网)。如此一来,你的显示器不但可以平铺成墙上的一幅油画,随意卷起或平铺开来,而且其尺寸可以按照需要随时进行精细的调整;如果你的服务器需要升级,可以将机器盖子打开,将各种计算资源像原料一样灌注进去即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正在将相关的微观装配、联合生产工艺、封装、通讯等技术环节推向更高的研究前沿,最为至关重要的环节还是设计模型的建立。

  ——记者:您的学生在MIT的Fab Lab实验室里搞些什么创造呢?

  ——Gershenfeld:他们始终在坚持搞一些连我也从未想到过的创造活动,例如有人对鹦鹉制造了一个供其上网的浏览器;有人制造了一件配有传感器和防御性毛刺的裙子,以保护女性的人身安全;有人制造了一个闹钟,当它铃声大作的时候,主人为了关掉声音必须费一番周折,这样在达到惊醒目的的同时还确保那些懒人能及时去掉睡意、按时起床。这里就像在沃尔玛超市采购一样,你可以打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而这种可以实现随心所欲的个性化需求的目标,正是Fab Lab所追求的技术研究理念。

  ——记者:有没有一些企业对这种个性化的计算技术产生兴趣?

  ——Gershenfeld:市场对个性化定制计算产品有潜在的需求,而且已崭露缓慢启动的迹象。与流水线上的批量生产不同,定制产品的模型并不标准而且不具持久性,所以像衣服、鞋和手机套等产品一般只实现向本地客户的定制服务,因此在市场运作上具有一定的难度。

  绝大部分大公司参观了Fab Lab和其研发团队之后往往会说:“这些年轻人制造的玩具确实很有趣,但我们只对实用的产品才感兴趣。”我认为他们在重复历史上的许多错误,例如当年大型机向PC转化的时候,大型机的热衷者们认为PC也只不过是玩具而已。这些传统企业之所以将我们的新发明称之为玩具,并非他们傻到看不出这些“玩具”的惊人潜力,而是担心完全革新的技术会威胁到他们既成的商业模式和商业利益。

  ——记者:您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Gershenfeld:分子装配技术的发展约需经历20年,相继成立的各个Fab Lab的努力便是朝此目标迈出的一步。传统的实验室往往在设备上投资数百万计的美元,但如今的Fab Lab仅通过两三万美元的设备投资就能实现微米和微秒级的研究,并且正在朝纳米和纳秒级的方向努力。最终,我们将以全新面貌(Star Trek-style)的分子装配技术让计算改头换面,使一切与计算相关的事物看似从零开始。

尼尔·哥申菲尔德:数字制造成就下一波创新编辑本段回目录

什么会成为继网络革命之后又一大变革性的力量?来自美国麻省理工大学的“比特与原子研究中心” (The Center for Bits and Atoms) 的尼尔·哥申菲尔德(Neil Gershenfeld)教授会告诉你,这一力量就是数字制造(digital fabrication)。

那到底什么是数字制造?所谓数字制造,就是借助计算机以及激光切割机等机器,制造出生活中需要的物品的过程。

事实上,可以简单的这么理解,数字制造就是让每个人都能拥有自己的“山寨实验室”(Fab Lab)的一种变革。比如,你可以在这样一个山寨实验室里制造出适合自己使用的自行车、玩具、桌椅以及其他各种各样你想要制作的玩意。


用激光打印机在苹果上雕刻出名字

哥申菲尔德在他的 Fab 一书中写道,数字制造这一理念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人们来说,也许会是能够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深远影响的变革。因为每一个数字制造实验室仅需2万美元的成本(这个数字未来还将下降),这样的实验室包含了激光切割机、压缩机、焊接器。这样的实验室可以帮助人们自行制造出他们需要的东西,包括工具、零件以及其他一些在市场上买不到的必需品。

Fab Lab 业已在全世界开花结果,在波士顿、在印度、在荷兰、在阿富汗、在南非、在挪威,都能看到 Fab Lab 的踪迹。

哥申菲尔德在他的TED演讲里这么说,

孩子们希望通过计算机来测量这个世界,而不仅仅是直接在屏幕上读取数据。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制造鸿沟(Fabrication Divide),这一鸿沟比数字鸿沟更大。要缩减这一鸿沟,相应的策略就不是给大众送去 IT 产品,而是为大众赋予 IT 开发的能力。


Neil Gershenfeld on Fab Labs

Fab Lab 带来的是一种赋权(empowerment)的可能,它可以为孩子带来学校课堂以外的动手性的技术教育。这样一种通过动手来学习的学习方式也许可以让创造力重新回归到孩子的世界里,让个性化的成长成为可能。

哥申菲尔德还提到说,在经济援助这一领域,我们经历了一场大变革,从自上而下的救援到自下而上的帮助。但是,我们大多数人还是将技术看成是一种自上而下赋予的东西。而来自世界其他50亿人 的信息是,他们才是真正的有原创精神的人,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捉住这一机遇,发掘这一巨大的创造力市场。让本地人发挥自身的聪明才智,为本地问题寻找解决方案。

也许,下一个比尔·盖茨就将诞生在非洲或亚洲的某个Fab Lab里头。

参考链接:

How to Make (Almost) Anything

Fab Foundation

Fab Wiki

Vigyan Ashram: Learning while doing

相关链接编辑本段回目录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www.pcworld.com.cn/news/1/2006/0614/131630.shtml
http://en.wikipedia.org/wiki/Neil_Gershenfeld
http://www.tedtochina.com/2010/01/02/neil-gershenfeld-on-digital-fabrication/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尼尔·格申菲尔德 Neil Gershenfeld 尼尔·哲申费尔德 尼尔·盖什菲尔德 尼尔·哥申菲尔德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Neil Gershenfeld,尼尔·哲申费尔德,尼尔·盖什菲尔德,尼尔·哥申菲尔德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