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人物 企业 技术 IT业 TMT
科普: 自然 科学 科幻 宇宙 科学家
通信: 历史 技术 手机 词典 3G馆
索引: 分类 推荐 专题 热点 排行榜
互联网: 广告 营销 政务 游戏 google
新媒体: 社交 博客 学者 人物 传播学
新思想: 网站 新书 新知 新词 思想家
图书馆: 文化 商业 管理 经济 期刊
网络文化: 社会 红人 黑客 治理 亚文化
创业百科: VC 词典 指南 案例 创业史
前沿科技: 清洁 绿色 纳米 生物 环保
知识产权: 盗版 共享 学人 法规 著作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创建新词条
科技百科
  • 人气指数: 12750 次
  • 编辑次数: 5 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2-12-09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高兴
高兴
发短消息
相关词条
克里斯·萨卡
克里斯·萨卡
库尔斯·贝克
库尔斯·贝克
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
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
艾格·杜尔班
艾格·杜尔班
尤里·米尔纳
尤里·米尔纳
戴夫·麦克卢尔
戴夫·麦克卢尔
格雷格·布洛格
格雷格·布洛格
普雷姆·沃特萨
普雷姆·沃特萨
霍华德·巴菲特
霍华德·巴菲特
吉姆·奥尼尔
吉姆·奥尼尔
推荐词条
希拉里二度竞选
希拉里二度竞选
《互联网百科系列》
《互联网百科系列》
《黑客百科》
《黑客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舆情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网络治理百科》
《硅谷百科》
《硅谷百科》
2017年特斯拉
2017年特斯拉
MIT黑客全纪录
MIT黑客全纪录
桑达尔·皮查伊
桑达尔·皮查伊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阿里双十一成交额
最新词条

热门标签

微博侠 数字营销2011年度总结 政务微博元年 2011微博十大事件 美国十大创业孵化器 盘点美国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盘点导师型创业孵化器 TechStars 智能电视大战前夜 竞争型国企 公益型国企 2011央视经济年度人物 Rhianna Pratchett 莱恩娜·普莱契 Zynga与Facebook关系 Zynga盈利危机 2010年手机社交游戏行业分析报告 游戏奖励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表现 主流手机游戏公司运营对比数据 创建游戏原型 正反馈现象 易用性设计增强游戏体验 易用性设计 《The Sims Social》社交亮 心理生理学与游戏 Kixeye Storm8 Storm8公司 女性玩家营销策略 休闲游戏的创新性 游戏运营的数据分析 社交游戏分析学常见术语 游戏运营数据解析 iPad风行美国校园 iPad终结传统教科书 游戏平衡性 成长类型及情感元素 鸿蒙国际 云骗钱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2011年政务微博报告》 方正产业图谱 方正改制考 通信企业属公益型国企 善用玩家作弊行为 手机游戏传播 每用户平均收入 ARPU值 ARPU 游戏授权三面观 游戏设计所运用的化学原理 iOS应用人性化界面设计原则 硬核游戏 硬核社交游戏 生物测量法研究玩家 全球移动用户 用户研究三部曲 Tagged转型故事 Tagged Instagram火爆的3大原因 全球第四大社交网络Badoo Badoo 2011年最迅猛的20大创业公司 病毒式传播功能支持的游戏设计 病毒式传播功能 美国社交游戏虚拟商品收益 Flipboard改变阅读 盘点10大最难iPhone游戏 移动应用设计7大主流趋势 成功的设计文件十个要点 游戏设计文件 应用内置付费功能 内置付费功能 IAP功能 IAP IAP模式 游戏易用性测试 生理心理游戏评估 游戏化游戏 全美社交游戏规模 美国社交游戏市场 全球平板电脑出货量 Facebook虚拟商品收益 Facebook全球广告营收 Facebook广告营收 失败游戏设计的数宗罪名 休闲游戏设计要点 玩游戏可提高认知能力 玩游戏与认知能力 全球游戏广告 独立开发者提高工作效率的100个要点 Facebook亚洲用户 免费游戏的10种创收模式 人类大脑可下载 2012年最值得期待的20位硅谷企业家 做空中概股的幕后黑手 做空中概股幕后黑手 苹果2013营收 Playfish社交游戏架构

尤里·米尔纳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俄罗斯投资者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 是俄罗斯数字天空技术投资集团(Digital Sky Technologies,DST)的联合创始人。
目录

[显示全部]

Yuri Milner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

Russian investor and entrepreneur. Key investments include Mail.ru, Forticom, Vkontakte.ru, and Astrum Online Entertainment.

In May 2009, his investment company, Digital Sky Technologies, made a $200 million investment in Facebook.

Milner is CEO and Founding Partner of DST. At DST, Yuri led the investments in over two dozen leading Internet companies and raised over $1bn in 8 rounds of financing. Currently, Yuri serves on the board of directors of Mail.ru, vKontakte and Forticom.

Before DST, Yuri held various management positions in Russia, including the CEO of Mail.ru between 2001 and 2003, where he turned the company around operationally and positioned it to become the #1 Russian speaking website.

In 1990 to 1992 Yuri attended Wharton School of Business and subsequently joined the World Bank where he was involved i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financial sector in Russia.

He returned to Russia in 1996 and was responsible for the first tender offer for a public company in post Soviet times. Yuri subsequently started investing in the Internet sector in 1999.

Yuri graduated from Moscow State University in 1985 with an advanced degree in theoretical physics and was subsequently conducting research at the Institute of physics in the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 between 1985 and 1989.

DST创始人尤里:掌控全球社交入口的幕后大亨编辑本段回目录

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新浪科技配图)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新浪科技配图)

  沙春利;张勇

  在一个月前,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俄罗斯数码天空科技公司(Digital Sky Technologies,简称“DST”)联合创始人兼CEO——度过了他51岁的生日。而他送给自己的礼物是花钱——对硅谷当下最火热公司Prismatic的投资,他与美国顶尖风险基金 Accel Partner的创始合伙人吉姆布雷耶(Jim Breyer)一起,为这家公司提供了1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花钱对这位如公牛闯入瓷器店一样闯入硅谷的俄罗斯人来讲,并没有什么新奇,此前他已经投掉了几十亿美元;但这次不同的是,他没有延续此前“晚期投资”(late-stage investment)的方法,而是选择了一家刚起步的公司便迫不及待地下了注。

  这是为什么?尤里·米尔纳没有向外界解释。但与此前他投资清单上标的物类似的是:Prismatic是一家具有浓厚社交基因的公司。公司创始人Bradford Cross让这家公司提供一个横跨Facebook、Twitter和Google+等社交平台的服务,人们通过这项服务分享新闻、讯息,而Prismatic也会根据智能计算向人们提供他们可能感兴趣的新闻。

  尤里·米尔纳的新爱与他此前投资的旧宠颇有交集。他所投资过的公司包括以下名字:全球最大社交网络公司Facebook、Twitter、社交游戏公司Zynga、团购网站Groupon。他还拥有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站Mail. ru,该公司已经上市,中国的腾讯公司持有该公司8.3%的股份。

  这位全球风险投资业的后起之秀,与中国相关的不仅仅是与马化腾的交集。他所管理的全球性投资公司DST Global还大手笔投资了中国电子商务公司京东商城和李开复旗下创新工场的首只美元基金。

  没错,社交是这位投资人的最爱,也是他投资目标一以贯之的主线。平时寡言少语的他,也只有在谈论社交媒体的未来时,才能彻底打开话匣子。此前他在接受《财富》采访时断言:“我们生活在数学家的时代,过多的权力和财富,将会为那些通过创造算法,而最终决定我们知识范围的人所掌握。”

  尤里·米尔纳通过他的投资,已经掌握了全球下一代社交化浪潮的入口钥匙;人们想知道的是,这位从不进入投资公司董事会、希望超长周期投资的明星投资家,会不会自己也反身跃入这片海洋,创业出一家伟大公司。要知道,他曾经创建过自己的公司,而且在俄罗斯本土非常成功。

  而这位来自金砖四国的投资界领袖能够震撼硅谷,也许,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大佬们也可以从他身上学到出海投资的技巧。

  铁幕穿梭者

  1961年11月11日,尤里·米尔纳出生于莫斯科。他的父亲是一名专门研究美国管理实务的经济学家,母亲在莫斯科的国营疾病控制实验室里工作。父母为他取名“尤里”,是因为这一年,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成为太空旅行第一人。

  知识分子的家庭环境决定了他从小的人生理想就是成为一个科学家。米尔纳在念高中时,每周有三个晚上去上编程课,学习在大型机上用BASIC及Fortran语言编程。进入俄罗斯国立大学后他选择攻读理论物理。毕业后,他进入苏联国家科学院当了4年基本粒子物理研究员。如果沿着这条路径走下去,他也许会成为一位颇有成就但只在实验室里出没的物理学家。

  28岁那年,因为大环境的变化,尤里·米尔纳被动抑或主动地选择了与商业的第一次亲密接触。那是1989年,东欧剧变、苏联也正摇摇欲坠,除了动荡的政治,卢布贬值也非常厉害。米尔纳每月收入仅相当于5美元。一位当时在销售电脑的朋友知道米尔纳的父亲拥有一辆轿车,于是要求米尔纳当他的司机。米尔纳最后开始销售电脑,每周赚1000卢布,当时在莫斯科购买一套公寓也不过20000卢布。如果延续这条道路走下去,没有什么背景也不认识权贵的他,成不了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lamovich),最多也就是个生活富裕的“倒爷”。

  但米尔纳的父亲把这位未来之星拉回了正轨。在父亲的督促下,1990年,尤里·米尔纳获得奖学金,远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求学。他也成为这所商学院里,首位来自苏联的非流亡学生。对于同学来说,这位从铁幕后来的哥们儿神秘而神奇——他把许多时间花在宿舍里学习——但他的几名教授看到了潜力。其中一位教授告诉该校校报《宾州人日报》(Daily Pennsylvanian),说这位一年级学生“在阐明问题及分析问题方面具有非常敏锐的头脑”,“可能会有远大的前程。”

  1991年12月31日,国旗在红场降下,苏联解体。此时,已经毕业来到华盛顿特区的世界银行金融部门工作的尤里·米尔纳,专门赶往红场亲眼目睹了这个历史时刻。这也是他本人的“困惑岁月”,虽然他经常返回莫斯科,但大多只是远远观望俄罗斯对矿业、炼油厂、汽车制造厂进行的私有化。他的角色只是旁观者。而有政府关系的人,比如乌兹别克实业家阿利舍尔·乌斯马诺夫(Alisher Usmanov)(DST基金最主要的投资人),以廉价收购了这些国有资产,建立了寡头地位。

  “在那段时间,我仍像个科学家一样看世界,我在看自己的科学技能可做些什么。”他事后回忆说。但最终他还是找到了一条回国之路。在世界银行期间,他结识了俄罗斯富豪霍多尔科夫斯基,后者是俄罗斯的石油和银行业寡头。1995年他来到霍氏旗下的投资经纪公司担任主管。在此期间,他还结识了美国对冲基金新世纪控股公司驻莫斯科办事处的负责人格雷戈里·芬格。

  1999年,米尔纳拜读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互联网行业分析师玛丽·米克(Mary Meeker,被称为互联网女王)有关互联网商务之未来的一份报告。诸如eBay和eocities等网站利润丰厚,业绩激增。尤里·米尔纳明白,自己未来的金钥匙就在这里,只是要如何抓住它。

  相比于创业,风险投资这个当时在俄罗斯还是新玩意的东西,更得米尔纳之心。这样,尤里·米尔纳和芬格各自拿出部分资金,创办了一只叫“网桥”(NetBridge)的新风投基金,他们主要投资于俄罗斯的互联网公司,如类似eBay的在线拍卖网站Molotok及克隆亚马逊(Amazon)的24x7网站的股份。在这一过程中,他说服了受大众欢迎的互联网门户网站Port. ru与网桥合并成立了Mail. ru,由米尔纳出任CEO。到2005年,Mail. ru赢得了用户,开始以超越模仿策略并自我创新的方式向前发展。在Facebook开始提供游戏服务之前,该公司就已尝试虚拟信用币及在线游戏。而在Facebook于2008年4月推出Chat聊天功能前,Mail. ru已在2007年将即时通讯功能与其邮件服务整合在一起了。

  在这里,米尔纳证明了自己可以当一家公司的优秀管理者,当然,他志不在此。

  论题式投资人

  尤里·米尔纳从Mail. ru成功的经验明白,社交网络,会是改变全球的一股全新崛起的力量,不仅仅在俄罗斯。既然这样,为何自己不在世界各地通过投资去掌握这些金钥匙呢?

  2005年,他和格雷戈里·芬格与米哈伊尔·文切尔(Mikhail Vinchel)共同创办了一家投资控股公司——数码天空科技公司(DST)。在2011年,他在接受《环球企业家》专访时回头总结了DST的成功经验。

  “首先,我和其他投资者不一样的地方是,我同时还是企业家。就像中国的马化腾和马云,我也创建过自己的公司。这样我和企业家关系更贴近,战略、梦想、愿景等等都是我们的共同话题。”米尔纳这样解释DST的独特吸引力。“其次,不像很多投资各种不同行业的基金,我们只投资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公司,非常专注,这让我们有完整的远见(vision)。第三,DST非常全球化。所以,当我们与企业家坐下来谈时,可以谈全球趋势、作为企业家的经历和我们专长的特别领域,总有很多东西可以谈。”

  “DST更多是资本层面上的操作,有一批操刀过国际互联网投资的欧美最强投行背景的人。他们动作很快、开价很高、眼光很准,看中一个就抓住一个,也不考虑太多所谓‘策略’,比如不要董事会席位。而且进去就不轻易退出。”腾讯公司创始人马化腾这样评价DST的成功。

  米尔纳将这种投资方法称为“晚期投资”(late-stage investment)。2010年5月,他在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表示,10年前他们的投资风格与传统VC无二,但近年开始转向晚期投资,这意味着平均10亿美元以上的估值和1亿美元以上的投资额。而且不同于赶在上市前夕进入、然后很快退出获利的传统晚期投资,DST愿意将投资回报周期拉得很长。在米尔纳看来,他们投资的公司能引领5年、10年甚至15年的潮流。既然如此,何必急于退出?

  “尤里之所以成为一名卓越的投资者,是因为他是一个‘论题式’投资者。尤里知道他想要的公司类型,而且他是顺势买进股份。他不介意别人是否认为他出价过高了。”新近跻身亿万富豪之列的Groupon联合创始人兼第一大股东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Eric Lefkofsky)告诉《福布斯》杂志。

  而这种反传统智慧的投资之道涉及的资金和风险都很大,但回报远高于普通风险投资。如今,在Facebook、Twitter、社交游戏公司Zynga、团购网站Groupon这些公司几年内账面浮动盈利数倍的成绩,初步印证了他的策略成功。“尤里是在对风险投资产业进行工业化。好久以来,他第一次以对待一种资产类别而不是一种职业来从事风险投资。”伦敦Index Ventures风投公司合伙人丹尼·莱莫说。

  改变也在发生。现在,他正在改写初期资本的投资规则。比如本文开头所提到的案例,还有他向Y Combinator创投公司孵化的43家公司每家提供15万美元的可转债贷款——使用的全部是他自己的个人资金。Y Combinator的创办人是米尔纳的偶像——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

  成功背后,则是专注于努力。“他是一个机器人般的工作狂。”他的妻子朱莉娅对他是这样的评价,而米尔纳不好意思也承认了。

俄罗斯DST进军硅谷:互联网冒险家米尔纳编辑本段回目录

北京时间5月4日消息,在最近一年的时候中,俄罗斯DST不断收购社交网股股份,当中尤其以入股Facebook与Zynga最为著名。近期,它又收购ICQ。腾讯也以3亿美元购买DST 10%股份。那么,DST幕后的大老板尤里·米尔纳究竟是怎么一个人呢?

  还要投10亿美元

  莫斯科的Nabarezhnaya塔57层里,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在办公室摆着一个望远镜,他常常用望远镜观看鸟瞰城市。只要看看他投资的公司,你会觉得它很像一个硅谷商人。这几年里,这家拥有48年历史的俄罗斯企业,Digital Sky Technologies,总投资额已达10亿美元,包括Facebook与社交游戏开发商Zynga。它还准备再投10亿美元,然后再投资更多。

  米尔纳的目标是进行全球性的互联网冒险,同时紧紧看好自己公司的股价。高盛基金经理Tiger Global、俄罗斯寡头政治家乌斯马诺夫都投资了DST。4月12日,腾讯3亿美元购买了DST 10%的股份。

  一个值得信赖的建言者

  去年5月,DST以2亿美元购买Facebook 2%的股份。据两位知情人士称,随后米尔纳通过收购Facebook员工手中的股份,将持股比重提高到10%,价值20亿美元。4月19日,DST参与了Groupon近1.35亿元的融资,Groupon一个位于芝加哥的团购网站。12月,在1.8亿美元投资Zynga的企业中,DST是花钱最多的。Zynga CEO马克·平库斯(Mark Pincus)称米尔纳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建言者”。

  4月28日,DST再度出手,1.88亿美元买下AOL的即时通讯软件ICQ,ICQ在俄罗斯与中欧是即时通讯的冠军。另外,通过与投资公司Accel Partners明星投资人吉姆·布来尔(Jim Breyer)的合作,米尔纳准备收购视频聊天服务提供商Chatroulette。布来尔说:“米尔纳对社交应用如何向全球演化有自己的理解,我期待我们的合作更紧密。”

  20个精英

  米尔纳拥有20名骨干精英,包括7名分析师,他们全是高盛投资、摩根斯坦利、花旗的老兵。他们全都和老板一幅打扮:西装,不打领带。办公室全是显示器和数码相框。米纳尔说这样是为了“避免分心”。分析师一般会提供50家潜在收购公司名单,米尔纳称:“在购买之前,我一般会跟踪一年,两年,或三年。”

  在将大笔钞票投入Facebook一样的大公司之前,米尔纳主要收购比较小的中欧公司,它们拥有相似战略、业务模式容易理解。在进入Facebook前,他投资了五家社交网站,包括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Vkontakte.ru。Facebook董事会成员马克·安德森说,米尔纳和DST团队是“互联网业务模式的百科全书”。

  米尔纳花超过75%的时间飞到美国会见创业型公司所有人。回到莫斯科后,因为与硅谷有11小时的时差,它常常晚上才起来。他的妹妹Marina Istomina说:“我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睡的,可能他睡在地板上,像一台没关机的电脑。”Marina Istomina为世界银行进行投资工作。

  DST是盈利公司

  早先,米尔纳想在莫斯科当一个理论物理学家,但他没法忍受5美月一月的生活。后来他当了出租车司机,接着开了一家公司卖IBM电脑。1990年他获得一笔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奖学金。1992年,他获得了MBA学位并回到家乡,最终他操作了俄罗斯第一个恶意收购案,跟着他又收购了动荡中的网站Mail.ru,并使这家网站成为俄文网的翘楚。

  在对比自己与巴菲特的投资方式时,米尔纳说他的投资是“极为长线的投资”。到目前为止,他所持有的公司都没有上市,因此无法断定他有多成功。但是由于旗下的网站Mail.ru和Vkontakte.ru能带来充足的现金流,所以米纳尔说DST从整个业务来看是盈利的。

打破硅谷潜规则的俄罗斯人编辑本段回目录

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在互联网企业家圈子里非常受欢迎。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邀请他去做客,网游公司Zynga首席执行官马克•平卡斯(Mark Pincus)把他看作值得信赖的顾问。硅谷风险投资家对他的感情则明显冷淡得多。

“他趁所有人都熟睡时发动夜袭,你也许会对他利用时机的大胆和机敏赞赏不已,但现在我们醒了,他不可能再这样做了,”硅谷一位资深投资者这样评价米尔纳。米尔纳是本月在伦敦上市的俄罗斯互联网公司Mail.ru的董事长,也是Mail.ru的投资方——俄罗斯数字天空技术(Digital Sky Technologies,简称:DST)的首席执行官。

首次公开发行(IPO)的严重匮乏让风险投资基金和高科技公司均苦不堪言,面对这种局面,米尔纳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他为这些公司提供一条便捷途径,无需上市,就既可以追加资本,也能让它们的员工出售所持股份。

他的远见让DST以现在看来极其低廉的价格,购入Facebook近10%的股份,以及Zynga和Groupon的部分股份——后两者都属于最优质的互联网企业。他撼动了后期科技投资,让硅谷的精英们大感受挫。

问题在于,他是否是第二个孙正义(Masayoshi Son)——孙正义是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掌门人,因上世纪90年代入股雅虎(Yahoo)及其它企业而声名鹊起,但在互联网泡沫破灭时遭遇滑铁卢。或者说,他是一位创新者,永远地改变了投资者与企业家之间的实力平衡?

在我看来,尽管米尔纳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市场的周期性,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占据了先发优势——社交媒体的繁荣催生出一些高估值、增长迅速的公司,它们希望尽可能长久地保持私有,而米尔纳在金融危机过后灵敏地捕捉到了它们——但其影响将是长期存在的。

让风险投资基金恼火(上述资深投资者说道:“你可以从我的声音里听出沮丧。”)的一个原因在于,米尔纳没有像以往的外国投资者那样,试图打入硅谷或好莱坞,当一个“更大的笨蛋”,做出最烂的交易。相反,他比所有那些自吹自擂要打造出第二个苹果(Apple)或谷歌(Google)的人都要技高一筹。

米尔纳的诀窍是发现了一点,正如上周他在摩纳哥媒体论坛(Monaco Media Forum)上对我说的:“企业创始人会拥有感召力,并洞察未来,但一些人只希望付房贷,过平常人的生活。”换言之,像扎克伯格之类有远见卓识的人,甘愿只做个纸上亿万富翁,住在租来的房子里,而员工们希望脱手股份。

米尔纳去年5月向Facebook开出了一个条件:他向Facebook投资2亿美元现金,以换取后者2%的股权(意味着该公司的估值达到100亿美元),且公司正式批准让他以较低估价从员工收购股份。他没有要求获得董事会席位,而甘当“仆人”,让扎克伯格继续按照自己的意愿管理公司。

相比其它人的条件,100亿美元的估值和不要管理权这两个条件要优厚太多,但现在看来,这些条件极其划算——Facebook目前估值达到400亿美元。“如果你选出最优秀的两、三家高速发展的企业,比其他任何人的报价都高出个20%,再开出一些更优惠的条件,你就成了一个天才,”一位资深投资者如此表示。

复制这些早期的成功存在明显的难题。一个就是像Facebook和Zyngas这样的企业太少了——依照米尔纳的模式,他要物色的是那些正迈向巨额IPO、但想要坚持一段时间的高增长公司。他自己估计,全球仅有25家这样的顶尖企业,而他不是唯一的猎手。

第二个困难是,这种操作的风险比米尔纳迄今对外表露的要大。除了对谷歌这样的顶尖科技公司外,IPO市场已冷清了多年,而企业往往以低于风投估值的价格卖掉。社交媒体公司Slide在2008年的一项风投交易中估值达到5亿美元,但谷歌今年夏季只花了2.3亿美元就收购了它。

“一些企业早先以较高估值获得了融资,它们不希望上市,以免股权遭大幅稀释,”普华永道(PwC)合伙人特雷西•莱弗特洛夫(Tracy Lefteroff)表示。当米尔纳作为——用哈佛(Harvard)教授乔什•勒纳(Josh Lerner)的话讲——“时代的特征”而载入史册时,对二级企业开出效仿他的条件的投资者可能会蒙受损失。

但我怀疑硅谷的投资者能否那么容易地摆脱他。企业家与投资者之间关系紧张由来已久,一些公司的创始人在投资者推动撤资时,都蒙受了一定的损失。米尔纳指出,谷歌的最高估值是其IPO价格的10倍,Ebay和雅虎分别为78倍和126倍。

迄今为止,这些精英企业的创始人难以抗拒风险投资基金的意愿,但米尔纳开创的交易——Elevation Partners最近向Yelp提供投资时已模仿了这一套路——给了这些企业更大的话语权。这些交易让员工满意,还让企业家保留管理权。

这也许让早期的投资者怨恨不已——他们既投入资金,还提供宝贵的运作诀窍,结果却在后期让一个俄罗斯投机商人抢了先。米尔纳已打入这个圈子,而别人很难再把他赶出去。

译者/陈云飞

Facebook投资人米尔纳:扎克伯格给我投资建议 编辑本段回目录

俄罗斯互联网投资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因在社交网络公司上甩下大笔投资而蜚声业界。近日,其自有社交网络公司Mail.ru的上市更使得他占据了各报纸的头条。在目前正在举行的旧金山Web2.0会议上,米尔纳登台发言,阐述自己的投资策略。

米尔纳看好社交网络是人所共知的一件事。其麾下的数字天空科技投资集团(Digital Sky Technologies)持有Facebook近10%的股份,在团购网站Groupon和社交游戏公司Zynga中亦拥有不少股份。不过米尔纳表示,他的原则是绝不加入自己投资的公司的董事会,以避免潜在的利益冲突。最难以置信的是,他居然声称,自己不会给马克·扎克伯格(Facebook执行总裁)和安德鲁·梅森(Groupon CEO)提哪怕是非正式的建议。

米尔纳说,事实上,这些老板们反倒时不时地给他提建议。在旧金山的这次会议上,主持人约翰·巴特勒(John Battelle)针对米尔纳这番言论,不经意地问道:“他们会给你提什么建议呢?比如说,不要投资Twitter?”“他们有时会这么说。”米尔纳答道。他还补充道,扎克伯格和梅森的建议“非常有价值”。

很显然,米尔纳的社交版图中并没有Twitter。虽然他表示,这家社交媒体公司符合他愿意投资的公司类型——社交,价值亿万美元,但他并未解释尚未投资Twitter 的原因。

米尔纳谈到,他的投资是怎样主要通过二级市场交易来完成的,即从公司雇员和其他投资者手中购得股份。他还说,自己的投资活动有80%来自二级市场交易。这种做法给诸如Facebook 等目前还不想上市的公司提供了一些时间。

他说:“作为一家后期基金(late-stage fund),我们的角色在于进入公司后将公司的资金压力排除,使它们能在未来几年里继续成长壮大,开发产品。”

米尔纳在会上还意想不到地承认了另一件事:他“很”喜欢《社交网络》这部电影。这部电影以戏剧化的手法,讲述扎克伯格创建Facebook 的早期故事,不那么光鲜地描绘出了这位年轻CEO的形象。

米尔纳解释说,自己喜欢这部电影是因为他相信,随着互联网崛起以及数据流动日渐增多,像扎克伯格这样精通数学的人将在未来的全球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他甚至还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将在未来几年内从Facebook平台中涌现出来。

目前,你在Facebook 和Twitter上的朋友以及联系人会在社交网络中为你过滤信息,分享他们认为有趣或有价值的链接及内容。谷歌的搜索技术则使用机器为你整理信息。米尔纳认为,这两种趋势可以在Facebook上实现汇合,产生人工智能。

揭秘DST:占俄语互联网市场7成份额编辑本段回目录

4月13日消息,腾讯4月12日宣布将向俄罗斯数字天空技术(Digital Sky Technologies,简称DST)投资3亿美元,使两大新兴市场互联网巨头结成长期战略伙伴关系。

据悉,DST全称Digital Sky Techghonies,总部位于俄罗斯莫斯科,创始人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和格里高利·菲戈(Gregory Finger)。DST是一家俄罗斯互联网投资公司,它是Facebook的投资方,持股超过5%,还是Facebook上最火的社交游戏开发商Zynga的投资方,此外,它还通过五年投下的10亿美元成为俄语及东欧市场的互联网霸主,所投互联网公司的浏览量占俄语市场的70%,覆盖3亿网民。

以下为DST部分投资公司:

Facebook:DST对Facebook的投资已达4亿美元,持有Facebook股票的比例超过了5%,是微软1.6%持股比例的三倍多,并且还在继续增持中;

Facebook游戏开发商Zynga:2009年12月,DST集团联合其它的投资人Institutional Venture Partners、Tiger Global和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等共同斥资1.8亿美元入股Zynga公司。Zynga是Facebook游戏开发商,开发的热门社交游戏包括“Mafia Wars”和“FarmVille”。据称该项投资中DST的投资占了“大多数”;

Mail.ru:俄罗斯门户网站;

Vkontakte.ru: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站;

该公司的投资还包括俄罗斯社交网络公司Forticom集团、电子支付公司、电子商务公司、在线招聘公司以及另外20多家公司。

DST CEO的社交网络信仰编辑本段回目录

DST的声名鹊起与正风起云涌的第三次创新浪潮息息相关。1980年代早期微芯片和个人电脑(PC)的出现带来第一次革命。到1995年8月,网景(Netscape)的上市标志互联网大幕的彻底拉开,然后有了亚马逊和谷歌。现在,Facebook和社交网络正在重新定义互联网,而DST是它们的主要投资者之一。“在一个系统内联合几十亿人和十几亿台电脑的可能性非常激动人心,也非常独特。”深信社交网络将改变世界的DST CEO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对《环球企业家》说道。

环球企业家:DST CEO的社交网络信仰

GE:你对社交网络的信仰来自哪里?

米尔纳:我对社交网络的信仰并不盲目。我每天都在思考,自我挑战,希望在自己的论述中找到瑕疵,也希望有人挑战我的观点帮我进步。人们都会接触大量信息,从中找出自己需要的东西。这是我们谈论的信息爆炸,也是DST的关注点非常小的原因,每天如何处理这么多信息就是我最大的挑战。当人们关注的东西越来越多,就不可能在很多领域都成为专家,因为你无法处理这么多信息。信息量有限的20年前,商业记者可能能兼顾TMT和农业或其他什么领域,现在不可能了。

想想每天要收到多少邮件就能明白这个道理—每一年收到的邮件几乎都是上一年的两倍。这样翻番下去,人脑的发展和信息处理速度很快就跟不上了,毕竟时间是有限的。这时你就会越来越关注某一类或几类信息,还会给自己建立各种过滤器。我相信人们会变得越来越专业。当这种趋势发生时,人也变得越来越孤立,更需要通过社交网络联系起来。

GE:如何理解社交网络的深远影响?

米尔纳:社交元素将是未来互联网中最重要的东西,整个互联网会围绕社交重新定义。这是我和马克(即扎克伯格)之间关于社交网络最大的共识。

Zynga就是一个例子。当游戏中加入社交因素后,人们的参与度发生了巨大变化。Zynga几年前根本就不存在,现在已经比电子艺界(EA)还大。电子艺界有很多好游戏,它们制作精良、玩法复杂,但没有很好的社交元素。反之,Zynga那些非常简单却有社交元素的游戏比复杂精美的单人游戏更受欢迎。这就是社交的力量,也说明社交如何改变商业模式。

关于社交网络对人类社会的影响,最显而易见的是更明显的全球化。因为互联网上出现越来越多跨国界的人际关系,你能找到俄罗斯、越南等世界各地的朋友,社交图谱日益国际化。在此基础上,人的信息分享也越来越多并越来越国际化。你可以很方便地找到对自己有帮助的人,提高自己的生产力。

GE:为什么Facebook成功了而Friendster和MySpace失败了?5年后的Facebook会变成什么样?

米尔纳:有时发明者本人并不是最会使用发明的人。这两家公司都是社交领域里的实验性产品,然后Facebook发现了最正确方程式和介质,于是就爆发了。

5年后的Facebook肯定是一家非常重要的公司,我认为它会成为人工智能的基础。到那时,你会看到Facebook可以做很多非常聪明的事,比如告诉你应该加Facebook上的谁为好友。这可能是一个跟你兴趣相投却住在莫斯科的人,你们之前并不认识,现在则有可能成为至交好友。如果没有Facebook你根本找不到这个人,除非你去莫斯科,然后寄望于通过生活的偶然性遇到他。

又比如,Facebook一直给你提供好友动向(News Feed),但将来你可以过滤呈现在自己主页上的好友动向。现在就有一种算法可以在不同的照片里发现你,未来可以走得更远。

这些都是人工智能的表现方式。如果Facebook的各种好友提示变得越来越复杂和精细,就是在帮你建立起自己的社交网络过程中,对这一网络施加很真实的影响。它能消除人们生活中的偶然因素,真正的形成你的社交圈,而这个社交圈通常对你的发展很有益。这就意味着Facebook不仅可以用于休闲,也可以成为生活中非常有用的工具,提高人们的生产力。

想清楚这些比单纯讨论产品或盈利机制更重要。当一个工具如此有效时,肯定能赚钱。它会变成水和电这一类人们生活离不开的东西。Facebook就有这样的机会,成为无所不在的基本需求,让人觉得离开它就会非常紧张、无法生活。

人们会在Facebook上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创造并分享越来越多的信息和内容。这也意味着里面的人工智能会越来越有效,因为它处理的信息越来越多,对用户也越来越有用。一开始的提示可能只是你可以添加这个人、这个人还有这个人为好友,之后可能会提示一些你可能感兴趣的地方或产品信息。这些都基于用户信息和对这些信息的分析之上。

再下一步,你可能会去Facebook上提问,就像现在的Quora。Quora的机制是你问一个问题,一个聪明人来回答。这个有意思的模式最早始于韩国。如果有足够大的用户基础,这个模式可以上一个台阶—你问一个问题,电脑来回答你的提问。电脑一直在学习这些问答,将来它也会提出问题,然后从人们的回答中学习,而你可能甚至分不清楚这个问题究竟是电脑还是真实的人提出的。这就是人工智能的另一个要素—电脑通过不停地提问学习,变得越来越聪明。

GE:这听上去很像科幻小说?

米尔纳:我从不看科幻小说。因为大学学的是理论物理,我喜欢思考未来人们的生活会是什么样。我想象,但一定是切合实际地想象。在一个系统内联合几十亿人和十几亿台电脑的可能性非常激动人心,也非常独特。

GE:如何看待Facebook抢走了谷歌的风头这件事?

米尔纳:谷歌也在人工智能方面做出很多努力,因为搜索引擎需要猜测用户想搜的是什么。我不会对谷歌说三道四,但我认为谷歌非常强大,尤其是在算法方面。事实上,几乎所有互联网公司的努力方向和终极目标都一样—让自己的产品变得越来越聪明,对用户越来越有用,并猜测出用户意图。

比如,Groupon的使命是改变本地商业(local commerce)。如果你是中国某个小镇上一个很小的商家,做理发或者按摩生意,应该怎样获得用户?你可以去百度买关键词,但这样你至少得有个网站才会有流量。有了Groupon之后,你甚至不需要建自己的网站,这就让更小的商家在互联网上也有机会。他们可能不会上网或没有网站,但他们能提供折扣。提供折扣并不需要他们出钱,做广告才要。那么当有人来告诉他们:“你打5折我能给你带去100个客户,而你实际的成本可能不过是标价的10%至20%。”你肯定很乐意。最大的问题还是客户。最有意思的是,Groupon带来的这100个客户里,可能有5个能成为你的终身客户。这就是优惠券的生意,本质是一种广告或者营销。将来,Groupon也会有它的人工智能,会对每个消费者有针对性地提供他感兴趣的优惠券。现在他们对所有消费者还是一样,但已经开始做一些个性化推荐,将来你只会收到自己感兴趣的优惠券。

回到谷歌上,人们会说谷歌在社交网站领域一直不太成功,确实是这样。谷歌不是关于人的,而是关于算法的。Facebook更重视人。但我不认为这两点相互矛盾,只是不同的方法而已。

所以,不要认为Facebook将来会成为所有互联网企业的敌人,它也可能是所有互联网企业的朋友。这取决于你的视角。有了Facebook Connect,用户可以用Facebook的账户登录其他网站。这一方面是Facebook在收集信息,另一方面也可以将它视为朋友,因为它给其他网站带去了流量,还是非常有用的流量。

DST CEO:收购ICQ是对俄罗斯业务战略性提升编辑本段回目录

4月29日消息,AOL周三发布了2010年第一季度财报。公司同时宣布,以1.875亿美元现金的价格,将旗下的即时通讯服务ICQ出售给俄罗斯投资公司DST。

DST CEO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表示:“收购ICQ是对我们俄罗斯和东欧业务战略性的提升。ICQ是一个有着较长历史的品牌,拥有规模庞大的忠实用户群。这将使我们有机会进一步增强该地区业务。”

据悉,DST成立于2005年,是俄语和东欧市场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该公司同时还是全球领先的投资集团之一,并专注于互联网相关公司的投资。此前,DST已向俄罗斯多家互联网公司投资,其中包括俄罗斯第一大社交网站Vkontakte.ru、俄罗斯门户网Mail.ru等。

去年,DST曾出资1亿美元收购美国社交网站Facebook的3.5%股权,随后又向美国社交游戏开发商Zynga投资1.8亿美元。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本月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额为1.35亿美元,DST也是此轮融资的主要投资者。

此次,AOL与DST签署最终协议,以1.875亿美元的现金把即时通讯服务ICQ出售给了俄罗斯投资公司Digital Sky Technologies(DST)。

AOL预计此交易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完成。此外,AOL目前还正在考虑旗下社交网站Bebo的战略选择,其中包括在今年关闭或是出售该业务。

背景:北京时间4月2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AOL周三发布了2010年第一季度财报。公司同时宣布,以1.875亿美元现金的价格,将旗下的即时通讯服务ICQ出售给俄罗斯投资公司DST。

AOL在今日签署最终协议,以1.875亿美元的现金把即时通讯服务ICQ出售给了俄罗斯投资公司Digital Sky Technologies(DST)。AOL预计此交易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完成。此外,AOL目前还正在考虑旗下社交网站Bebo的战略选择,其中包括在今年关闭或是出售该业务。

DST CEO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表示:“收购ICQ是对我们俄罗斯和东欧业务战略性的提升。ICQ是一个有着较长历史的品牌,拥有规模庞大的忠实用户群。这将使我们有机会进一步增强该地区业务。”

AOL CEO蒂姆·阿姆斯特朗(Tim Armstrong)表示:“随着AOL的继续复苏,我们为ICQ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DST是互联网投资领域领先的创新者,在ICQ的强势市场有着强大的实力。"

阿姆斯特朗指出,作为一家在以色列诞生并运营的服务,ICQ是互联网上一家革命性的公司。我们祝愿他们作为DST的一部分获得更大的成功。”

早在去年11月,便有消息称AOL正考虑兜售ICQ。当时的传闻称,AOL正在同DST进行谈判,讨论以2亿至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ICQ。去年12月,市场上又有消息传出,ICQ的潜在收购方还包括了谷歌和Skype。

根据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Comscore的统计数据显示,ICQ当前的全球月独立访问用户为3200万人。其中,超过25%的用户来自俄罗斯。ICQ是俄罗斯当地用户规模最大的即时通讯服务。

DST成立于2005年,是俄语和东欧市场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该公司同时还是全球领先的投资集团之一,并专注于互联网相关公司的投资。此前,DST已向俄罗斯多家互联网公司投资,其中包括俄罗斯第一大社交网站Vkontakte.ru、俄罗斯门户网Mail.ru等。

去年,DST曾出资1亿美元收购美国社交网站Facebook的3.5%股权,随后又向美国社交游戏开发商Zynga投资1.8亿美元。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本月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融资额为1.35亿美元,DST也是此轮融资的主要投资者。

参考文献编辑本段回目录

http://it.sohu.com/20100504/n271898454.shtml
http://www.forbeschina.com/review/201011/0005430.shtml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标签: 尤里·米尔纳 Yuri Milner DST

收藏到: Favorites  

同义词: Yuri Milner,DST创始人尤里,DST创始人

关于本词条的评论 (共0条)发表评论>>

对词条发表评论

评论长度最大为200个字符。