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中国——欢迎光临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博物馆
  • 人气指数: 27138 次
  • 编辑次数: 2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0-01-12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凯文·凯利
凯文·凯利
约翰·佩里·巴洛
约翰·佩里·巴洛
泰德·纳尔逊
泰德·纳尔逊
霍华德·莱茵戈德
霍华德·莱茵戈德
克里斯·安德森
克里斯·安德森
斯图尔特·布兰德
斯图尔特·布兰德
汪丁丁
汪丁丁
段永朝
段永朝
胡泳
胡泳
郭良
郭良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王健林电商梦
王健林电商梦
陌陌IPO
陌陌IPO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詹姆斯·索诺维尔基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詹姆斯·索诺维尔基,詹姆斯·索罗维基(James Surowiecki)
James Surowiecki,此人是《纽约客》杂志的主笔,他写了本书叫《群体的智慧》(The Wisdom of Crowds),这本书的主要观点是,一大群人总比少数的精英要聪明,不管是解决现实难题还是创造未来。据说此书旁征博引,还涉及到了蚂蚁的组织形态。 
目录

[显示全部]

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James Michael Surowiecki (pronounced /ˌsʊəroʊˈwɪkiː/ SOO-roh-WIK-ee; born 1967) is an American journalist. He is a staff writer at The New Yorker, where he writes a regular column on business and finance called "The Financial Page"

Surowiecki was born in Meriden, Connecticut and spent several childhood years in Mayagüez, Puerto Rico where he received a junior high school education from Southwestern Educational Society (SESO). On May 5, 1979, he won the Scripps-Howard Regional Puerto Rico Spelling Bee championship. He is a 1984 graduate of Choate Rosemary Hall and a 1988 alumnus of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where he was a Morehead Scholar. Surowiecki pursued Ph.D. studies in American History on a Mellon Fellowship at Yale University before becoming a financial journalist. He lives in Brooklyn, New York and is married to Slate culture editor Meghan O'Rourke.
Career
Surowiecki's writing has appeared in a wide range of publications, including The New York Times,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The Motley Fool, Foreign Affairs, Artforum, Wired, and Slate.

Before joining The New Yorker, he wrote “The Bottom Line” column for New York magazine and was a contributing editor at Fortune.

He got his start on the Internet when he was hired from graduate school by Motley Fool co-founder David Gardner, to be the Fool's editor-in-chief of its culture site on America Online, entitled "Rogue" (1995-6). As The Motley Fool closed that site down and focused on finance, the versatile Surowiecki made the switch over to become a finance writer, which he did over the succeeding three years, including being assigned to write the Fool's column on Slate from 1997-2000.
In 2002, Surowiecki edited an anthology, Best Business Crime Writing of the Year, a collection of articles from different business news sources that chronicle the fall from grace of various CEOs. In 2004, he published The Wisdom of Crowds, in which he argued that in some circumstances, large groups exhibit more intelligence than smaller, more elite groups, and that collective intelligence shapes business, economies, societies and nations.

《群众的智慧》(Wisdom of Crowds)编辑本段回目录

《群体的智慧:多数人为何聪明于少数人和集体的智慧如何塑造商业、经济、社会与民族》(The Wisdom of Crowds: Why the Many Are Smarter Than the Few and How Collective Wisdom Shapes Business, Economies, Societies and Nations)一书,首次出版于2004年,作者是詹姆斯·索诺维尔基(James Surowiecki)。在这本书中,作者阐述和主张这样一个观点:团体中,信息的集合往往有利于作出比每一个成员单独所做的决定要好得多的决策。作者在书中陈述大量实例研究和轶闻来说明观点,而且涉及到若干领域,其中主要的有经济学和心理学。
作者在本书开篇讲述了一个轶闻,是法兰西斯·高尔顿对所述观点的支持:一个郡县里,全体社区成员对牛重量估测的平均数十分接近真实值甚至是相当准确无误的。而这个平均数要比大多数成员的估量更接近牛的真实重量,也比任何一个熟悉牛的行家所作的单独存在的推测接近真实量。

这本中所阐述的对单独的个人判断的多种化的收集,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理解的集体心理学。它却与统计学上的抽样理论有着极为相似的地方——一个通过集合了那些单独存在的个人判断所得到的结论,似乎更能够具有典型性,这种典型性代表了全体人类所能够想到的可能的结果,从而得到较为恰切的预言。

这本书的题目暗讽了查尔斯·麦凯(Charles Mackay)在1843年出版的《大众错觉与群体狂热》(Extraordinary Popular Delusions and the Madness of Crowds)一书。
中文简介:
在这本令人讚嘆不绝的书中,《纽约客》杂誌的专栏作家索罗维基(James Surowiecki),致力探讨一个认知上虽很单纯,但实质上却极具複杂度的想法:一大群人比一小群菁英份子,还来得聪明,不论这群菁英份子有多聪慧, 前者更擅长解决问题,更能蕴酿出革新,更能做出智慧决策,甚至能更準确地预测未来。

这些似乎与我们直觉不符的想法,可以伸展出许许多多的分枝,深入商业运作、知识的累积、经济体系的整合、乃至我们的每日生活之中。作者索罗维基,用他那看似无止尽的广博学识,以及清新可喜的叙述方式,带领读者穿越一个又一个的领域,像是流行文化、心理学、生物学、经济行为学、人工智慧、军事历史以及政治理论,来证明这个想法在真实世界里,是如何运作的。
然而,即使在书写这些充满知性的内容,索罗维基还是有办法以趣味的手法来呈现。他在书中所举的例子,都很扎实,很出人意表,而且很好玩。为什么你排的队伍总是看起来最长?为什么你在世界任一角落买一颗螺丝帽,都能与距离它一万英哩之外的一颗螺丝钉相吻合?如果你得在某一天,在巴黎与某人碰面,但却没办法联络到她,你们可能会在何时、何地碰面?塞车是怎么形成的?什么方法最有机会赢得电视益智节目的奖金?为何你在凌晨两点,走进一家便利商店想买瓶果汁,而果汁就会坐在架上等着你?为什么好莱坞的黑帮电影,能让我们了解企业是怎么回事?

群眾的智慧,是一部聪明绝顶但又容易理解的传记,传主是一个点子,这个点子可以教导我们如何过日子、如何选择领导人、如何做生意、以及如何思考这个世界。

智慧从哪里产生编辑本段回目录

19685月,美国天蝎号核潜艇在北大西洋突然失踪,没有人能确定其沉没的位置。美国海军搜索了数月,依然毫无音讯。当时,有位名叫克雷文的人组织了包括数学家、潜艇专家和打捞专家在内的人对潜艇可能的沉没地点进行分析。他一反常规地不是让大家一起研讨,而是让他们背对背地对潜艇可能发生的情况进行分析,并对初步结果进行进一步的综合,最后得到了一个和所有人的分析都不一样的结果。令人惊讶的是,这艘潜艇最后被找到的地点,离这个分析结果只差了22码。

这是2004年美国《纽约时报》负责金融专版的编辑詹姆斯·索诺维尔基(James Surowiecki)出版的一本广受好评的书《The Wisdom of Crowds》里面的一个故事。这本书第一次使得群体智慧(Collective Intelligence)这个词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这本书的书名,台湾叫做《群众的智慧》,到了大陆,不知为什么就翻译成了《百万大决定》,真是不知所云,大概台湾的出版水平真的要比大陆高不少。)所谓群体智慧,就是大家随便拍脑门的决定都一定会好于所谓“业内资深专家”的意见。换句话说,只要臭皮匠的数量足够多,就一定比诸葛亮还要好。这可真够让我们这些所谓专家们郁闷的。

还有更厉害的,到了2005年,互联网营销经典著作《引爆点》(Tipping Point)的作者马尔科姆·格拉德韦尔(Malcolm Gladwell)又出了一本畅销书《Blink》,其观点更让人难以接受了:我们通过直觉做出的瞬间判断,经常比认真分析得出的结论更可靠,至少不会更糟糕。这一下,不光专家不可靠,就连我们自己的知识和分析能力都不可靠了,看来不光专家要失业,连学校老师们也要一起失业了。(这本书的大陆译本沿用了台湾的译名,叫《决断2秒间》,可惜这一次台湾译得也不太好,其实Blink是眨眼之间的意思,不如译做《瞬间决断》。)

这两本书言之凿凿,似乎有些文革时提倡的“知识越多越反动”,或是佛教批评人越读书越难悟佛法的“世智辩聪”的意思。然而佛教在批评其他理论体系的时候经常会用到另一个词,叫“不究竟”,就是没有道出根本问题的意思。这里我要借用这句佛教用语来批评这两本启发我们而又有些误导我们的书:“不究竟”!其实之所以会出现上述两本书描述的现象,不是因为我们人类的决策系统出了问题明明有更好的又不用动脑又准确的系统,还要去发展什么智力,而是我们混淆了知识和智慧。

正确的决策需要智慧,而智慧是进化的产物,是从生物到动物到人类亿万年来适应环境的结果,早已深深地植根于人体结构和人类社会之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社交商》的作者丹尼尔 戈尔曼提到的小路神经系统:“所谓小路神经系统指的是潜意识运行的神经系统,它的运行是自动进行的,不费我们任何力气,而且速度非常快。我们所做的大部分事情,特别是跟情感有关的,都是经过它来处理的。”因此,我们常常一眼看见一个人就会产生好感或不信任之类的感觉,过后往往证明是非常正确的,这种所谓的直觉,不过是在进化的过程中锻炼出来的不需经过意识判断的智慧。因为没有意识的参与,我们即使做出了最佳的决策,也往往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或者以为是幸运使然,或者归结为超自然力的主宰。

所以智慧不是知识,智慧解决的是决策问题,而知识解决的是经验的可传递性问题,即,当智慧被固化到了系统(《群众的智慧》中的社会系统和《决断2秒间》提到的人体系统)之中时,我们不需要什么高深的知识就能解决问题,但当智慧需要借助经验的累计来解决复杂问题的时候,我们就必须依靠知识的力量了,这就是为什么“活在当下”的和尚造不出计算机来的原因。可见,《群众的智慧》和《决断2秒间》提到的蕴涵在人类社会和人体系统中的智慧也不是万能的,人类之所以有今天,知识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智慧和知识都是人类进化的产物,也是人类生存的保障,而科学的目的是解释智慧和知识的本质,进而更好地使用它们。人类从科学的角度系统地认识到自身蕴涵的伟大智慧不过才有几十年的时间,充分地运用的例子就更加罕见了。然而,这恰恰给了我们创新的机会,尤其是未来网络的创新,一定要充分利用人类自身的智慧。

在现实世界中,我们对群体智慧的了解越来越深入,但实用的例子并不太多。在《维基百科》(Wikipedia)中,集体智慧的例子是大选,可惜美国大选四年才有一次,四年一次的决策再明智,也很难保证这个大家民主选举出来的总统在四年时间里不犯错误。

网络消除了人与人之间的物理距离,使人类思想的聚集变得异常简单,使知识的积累更加容易,但要真正形成比现实社会中更加强大的集体智慧,还需要考虑负面和正面两方面的因素。负面因素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干扰,是需要消除的,不然,一边倒的网络暴民必然会取代冷静的思考;正面因素是每人的决策如何加总,即群体智慧的产生机制,是需要建立的。这两方面都做好,网络才能变成人类集体智慧的输出工具,人类才有机会变得更聪明。其实,《维基百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在短短的时间内,聚集了超越《大英百科全书》的知识,全赖网民的集体贡献。当然,在《维基百科》里,群体智慧被分为认知、合作和协作,《维基百科》的形成只是最简单的合作的结果,更复杂的认知和协作还有很多可挖掘的机会。

还有更令人振奋的消息,由于网络的实时性,人类群体智慧的产生在网络上有机会变成实时的,我称之为即时群体智慧(Instant Collective Intelligence)。

这些,我以后会陆续展开,希望能给习惯了抄袭的中国网络界带来一块原创思考的空间。


随笔《群体的智慧》编辑本段回目录

群体的智慧

黎加厚 

512,四川发生大地震,那一个多月的日日夜夜,人们揪心地从电视和网络上关注震情的发展,从瞬间夷为平地的北川县城,到唐家山堰塞湖抢险,可以说,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哪一次事件象512大地震这样,让我们深刻地体验和理解了电视和网络对社会的重要作用,感受到国家、政党和群众的精神、力量、智慧。

许多网友含泪在网上写到:“中国挺起,再大的困难除以13亿,也会变得微不足道;再小的力量乘以十三亿,也足以战胜一切灾难!”

13亿的乘与除,蕴含着一个伟大的真理:任何一个人个体的力量是渺小的,但是无数人汇集起来的力量就是巨大的。

2003年底,温家宝总理访美在美国哈佛大学发表讲演,面对世界坦诚中国现在存在的种种问题时说,中国有自己的国情,什么事一乘13亿太多,一除13亿又不够。

中国13亿人,在中国,乘13亿,再小的事情也是大事情,除13亿,再大的事情也是小事情。温总理用13亿做乘除法,非常精妙地从多与少两个方面说明人口众多是中国最大的国情。

如何来乘除呢?关键是组织与沟通。在现代社会,发达的信息通讯技术、党政组织、社会舆论、民族文化、道德价值观等等使整个社会的乘除法达到最大化:最快的时间、最大的范围、最大的影响力……所有这一切,512大地震给世界留下最深刻的记忆:电视台24小时直播现场抗灾画面,网络上无数人发布的图片、信息、评论、诗文等一次次聚集起中华民族的悲壮,体现了这个伟大群体的智慧与力量。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2008年社会蓝皮书统计,中国网民总人数已经达到1.62亿,仅次于美国。中国目前约拥有130万个BBS论坛,数量为全球第一。

以“百度”网站为例,任何“小人物”都可以随时为某一话题设立专门的论坛,发表言论和图片,平均每天网民发布新帖200多万条,几乎每条受大家关注的话题后面都有跟帖,有些社会热点话题的跟帖多达到几十万条。

BBS论坛的进一步创新发展,是百度“贴吧”对社会群体智慧的诠释:任何个人都可以到“百度贴吧”创造和管理自己的“主题吧”,百度的“贴吧”已经成为小人物“自组织”、“积聚”和“做乘法”的信息化环境。目前,百度“贴吧”迅速飙升为中文社区第一名。

2004年以来兴起的博客,如今已成为影响社会的最要媒体之一。原来,博客只是个人撰写“心情日记”的“小众媒介”,但越来越多的作者在博客上不仅仅“讲述自己的心情故事”,还常常就某些大事发表自己的观点。中国社会科学院调查表明,在中国,经常阅读博客的活跃读者已经超过5000万,这是社会群体智慧的又一个精彩实例。

在刚刚举行的美国教育计算机应用大会(NECC2008)上,著名的美国《纽约客》杂志专栏作家詹姆斯·索罗维基(James Surowiecki)发表的第一个主题报告,提出了“群体的智慧”(The Wisdom of Crowds)的概念,预测了今后网络时代教育发展的趋势和方向。我注意到,“群体的智慧”正在成为今天中国社会生活的现实。

索罗维基在报告中列举了大量的证据和故事,环环相扣地阐明:“多数人的群体智慧超过少数人的个体智慧”,并指出了“群体智慧”超过“个体智慧”的四个条件:

(1)多样化的观点(Diversity of opinion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见解,哪怕有些见解看似荒诞。多样化的见解可以相互抵消彼此判断中的谬误,增加群体智慧判断的正确性。

(2)独立性(Independence ),人们对事物的判断不仅仅依赖于周围人的观点。众人的独立见解是群体智慧胜过个体智慧的重要因素,因为独立性能使一群人的错误不至发生关联,从而影响到群体的判断,使独立的个体有更多的新信息。索罗维基以蚂蚁群体的“循环磨”(circular mill)为例,说明当一群蚂蚁围成一个圆圈绕行时,每一只蚂蚁都只跟着前面的蚂蚁走,没有试图寻找新路,最后全体蚂蚁一直反复沿着圆圈走到累死。

(3)分散与分权化(Decentralization),人们可以充分发挥个体的差异性,从而为群体智慧贡献更具个性化和本地化的智慧。例如,开源软件就是分散化的典型案例,每一个人都可以为开源软件的设计、开发和运用贡献自己的智慧与力量,操作系统Linux 对比微软的Windows就是众所周知的范例。但是,分散与分权须有能够聚集众人智慧的渠道和机制,才能够真正实现群体的智慧。

(4)集中化(Aggregation),一种能够集中个体判断在一起,形成群体决策智慧的机制。对于群体而言,这种集中大家个体智慧的机制往往是共同的经验、习俗、文化、潜移默化的规则等等。

比照这四点,你可以发现,从地震灾害的抵御、股市涨落、通货膨胀、流行与时尚、到Google按照网页链接次数进行排序的算法等等,社会群体的大智慧、大走向的形成恰好符合上述这些标准。

互联网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将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以某种形式分散、类聚,组成各种圈子,让我们进入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自治、分散、集中、多元化的群体智慧时代。

——原文载《远程教育杂志》2008年第4期

研发“群包”编辑本段回目录

企业的研发费用日益上升但成果却差强人意?对于这个问题,几年之前管理专家的建议也许是去中国、印度和东欧这些有着优质而廉价的研发人员的地方开办新的研发中心,或者将一部分研发业务进行外包(Outsourcing)。但是近来,一些企业找到了一种比外包成本更为低廉的替代方式——Crowdsourcing,这个新造的英文词语目前还没有统一的中文译名相对应,我们可以暂时称之为“群包”。群包的意思是指通过互联网的力量,借助企业之外的非专业人士等人群,利用业余时间来帮助企业进行生产、解决问题,乃至从事研究开发等工作。

大约在2年前,《纽约客》杂志的主笔詹姆斯·索罗维奇(James Surowiecki)写了一本叫做《群体的智慧》(《The Wisdom of Crowds》)的书。这本旁征博引的书从蚂蚁的组织形态一直讲到菲律宾总统埃斯特拉达是如何因为菲律宾人民的手机串联行动而下台的,其核心理念就是:不管是解决现实难题还是创造未来,一大群人总比一小群精英要聪明,做出的决策更接近最优状态。这个道理其实中国人早就用“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的民间谚语概括了,但Crowdsourcing则更为直接地让企业感受到了群体智慧的好处。

一个典型的研发群包案例是高露洁棕榄(Colgate-Palmolive)有限公司的例子。这个拥有高露洁品牌的公司长期以来都被一个生产工艺上的问题困扰着——如何将氟化物粉末注入牙膏管而避免它们四溅到空中,高露洁公司自己的技术人员一直没有能够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法。而一名叫做埃德·梅尔卡雷克(Ed Melcarek)的美国退休工程师轻而易举地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提出的方法是:在注入牙膏管前,先将氟化物粉末输入电子流,然后再将带正电的氟化物粉末注入牙膏管时,它们就会紧紧吸附在管壁上而不会到处乱飞。因为解决了这一难题,梅尔卡雷克赢得了高露洁提供的25,000美元的奖金,而高露洁公司本身更是受益者——此前他们花上了好几倍的研发费用也未能解决这个问题。

除了完成高露洁公司的挑战外,梅尔卡雷克还成功解决了聚氢硅氧溶媒的净化等难题,而他的例子绝非孤例。在InnoCentive(www.innocentive.com)网站上,活跃着大约90,000名像梅尔卡雷克这样的“赏金猎人”,他们寻找着企业在网站上列出的各种各样的技术难题,并尝试着加以解决,一旦成功,他们将获得10,000到100,000美元的酬劳,而InnoCentive网站也可以获得一定的报酬。越来越多的大型公司,比如波音(Boeing)、杜邦(DuPont)、宝洁(P&G)、制药公司礼来(Eli Lilly)等等都加入了在InnoCentive上悬赏的行列。到目前为止,InnoCentive网站上公布的30%的难题都已经得到了解决,InnoCentive的首席科学官吉尔·潘纳塔(Jill Paneatta)说,这意味着1/3原本需要通过传统的研发模式解决的问题现在通过群包的方式得到了解决。

为什么一群专业技术人员花了不少时间都没能解决的问题,一个业余爱好者却轻易地将其搞定了?梅尔卡雷克自己对此的解释是,也许这是因为高露洁研发人员的专业背景是化学,而没有接受过物理学方面的训练,而他则是从物理学的角度来思考解决方法。实际上,研究人员在对比了在InnoCentive上166个成功的案例后发现,那些成功的问题解决者在他们攻克的技术难题领域内大都没有专门的教育背景和从业经验,也许业余爱好者们不拘于常规的思路反而更有利于突破一些思维上的桎梏和陷阱。

在利用群体的智慧上,Linux操作系统是一个绝佳的例子,无数的用户参与了它的开发过程。但Linux这样的产品给企业带来的似乎更多的是恐惧而不是欣喜,它们担心自己的商业价值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摧毁而不是建立,微软就将开源软件运动视为自己最可怕的敌人之一。而现在,企业发现,他们能够通过群包这种方式享受群体智慧带来的好处。

《连线》(《Wired》)杂志总结了那些能够参与企业研发的群体的五个特征:1、群体的分布状态是分散的;2、群体只能间断性地进行工作;3、群体中充满了专家;4、群体的大部分主意都是馊点子;5、群体能不断修正错误,最终找到最好的解决方式。根据这五个特征我们可以看到,并非所有的企业研发项目都适合采用群包的方式来解决,比如那些核心性的技术突破,或者需要一个时间表来进行解决的技术难题都不适合采用群包的方式,但是大量的外围的、非急迫性的技术改进和研发工作,可以考虑采用群包。

在美国,除了InnoCentive,还有一些其他的公司也进入了群包这个领域。比如YourEncore公司为企业提供途径来寻找退休的科研人员来完成一次性的研发任务,而NineSigma公司的网站则提供了一个为企业技术难题和解决者相互配对的市场。

宝洁公司是另一个善于运用群包的例子。6年前,宝洁公司面临着研发费用上升过快的问题,公司技术革新部门的副总裁拉里·休斯敦决心改革公司的研发方式,他领导宝洁同时利用了上述的三种渠道来吸取外部力量投入研发。现在,宝洁有超过35%的新产品借助了外部研发的力量,休斯敦自豪地表示:“我们拥有9000名在公司内的研发工作人员和150万名在公司外部工作的研究人员”。任何一个企业都不可能规模大到将某个专业领域的研究人员一网打尽,但群包的确能够帮助他们实现“天下英雄,尽入吾彀中矣”的雄心。

相关链接编辑本段回目录

  • Better and Better: The Myth of Inevitable Progress James Surowiecki's review of the book "The Improving State of the World: Why We're Living Longer, Healthier, More Comfortable Lives on a Cleaner Planet" by Indur M. Goklany in the magazine Foreign Affairs
  • James Surowieki (sic) - Independent Individuals and Wise Crowds Audio interview from IT Conversations
  • James Surowiecki - The Wisdom of Crowds Audio interview from NPR affiliate WAMU American University - Mr. Surowiecki explains how collective wisdom shapes business, economies, societies, and nations. (60 min. Real Audio stream).
  • Meghan O'Rourke, James Surowiecki - New York Times Weddings/Celebrations
  • Power: 2012 Conference Video
  • TEDTalks James Surowiecki: The moment when social media became the news
  •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en.wikipedia.org/wiki/James_Surowiecki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24df0fc0100fwbs.html
    http://www.21cbr.com/html/magzine/200607023/agenda/200812/102224.html
    http://blog.csdn.net/frost_sullivan/archive/2009/08/13/4443735.aspx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1

    标签: 詹姆斯·索罗维奇 James Surowiecki 詹姆斯·索诺维尔基 詹姆斯·索罗维基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James Michael Surowiecki,詹姆斯·索罗维基,James Surowiecki ,詹姆斯·索罗维奇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